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爽文女配失忆了 > 第31章 31 性感小陈,在线挖坑
    “够了!”

    下一秒, 陆亭给了答案。

    世界上唯二忍不住的,除了咳嗦,就是爱意。

    感情哪能任由凡人自由支配, 你不爱就不爱,你不动心就不动心,你谁?

    你越压制天性, 最终反弹得越厉害。

    人和人的缘分,是老天爷了个盹,给你系上红线,捆了就是捆了。

    与此同时, 在陆亭出声的这一瞬间,顾星和陈旭都松了口气。

    终于等到大佬发话,否则两人的戏都要演不下去了。

    不过,面子还是要维护的, 谁都不肯认输, 自然是谁都没有输。

    顾星放开揪着陈旭头发的手, 揉了揉手腕,一脸嫌弃, “这次就大度的放过你。”

    陈旭看了看手臂上被她的指甲划出的几道血痕,嘴硬的反驳, “看你是女人我才手下留情。”

    管家摇摇头,死鸭子嘴硬, 明明就是两败俱伤, 还在那儿装逼,没救了。

    倒是陆亭的态度更让他担心,他最终还是插手了,没有选择置身事外。

    他不知该欣慰还是担忧, 但在这一刻,他是支持陆亭的。

    陆亭从沙发上坐起来,踱步到顾星和陈旭之间,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

    顾星和陈旭也意识到刚刚学鸡斗嘴太幼稚,有损形象,纷纷不敢看他。

    陆亭看他们这副又怂又不服的态度,火又冒了上来。

    他闭了闭眼,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清冷的开口,“吵完了?完了?”

    顾星不吭声,她是正当维护自己的权益,完全没错。

    陈旭幽怨瞪了陆亭一眼,怪他让他回国才惹出这一堆破事。

    可惜,两个人都不敢表达内心的真实的想法,怕陆亭削他们。

    陆亭忽然拉起顾星的胳膊,再次把她按在沙发上坐下,指着旁边的位置,“陈旭,你坐。”

    陈旭心头一跳,有点怕怕的。

    他好多年没看到陆亭这么严肃了,虽然他永远都是那张死人脸,但是不是真的发火,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陆亭又抬抬下巴,指挥管家,“你也坐。”

    今天的目的本来是聚会,一屋子人不坐着偏偏站着,个个人高马大,当然互相看不顺眼。

    坐下后每个人平均矮那么几十厘米,光在气势上就弱很多,想闹也闹不起来了。

    三个人乖乖在一张沙发上坐好,像幼儿园朋友排排坐,陆亭双手抱胸看着他们,眼神漆黑深邃。

    顾星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下意识想撒娇,陆亭伸手指她,示意她闭嘴。

    她憋憋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不服气的把话咽了回去。

    陆亭居高临下的审视他们,他的身高本来就高出他们一截,此刻俯视他们,就像高考时监考老师在讲台上,把台下的一切尽收眼底。

    每个人的微表情,动作,完全一清二楚,根本没有掩饰的可能。

    假如你真的有试着在讲台上往下看,你会发现你学生时代做的那些动作简直是白痴行为,人老师只是不想管你,不代表他是瞎子。

    “我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你们最好也给我全忘了。现在,回归我们今天来这里的本质。”

    陆亭看向陈旭,“今天是你回来,我和顾星给你接风洗尘。”

    陈旭声嘀咕了一句,陆亭瞟他一眼,“要么大声点,要么收回去。”

    陈旭露出一个营业式假笑,“没有没有,我只是在赞美你们夫妻,真是人美心善,真想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陆亭淡淡的,“你最好这样想。”

    顾星捂着嘴偷笑,看着陈旭吃瘪,比她捡了钱还开心。

    想不到老公平时寡言少语,训起人来却有一套,不愧是商业帝国的继承人啊,好A!

    陆亭余光扫到顾星在笑,立刻把矛头转过来对着她,“顾星,你今天的行为很出格。机场绑人,劫,酒店骂人,人,每一件事都是你先挑起的。”

    顾星不服,立刻辩解道,“那能怪我吗,分明是……”

    “一开始的起因当然不怪你,但事后的两次主动攻击是你的不对,你不要转移话题。”

    这下顾星和陈旭都不爽了,这是在各五十大板啊,分明是偏心!

    顾星觉得陆亭偏心自己十几年的哥们,不站在她这个老婆这边。

    陈旭觉得陆亭偏心自己才结婚一年的白痴花瓶老婆,重色轻友。

    管家袖手旁观,表示自家少爷公正,严明,谁也不偏心,给少爷点赞!

    当然,这个锅最后还是要陈旭来背的。

    陆亭再次看向陈旭,宣判他死刑,“追根溯源,是陈旭自作自受。你不该拿劣质婚戒糊弄顾星,破坏了她神圣的婚礼,你找你要钱天经地义,只是方法过激。你们两个,彼此道歉,和好吧。”

    what?

    陈旭睁大眼睛,被这天外飞来的一口锅砸晕了。

    什么叫他自作自受?

    他什么时候拿假婚戒欺骗他了,那对婚戒明明是他好不容易在南非交换来的,是黑市上的无价之宝,用了多少关系才拿到,就为了祝福陆亭新婚快乐,结果现在成了他给他泼脏水的工具。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陈旭胸口剧烈起伏,管家怕他撅过去,良心发现的给他拍拍背,“行了,错了就承认。知错善改,少爷还是把你当朋友。既然少夫人抢了你的项链和手表,这件事就一笔勾销了,赶紧互相对不起吧。”

    陈旭气的翻白眼,他还以为管家会两句好听的,感情他是在他伤口上又插了两刀,让他气血更甚啊。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姓陆的一家三口欺负他一个,他受不了这个委屈!

    顾星反而很淡定,低头盘算着什么。

    陆亭看她掰着指头,嘴里嘀嘀咕咕,似乎在认真的计算什么数字。

    下一秒,顾星抬起头,皱着脸,“不对啊,老公,他那个项链和破表值不了几个钱,哪能和我们的婚戒相提并论,我不同意,他必须补我们一对婚戒,项链和手表归我了,就当这一年的利息。”

    此话一出,陈旭差点撅过去,管家用力掐住他的人中,让他保持清醒。

    陈旭心如刀绞,为什么不让他晕过去?

    在这恃强凌弱,逼良为娼的场景下,他弱可怜又无助,晕过去起码不用听到这三头豺狼怎么商量瓜分他的钱财,让他清醒的面对这一切,又不能反抗,这简直是杀人诛心啊。

    偏偏,他又不敢揭穿陆亭,只能受这窝囊气,他好委屈!

    管家觉得顾星有点过分,但归根结底她不知道实情,是被陆亭的谎言骗了,所以她是无辜的。

    而陆亭呢,他从到大给陈旭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好几次在陈家家族权力斗争时帮陈旭站稳脚跟,陈旭给他背什么黑锅都不为过。

    来句,只能是陈旭错了,反正陆亭没错。

    陆亭点点头,同意了顾星的主张,只想结束这个混乱的局面,让一切恢复正常。

    顾星的心思他猜得到,念叨了好几次婚戒,不过是想趁这个机会拉着他去重新买一次戒指,他可以接受。

    三个人达成共识,一起看向陈旭,就等他买单了。

    陈旭顶着三匹狼的视线,咬牙切齿的,“好啊,戒指是吧,我现在就给你们买!走,对面的国贸大厦,还是陆家开的,正好照顾你家的生意!”

    顾星拍手称快,笑盈盈的,“好啊好啊,老公,他答应了,我们快去买戒指吧。”

    陆亭摇摇头,拒绝了,“这个时候正是购物高峰期,不好清场,被人看到买戒指,新闻又要乱写了。”

    顾星觉得有道理,这几天新闻跟他们特紧,一点风吹草动就夸大其词,还是哪天清好场了再去吧。

    陈旭却不依了,你们两口子不是联手剥削我吗,那我就给你们添点堵。

    呵,今天这对戒指,他买定了!

    “陆亭,我可不能再让步了,你别太过分。要就字现在去买,否则我士可杀不可辱!”

    他陈大少也是有尊严的,哪能被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哪天买就哪天买,难道我泡妞时还要丢下人赶过去给你们买单啊,没门!

    管家这时候出来充当和事佬,“少爷,择日不如撞日,早点解决大家早点和好,高高兴兴多好。虽然不好清场,但给珠宝区个招呼,从贵宾通道走,也是一样的。”

    陆亭更多的是从公司的利益出发,要是让人知道他和顾星选戒指,肯定会传出负面新闻,影响公司的形象和股价。

    但这个事确实不值得再专门空出时间来解决,既然对面有自家商城,那就去吧。

    他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手,站直身体,“既然如此,那走吧。”

    “yeah!老公,咱们走!”

    顾星跳起来蹭到他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欢快的拉着他往前走。

    陆亭摇摇头,对她心愿达成的快乐表示无奈。

    管家拉拉陈旭,做了个请的姿势,“走吧,陈少,您今晚要破费了。”

    陈旭翻了个白眼,心中恶狠狠的诅咒他们出门必踩狗屎。

    呵,他不好过,大家都别好过。

    真以为他这么好心给他们再买一次婚戒啊,拉倒吧。

    今天转机时,蒋曼可是亲口了,她的店就在对面的珠宝城,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

    这对压迫他的夫妻恐怕想不到吧,嘿,他还有后招。

    性感陈,在线挖坑,看你们今天怎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