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爽文女配失忆了 > 第6章 6 我不管,就要你陪我
    “妈。”

    接到母亲的电话时,陆亭正在看邮件。

    车内,顾星正趴在他腿上昏昏欲睡。

    从医院回家需要一个时,起初她还能缠着陆亭嬉闹,时间久了,这会儿困得连眼皮也睁不开了。

    陆亭微微侧着身体,左腿搁着笔记本,右腿躺着顾星的脑袋,陆母的话让他神情有些不悦。

    “虽然顺路,但我带着顾星,一路上会有很多狗仔跟踪,不方便去接碧芸。”

    陆母那边又了什么,陆亭越听越皱眉,他很讨厌麻烦。

    顾星忽然失忆,留下一堆烂摊子,他在医院陪护了三天,很多公事都延后,积压在一起等他做决定。这样的特殊时期,他不希望再节外生枝。

    但长辈的要求不好推辞,最终他不得不妥协。

    “老公,干嘛?”

    顾星软软的抱怨了一句,觉得他们的对话有点吵闹,让她睡不着。

    陆亭修长的手指敲着字,淡淡的,“妈碧芸的车出了故障,我们回家要经过那里,顺路接她一起回去。”

    碧芸?

    顾星原本迷糊的脑子里响起了雷达,睡意瞬间没了。

    这人是谁,听起来是个女人的名字。

    她还没来得及问,陆亭忽然轻轻推开她,挪走了腿。

    顾星立刻变脸了,眼睛眨巴眨巴的,非常委屈。

    陆亭把笔记本搁在双腿上,神色自若,显然推开她之前早已想好了措辞。

    “我有工作要做,你躺着我不方便。”

    “回去再做啊,又不急在一时。”顾星很不满。

    陆亭看着她,表情平静,“你住院这几天我没有去公司,现在你出院了,我自然会忙起来了,以后不会有很多时间陪你。”

    这是什么意思,是在预防针吗,暗示在他眼里,工作大过老婆?

    顾星赌气的扭过头看着窗外,心情非常郁闷。

    这和她预想中的关系有些偏差,岑姨不是陆亭心中她最大吗,怎么她生病住院了,他却还惦记着工作,这就是他对她的深情?

    她不知道别人谈恋爱是不是这样子,但直觉告诉她,陆亭此刻有点不对劲,好像出了医院,他对她就有点微妙了。

    陆亭一边敲着笔记本,一边暗中观察顾星的反应。

    作为天生的上位者,他不能容忍自己一直处于下位,一次次被顾星的任性和胡闹败。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失控的无力感,他很不习惯。

    年纪轻轻就位高权重,管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陆亭可不是吃素的。商场上有来有往,夫妻之间也要张弛有度。

    经过半天的观察,他决定先从“say no”做起。

    让顾星看到他的拒绝,清楚他的底线,明白他不会纵容她的所有要求,懂得适可而止,不要再随时随地撒娇。

    哪怕她以后无法恢复记忆,两人离不成婚,也最好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要过度亲密,毕竟他目前对她没有感情,不想勉强自己去迎合她。

    然而下一秒,顾星就破了他的幻想。

    她转过身,气呼呼的冲他喊,“我不管,我是你老婆,你工作忙我就趴在你身上,你在公司我就去你办公室。你做你的工作,我可以看电视,敷面膜,我就要你陪着我!”

    完,她不管不顾的拎起陆亭的笔记本扔在一旁,偏要躺在他腿上。

    刚刚她只枕一条腿,这下好了,枕两条了。

    陆亭扶额,看来计划无效,公主随时随地就撒泼,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乱了他的节奏。

    他想什么,又觉得没必要,因为她完全不会听。

    再一次处于被动,陆大总裁觉得很憋屈,曾几何时,有谁敢在他面前放肆。

    他正思考着如何才能扳回一局时,车停了下来。

    “哎,怎么停车了?”顾星好奇。

    前面是市中心的大剧院,欧式建筑风格,台阶特别多,像王宫一样,夜晚在灯光的照耀下,看着特别浪漫。

    “只是顺路接个人。”

    陆亭让司机下去接人,整理了一下被顾星压皱的衣服,摸到袖口时,忽然感觉不对劲。

    他余光扫了顾星一眼,见她扭着头望向窗外,并没有注意到他,于是把手抬起,看到手腕处一片猩红。

    过敏了。

    起这个就有点诡异,印象中好像是从十岁开始,忽然对女人过敏,怎么治疗都没用。

    发曾经嘲笑他是霸道总裁文男主体质,只对命中注定的女主不过敏,非常符合他的高冷人设。

    以前他并不当一回事,身边的人也知道他不喜欢和陌生人碰触,所以没特别讲究。

    但结婚时,他还是让医生配了药,以防万一。

    没想到婚后,顾星对他态度冷淡,双方都没有同床共枕的意向,渐渐的,他就不再吃药了。

    今天顾星醒过来就一直黏着他,往他怀里钻,过敏在所难免。

    “我有事出去一趟,你留在车里。”

    陆亭开车门,准备让管家去附近的药店买点药,家里已经很久没备货了。

    顾星正研究大剧院门口的花篮,没太在意,只是乖巧的点点头。

    她数了一下,今天似乎有两场演出,有一个是钢琴家,看起来人气不错,好多人送了花篮。

    其中一个名字,她琢磨着有点耳熟。

    “蓝碧芸预祝xx演出顺利,蓝碧芸,碧芸……”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岑姨忽然过来,拉着她的手,“星星,你上了新闻……”

    “蓝碧芸是谁?”

    岑姨吃了一惊,不安的看着她,“你怎么……你问她干嘛?”

    顾星指着不远处的花篮,“呐,那边写着,而且老公好像要在这里接人,不知道是谁。”

    岑姨吓了一跳,“你少爷停车是为了接蓝碧芸?我就好好的怎么忽然停下来,原来是那个妖精在作妖……”

    顾星比她还震惊,“你什么,老公是来接蓝碧芸的?她到底是谁?”

    岑姨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

    她缓了缓,安慰道,“她不是谁,只是夫人闺蜜的女儿,少爷和她没有关系,肯定是夫人让少爷来接她的,你不要瞎想。”

    这么是青梅竹马了?

    她老公接她出院,路上同时还接别的女人,还把她一个人扔在车上。

    想着想着,顾星的眼眶就红了。

    失忆后的她就像一个初生的雏鸟,除了岑姨和陆亭,谁都不熟悉。她把陆亭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现在却被他丢在一边,这种背叛感让她难受极了。

    岑姨忙给她顺气,摸着她的头发怜爱道,“你生她的气做什么,她拿什么和你比?你可是陆亭的妻子,就算她对他有意,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对他有意,他也只喜欢你。”

    她的那么笃定,顾星的眼泪顿时卡住,哭到一半就流不出来了。

    是啊,她是正宫,干嘛为了三生闷气。

    喜欢她老公的女人多了,她们越喜欢他,只能证明他越优秀,她越幸福。

    岑姨见她冷静下来,叮嘱道,“这妖精很阴险,知道市中心人来人往,很多记者蹲点,估计是想旧计重施,炒作她和少爷有婚外情。”

    一年前蓝碧芸在世纪婚礼上晕倒,在上流圈引起不的轰动,虽然新闻没法发出来,但她也赚足了热度。

    蓝家不过是个普通的有钱人家庭,傍上陆母才有点关注,蓝碧芸母女一直在各种场合暗示他们两家原本可以联姻,是被顾星插了一脚。

    一年后蓝碧芸回国,看样子是铁了心的要做三,想再利用舆论制造陆亭和她有染的假象,一边给陆母压力,一边给顾星添堵。

    “她想借着老公的名声提高自己的身价,就算不能嫁给他,也可以嫁进其他豪门,我偏不让她得逞。”

    顾星斗志昂扬,一扫之前的萎靡,拿出手机准备给陆亭电话,刚一解锁就收到了一个弹窗。

    【陆亭正宫秘密住院3天,疑似偷情怀孕紧急堕胎。】

    岑姨脸色一变,夺过了手机……

    “让厨房采购一批樱桃,顾星爱吃。”

    陆亭接过管家手中的水,吞了药。

    在病房时,顾星吃樱桃的眼神很热烈,估计是真的爱吃,希望她能消停点,不要再闹出更多花样。

    管家惊讶的看着他,点点头,两人一起往回走。

    陆亭擦了擦手,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和顾星和谐相处。

    难道就没有办法治她,只能他单方面宠她,哄她?

    哄一两次可以,可他这么忙,哪有时间和她谈纯情初恋。

    要不然,还是告诉她真相,让她早点接受现实?

    前方忽然一阵骚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记者认出了他,把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

    恰好演出活动结束,蓝碧芸出来了,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周围的几个名媛都窃窃私语,不是传闻这两人老死不相往来吗,怎么陆大总裁又来接蓝碧芸了,这是,旧情复燃了?

    蓝碧芸享受着众人量的目光,虚荣心瞬间爆棚,忍了一年,她可太期待这样的画面了。

    所有人都在羡慕她,嫉妒她,因为来接她的是陆亭,b市最尊贵的男人。

    她踩着高跟鞋往前走,把那些羡慕的女人甩在身后,几乎要以为自己离陆少夫人的位置更进一步了。

    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出现,断了她的幻想。

    “老公,他们欺负我!”

    顾星像一道闪电一样,劈开人群,一头扎进陆亭的怀里,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