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爽文女配失忆了 > 第3章 3 被子哪有老公暖和
    病房里。

    岑姨一边给顾星喂汤,一边心的问,“你真的只记得18岁的事情?”

    顾星头上戴着粉红色的可爱眼罩,皱着脸,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结婚了。

    看她这副又傻又可爱的模样,岑姨的心咯噔一下,该不会真的忘了以前的事吧。

    “我真的是顾家千金?”

    顾星记得自己很穷,从无父无母,靠邻居们接济,18岁考上大学做了兼职才手头宽裕点。

    她拼命学习,努力工作,每天幻想一夜暴富,没想到一觉醒来居然真的实现了。

    虽然不知道陆家和顾家是什么来头,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从前的她生活在底层,和这些高端人士没有交集,如今居然跨越了阶级,成为上流社会的名门贵妇了。

    可是,22岁大学毕业就结婚,会不会太早了点?

    “我是自愿结婚的?”

    岑姨脸色古怪,“当然是……自愿的。”才怪。

    当初顾逃婚,顾老爷大发雷霆,要把前妻生的大女儿接回来代嫁,顾夫人又哭又闹,可自己女儿做出这种伤风败俗,有损顾氏利益的事,她反抗也没用。

    顾星第一天来顾家时,穿着朴素,眼神带怯,缩着脖子不敢和人对视。

    岑姨被指派给她当保姆,表面上是娘家陪嫁,实际上是顾家的眼线。

    然而订婚的前一天,顾星似乎适应了做千金姐,开始抬头挺胸,眼神明亮,再不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贫民窟女孩。

    岑姨心软,又和她朝夕相处了一年,慢慢就偏向她了。

    “那我和陆亭是自由恋爱,还是商业联姻?”

    顾星在这个问题上很执着,非要破沙锅问到底。

    岑姨的话在嘴里了一个转,然后义正言辞的,“当然是自由恋爱,少爷非常宠你,爱你,你们谈恋爱的时候甜死了,简直羡煞旁人。”

    顾星坐在豪华的病床上,双手抱臂,实在想象不出那个画面。

    18岁前她的生活三点一线,赚钱,学习,睡觉,根本没时间关注男孩子,这样的她,是怎么谈恋爱时“甜死了”的。

    岑姨继续天马行空的描述她甜甜的恋爱,语气非常真诚。

    “少爷为人清冷,不近女色,却对你一见钟情。他为了追求你,每天送一束玫瑰花,坚持了一年,求婚的那天,他开着宾利,叫了22辆法拉利敞篷车摆成一个爱心,每一辆都装满玫瑰,然后对着大海‘我爱你星星,请你嫁给我’!”

    顾星原本茫然的心融化了,哪个18岁的花季少女抵抗得住这种浪漫,连总裁文和电视剧都不敢这样写。

    她有点羞射,更多的是不真实感,“真的?他这么爱我?”

    岑姨一看她上钩,立刻吹嘘道,“那当然,他母亲不喜欢你,你父亲原本想你妹妹嫁给他,为了两家人和谐相处,在外面他装作对你很冷漠,回到家可宠你了,还给你捏肩捶背,好的不得了。”

    妈呀,这简直是绝世好男人,陆亭这种分分钟赚一个亿的男人,居然这样爱她,顾星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爱上他了,如果他长得很帅的话。

    岑姨再接再厉,又下了一剂猛药,“最重要的是,你从前身体不好,需要调理,所以……”

    她凑近顾星的耳朵,悄咪咪的,“所以他不碰你,要你先养好身体,等你完全康复了才同房。你,一年啊,能看不能吃,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他可真是个好老公,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糟了,听完这羞羞的闺房秘事,顾星感觉自己彻底爱上了陆亭,那位尚未谋面的亲亲老公。

    世间竟有如此痴情的男子,真是让人感动到落泪。

    岑姨看顾星一脸星星眼,暗暗松了口气,她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多年看的霸道总裁文在这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其他的她管不了,既然这两人都不主动,那么她就编个无伤大雅的谎言,让顾星主动。即使以后她想起来了,孩子也生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就在顾星又感动又陶醉时,陆亭进来了。

    他一眼看到坐姿豪放的顾星,愣了一下,才把她和自己高贵冷艳的妻子联系起来。

    还没等他开口,顾星就语出惊人。

    她看到来人,在陆亭和身后的管家之间瞅了瞅,最后选了一个帅的。

    “老公!”

    这声老公的杀伤力惊人,陆亭,岑姨,管家全都愣住了,岑姨甚至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脸不自在。

    陆亭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仔细量了一下顾星,没错啊,这就是他结婚一年的老婆。

    顾星见他不回应自己,心中酸涩,眼睛直接红了,声音都哽咽了。

    陆亭凝眉,不明白她怎么要哭了,他试图客套一下,安慰自己的妻子。

    “怎么了,头还痛?”

    顾星憋着一股气,扭过头,不想理他。

    岑姨低下头,心虚的,“星星她失忆了,只记得18岁以前的事了……”

    陆亭愣住,疑惑的看着顾星。

    他想起医生的后遗症,不会真的……

    他压下心中的震惊,摆了摆手,让岑姨和管家先出去。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顾星忍不住一抽一抽的哭起来,她哭的梨花带雨,还幽怨的瞟他一眼,似乎在埋怨他一点也不体贴。

    陆亭试图缓解气氛,不太确定的喊了她一声,“顾星?”

    顾星抬起头,一边抽噎一边瞪他一眼,“你难道不该叫我星星吗?”

    “星……星?”陆亭开始怀疑人生。

    顾星以为他在哄她,立刻破涕而笑,对着他张开双臂,软软的撒娇,“老公,抱。”

    陆亭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难道她真的磕坏脑子了?

    那天他冲进卧室,看到她躺在地上,头发凌乱,像一个脆弱的娃娃,房里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味。

    问了岑姨才知道,她洗澡后全身都抹了精油,连脚底板也不放过,然后摔倒了。

    迎着顾星期待的眼神,陆亭稳了稳心神,决定先找医生。

    “你刚醒来,我让医生给你做个全身检查。”

    顾星不依,身体扭动了几下,像个撒泼的孩子,“老公,你不要走,我不想和你分开。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不记得我们的过去,但听到岑姨你那么爱我,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的心一下就化了,一见到你,就对你一见钟情。”

    这火辣辣的表白让陆亭第一次体会到手足无措的感觉,天生上位者的他,竟然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他试图让顾星清醒,“我们……”

    顾星甜甜一笑,“我们一定很相爱对不对,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以后一定要对你好,不准任何人你坏话!”

    她完肉麻的情话,一溜烟下床,一把抱住陆亭,仰着头在他怀里望着他。

    那双明亮又纯真的大眼睛就那么看着陆亭,里面只有他的倒影。

    陆亭解释的话到了嘴边,最后却不出口。

    结婚一年,除了婚礼当天的拥抱接吻,他们从没这么靠近过。

    此刻她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陆亭哪怕对她没有更深层次的感情,也不忍心泼她冷水。

    “我叫岑姨进来,你先吃饭,我不会走的。吃完饭,再让医生检查一下。”

    顾星在他怀里摇摇头,像个孩子摇拨浪鼓,撒娇道,“我要你喂我。”

    陆亭身体一僵,表情差点撑不住了。

    作为正统的集团接班人,他哪里做过这种事。

    18岁的顾星黏人得像个作精,而陆亭最受不了闹人的孩子。

    他揉了揉眉心,无奈的,“你先放开,我让医生来,然后喂你。”

    顾星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心领神会,开心的看着他,“原来老公是想当着医生的面喂我,是想秀恩爱吗,老公你好敢!”

    她对自家老公竖起大拇指,被他在医院都不忘宠她的精神感动。

    陆亭觉得这事儿非常棘手,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只能开门让管家去叫医生。

    顾星光着脚跟在他身后,整个人比他矮了一个头,显得特别娇可爱。

    陆亭回过头,看到她赤着脚,不得不抱起她放在病床上。

    “你现在很虚弱,不能着凉,被子盖好。”

    顾星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看到他端起桌上的汤,不在意的,“被子哪有老公的怀里暖和,你抱着我就行了。”

    陆亭适应能力强大,已经能稍微平静下来,保持碗不翻了。

    她现在只是一个病人,没必要和她计较。

    他不是很熟练的舀了一勺汤,暗暗做了一下心里建设,才僵着手递到顾星嘴边。

    顾星看着他机械的动作,忍不住笑哈哈的,“老公,你好像一个机器人男保姆,而我是你的主人。”

    陆亭闭了闭眼,无视她的话,抬了抬勺子,示意她张嘴。

    顾星喝了一口,咂咂嘴,回味了一下,感叹道,“老公喂的就是好喝,比岑姨喂的香多了。”

    看来岑姨的对,他们肯定是一对恩爱夫妻,就连老公喂的汤里都带着对她浓浓的爱意,所以格外滋补!

    “老公,今晚你陪床吧,咱们一起睡在病床上,想想就刺激。”

    “啪嗒”,陆亭手里的勺子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