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前任穿成校园文男配怎么办 > 第51章 正文完。
    消息传播的速度比楚珞想象中的还要快,跳楼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楚珞一早到学校,几乎从校门口开始一路都受来往同学的注视。

    可能是因为这是当事人所在的班级,楚珞站在教室门口,里面的讨论比刚路过的别的班还要多。

    室友更早之前就给她过电话,还问她要不要请假避几天风头。

    晏临辞昨天也问过她,但是楚珞拒绝了。她想到马上要期末考试,最近正是复习的关键时刻。况且,她早晚都要回来读书的,总要挨那么一刀。

    楚珞一出现,教室里安静了一瞬。基本所有人的注意全放到了她身上,脸上那副想要窥探八卦的神情再明显不过。

    楚珞像往常一样,进了教室门,坐到位置上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两本带回家的练习册,接着又翻开课本,拿起笔开始写起来。

    神色淡淡,没有悲伤也没有难过。

    同学们甚至都有些惊讶,“楚萝”的表现太淡定了。他们之前议论过楚萝来教室的时候肯定是丧着脸的,毕竟这件事曝光后,这件事的处理速度太快了。

    快到连他们这些吃瓜群众都觉得决定这件事结果的人太过冷漠。

    在他们眼里,楚萝的去向仅仅是一天不到的时间就被决定,或者是被抛弃。看看别的社会新闻,好歹两家人都要僵持个几周个把月吧,怎么到了这儿就成了立马就能决定的事。

    好事者当中自然不乏还有恶意的。

    仅仅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流言甚至传到了“楚萝”被两家人嫌弃,原因是她个人品行恶劣。

    楚珞当时正在写历史大题,历史老师有点事先回了办公室,整个教室都是处于个安静的自习氛围里。

    搁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楚珞太起眼放下笔,把手机伸在桌兜里看了眼。

    全是楚珣的连环消息。

    【楚珣:怎么回事???】

    【楚珣: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你不是二叔亲生的???】

    【楚珣:什么当年抱错孩子??这他妈狗血的事是真的???】

    楚珞从那楚珣发过来的一连串问号中感受到他的震惊。

    楚珞猜想楚珣现在估计都是一脸懵逼。

    【楚珞:对啊,事实就是你知道的那样。】

    那边立马回复了一长串问号。

    【楚珞:。】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句号给了楚珣什么奇怪的联想,楚珞看见聊天框上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过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楚珣发:【你别难过,没血缘关系就没血缘关系,血缘关系算个吉尔。你看我们家那么多兄弟姐妹,我和几个玩得好?反正我是认你这个妹妹。还有你身上钱够不够啊,我听你都没带什么东西走,卡号给我我给你转。】

    楚珞看着这段话笑了下,然后字【不用了,我有钱。】

    【楚珣:就你拍照赚那点钱够用什么啊?你看楚婉婉年龄比你,每个月都要用好几万,你够个屁。】

    楚珞沉默了一瞬,【我就一在校高中生,哪有那么大的开销。】

    之后楚珣还要塞钱,楚珞到最后甚至搬出了晏临辞当借口。

    【楚珞:我谈了个男朋友,燕凛,他挺有钱的。】

    谁知道楚珣跟个炸毛的猫一样,反应特别大【男朋友?男人哪里靠得住?靠他不是长久计,要是他和你分了怎么办?】

    楚珞无语【的好像你不是男人一样。】

    【楚珣:我是你哥!性质不一样!】

    楚珞接受了楚珣的好意,但还是没收钱。头一次见那么热心肠一个劲要送钱的人,楚珞反而还有点不好意思。

    她和楚珣扯了会儿,一直聊到了下课,楚珞放下笔,跟唐媛她们了声让她们先去吃饭。

    楚珞在等晏临辞下课来找她。

    然后从教室人声鼎沸一直等到了只剩她一人,楚珞抬头看了眼窗外,教学楼似乎都没什么人了。

    晏临辞怎么还没来?

    楚珞正要给他电话,唐媛反而先了进来,楚珞接起,还没开口问有什么事,电话另一端唐媛的声音十分急切的抢先道:“楚萝出事了!燕凛和别人起来了!”

    楚珞一愣,下意识道:“什么?”

    “综合楼B区那颗大榕树那里,你快来!”

    几乎是同时,楚珞慌慌张张从教室里冲了出去。

    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等到了地方楚珞才回过神来。榕树下围了一圈的人,楚珞用力挤开人群,看见场地中间分成了两波人。

    “晏临辞!”

    情急之下楚珞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晏临辞怔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结果一转头便看见楚珞站在他身后。

    晏临辞正张口要话,楚珞却抢先伸手摸上了他的额角,她不敢用力,也怕手上细菌让伤口感染,只能轻轻地点了下额角边缘。

    楚珞满眼担忧,怎么就架去了,还把自己给弄伤了。

    那双漂亮的眼眸似乎是在问他疼不疼,晏临辞咧嘴一笑:“你怎么来了?”

    居然还问你怎么来了?

    楚珞又气又急:“你还问我?我还没问你呢,走去医务室处理伤口。”着就要扯晏临辞离开。

    没想到晏临辞却没动,他:“等等,事情还没处理完。”

    楚珞更气了,语气凶巴巴的:“什么事还没处理完。”手上倒是松开了力度。

    晏临辞觉得楚珞现在这气得炸毛的样子可爱极了,他还有空回想了下当年楚珞就是这个样子。他伸手摸了下楚珞脑袋,然后抬眼看向了对面。

    楚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才注意到对面的男生,他的状态看起来比晏临辞严重多了,还需要人架着才能站稳。

    察觉到他们的目光,男生面容狰狞叫嚣道:“燕凛你不就是个捡破鞋的吗?你兄弟不要的女人你倒是宝贵的很,怕不是骚得你放不下。”

    楚珞立马就明白了晏临辞动手的原因。

    几乎是下一秒,她感觉身边忽然擦过一阵风,只见晏临辞冲上去又给了那男生一拳。

    晏临辞面色沉沉,脸部肌肉紧绷,在盛怒之下骨骼轮廓也格外明显。这一拳是直勾勾在了胃上,那男生被得躺在地上压住肚子一个劲的嚎叫。

    晏临辞冷声道:“刚才不是挺能叫的吗?继续啊。”

    眼见晏临辞气得上头又有要上去踹一脚的算,楚珞赶忙拉住他:“走了走了还不去处理伤口。”

    晏临辞脸颊动了动,倒也没什么。楚珞这才把人拉走。

    这个时间点医务室没什么人,面对医师微妙的眼神,楚珞理直气壮坐在晏临辞身边,代替她给晏临辞上药。

    额角的伤口不深,但楚珞看着却觉得疼得很。

    她忍不住声抱怨道:“那种人有的是机会收拾,你何必用这个方法呢,看还把自己给弄伤了。”

    上药的手劲一不心加重了点,晏临辞闷哼一声,故意委屈巴巴地撒娇:“疼。”

    楚珞此刻铁石心肠,油盐不进,面无表情继续给他上药。

    见这个方法没用,看来这个话题是跳不过的,晏临辞默默叹了口气,可能是因为刚完架,声音还有些哑,他:“气不过这种人就是欠教训。”

    他看着楚珞,笑了下:“别板着脸啦,你也笑一个。”着还伸出手想要手动给她扯出一个笑来。

    楚珞立马把他手拍开。

    “你别担心了,比这场面还大的我都见过。”

    听见晏临辞这么,楚珞忽然想起晏临辞给她讲过的往事。

    当年还在一块儿感情正好的时候,楚珞就曾过要是他们两个读高中的时候就遇见该过好。

    本以为晏临辞会附和她,然后两人一起白日做梦。结果却没想到晏临辞很认真的回答她:“不要在高中遇见,你一定不会喜欢那时候的我。”

    楚珞好奇,追问之下才听见晏临辞起他以前的事。

    和她顺风顺水的十八年不一样,晏临辞比她坎坷多了,他父母是二婚,头上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本来应该是一家团宠的存在,结果学的时候父母离婚,家里欠债跟着母亲生活过得拮据。

    他他饭馆的服务员干过,帮人洗车,甚至还去卖菜。去的场地多了,见识的人也都是三教九流更多。抽烟喝酒的习惯就是那时候染上的。

    后来债务还上了,终于可以好好念书,结果在学校里读书也读得不好,逃课上网,架惹事生非,传统定义里坏学生干的事他一件事没落下。

    “我那个样子我自己看了都嫌弃。”

    想到这些事,楚珞动容,半晌轻叹了声,柔声骂道:“幼稚。”

    晏临辞再次确认楚珞没生气,这才松了口气,立马从刚才故作坚强的柔弱模样变得懒懒散散。他想到了什么,从裤兜里掏出张银行卡,在楚珞疑惑的目光里塞到她手中。

    晏临辞特嘚瑟:“晏总养你。”

    楚珞见他这模样,毫不留情嗤笑了声,然后把卡又扔了回去。

    “自己赚的?”

    晏临辞顿了下,:“严格来是钱生钱吧。”他怕楚珞介意,连忙解释,“这钱清清白白,没干缺德事。”

    楚珞没忍住笑了笑,:“你自己拿着吧,我自己有。”她又想到了之前楚珣也是一个劲的想给她钱,“怎么现在你们男生都喜欢送人钱?”

    晏临辞立马从话里抓住关键词眼,语调都不由得提高,他问:“还有谁?”

    楚珞:“楚珣啊,楚萝的堂兄。”

    听见这个名字晏临辞瞬间就想到了当时素质训练碰见的那个人。

    和楚珞一起抓娃娃的那个男人。

    晏临辞心底很不爽,但嘴上却不敢这么表明,他点头干巴巴“哦”了声,然后特别别扭地:“他们都不靠谱。”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只有他最靠谱了。

    楚珞自然是知道他这点九九,憋着笑没话。

    晏临辞见楚珞眉梢间全是笑意,顿时觉得更委屈了,可怜巴巴地:“还给你抓娃娃。”

    楚珞愣了下,没想到晏临辞居然会看见。

    然后又想到这人该不会是吃醋了吧,楚珞有些哭笑不得:“那可是楚萝的堂兄。”

    晏临辞抓住她的手,撒娇似得掰她的手指,“可你是楚珞。”

    手掌心被挠得有些痒,楚珞正想要收手,晏临辞眼疾手快又把银行卡塞到她手中,还抢先一步:“我知道你想什么。我既然是你男朋友,想要请女朋友喝二十几块钱的奶茶,每天喝它个四杯五杯的不过分吧。”

    楚珞愣住,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松了下去。

    对方的话让楚珞眼眶顷刻泛起热气,鼻尖有些酸,她喃喃道:“你还记得啊……”

    晏临辞半垂眼睫,闷闷地“嗯”了声。

    他们读大学那会,钱不多,楚珞还很喜欢喝除白开水以外的饮料。

    夏天的时候,天气热,校门口有家鲜榨果饮店生意特别好,楚珞也很喜欢这家的产品,可价格太贵了,最便宜的橙汁都要十几块钱,还不够喝。

    所以他们最后常驻的店是隔壁另一家。

    蜜雪冰城四块钱一杯的柠檬水,她可以一次性买三杯。

    楚珞自己没觉得有什么,没有钱有没有钱的活法,快乐满足就行。

    这么些年过去了,却没想到晏临辞能惦记那么久。

    医务室隔间里安静弥漫开来。

    半晌晏临辞抬头,看着楚珞:“我知道你现在不喝奶茶了,卡里面的钱也够你买下个咖啡店,以后天天叫人送咖啡进来。”

    楚珞被这话给逗笑了:“这亏本买卖你做的可真厉害啊晏临辞。”

    晏临辞满不在乎:“我乐意。”然后顿了下,“千金难买爷高兴。”

    这下楚珞彻底笑出声。

    这话耳熟,以前一起游戏的时候,晏临辞照顾她各种给她资源,队友问他怎么回事,他就这么回复的,气得队友疯狂骂他。

    能不骂吗,把中单的蓝给一个辅助。

    看着楚珞的笑,晏临辞也抵不住心中的悸动,跟着笑了起来。

    夏日正阳,明媚无限。

    楚珞忽然开口:“你别得瑟,等会教导主任还要找你,不定还要写检讨。”

    晏临辞:“……”他一下子伸出手掐住楚珞的腰,咬牙切齿道,“你怎么就长了张嘴。”

    楚珞装作乖巧的模样,故意眨巴眨巴眼睛。

    晏临辞冷笑一声,慢条斯理道:“到时候我就我是为了我女朋友楚珞出头,然后再把我们的故事编排一遍。”

    楚珞装不下去了:“不要脸。”

    晏临辞挑眉,开始挠她痒痒,楚珞痒的不行,但又不敢大声笑出来怕惹得外面的医师注意,恍惚间还觉得自己现在是像在偷情。

    “停停停,住手。”楚珞眉眼弯弯,漂亮的眼眸此刻笼了层水光,波光粼粼,撩拨人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晏临辞没动了,楚珞睁开眼发现晏临辞正目不转睛看着她。她缓着气对上他的目光。

    两人之间的距离渐渐靠近,都能感觉到对方湿润的呼吸。

    即将相碰时,楚珞突然将头埋进他的脖颈中。

    晏临辞伸手蒙住眼睛,无奈道:“我下不去嘴。”

    楚珞有气无力附和道:“我也是。”

    “感觉怪怪的,不是你原来的样子,感觉在亲别的姑娘。”

    “对,像是在出轨。”

    楚珞抬起头,和晏临辞面面相觑。

    然后一下秒,两人又一起笑了。

    -

    这场架得正是时候,前脚所有人刚知道真假千金事件,后脚所有人又都知道了假千金从某人前未婚妻身份成了嫂子。

    虽然没有点名是谁,但金黎气得直跳脚。

    何文煜纳闷:“你气啥啊,你不是巴不得楚萝和你没关系吗?”

    金黎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干巴巴道:“你不懂。”

    天地良心他可以对天发誓他对楚萝没有任何一丁点别的想法,但就是感觉很气,那种莫名的类似被绿的感觉让他很恼火。

    后来晏临辞通过何文煜知道这个事,他那时候正在家里给楚珞做饭。晏临辞一手拿着锅铲,一手举着手机接电话。

    一边炒一边:“没事,我还气我媳妇之前还是他未婚妻。”

    何文煜:???

    感情这些年你们都是塑料兄弟情?因为一个楚萝就成了这样?

    他正疑惑,忽然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晏总饿饿饭饭。”

    然后便是晏临辞冷漠又迅速了句:“做饭,挂了。”

    何文煜举着手机半天没反应过来。

    半晌感叹了句,别沾女人,倒霉。

    还是游戏算了。

    啧,晏临辞这都不帮他上分了,怎么超过唐媛啊。

    -

    马上深秋,冷雨,落叶,下雪,这一年也就过去了。

    楚珞和晏临辞的日子经历刚开始那段波折后,逐渐稳定起来,平时住校,有空就一起吃个饭或者树林约个会,然后周末的时候一起在家吃顿好的。

    但是到了高三,大部分的时候两人都是从外面带了点吃的回去,然后坐在客厅里,你坐那头我坐这头,一起学习。

    经常是楚珞从政治那满卷的板书中抬头,看见晏临辞那边落了一地的草稿纸。

    他俩经常趣:“谁能想到我们复合之后最常一起做的事居然是学习。”

    或者——

    “估计是大学谈恋爱的时候不够有学术氛围,现在得补上。”

    时间就是在这么点滴中流逝。

    终于等到了高考完那天,楚珞有些懵的从考场中出来。

    系统时隔多日再次上线。

    【试验者楚珞经验值已达到开启标准,时空扭转即将开启,请试验者做好准备。】

    蓦然间听到这消息,楚珞立刻回神,她立马找到晏临辞和他了这个事。

    晏临辞听后,没什么,反倒是问她还有什么想做的吗。

    楚珞愣了一会,她懂晏临辞的意思,他们即将告别这个世界,哪怕一开始不情不愿,但过了一年多,有些人相处久了都会产生感情。

    晏临辞是问她需要去道别吗。

    楚珞沉思了会,:“算了。”

    他们按照原来的计划那样,回校收拾东西。刚看见教学楼,就见漫天的白纸纷纷扬扬从楼层间倾洒下来。

    整个世界都成了白色的。

    楚珞想到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两人已经分手了,他们没有机会一起看学士帽齐飞,但现在,他们可以一起看高中生涯的结束狂欢。

    两人挨得很近,十指相握,相视一笑。

    【时空扭转已开启。】

    【倒计时三。】

    【二。】

    【一。】

    意识在那声数字消失时变得模糊起来,等楚珞意识恢复便看见自己身处一个奇怪的空间。

    一条白色的光道在她脚下延长到远处,尽头是个更大的看不清的光团。在四周,空中漂浮着许多正在播放的画面,楚珞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往事。

    有读大学那会儿的,也有穿书之后的。

    系统这个时候能出现了,它呈现出一个光团模样,围着楚珞转了几圈然后落在了她手中。

    【走吧,前边就是回家的门。】

    楚珞问:“晏临辞呢?”

    【放心,他已经回去了。】

    楚珞还是不放心,再次向系统确认:“真的?回到我们原本的世界。”

    系统对于她的不信任感到有些不乐意【骗你干嘛,我是旧爱系统,又不是人贩子系统。】

    楚珞:“……”

    我看你就像个人贩子。

    系统能够听见她心中的想法,气鼓鼓解释道【这事情还不是主神做的决定,祂要了解人类情爱,自然需要参考一些例子啊。】

    【再了,又不是白给,肯定会给你们报酬啊。】

    楚珞:“报酬?”

    【旧爱系统,旧爱不就是吗?】

    楚珞无言,她往前走了几步才低低笑了起来。

    “是啊。”

    路不长,而且有系统的陪伴,更觉过得很快。

    站在光圈前,楚珞看着手中系统,:“我要走了。”

    系统有些舍不得她,在她手心里磨蹭了很久,最后才【走吧走吧。】

    楚珞正要抬脚,又想到了个事,她问系统:“我和晏临辞离开后,那两具躯体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那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投影,本身就是虚假的。如果硬要的话,你经历的那些事,在旁人看来不过是睡觉做了一场梦。】

    楚珞嘴唇翕动,叹了口气,“听起来也不错。”

    至少侧面明,那些人不再仅限于单薄的纸片人。

    他们的人生并不会因为她的到来和离去而改变。

    楚珞放下系统光团,踏进光圈中,最后侧身看了眼身后空中漂浮的画面。

    “谢谢。”

    瞬间黑暗。

    -

    谁啊?谁大晚上的给人电话啊。

    楚珞正皱眉睁开眼,看见眼前的电脑桌面,立马清醒。

    电脑屏幕上还显示着她穿越前正在写的论文,她环顾了一周,一切都和她原来的世界一摸一样。

    她这是回来了?

    手机来电铃声还在响,楚珞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但楚珞的心却不受控制地开始疯狂跳动起来,带着某种期待的坚定,她接通的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她朝思暮想多年的声音:“是我,晏临辞。”

    这一刻,楚珞的眼泪涌出,她鼻腔里又酸又涩,嘴抿成一条弯曲的弧度,她捂住手机的出声口,埋着脑袋低声抽噎。这个声音她想了四年,这个电话她也等了四年。

    过了一会儿,楚珞稍微平复好心情后,才拿过电话放在耳边,电话那端的晏临辞安静等着她,听到她这边重新有了动静后,才:“傻子别哭。”

    他不还好,一楚珞就感到自己特委屈。

    “我刚买了票,凌两点的飞机。”

    这话让楚珞立马抬眼看向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

    现在十点,还有四个时。

    晏临辞像是能看见她的动作一般,低声笑了下:“别着急。”

    这的她好像很紧张一样……好吧,确实。

    有很多话楚珞想,但此刻又更重要的事要做。

    楚珞和晏临辞:“我先去收拾了,一会见。”

    晏临辞含笑道:“对,一会见。”

    电话挂断后,楚珞静静坐在位置上坐了好几分钟。

    也没想什么就是发呆。

    然后她翻开手机前置摄像头。

    熟悉的脸,陪伴了她二十五年的脸又出现了。

    多好看啊,只不过看起来有点憔悴。哦,头发也有点油,干脆洗个澡吧。

    楚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又会因为晏临辞而郑重扮。

    在驱车前往的路上,楚珞不断提醒自己,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别开差。

    预计凌两点到达机场,楚珞十二点过就到了。

    今晚是跨年夜,或者此刻已经是新年的第一天。

    十一点半的时候晏临辞就了个电话过来:“新年快乐。”

    楚珞:“都没卡点,不行啊你。”

    晏临辞笑道:“马上起飞了,等会来不及。”他顿了下,“等会下飞机了慢慢给你,你想听多少遍都可以。”

    机场内明亮如昼,为了应景甚至都挂上了红色装饰,虽然不是红灯笼和福字,但这喜气氛围烘托得特别足。

    来往的人很多,楚珞站在那里,身材高挑又扮得十分貌美,哪怕带着口罩也有人认出来了她。

    有人走过来心翼翼问:“楚珞?”

    楚珞这才回过神来,侧身看向旁边那个陌生的姑娘,点点头“嗯”了声。

    那姑娘特别激动,又怕惹人注目,但哪怕压低了声音也能听出她此刻的兴奋:“我是你粉丝!我读高中那会就关注你啦,楚姐你真人比视频上还要漂亮!”

    楚珞礼貌道:“谢谢你的喜欢。”

    然后那姑娘害羞地:“我可以和你合张影吗?”

    楚珞对待粉丝一向都大方,点头:“可以啊,没问题。”

    姑娘和她合影特别紧张,楚珞看见她的手都在抖,再几次失败拍摄后终于拍好了,姑娘特别不好意思,楚珞觉得没什么安慰了她几句,一来二去聊多了姑娘也外向,问楚珞:“楚姐你在接人吗?”

    楚珞顿了一下,然后笑着“嗯”了声,“接男朋友。”

    卧槽!!

    姑娘明显惊呆了。

    从她关注楚珞开始,楚珞就是网红圈一个出了名的寡王。

    漂亮富婆自然不缺追求者,可她硬是一点绯闻都没有。

    楚珞朝姑娘眨眨眼:“之后你们就知道啦。”

    姑娘觉得自己应该很上道,连忙:“我懂我懂,我保密。”着还做了一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楚珞哭笑不得,她倒是不觉得这事出去有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她还巴不得别人知道呢。

    和粉丝道别后,楚珞又恢复了安静的等待。

    终于,凌两点。

    载着晏临辞的航班准时抵达,楚珞的心也随之紧张起来。

    她甚至开始来回踱步,她想要摸头发缓解紧张,可又怕把头发摸油了。

    不是,在书中世界才见了面的,怎么还紧张啊,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啊楚珞!

    正在心里骂骂咧咧,忽然间——

    “楚珞。”

    楚珞侧过头。

    晏临辞站在不远处,穿着件咖色的毛呢大衣。记忆中快要到眼睛的头发短了些许,眉目比以前那会要温和平和许多。

    但是,在他笑起来的那一刻,又长又直的眼睫盖住长于普通人的眼睑,眼尾上挑,形成那股嚣张味,依旧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时隔四年,归来的仍是她认识的晏临辞。

    晏临辞朝她走来,楚珞也向他走去,到最后两人都跑了起来。

    楚珞扑入晏临辞的怀中,眼泪不受控制又落了下来。鼻尖里溢满还是她喜欢的味道,年少时就喜欢的青草香。

    晏临辞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道:“我回来了。”

    “还有,新年快乐珞珞。”

    何曾几时,楚珞的新年愿望是晏临辞能找她话,后来,她以为自己忘掉了他,但是也不再许愿。

    现在,她希望今后年年岁岁都能和眼前人一起度过。

    她啊,在机场等到了一艘归来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