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 第95章 全文完结
    孟家清平园, 全家在大厅聊天,只等着温杳和肉肉放学回家就开饭。

    突然,保姆踉踉跄跄跑进来,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 边哭边:“我刚才去接肉肉, 他、他被绑架了!”

    “什么!”

    周书遥脑子一片空白险些晕过去, 孟云言及时扶住她,轻声安抚。

    “别慌, 先听听什么情况。”

    “是刘哥!他抱走了肉肉,还如果敢报警, 他就要……”保姆满脸惊恐,“他就要灭口!”

    “这个畜生!”孟山泽将拐杖重重地杵着地面,脸气得涨红,花白胡子翘起。

    孟云擎双手紧紧握拳,本来就长得凶,这会儿面色黑沉沉甚是吓人,颈侧青筋都显出来了。他忽的想起温杳,算算时间她应该到家了, 可怎么还没见人?于是拿出手机敲击键盘, 飞快发了个信息,又连拨了好几个电话。

    “不好!姑姑也不见了!”这句话在孟家再次炸起一道惊雷。

    “我今天去训练, 姑姑去十九班教同学写作业,没有一块儿走。可我刚刚问人,他们早就结束了……我刚她电话, 没人接。”

    “难道也是那个刘哥?”

    正当他们要商量对策之际,孟云翳的电话响了,这让全部人的心瞬间悬了起来。

    孟云翳垂眸一看, 是穆厉庭。

    甫一接通,“杳杳可能出事了。”穆厉庭语气失去了往日的沉着淡定。

    “肉肉也被绑架了,”孟云翳双眸幽深,“是刘哥做的。”

    对面传来砸碎东西的声音,穆厉庭怒到极致了的声音反而平静,显得越发危险。

    “胆子很大,”他接着,“我知道他们在哪里。”

    “在哪儿?”

    “我在杳杳的手机里安装了特殊的定位器,她在遇到危险时向我发送了信号。他们在孤儿院。”

    另一边,江馨怡按照刘哥之前的把温杳带到了近郊一个荒废的院落,院子里杂草丛生,楼房脏兮兮的十分破旧。

    这里过年那会儿温杳和温岭找来过,正是儿时那家孤儿院。

    有两人出现在门口,这段时间他们的照片出现在大街巷,温杳看到过无数遍,牢记在心里。

    刘哥大步上前用力敲车窗玻璃,把她们逼下了车。他紧盯着温杳,发出森森怪笑,眼神如蛆爬在皮肤上。

    温杳悄悄地向江馨怡使了个眼神,对方会意,拉开车门就要离开,却被刘哥一把摁住。

    她脸色无比难看,“你什么意思?人我帮你带到了。”

    “你还不能走,”刘哥拽住她的手,“你放心,我们没仇,等天黑我带这女人和里面那孩上路就放了你。”

    “你这是要连我一起绑!?”江馨怡气得咒骂起来,无奈这男人力气太大,她挣脱不了,只能跟着往里走。

    温杳一路上都是非常配合温顺的模样,没有激怒刘哥,所以即使刘哥心里恨不得剥皮生吞了她,也没有动粗。

    她如今每一步都行走在刀刃上,温杳太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两个没有任何底线的罪犯,他们穷凶极恶,手段残忍,没有什么是做不出的。来的一路上温杳已经想得很清楚,她要做的保护好自己和肉肉,等着穆厉庭他们来救人。

    刘哥将她们直接带到暗楼里,那是在主楼房侧面角落里的一个矮间,因为后院还有不少高大的树木遮挡,所以不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加上这么多年没人清理,就显得更加隐蔽了。当年她们就是被关在了这里。

    刚行至门口,温杳就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心一下子就被揪住了,顾不得太多就冲了进去。

    肉肉双手被捆住,他蹲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白面团似的脸上全是泪痕,看上去很是可怜。站在他旁边那中年女人一见着温杳,跟被针扎了似的,受了刺激就要向她扑来。

    “臭丫头,就是你害的!”

    刘嫂见了她这个仇人状若癫狂,温杳力气不如她,勉强拦了拦,余光瞥见肉肉居然不哭了,原本蹲着的身子向前一趴,四肢撑地,然后居然奋力侧滚过来。

    这孩子是想保护她呢,他怕不是想像团球一样滚过来拦住刘嫂呢,温杳不合时宜地想笑,怕他伤到出声喊住他。

    “肉肉,我没事,你别过来。”

    温杳这趟已经做好要受些皮肉伤的准备,眼见着刘哥也瞪着眼过来,也不反抗了,抱住头弯腰用背部朝向他们俩,试图将伤害值降低。

    拳头没有落在她身上,温杳没想到的是,江馨怡居然张开双臂替她挡住,同时语速飞快大声喊:“不能!你们不是还要带她逃跑吗?她受伤了也会影响你们行动的,不是吗!”

    “她得有道理,这女的还有用,先别动手。”他们停手后,到门边坐下,不再管这几人。

    江馨怡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低声道:“你得对,我是内疚。”

    “你本来就不欠我,刚才谢谢了,”

    温杳缓慢起身,牵起肉肉到一个稍远角落里,降低存在感。

    这时,在孤儿院稍远处,一辆军绿色皮卡以及数辆警车停下,身着迷彩服和戴着头盔黑色制服的两群人会合,营救人员集结完毕。

    他们站了手持武器站成两排,身姿挺拔腰杆笔直,气势十分凌人,在接受行动前训话。

    “我们这次面对的,是要搏一线生机的亡命之徒,敌人狡猾凶残,我们必须以人质的人身安全为第一要义!现在,先就地掩护!”

    两边领队去商量施救计划时,一个迷彩服男人俯卧在灌木丛后,瞧见不远处正在寻找最佳位置的狙、击手,忍不住问:“这救的是谁这么大阵仗?”

    “咱首长的妹妹,还有他哥家的孙子,你呢?”

    男人大惊,“这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绑就绑俩祖宗?”

    他队友:“就是最近闹得全国都在围剿那两个人贩头子,老子这次非要做了这两个人渣不可。”

    男人一听绑匪居然是那什么刘哥刘嫂?这件事他们听的时候,一群大老爷们满腔怒火都不知道往哪儿发,没想到这次任务就遇上了。想逃?哼,做他娘梦呢!

    等着行动指令的人迫不及待想冲了,这时又有几辆吉普车开来,下车的男人们带着墨镜身材高大,军绿色裤子,紧身黑色上衣勾勒出贲张的肌肉。

    “那些好像是穆家和孟家派来协助这次行动的保镖。”

    哦,保镖啊……有人再定睛一看,吓了一跳,这哪是什么普通保镖啊?都是退伍特种兵,之所以能认出来,是因为他们个个都是曾经部、队里的神级传啊。

    天色渐渐黑沉,四周一片寂静。

    “我们现在走。”刘哥出门查探回来。

    温杳立刻警惕问:“你们要带我们去哪儿?”

    “少废话,”刘哥手中拿着匕首,将温杳从地上拖起来,“我们去哪,你们就去哪,要是有人过来,先杀了你们。”

    走到暗楼门口时,抱着肉肉的刘嫂抱怨:“这子真重!他这身份也找不到买家了,哎呀,其实我绑一个不就行了,带个的上路多麻烦,还爱哭……”

    刘哥被她得烦躁,脸上划过一丝戾气,“吵什么?不想带,就杀了。”

    温杳血液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住了,她想她还是低估了这两个人,也不知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才能把杀人这件事得这么轻描淡写。

    “不早,那我收拾掉这的了,”刘嫂轻松道,仿佛的是杀只鸡这么随意的事,眼眨也不眨就举起了刀。

    “肉肉!”

    时迟那时快,情急之下爆发出的力量,让温杳硬是挣脱了刘哥,但她从刘嫂手里抢过孩子时,刺向肉肉的刀被她这一挡,划伤了她的肩膀。

    刘嫂反应极快,扬手就要刺第二刀——

    突然,她双目瞪圆,眼球突起,额头上多了个巨大的血洞。

    刘嫂被当场击毙。

    “不许动!”

    几个壮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服了刘哥,顷刻之间,整个院子就围满了人。

    温杳松了口气,她们安全了。

    下一秒,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轻轻吸气,蹭了蹭那人的肩膀。

    “疼吗?”穆厉庭眼里满是心疼。

    温杳笑答:“还好。”

    不想让他担心,她另一只没受伤的手两指一捏,比划了起来。

    “真的,就划破了这么一点点。”

    心翼翼地避开她的伤处,穆厉庭将她横抱起。

    我伤的是手,又不是脚,能自己走好吗?温杳很想这样告诉他。

    身后,江馨怡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一抹释然的笑。

    孟云翳也来了,看着被死死按在地上的刘哥,他淡淡地吩咐保镖:“记得要留活口作证。”

    “我来!”孟云擎推开保镖,一身煞气,掰着手腕上前去。

    围观人心中暗暗叫好,望天望地,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反正有命回去交差就行。

    **

    绑架事件过后,温杳的伤口被全家高度重视,家里人都有些后怕,什么也不让温杳去学校了,最后一个月干脆就让她留在家里养伤复习。

    大嫂和三嫂怕她这次受到了惊吓,加上高考临近,两人整天翻书研究各种补汤,安神的补血的养气的……结果当然是全被温杳偷偷灌进侄子的肚子里了。

    孟云擎也是宠她,眼睛眨也不眨听话地全部喝下去。

    好不容易在家里熬到了高考结束,温杳神采飞扬走出考场,她今天绑了个高马尾,眼睛灵动而漂亮。

    高中生涯即将结束,终于解`放了,温杳眼波盈盈带笑,内心是欣喜极了。

    出校门第一眼就是那个等候她的穆厉庭,温杳乐得忘了矜持,一下跳到他身上,搂住男人的脖子重重地亲了一口。

    然后,她身后此起彼伏地响起阵阵刻意的咳嗽声。

    “额,咳咳咳!”

    她一顿一顿地扭头望去,不远处站着孟家的一排人,就连京市的孟云枝都专程飞过来接她出考场。

    温杳扶额,这是什么大型社死现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