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和状元郎在七零养反派 > 第38章 38 完结章
    顾明武自从把决策权全权交还给徐伟杰后, 他就变得悠闲起来,但沈安安这头又开始忙碌起来。

    忙碌归忙碌,但她忙的很开心, 因为沈悠茹实在是个太完美的合伙人。

    不仅从来都不干涉她的任何决定,该让她只管放手去做, 其他的琐事只管交给她就行。

    有了沈悠茹兜底,沈安安决定直接搞个厂子,自产自销,这样利润全部在他们手里, 等到以后做出名气来, 就可以考虑加盟店的事。

    到时候,她们靠着加盟的费用就能赚一笔, 后世的模式不就一直如此吗,从省级代理再到市级代理, 他们最终只要把关好品质,顺便监督他们不要搞乱市场就好。

    沈悠茹对沈安安这么放心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她给自己那厚厚的企划案。

    光是厚度就能看出沈安安的用心, 更不要里面的内容都是她实实的调查过的。

    这些内容沈悠茹光是看就花了两天的时间, 可以想象沈安安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才整理出来这些的。

    有这么用心合作伙伴,沈悠茹自觉自己是外行人, 自然不会乱提什么意见。

    没结婚之前, 婆家一直客客气气, 但真到了结婚, 家里什么都不让她沾手, 手里只有娘家的陪嫁,所以她才想着要做点什么。

    虽然妯娌明里暗里都她瞎折腾,但沈悠茹却不这么觉得,钱这东西, 没人会嫌弃,更何况,总要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才踏实。

    除了认可沈安安的能力外,沈悠茹最羡慕的就是她和顾明武的感情。

    两人都在同一所学校不,每天不管她和沈安安忙到几点,顾明武都会安静的坐在一旁等她。

    两人脸上的笑容让她很是羡慕,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不全都是相敬如宾,又或者平平淡淡,夫妻之间也能甜甜蜜蜜。

    沈安安倒是不知道沈悠茹的羡慕,她忙完手里的事已经快九点了,她走到顾明武身边,语气有点无奈:“不是让你先回去陪卫国吗?”

    “他现在可不需要我陪,每天恨不得赖在子墨家里。”因为之前他们忙碌,两个孩子的感情倒是越发好了起来。

    “那你也可以回去休息,好不容清闲下来。”沈安安完伸手摸了摸他眼底,那里的青色好不容易消退了一些。

    “你没回来,我怎么放心。”现在是冬天,而且又这么晚了,他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回家。

    “那我明天尽量早点。”沈安安抓了抓头发,没办法,初期都是这样忙碌,更何况他们现在大二下学期了,课业也开始繁重起来。

    “不用顾忌我,我在这里也一样学习。”顾明武完朝她晃了晃手里的课本。

    “万事开头难,等过了这一阵子就好了。”沈安安完自己都有些心虚。

    等厂子走上正轨,她估计又该为销量担忧了,不过有沈悠茹在,应该也不用太担心吧?

    更何况现在老式的被套确实麻烦,随着政策的改变,大家的思想也会慢慢转变才是。

    “别担心,慢慢来,现在有徐伟杰那边的分红,家里的开销完全不用担心。”起徐伟杰,顾明武唇角不由染上笑意。

    他想徐伟杰这种就是所谓的经商天才吧,看来之前的选择再正确不过。

    “那是,徐伟杰的能力,以后光靠分红咱们就衣食无忧。”道这里,沈安安眉眼里都是笑容,他们一个不心竟然抱上首富大腿。

    “所以你别太给自己压力。”顾明武的手指从她脸颊掠过,这段时间,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放心吧,我有分寸。”压力倒谈不上,沈安安只是想尽力做好,不让自己遗憾,毕竟这事自己很早以前就开始准备了。

    沈悠茹那头已经找好合作的纺织厂,她们目前需要找回缝纫机的工人,现在刚开始,羊毛羽绒被之类的得再缓缓。

    现在就做最简单方便的四件套,或者床单什么的。

    再不济就改回做服装的生意。

    这也算是沈安安的退路,毕竟沈悠茹一开始找她谈的就是服装的项目。

    服装这一块她不是没考虑,但对于服装设计这块她懂的其实不多,不过是有了后世的眼光才让沈悠茹刮目相看。

    但家纺这一块就不同了,她曾经的工作和这一块相关,而且现在这一块在市场上基本是空白,所以她想要抓住这个机会。

    因为有沈悠茹在,所以前期一切进行的很是顺利。

    等到厂子里成品做出来,沈安安的担忧来了,现在又该怎么销货呢。

    沈悠茹动用了关系,直接把货上到百货大楼,这让沈安安高兴不已。

    更让沈安安高兴的是,徐伟杰表示他这边也可以上货。

    百货大楼走的高端路子,徐伟杰走的平价路线,沈安安思考一阵,把手里不同材质的货品也分了分。

    消费者不一样,消费能力就不一样,所以自然要区分开来。

    接受新的事物总需要时间,一开始那些东西确实无人问津,不过过了一阵子,突然掀起一阵风来,大家疯狂抢购,毕竟比起老式的被套,这可太方便了。

    原本低落的沈安安听到消息后,表示自己又可以了。

    沈悠茹倒是比她淡定:“等大家接受了就好,但这东西用个三年五载也不会坏,估计销量达到一定的数字就会停顿了。”

    “所以我们要一直保证有新品,当然最重要的是能让这些货品流出去。”沈安安温声开口道。

    沈悠茹沉吟片刻,随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事就交给我吧。”

    有了沈悠茹的这句话,沈安安是彻底放下心来。

    现在不管是交通和信息,都还不发达,沈安安也知道现在想要做大其实很难,只要能维持,以后就会越来越好的。

    徐伟杰这边的生意包涵了吃穿住行,再加上他野心不断,一直开发周围城市,所以生意越做越大,整个人也显得越发忙碌起来。

    这样一比较,顾明武整个人就悠闲了很多。

    乔月月虽然也羡慕顾明武的悠闲,但也知道人各有志,而且徐伟杰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家里,所以她越发的体贴徐伟杰来。

    正如沈悠茹所料,热销过后就是冷清,这东西用个几年都不会换,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没有人会经常换,所以她们的销量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好在这时候周边的供销社开始来拿货,也算缓解了她们现在的情况。

    对于现在的情况,沈安安还是很满足,当然她也不忘和沈悠茹解释:“现在大家其实也没全部接受,还有很多人习惯用老式的,等以后大家都接受了,我们还可以做结婚用的。”

    这时候结婚,女方的陪嫁大多都是被子之类的。

    沈悠茹点头:“嗯,你放心,我知道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慢慢来,只要是有盈利的我们就能稳住。”

    “那必须是有盈利的。”沈安安再次感叹自己的好运气,遇到了沈悠茹这样通情达理的合伙人。

    生产这边和销售这边都走上了轨道,沈安安就没那么忙碌了,终于可以闲下来好好陪伴家人了,顺便再抓抓学业。

    见沈安安清闲下来,最高兴的莫过于顾明武和顾卫国父子俩。

    为了弥补之前的亏欠,沈安安最近基本都是两点一线,除了学校就是家里。

    她和顾明武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相处模式,除了上课的时间是分开的,其余的时间都待在一起。

    两人各自的事迹早在学校传开,一开始还有很多轻视的目光,但随着他们的条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起来,慢慢的,轻视的目光变成羡慕。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顶住这样大的压力来做这样的事。

    看到他们越来越好,大家也越发羡慕起来。

    沈安安和顾明武都不是爱关注别人目光的人,两人算了下他们手里的钱,沈安安提议道:“我们买个院子吧,到时候爸妈还有大哥他们来也方便。”

    沈安安的提议正中顾明武下怀,有房子才有家的感觉,两人一拍即合,很快物色好院子。

    直到买下四合院,沈安安的心还是激动的,这可是四合院,在未来可是天价,在努力攒钱以后再买两个。

    沈安安在心里定下了个目标。

    见他们买了院子,徐伟杰和乔月月夫妻也在附近买了院子,用他们的话来,就是已经习惯了有他们这样的邻居,所以算做一辈子的邻居。

    能和首富继续做邻居,沈安安自然乐意,这两年,虽然各自忙碌,但两家的关系也并没有因此变得疏远,他们还约定以后每年都聚上几次。

    因为大丫和二丫见识过京市的热闹,一直在家怂恿顾明文和宋秀娟也来京市。

    者无心,听者有意,宋秀娟们厂子里也有下海的,再加上顾明文在运输队,她自己也让娘家支起个摊子来。

    听到老二两口子都在做生意,宋秀娟也动了心思,她试着和顾明文商量:“要不咱们也去京市看看?”

    “现在日子过得不好吗,瞎折腾什么,老二两口子在那边都没安定下来,我们就不要去找麻烦了。”顾明文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算瞎折腾,当然更多的是不想给顾明武夫妻俩找麻烦。

    宋秀娟想了想他们每个月的收入,觉得顾明文的也有道理,或许这事可以缓两年再。

    沈安安倒是不知道宋秀娟他们还动过这样的心思,她现在正忙着呢,马上就要升大三,这一年,因为忙厂子里的事,她的课业确实落后一大截。

    顾明武已经决定继续念下去,争取留校。

    对于他这样的决定,沈安安是一百个支持,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再好不过。

    就算她的家纺厂被折腾没了,徐伟杰每年给他们的分红就足够他们衣食无忧了,更何况他们还有四合院呢。

    沈安安从来都不是贪心的人,所以她对现状很满意,她自己又是爱折腾的性子。

    不定家纺厂没起色后,她又回去折腾其他的东西,反正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不用担心家里,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顾明武语气温柔,让她放手去做。

    正如她想的那样,人的一辈子其实很短暂,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顾明武支持她去尝试任何她想尝试的事。

    沈安安想,这大概就是婚姻最好的状态,他们都能支持彼此做自己最喜欢的事。

    以后顾卫国喜欢做什么,他们也不会干涉,只希望他这辈子能够活的潇洒些。

    见沈安安一直盯着自己,顾卫国有些不解:“妈妈,你这样看着我干嘛,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我考试考了第二。”

    “第一是徐子墨吗?”沈安安话的语气很是温柔。

    “对啊,这次竟然被他超过了。”顾卫国完一脸的不高兴。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过一次普通的考试,卫国你不用太在意。”顾明武揉了揉顾卫国的脑袋。

    “爸,你不懂,这不是普通的事,这可事关我和徐子墨的赌约。”顾卫国完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下次自己一定不会再输给他。

    沈安安见状不由失笑,难道这就是男主和男配的宿命?

    不过只要卫国性子不偏激阴郁,上辈子的悲剧应该也不会发生,男配就男配吧,况且谁男配就没有春天了。

    见沈安安脸上浮起的笑意,顾明武有些不懂:“我总觉得你好像瞒着我什么?”

    沈安安偏头看了他一眼,笑的一脸狡黠:“你猜的不错,不过这是秘密,等以后老了我再告诉你吧。”

    “好,那我慢慢等着。”顾明武眼里浮现出笑意来,他想,这大概算是最浪漫的白首之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