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诱她入怀 > 第五十四章 番外
    象澜集团宴大少爷惊动半城的豪华求婚,毫不意外地上了新闻热搜。

    蔺佳亦当晚感动是很感动,但作为整件事的焦点,她又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索性任性翘班,第二天上午就悄悄买了机票回分部,算躲一阵子。

    蔺佳亦下飞机时,才发现宴淮途中给她了好几个电话。

    她心虚地回了微信过去:【那个......我到分公司这边了。】

    还冠冕堂皇地扯了个理由:【项目方案有地方要修改一下,事情急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

    宴淮坐在办公室,盯着手机无奈又好笑:【你算躲多久?】

    【谁我躲了?】蔺佳亦底气不足:【我真是来办事。】

    【那你未婚夫怎么办?】宴淮委屈地问:【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蔺佳亦:【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别人管?】

    【你不是别人。】宴淮输入:【你是未来的宴夫人,我郑重提示你,你有责任且义务对你未来的丈夫负责。】

    “......”蔺佳亦站在机场外等出租呢,看了这段不要脸的话,脸颊红红的。

    刚好出租车来了,她赶紧道:【不了,我现在忙了。】

    蔺佳亦拖着行李箱回到员工宿舍的时候,张依依正准备出门。

    她冷不丁地见蔺佳亦哼哧哼哧拖着行李箱,愣了下,好半晌才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

    “你不是昨天才......”张依依看了下手机公司内部群正在劲爆谈论的人物,此时站在自己眼前,迟疑道:“宴总呢,你们刚求婚怎么就来这了?”

    蔺佳亦没好意思是躲舆论,她一本正经地道:“哦,就上次你的方案要修改一下,我就赶过来了。”

    张依依一言难尽地:“也不用这么急的。”

    她赶时间出门,索性也不纠结这个,走之前笑着道:“恭喜你啊。”

    *

    蔺佳亦东西都是现成的,也不用怎么收拾,眼看还有点时间,就想着去公司把需要的文件带回来宿舍办公。

    但她刚踏入分公司大门,整个人就被围观了。

    十分钟后,分部公司总经理亲自找过来跟她热切慰问。

    蔺佳亦:“......”

    她不着痕迹挪到张依依身边,问:“这边也都知道了?”

    张依依头也没抬,面无表情地把公司微信群开,里头上百上千条话题都是围绕她们两人求婚的。

    还有图有视频,剪辑得像拍电视剧似的。

    尤其是那枚十克拉的钻戒,大大的特写,引起了群里无数女同胞的尖叫。

    【AWSL,宴总太帅了!】

    【呜呜呜呜呜有生之年我能收到这样的戒指我也死而无憾了!】

    【不不不,我不要戒指,上天只要给我这么帅的一个男朋友就行!】

    【天呐,这是什么神仙求婚啊,宴总,看我!我答应你!】

    蔺佳亦:“......”

    以至于最后,她拿了东西就赶紧离开办公楼,彻底在宿舍躲起来。

    .

    蔺佳亦忙起来忘记吃饭,也忘了时间,直到肚子响起来才发现已经晚上八点了。她拿起手机准备定个外卖,就立即进来了个陌生电话。

    蔺佳亦接通:“你好?”

    电话那头的人:“蔺姐您好,您有一个快递正在楼下,麻烦您下来取一下。”

    “?”蔺佳亦狐疑:“我没有买东西啊。”

    “哦,是宴先生买的,写的收货人是您的名字。”

    挂了电话,蔺佳亦披了件外套就下楼。然而刚刚走到楼下大门口,左看看又看看也没看到送快递的人,正想电话问一下。

    突然,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想我了吗?”淡淡的烟松香气袭来。

    蔺佳亦没好气地拧他:“你吓死人了,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来了?”

    “你电话没人接,”宴淮气闷地:“你自己看看我了多少个电话?”

    蔺佳亦这才想起,自己为了工作不被扰,都是调静音的。

    “你吃饭了吗?”她问。

    “还没,我会议结束就直接飞过来的。”他牵起她的手道:“走,陪我去吃饭。”

    两人去了附近餐厅,吃过饭之后,已经是晚上快十点。蔺佳亦本来想回宿舍继续忙工作,但宴淮千里迢迢过来,又不好那么快赶他走。

    想了想,道:“我陪你再走走?”

    “好。”

    北方天气太冷,两人沿着街道没走一会儿,蔺佳亦就受不住了,“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

    宴淮眼巴巴地看着她,语气委屈:“我想你了,你就不想我吗?”

    蔺佳亦忍了忍,声地了句:“我也是想你。”

    她不善于情话,更不善于这种肉麻的情话。她不知道别的情侣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会不会也向她这样,站在他面前就忍不住想撒娇,想傻笑,想亲他。

    而且她也遵从了本心,踮起脚尖飞快地亲了宴淮一下,正要退开时,腰上被他的手一拢。

    两人站在黄昏路灯下,宴淮加深了这个吻。

    也不知道亲了多久,宴淮不能自持地问:“佳亦,今晚不回去了,嗯?”

    蔺佳亦也不清楚自己是被他亲得心跳加速,还是被他这句话问的心跳加速。

    在他灼灼地目光下,她终于点头。

    .

    回酒店的途中,两人牵着手安静的走着,谁也没话。直到进了酒店,直到上了电梯,直到出了走廊。

    两人的手都牵出汗来了,各自都挺紧张的。

    那种无形的欲在从两人紧握的手指间蔓延,进入四肢百骸,终于在进房门的那一刻到达了顶点。

    只听门一关,宴淮猛地将人抵在墙上,灼热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落在她唇间,落在她脖颈,落在她锁骨,又继续流连而下,落在她丰盈之中。

    “宴淮...”蔺佳亦挺着身子气若游丝地:“不要在这里,外边会...会听到。”

    宴淮的动静实在太大,蔺佳亦艰难地抽出一丝理智,担心过路的人会听见,她推了推那颗固执的头颅:“别...轻点...”

    宴淮忽地将她高高抱起,此时此刻,他眼里的欲浓得像漆黑的墨汁,却又明亮得像星辰。

    他抱着人飞快地走近室内,用脚踢开主卧的门,三两步走到床边。

    蔺佳亦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自己就被掷入柔软的被褥间。她红着脸,闭着眼睛,不敢去看宴淮此刻的模样。

    蔺佳亦的衣裳早在进门的时候就被宴淮剥开了,此时只余一条半身裙挂在身上。她睫毛颤抖的厉害,全部感官都集中在他温热的指腹。

    他像个拨弄琴弦的高手,专注且游刃有余。迷恋、狂热、悸动纷至沓来。

    “佳亦...”宴淮声音低哑,“喜欢吗?喜欢这样吗?”

    他的唇又落留下来,噙住她的红唇,咽下她所有动听的气息。

    良久,他越过一旁,扯了张纸巾擦拭,随后又在她耳畔低低笑道:“这么多。”

    蔺佳亦被他趣的话惹得脸颊绯红,别过头恼羞成怒地“哼”了一声。不着痕迹地翻了个身,掀开身下被子想盖住,却又被他扯了去。

    蔺佳亦脸红红地:“做什么?”

    “你等下就知道了。”他笑得坏入骨子里。

    她别过脸,“那你能不能把灯关了?”

    正在兴头上的男人,又怎么会同意?他退开少许,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番美景。只将一旁撩着的衣裳拉过来遮住她眼睛。

    然后就覆了下去。

    那一刻,两人仿佛期待了许久似的,不由得都低叹出声。

    途中,他的唇继续寻了过来,声音低低哑哑地:“佳亦,我爱你!我爱你!”

    蔺佳亦也沉醉地回吻他:“宴淮,我也爱你!”

    然而,她的这句话却突然刺激了男人的神经。他顿时不管不顾地发起狂来,惹得她又是一阵抑制不住的颤栗。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窗外寂静的夜又下起了雪,屋内的人才停歇。

    宴淮视若珍宝地搂着怀中柔弱无骨的人,痴恋地在她发间亲了又亲,呢喃道:“余生,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