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夫君他是个纨绔 > 第333章 番外:渐听寒鞞发,渊渊在郡城(全文完)
    (一)俗话得好,贱名好养活。

    -

    陆思景出生的第三十天,正好是上元节,秦栖终于可以出月了。

    这是幼帝登基之后,迎来的第一个大年。

    鞭炮声声,辞旧迎新。街道上喜气洋洋,百姓们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黄发垂髫,怡然自得。

    秦栖几人早已约好,在御仙斋团年,一起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年。顺便去鼎泰酒楼瞧瞧菜式,将孩子的满月宴定下来。

    然而在大年前夕,秦栖看着眼前傻里傻气的男人,犯起了愁。

    “儿子,我是你爹。”陆淮抱着软绵绵的思景,边笑变逗他。

    “……”

    这句话他已经重复了好多天,从他归来之后,便日日如此,秦栖的耳朵都快听起茧子了。然而看着他爱不释手的模样,秦栖只得扶额。

    他笑呵呵地抱着孩子走到她面前,“娘子,你咱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叫爹啊?”

    “……他才刚满月。”秦栖默默看他一眼,替思景紧了紧襁褓,“都还没睡醒,你干嘛非给人家抱起来?”

    陆淮自动忽略了她后一句。

    认真沉思片刻,他锁着眉心重新启唇:“所以怎么还不会叫爹?”

    秦栖朝他翻了个白眼。

    “你若这么空闲,倒不如给孩子起个名。都满月了,还没个大名。”她嘀咕道:“也太惨了。”

    “谁的?”陆淮瞪眼,“我儿子可是有名字的,叫陆思景!”

    “那是表字。”秦栖扶额,尽量耐心地对他:“名字名字,总得有个名才行。”

    “表字?”

    陆淮重复着她的话,微微拧眉。他将还在沉睡的思景重新放回摇篮里,像是思索一番,而后大手一挥,开口了。

    “从现在开始就不是表字了,陆思景就是我儿子的大名!”

    秦栖:“……”他就是想偷懒吧?是吧是吧?

    她抽了抽嘴角,“那思景岂不是没有字了?人人都有,就思景没有?”

    “还要什么字?不要了!”陆淮十分豪爽地开口,“人人皆有,可见十分庸俗。那等庸俗之物,我儿子不要也罢!”

    秦栖觉得,她现在跟陆淮是越来越没法交流了。这厮的想法太过荒唐,她都不知该如何接茬儿了!

    “不过字可以不要,名倒是能取一个。”陆淮美滋滋地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摁到床上坐好,“这个为夫可是最擅长都。”

    他看起来颇为得意,秦栖却始终感觉很微妙。

    “那你,起个什么名?”她道。

    “这你就问对人了。”他得意地扬了扬眉,“俗话得好,‘勿以恶而为之,勿以善而不为’,有这么句话吧?”

    这听起来倒像那么一回事,秦栖点点头,的确是有这么句话。

    “所以咱们儿子的名就叫煤球怎么样?”他眉飞色舞地。

    “……”秦栖被他起的名震得合不拢嘴,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和你刚才的有什么关系吗?”

    陆淮迷惑,“我也没有关系啊。”

    那你装什么逼!

    秦栖在内心咆哮,真想把他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都装的是些什么荒唐的东西。

    “这俗话得好啊,取个贱名好养活。我也不求思景有多好养活,健健康康的就行了。”

    他在她身边坐下,“跟隔壁王大叔家的二狗子比起来,煤球已经不错了,这完全可以是贱名里面最好听的。”

    秦栖微微点头,那倒是。

    她看他几眼,见他的确是想着为孩子好,便被服了。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成长。

    若叫这个名字真能换来思景身体健康的话,那叫二狗子有又何妨?

    这种东西也不算什么封建迷信,不过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罢了。左右不过一个名而已,叫就叫了,也不至于吃多大亏。

    于是让我们恭喜陆思景,喜提名一枚!

    陆思景:“……”

    ……

    (二)渐听寒鞞发,渊渊在郡城。

    -

    如今回了尚书府,他们自然就请了奶娘,能在秦栖忙不过来的时候,照顾照顾思景。

    秦栖与陆淮正要出发去约好的地点时,却见府里来了几个客人。仔细一瞧,还都挺眼熟。

    原来是秦丞相、许大夫以及舒老爷。

    陆淮牵着秦栖上前,“婿见过岳父大人,见过许大人、舒伯父。”

    几人纷纷笑着点头。

    秦丞相看他的眼神里总算有了满意,他伸出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孩子。”

    看着父亲指处的空缺,秦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几个长辈叮嘱了他们几句话,这才在管家的带领下,去了前厅,陆尚书在那里等他们。

    两口目送他们离开,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时,才缓缓转身。

    陆淮看她一眼,趣道:“怪不得拒绝去酒楼呢,原来是早有安排。”

    秦栖抿唇一笑。

    到御仙斋时,舒展、许恣、舒婳以及蔡风胤早已在桌边坐着等待啦。甚至连秦淮言都放下手中事务,带着蔡悦诗与他们一同团年。

    一群人其乐融融,十分热闹。

    见他们这般兴致盎然,秦栖的嘴角也露出了笑。然而她心里却嗐惦记着另外一件事——几个长辈究竟去尚书府干什么呢?

    若是团年,为什么不带夫人?

    若不是团年,那去做什么?总不能是商量事务吧?

    莫不是有事儿瞒着他们?

    秦栖心里好奇得紧,用完宴便拉着陆淮回府,连放花灯的心思都没了,只想快些回去看看。

    好不容易下了马车,就听见一阵吵闹的声音。

    “五魁首啊!”

    “六六顺啊!”

    “老许,你可又输了!”

    “这怎么回事儿?秦狐狸你是不是出老千呢?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哈哈哈!”

    “给我看看!”

    “看什么看?我赢了!这事儿得听我的,就叫这个!”

    “你那个不行,还是听我的!”

    “那是我外孙,得听我的!”

    “……”

    默了默,秦栖一言难尽地蹙眉,“他们在做什么?”

    “划拳呢。”陆淮挑起眉梢,这几人难道是背着他们喝酒?

    二人都有些困惑,然而一刻钟之后,他们就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管家拿着一卷宣纸走到两人身前,“少爷,少夫人,请展开。”

    秦栖与陆淮对视一眼,后者上前接过,缓缓展开。下一刻,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呈现在眼前——渐渊。

    旁边还写了一行字——

    “渐听寒鞞发,渊渊在郡城。”秦栖轻声念出,好奇地询问道:“此乃何意?”

    她能看出这字迹是秦丞相的,只是为何要写这两个字?

    管家笑着:“听少爷给少爷起了个名叫‘煤球’,于是在几位老爷的深思熟虑之下,给少爷起了个大名——陆渐渊。”

    秦栖:“……”

    陆淮:“……”

    怎么深思熟虑?划拳吗?

    怪不得不跟他们一起去御仙斋呢,原来是这样。

    渐渊,渐渐远离深渊?寓意倒是不错。比起煤球,这简直不要太好。

    秦栖仅仅考虑了片刻,就欢喜地将这墨宝接下。

    于是让我们恭喜思景,再次喜提大名一枚!

    秦栖身旁的人对视了一眼,竟不约而同地笑了。

    陆淮将刚睡醒的思景抱起,看着秦栖的笑颜,心里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上天真的太眷顾他了。

    ……

    如今山河安定,岁月静好。

    丞相还是丞相,尚书也仍旧是尚书,如同她依然是他的妻子一样。

    ——全文完——

    感言:福如东海自来水,寿比南山歪脖松。

    完结前哔哔叨叨一下,这章不要钱。

    我本来是要放作者的话里的,它居然嫌我太多了,装不下。让我少写点,控制在500字以内?!

    所以我选择再发一章叭,不要钱的那种。

    正经的,栖淮到这里就全部完结啦,还是要标明一下出处的。

    渐听寒鞞发,渊渊在郡城。——皎然《春夜期裴都曹济集心上人院不至》

    勿以恶而为之,勿以善而不为。——陈寿《三国志》

    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陪伴和支持,不胜荣幸!

    从发第一章 的时候我就在想完结感言写些什么,毕竟是第一次写完一整本书,还挺激动的。然而真正到了这个时刻,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什么,那就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福如东海自来水,寿比南山歪脖松。

    其实这本书的名字里面,还是有一些彩蛋的。

    首先就是“琴棋书画”嘛。秦栖和舒婳合起来,文中已经过了。

    其次就是“五谷丰登”。许恣她爹叫许武安,舒展他爹叫舒谷,陆淮他爹叫陆丰,秦栖她爹叫秦登。把他们放在一起的话,你就会很惊讶的发现,变成了一个新晋“男团”。

    再者就是“娉婷袅娜”。太后叫蔡虞娉,太妃叫秦袅,于是她们的组合名就这么诞生啦。

    最后就是“西北二城”。文中出现了两座城池,地处最西北的锡城和碚城。为什么它们是最西北的呢?因为合起来正好就是西北。

    是不是还挺隐晦的?哈哈哈!

    然后下一本书的话,我准备写陆渐渊的故事。目前大纲还没理清楚,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能确定,应该不会太久。

    透露一下,下本书女主是穿越来的,然后男主就是思景啦。

    可以来书友群玩吖,发书的时候会在里面通知的。

    群号是1101658686,群名叫旗帜,大家都是我的旗帜!

    顺便安利一下自己的全免书《我以越鸟巢南枝》,加个书架嘛~

    嘻嘻~希望很快就能再见呀,不知道到时你们还在不在呢~

    就这样啦,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