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表小姐要出家 > 第86章 第 86 章
    崔府中,除去谢氏,另有揽霞真心欢迎孟远棠的到来。

    当年出事那晚,揽霞恰好休假探亲,没撞见孟远棠的真面目。事发后,闵氏立即送走孟远棠,又发卖不少奴仆,更数次威胁谢渺,若敢多言多语,心身败名裂。

    面对亲人恐吓,谢渺不得已妥协,而拂绿亦守口如瓶,未向揽霞透漏半点端倪。

    粗枝大叶的揽霞被蒙在鼓里,真心以为孟远棠是记忆中那名待人可亲,友善周顾的表少爷。因此,见揽霞闷闷不乐的样子,竟然会错了意。

    “拂绿。”她朝拂绿挤眉弄眼,笑着打趣,“怎么表少爷一来,你便失魂落魄,无所适从了?”

    拂绿板着脸,矢口否认,“我没有,你看错了。”

    揽霞跟她感情好,私下话便没顾忌,“拂绿,你骗不过我,你从前便喜欢表少爷,该不会现在还——”

    “揽霞!”拂绿面色铁青地打断她,厉声呵斥:“你再乱话,心我叫你好看!”

    她向来是个好脾气,待揽霞如亲妹般照顾,何曾发过这么大的火?

    揽霞被骂得愣住,瞬间红透眼眶,“拂绿,当初舅老爷和舅夫人为难我们,是表少爷人好,处处帮衬我们,即便你喜欢他,我也绝对不会取笑你啊。”

    拂绿见她委屈落泪,心底忽又一软:揽霞不明所以,只记得孟远棠的好,记得她曾经仰慕过孟远棠却不清楚,他其实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你听好。”拂绿仍旧板着脸,冷声道:“我是姐的丫鬟,他是姐的表兄,我是仆,他是主,我跟他永远不会有牵扯,明白了吗?”

    揽霞喏喏应是,但“好端端”被教训了一通,心底多少有气,非但吃不下饭,也不愿跟拂绿多话。

    谢渺看在眼里,暗呼稀奇。夜里梳洗过后,她坐在梳妆台前抹,侧眸望着揽霞,“来,跟我,你跟拂绿因何事闹了矛盾?”

    她不问还好,一问又戳到揽霞的心窝,当即抽抽噎噎地了拂绿骂她的事。

    谢渺听得沉默。

    截然相反的认知,让两个丫鬟对待孟远棠的态度天差地别,但那件往事的确不适合告诉揽霞。

    她道:“拂绿今年十八,是大姑娘了,你不该开她跟男子的玩笑。”

    揽霞声嘟哝:“奴婢只是见拂绿心不在焉,这才多了几句嘴,往后再也不了。”

    “你明白就好。”

    过了会,她忽然道:“揽霞,还记得当初离开孟府,我交代你的那句话吗?”

    揽霞站直身子,恭敬地道:“奴婢记得。”

    “。”

    “您,离开孟府后,便将里头发生的事情,通通埋到心底,一个字都不许往外。”

    “记得就好。”谢渺淡淡地道:“要是姑母知道半个字,我便唯你是问。”

    *

    孟远棠如愿在崔府住下,然而事情并非像他想的那般顺意。

    首先,谢氏虽有心待客,但她刚诞下幼子,无多余闲心顾及旁人。再加上世族重规累钜,行不逾方,他身为谢氏远又远的表亲,在崔府除了客院与花园,根本无法随意散逛。

    若冲撞了府里的姐们可如何是好?

    莫提他脑中异想天开的那些:谢氏领他去拜见崔老太傅与崔侍郎,他们对他一见如故,起了惜才之心,随后他平步青云,由商入仕;崔家姐见他英俊风趣,很快便芳心暗许,执意要下嫁于他,成就一桩良缘;崔家公子们与他意气相投,从吃喝谈到玩乐,不日已称兄道弟,两肋插刀

    个屁!

    孟远棠郁闷得够呛,整日被关在客院,别外人,就连谢渺他都只能短暂叙话,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倒也算个聪明人,知道由上无果,便改与下人们结交,几日下来,收获颇丰。

    没想到谢渺在崔府这几年,生活如此丰富多姿

    他摩挲着下巴,笑里藏刀:要怎么在这头绵羊身上薅羊毛才最划算呢?

    *

    拂绿正暗中注意孟远棠的一举一动,生怕他作出不合时宜的事,出不合时宜的话,精神压力极大。

    六日过去,他安分守己,平易近人,拂绿反倒心神不宁。

    “姐。”夜里,拂绿又与谢渺同床,着悄悄话,“我们就由孟远棠一直赖在崔府吗?”

    “放心,他在崔府掀不起风浪。”谢渺道:“过几日,我们将他引出府再按原计划行事。”

    拂绿一喜,迫不及待道:“择日不如撞日,要么就今日,天一亮奴婢便去约他?”

    “拂绿。”谢渺道:“别着急,越着急越容易被他拿捏。”

    拂绿带着浓浓嫌恶地道:“奴婢实在受够了他的虚伪,明明是个人渣,偏要扮成贴心兄长,真是令人作呕!”

    谢渺道:“忍一时之气,才能解后顾之忧,稍安勿躁,此事很快便能了结。”

    拂绿担忧道:“府里已经有了许多您与他的流言,二公子那里”

    谢渺道:“这跟崔慕礼有何关系?我有我的路,他自有他的道,趁此会分清楚最好不过。”

    拂绿还想劝,“可是”

    谢渺冷静地道:“莫非你想他也参与进来?”

    拂绿霎时失声。

    不,二公子绝不能知道关于孟远棠的事,哪怕他是刑部官员,见多识广,哪怕姐与孟远棠并没真正发生什么

    拂绿忍着泪道:“姐,奴婢替您感到委屈。”

    明明孟远棠是犯错的那个人,但姐连喊冤都无地,受了欺侮只能往肚子里吞。

    谢渺久久未语,久到拂绿以为她已睡着,才道:“都会变好的。”

    黑夜再长,天终究会亮。冬日再深,春亦会如期而至。

    都会好的。

    *

    又过两日,连崔夕宁都忍不住跑来海花苑,主动打听孟远棠之事。

    “阿渺,你跟我老实话,你与那孟姓表哥关系如何?”

    谢渺道:“我曾经在孟府寄住三年,受他诸多照拂。”

    意思就是,她与那表哥感情甚笃?

    崔夕宁唉声叹气,“那我二哥呢?他以往对你也有照拂,你怎待他不假辞色?”

    谢渺便瞟她一眼。

    好吧。

    崔夕宁心虚地捋着发丝,好声好气地道:“二哥从前是不知好歹,但他现下幡然醒悟,对你那样用心,你为何不试着给他个会?”

    谢渺道:“没兴趣。”

    崔夕宁故意道:“行,你没兴趣,多的是人有兴趣,那苏盼雁见缝插针的往明岚苑跑,想来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登堂入室了。”

    谢渺鼓起掌,“待崔表哥与苏姐定下好事,我定会封上大红包,祝他二人百年好合。”

    “”崔夕宁见她情深意切,不似作伪,倒也歇了多事的心。

    唉,感情一事,还是要两厢情愿的好。

    崔夕宁讪讪离开,不多时,一抹颀然身影行至海花苑门口。

    崔慕礼逛着逛着便到了此处。

    府里的桂菊都开了,香气无形簇拥着他,牵引着他走到这里。

    他望着海花苑的大门,眼中一时茫然,一时又挣扎。

    沉杨站在一旁,见他沉吟不语,怕他久站引伤,便怂恿:“公子,都到门口了,您就进去见见表姐吧。”

    闻言,崔慕礼反而收回思绪,转身道:“回明岚苑。”

    “”沉杨偷偷打了下自己的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主仆二人往回走,快到明岚苑时,傍水假山后传来极轻微的话声。若换做旁人定听不清,但崔慕礼与沉杨均武艺高强,听力敏锐非常。

    先是乔木道:“姐姐,这是我今早特意买来的糕点,你赶紧尝尝。”

    再是谢渺的丫鬟揽霞道:“我不要。”

    乔木道:“你平日最爱吃这个,干嘛不要?”

    揽霞道:“拂绿要知道我还收你的糕点,肯定会剥下我的皮。”

    “买都买了,你要是不吃,便都浪费了。”乔木道:“就最后一回,下回再也不买了。”

    揽霞迟疑了下,欢喜又勉为其难地道:“好吧,那我只吃两三四块。”

    过了会,乔木问:“揽霞姐姐,你能与我这位孟家表少爷吗,他人怎么样?”

    揽霞口齿不清地道:“表少爷是个好人哇,虽然身无功名,但脑子活络,很便帮着舅老爷一起管理生意,平江当地都称他是活算盘呢。”

    乔木道:“原来表姐的舅家是商户。”

    揽霞道:“商户怎么了?舅老爷家从前有十几家粮米铺,两百亩田地,是平江当地有名的富商,吃穿用度虽不如崔府,但也是处处讲究。”

    “那是,那是。”乔木赔笑道:“不过你从前,意思是?”

    揽霞忿忿道:“还不是因为大旱,舅老爷家的生意出了问题,导致他们——”

    到关键处,她猛地噤声,恹恹道:“不吃了,没胃口。”

    乔木笑道:“别啊,再吃点,尝尝这个,新出的富贵糕,味道清甜可口。”

    山后又响起揽霞嚼东西的声音。

    乔木继续打探:“你舅老爷家生意出了问题,然后呢?”

    揽霞含糊其辞地道:“没然后了,就一落千丈了呗。”

    “唉,那真是太可惜了,好歹是表姐的亲戚。”乔木绞尽脑汁地想,猛一拍,道:“揽霞姐姐,你,要是公子去帮舅老爷家东山再起,表姐会不会感激公子?”

    话音刚落,揽霞便生气地道:“得了吧你,还报恩?让二公子报仇还差不多!”

    乔木忙问:“这话是何意?难道他们欺负表姐了?”

    揽霞闭紧嘴巴,一声不吭。

    乔木想了想,道:“若表姐真受了委屈,姐姐不想替她找回公道吗?”

    过了片刻,揽霞犹犹豫豫地问:“那二公子能否瞒着夫人,偷偷替姐出气?”

    乔木满口答应,“当然。”

    揽霞挣扎几许,忆起往日姐受过的苦,咬了咬牙,缓缓道来,“当初舅老爷家做生意亏了本,便想法子从姐里抠嫁妆,姐给了就换三天笑脸,不给就冷嘲热讽,冬日不给烧炉子,没有热水洗漱,连吃食都是剩饭残羹。他们待姐不好,但姐怕二夫人自责,便一直瞒着,不许我们。”

    “什么?”乔木惊讶不已,“他们竟然这么对表姐?那孟家表少爷呢?”

    “那时候孟府里,唯有表少爷对姐一如既往,偷偷给她送热饭热菜,生日时送了姐一只兔子,还处处在舅老爷面前帮她话。”揽霞照着自己的理解如实道:“表少爷是个好人。”

    所以,表姐跟这位孟少爷当真感情深厚。

    乔木叹息,“没想到竟是如此。”

    暗处,崔慕礼脸色苍白,身形轻晃。

    原来拂绿得不假,谢氏嫁往京城后,谢渺寄住在孟府,受了舅舅舅母许多刁难。然而她却忘了,在谢渺孤立无援时,有个亲生表哥在她身边嘘寒问暖,体贴照应。

    真是好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