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末世孕妇难为 > 第085章居无定所
    “我求求你饶了他吧,他也是被逼无奈啊!他也是因为我和孩子,如果你真的想要人命的话就要我的命吧!”一个妇人跪在了蔡笑笑面前替男人求饶。

    不仅如此,双还拉扯蔡笑笑拿刀的胳膊。

    男人见到匕首远离自己个脖颈的时候,觉得蔡笑笑不再是个威胁,便往蔡笑笑的身上一扑,还试图抢夺蔡笑笑上的匕首。

    这时候妇人也不再去请求蔡笑笑了,而是开始拿蔡笑笑的包。

    蔡笑笑都被这两个人气乐了,她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组合,看着熟练的程度,肯定不是第一次抢劫了,当然,如果没有人制止,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意念一动,另一把匕首也从空间里出来,目的直指男人的肩膀。

    男人的肩膀被突然出现的匕首狠狠的划了一刀。

    “啊!”

    男人的尖叫将妇人的动作打断,妇人看着血流不止的肩膀,吓的又跪了下来。

    这个时候,两人才真正的发现蔡笑笑不是一个软柿子,他们这一回踢到了铁板。

    男人也被这一刀惊的呆住了,急忙跑到妇人的旁边和妇人一起下跪求饶。

    蔡笑笑起身将丢在地上的匕首捡起,没有搭理这两个人。

    她知道,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女儿,就是今天饿的嚎啕大哭的那个。

    这也是蔡笑笑没有对男人下死的原因,可是就这样轻松的原谅两人,蔡笑笑表示,她做不到。

    要不是她有些自保的能力,那么哭的人就变成她了。

    蔡笑笑坐在地上,思考了好久要怎么解决。

    时间长到跪在地上的两人都以为蔡笑笑不会再处理他们,准备偷偷的跑。

    蔡笑笑没有做任何动作,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人抱着熟睡的女儿逃跑。

    这件事情就这样悄悄的过去了。

    可是第二天,蔡笑笑还是发现了有什么不一样了。

    默默观察她的眼睛少了很多。

    蔡笑笑很高兴这种转变,毕竟如果不是担心后面会有两个人追过来的话,她也早就离开这群队伍了。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两天,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安全区。

    这个安全区和希望安全区,黎明安全区都不同。

    这个安全区的名字名叫生存,里面的人的面目状态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活着就好。

    每个进去安全区的人都要缴一公斤的食物,这一个苛刻有合理的存在将队伍里的很多人隔绝到安全区的外面。

    蔡笑笑进入这个安全区内的最大理由就是这安全区的内部有一个型的医院。

    虽然,但是里面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

    而且她在这里可以安心的待产,不会有任何熟悉的人来打扰她。

    毕竟她腹中的孩子已经六个多月了,已经不再适合长途跋涉。

    蔡笑笑在安全区里打听有没有一处即安全又适合养胎的地方,这一次,她没有在去顾什么导游,而是直接的向路人询问,即使有孩子在她的旁边纠缠,她也没有改变心意。

    没有人的带领,这一次蔡笑笑直接就去了目的地。

    这是一家祥顺宾馆,里面的设施和当初在黎明安全区的大相径庭。

    这家祥顺宾馆没有一天二十四时的供水系统,也没有准时的一日三餐,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

    不过这里让人满意的地方却是门外的士兵,整整齐齐的士兵昭示着这里的安全性。

    蔡笑笑在这里见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士兵的中间站着一个蔡笑笑非常熟悉的人,史路。

    可是管理士兵的却不是秦枫,而是一个三十岁,长相儒雅的中年男人。

    而史路也不再笑的一脸温和,脸上充满了严肃认真,如果不是大过几次交到,蔡笑笑还真的可能认错。

    史路也看见了蔡笑笑,不过只是一眼,目光就转移开来,像对待一个陌生人。

    见到这样的史路,蔡笑笑放下心来。

    秦枫一定不再这里,否则史路不会变成这样

    祥顺宾馆内的设施差,可是租金却和黎明安全区的哪家宾馆一样。

    一个晶石可以在这里生活一个月。

    除了晶石,其他的任何东西这里都不要。

    无奈的蔡笑笑只能离开。

    当初蔡珊珊扔到桌子上的那袋东西,蔡笑笑是打开看过,整整一袋晶石,不过蔡笑笑又将它放到了原处。

    在她的心里,那袋晶石就是一种施舍,蔡笑笑最不喜欢的施舍。

    蔡笑笑又走进了另外一家安全性比较好的宾馆,不过依旧只收晶石,不过一个晶石可以在这里住一个半月。

    蔡笑笑依旧只能无奈离开。

    看着这诺大的安全区,蔡笑笑这才觉得她自己就是一个穷光蛋,一个暂时还没有饿死的穷光蛋。

    “你想租房子吗?”

    蔡笑笑看着无声无息出现的史路,默默的点点头。

    “跟我来吧!”

    蔡笑笑响起了初到黎明安全区的男孩,也是万分信任的跟着他离开,可是结果却是,,

    史路向前走了一段路程,才发现蔡笑笑没有跟过来,向远处的蔡笑笑挥。

    蔡笑笑还是很犹豫,但是却跟了上去,只是意念始终处于集中的状态。

    史路带着她来到了一出有脏又乱的一条巷,巷的旁边睡了不少的人,而且那些人的身边都有一个或大或的包袱。

    巷子很昏暗,即使现在是正午,依旧没有丝毫阳光。

    “乔妈,租房。”

    “是你啊!年轻人,你不是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吗?还租房,是想拿我这位老人家开涮吗?”

    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从一张桌子后面走出来。

    她的个子很矮,走路的时候还弯着腰。

    如果不是她发出声音走出来,蔡笑笑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老人脸上都是褶皱,话的时候牙齿还有些漏风。

    “怎么可能框您呢,不是我租,是我带客人来了。”史路走到老人面前,双扶住老人,将老人搀扶到离她最近的凳子上面坐下。

    “哦,还有客人,让我瞧瞧是谁?”老人从口袋里逃出一个老花镜带上,这才看清楚蔡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