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暴躁的原因[快穿] > 第112章 哥哥的契约情人(三)
    恰时,霍则行从宅子出了来,感受到两人几乎凝滞的氛围,眼角瞥过脸色沉得能滴出墨水的霍时泽,而后越过他,在灯光下暴露了脸上的淤青。

    梁宿愣了愣,“霍董打你了?”

    霍则行随意摸了摸,:“意料之中。”

    旁边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笑,霍时泽环抱着胸,“同性恋可不该打么,老爷子还是心软了,要是我,可不能让你活着出来。”

    霍则行脸上出现一抹怒意,梁宿转了转眼珠子,突然上前一步,伸轻柔地摸了摸他脸上的淤青,面露担忧,“很疼吧?”

    霍时泽脸上嘲讽的笑意一僵,如同看着外星生物一样一言难尽地看着梁宿,后者一脸心疼,柔软温顺,与方才那个锋芒毕露、冷漠的青年大相径庭。

    霍则行也是一愣,随即顺势握住梁宿的,温柔地:“我不疼。”

    他作势拉起梁宿的,要在上面留下一吻,梁宿眉头微不可查地一皱,霍则行的吻便落在他自己的拇指上。

    梁宿:“”

    两个大男人腻腻歪歪的,霍时泽面色难看,胃部翻涌得厉害,几乎要吐出来了。

    霍则行没叫司,而是由他自己开车回家,离开之前,梁宿坐在副驾驶,在车里对霍时泽礼貌一笑。

    而这在霍时泽眼里无疑是嘲讽的笑。

    看着车子离开的背影,霍时泽脸色阴沉,骂了一句。

    车上,霍则行握着方向盘,问:“刚才你们什么了?”

    梁宿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霍则行笑出了声,真心实意地夸赞:“干得好。”

    梁宿看着窗外,突然:“在这里把我放下吧。”

    霍则行侧目看了看,“酒店?”

    梁宿:“还没租到房子。”

    霍则行开玩笑:“不如住我家吧,老板也要给员工提供住宿的。”

    他似乎看出了梁宿在担心什么,笑容加深,“放心吧,条款上都写明白了,我是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梁宿对此不置可否,反而笑了笑,意有所指:“员工也是需要夜生活的。”

    而酒店附近正好就是a市最大的夜店。

    霍则行愣了愣,不由看了梁宿一眼,后者面容清俊,打扮也是清爽干净类型的,实在让人看不出居然是喜欢去夜店那挂的。

    梁宿勾起一个微笑。

    霍则行收回视线,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张房卡,递给梁宿,“这家酒店是霍家的,房间在顶层,只有霍家人能出入,你放心住。”

    梁宿心安理得地接过房卡,道了声谢,就下车离开了。

    霍则行在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开车离开。

    *

    a市最大夜店。

    霓虹灯照在舞池中舞动的男男女女,重金属音乐如同巨浪,席卷着所有人的耳膜和神经。

    一个混血帅哥笑眯眯地接过美女托盘上的酒,调情了一番,才端着酒杯来到一个包间,对里面自从出现就摆着一张臭脸的人:“来,喝酒。”

    包间里有男有女,女人个个青春靓丽,自从见到霍少爷就各种献殷勤,然而少爷没话,脸色沉郁像阎王,似乎有满腔的怒火没有发泄,其他人也就不敢接近了。混血帅哥,也就是何鸣,已经见怪不怪,他啧了一声:“每年你去你们家的家宴都是这表情,所以我都叫你别去了,反正霍家的财产也不会少你一分。”

    霍时泽斜了他一眼,眯着眼笑了笑,意味不明:“今天我遇见一个人。”

    他这表情,分明是恶趣味来了何鸣打了个激灵,也来了兴趣:“你这是,想整人?”

    霍时泽笑着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何鸣一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类型,尤其是做坏事的时候,非要把火拱到最大才罢休,他喝下一杯酒,兴奋写在了脸上:“那阿泽,你想怎么做?”

    女人们看他们自己聊得不亦乐乎,眼见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顾刚才阎王一般的霍时泽了,咬了咬牙,直接贴了上去。

    若是平常,爱玩的霍时泽就欣然接受了,但这会儿他看见包间里除了女人,还有几个长相漂亮的少年,脸色蓦地沉了下来:“这里怎么还有男的?”

    何鸣愣了愣,看着那边暧/昧的气氛,压低了声音:“今天来的几个,张家的,李家的,这两个都荤素不忌,就,你懂的”

    他得很隐晦,点到即止,因为他知道霍时泽有多厌恶同性恋。何鸣跟他玩得好,自然会注意这个,但今儿个本来没想叫他们的,正好遇上了,都是世家的,也不好拒绝他们,就在一起玩了。

    何鸣看着霍时泽的脸色越来越沉,心道不好,就见这少爷把玻璃杯往桌上一摔,清脆的一声,一时间,包间里除了刺耳的音乐声,连个喘气声都被吓得消失了。

    只见这霍少爷脸色难看,直接站了起来,留下一句恶心就走了。

    徒留包间里的世家子弟面面相觑,心下慌张,不知怎么得罪了霍家的少爷。

    何鸣追上去,有些奇怪地问:“阿泽,今天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要是以前,霍时泽虽然厌恶,只会冷冷地让他们滚,别在他面前碍眼,而不会是这般勃然大怒的样子。

    霍时泽头也不回地:“去赛马场。”

    “”何鸣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好嘞!”

    谁知,一直走在前面的霍时泽猛地停了下来,眯起眼睛,看着远处的人影。

    何鸣不明所以地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见刚才和他调情的美女正对着另一个人献殷勤,难掩害羞的样子,逼得他嘴里吐出一个字:“靠?”

    他看见霍时泽朝那里走了过去,他立刻跟上,正好听见那个陌生的青年:“不用了,谢谢。”

    送走了美女,梁宿和调酒师:“一杯威士忌。”

    调酒师把酒放在他面前,梁宿修长的指握起酒杯,垂眸抿了一口。从好友赵云的角度可以看到他高挺的鼻梁,俊朗的下颚线,苍白却不病态的皮肤,和随着酒滚动的喉结,他啧啧了一声,骂他:衣冠禽兽。”

    梁宿对此评价不置可否,反而笑了笑,“我就当你是夸我了。”

    赵云惊奇地看着他,感慨道:“我真的觉得,你出国回来一趟真的变了不少,就是那种,啧,高中生和成熟男人混合起来的那种独特的气质”

    梁宿笑着,滚你的,突然身侧一道阴影压下来,伴随着一阵烟草的气味,梁宿愣了愣,扭过头,正好对上霍时泽似笑非笑的眼睛。

    梁宿:哦豁。

    霍时泽嘴角勾起一道饶有趣味的笑,“刚才还在霍则行那,现在就来见你的”他瞥了赵云一眼,“情夫了?”

    梁宿笑着看了他身后的何鸣一眼,故意歪曲事实,了和第一次怼霍时泽差不多一样的话:“你不是也一样?”

    “?????”

    霍时泽睁了睁眼,似乎被他的不要脸震惊到了。

    何鸣不明白他们在讲什么,但是他知道以霍时泽高傲的性子,一般是不会主动与人打招呼了,就以为他是霍时泽的朋友,笑着:“我们要去赛马场,你们要一起来玩吗?”

    梁宿摇了摇头,拒绝了:“抱歉,我不会骑马。”

    赵云也赶紧:“我也不会。”

    霍时泽一直眯着眼盯着他,这会儿,嗤笑了一声。

    离开之后,何鸣还有些奇怪:“居然还有世家子弟不会骑马。”

    马术可以是每个世家子弟的必修课程了。

    霍时泽淡淡地:“他不是世家子弟。”

    何鸣疑惑地看着他,听见他:“他就是我想整的那个人。”

    何鸣:“靠?”

    霍时泽:“他是霍则行的情人。”

    何鸣惊掉了大牙。

    霍时泽眯起了眼睛,似乎在想什么恶意的点子。

    梁宿自己不会骑马,又是个普通人,霍时泽便信了。

    没想到没过几天,霍时泽在和几个狐朋狗友在骑马场的时候,居然在那里碰见了霍时泽,和穿着一身骑马装的梁宿。

    玩乐的时候看见霍则行,霍时泽骂了一声晦气,却看见他身后的梁宿时,意味不明地眯了眯眼。

    霍则行让梁宿去恶心他,而后者收了巨额报酬,自然非常敬业,主动上前打了个招呼:“嗨。”

    霍时泽坐在马上,嗤笑了一声:“你不是不会骑马?”

    梁宿皱了皱眉,似是疑惑的表情,问了一个问题:“和你哥坐同一匹马,应该没问题吧?”

    霍时泽:“”

    而后他眼睁睁地看着梁宿走过去,和霍则行耳语了几句,然后霍则行一伸,拉着梁宿坐在了他的后面。

    两人便如尔康和紫薇,在骑马场上策马奔腾了。

    霍时泽咬了咬牙,被恶心得够呛。身侧的狐朋狗友惊奇地:“没想到霍大少是gy这件事,居然是真的?”

    狐朋狗友又:“那他就是你的嫂子了?”

    霍时泽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后者立刻就不敢吱声了。

    他眯眼看着阳光下策马奔腾的两个人,冷冷地嗤笑了一声,嫂子,屁。

    霍则行载着梁宿,他对梁宿:“下周收拾好东西,再和我回一趟霍家。”

    梁宿:“怎么,霍董愿意接受我了?”

    霍则行笑了笑,但大概是冷笑,“怎么可能?”

    “所以,我们就要住进霍家,在他面前不停地刷存在感才行。”

    刺激多了,可能就麻木了,最后就接受了。

    梁宿几番欲言又止,你和你爷爷,多大仇?

    霍则行带梁宿跑了几圈,颠簸得就像卷筒洗衣里的内裤一样,梁宿忍不住叫停:“就这样吧,脑子都甩飞了,如果你不想下周霍董看见一个弱智的话。”

    霍则行:“”

    最后,梁宿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观战台上,看着马儿发呆。

    霍时泽拉了缰绳,看着梁宿一个人,唇角勾起一个坏心眼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