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真千金是真大佬 > 第115章 番章外2
    古光春平日里没什么特别爱好,就喜欢在天桥下面下下棋,玩玩鸟。时间久了,就连天桥下卖烧饼的都是他熟人。

    因此天桥下来了个生面孔之后,古光春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个新面孔长相不错,看脸庞顶多四十岁,却有一头白发,倒也不显老。他带着一副墨镜,在天桥下支了个摊子,摊子边挂了个条幅,上书“许半仙”。

    古光春这把年纪了,什么场面没看过,看到许半仙,当即摇头叹息道:“又来一个骗子。”

    古光春提着鸟笼子,走到许观月身边,摇头晃脑地道:“你这骗子也太不专业了,哪有半仙染一头白发,穿运动服的?”

    许观月一笑:“我这头发可不是染的,这是实力的证明。”

    古光春更疑惑了:“难道你们骗子界以头发颜色定地位?”

    古光春话音落下,就见面前的许半仙高深莫测一笑,扶了扶墨镜,上下打量他一番:“我见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啊。”

    古光春有些无语,这许半仙连瞎子都不愿意装,还想骗他的钱,想得美。

    虽是这么想着,古光春逗趣般道:“你既看出我有血光之灾,能破解吗?”

    古光春原本以为会听到许观月只要给钱,就能帮他破解血光之灾之类的话。

    没想到许观月摇头笑了,故作神秘道:“有些事强求不得,你这血光之灾避无可避。你听我的,早些回去,与儿子多两句话吧。”

    许观月知道他有儿子,古光春并没有觉得震惊。骗子们喜欢张口就来,随口乱,恰好中了他有儿子,也不是不可能。

    古光春逗了逗笼子里的八哥,声了句:“骗子。”

    八哥被他养的很好,听到古光春的话,跟着古光春叫道:“骗子骗子骗子”

    八哥的声音又尖又细,许观月将八哥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古光春觉得许观月是个骗子,但此刻有些尴尬,提着鸟笼离开了。

    许观月却不计较古光春和他八哥的话,还友好地朝他挥挥:“真的不提前回去吗?这个建议我不收费的。”

    古光春走得更快了,还没等他走远,就看到许观月朝着路过的中年女人喊道:“这位大姐,我见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要不要在我这算一卦?”

    古光春:“”

    这真是骗子的做派了。

    中年女人脸上露出犹疑之色,试探性开口:“大师,我的问题要怎么解决?”

    许观月见来了生意,立即坐直了身体,对着中年女人搓了搓指,指了指旁边的牌子——一百一卦。

    价格倒是不贵,中年女人意会地递了钱。

    许观月满意地笑了:“回去之后不要碰任何金属制品,你的血光之灾即可化解。”

    古光春听到这话,嘟囔了两句:“得和真的似的。”

    中年妇女得了许观月的话,满足地离开了。

    没过多久,她又风风火火地回来了,怒气冲冲地道:“这就是你的血光之灾?”

    古光春刚和人下完一局棋,恰好听到中年女人的声音,抬头看过去,便看到中年女人举着指,指正在流血。

    如果不是中年女人速度快,迅速赶到这里,不定指都快愈合了。

    许观月抬了抬墨镜,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是让你不要碰金属物品吗?你看,这不做饭的时候切到指,应了我的卦,有血光之灾了?”

    古光春:“”

    古光春一时不知道许观月算的准还是不准了。

    中年女人不依不饶,将先前给许观月的一百块钱又抢了回去。

    许观月的墨镜都被中年女人折腾得掉在了地上,他弯腰捡起墨镜,嘀嘀咕咕地道:“赚钱不易啊。”

    古光春并没有多想许观月的事情,他觉得这个许半仙多半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他提着鸟回家了。

    古光春回家之后,喝了壶茶,吃了儿媳妇做的饭,准备睡个午觉。

    朝床边走去的时候,脚下踉跄了一下,直接撞在了床上。

    有鲜血从额头留下,古光春恍恍惚惚地觉得疼,随即他发现自己竟然飘在半空中。

    他感觉到一阵拉扯的力量,将他拉到一边,古光春大惊,想大声喊出来,却发现不管是儿子还儿媳都毫无反应。

    古光春意识到他们应该听不到他的声音。

    古光春飘在空中,只有八哥似乎听到了他的动静,对着他的方向叫了几声。

    古光春又是紧张又是害怕:“我到底怎么了?”

    他听到旁边一个声音响起:“你怎么了?你寿命尽了,和我一起去地府吧。”

    古光春抬头,就看到了飘在他不远处的鬼差。

    古光春意识到自己死了,他着急地看向隔壁房间里的儿子和孙子,乞求道:“我能不能再和他们两句话?”

    鬼差一脸冷漠:“时间到了,你要赶紧离开。”

    着,鬼差毫不留情地拉了拉古光春,古光春浑浑噩噩地跟在鬼差后面,恰好又路过了自己经常待得天桥,看到许观月还在那里。

    恰好此时,许观月抬头看了过来,对他笑道:“我让你早些归去,现在迟了吧?”

    古光春:“!!!”

    没想到这个许半仙真的是半仙,有真本事。

    古光春垂头丧气,如果知道许观月的是真的,他肯定立即回家,与儿子、孙子多两句话了。

    只是他非常不理解,许观月这么厉害的大师,为什么会在天桥下摆着个摊子,而且只收一百一卦,看上去像是一个骗子?

    听到古光春的疑惑,许观月得意地道:“这是个人爱好你看我身上的衣服,是我徒弟帮我买的,好看吗?”

    古光春:“”

    古光春还没什么,就听到旁边的鬼差一脸讨好地笑道:“好看好看,玉面霸王大人选的衣服就是好看。”

    古光春:“???”

    这鬼差怎么回事?

    刚刚在他面前还一副高高在上、冷淡无比的样子,怎么在许观月面前这么狗腿?

    古光春带着这种疑惑,被鬼差拉着继续前进。

    古光春实在太好奇许观月以及许观月徒弟玉面霸王的事情,但因为鬼差在他和许观月面前完全是不一样的态度,古光春实在不敢问。

    鬼差带着他又走了一路之后,遇到了另一个黑衣鬼差。

    黑衣鬼差里带着一队鬼,与古光春不一样,这队鬼是被绑着的,且古光春看着这些鬼,总觉得非常奇怪。

    这些鬼不是脑袋扁了,就是缺胳膊少腿,看上去古里古怪的。

    带着古光春的鬼差看到这个场景,却一点也不意外,只一脸理解地问道:“又是玉面霸王大人抓的?”

    黑衣鬼差点头:“是啊。”

    听到这话,古光春好奇地竖起了耳朵,听到黑衣鬼差道:“除了玉面霸王大人,谁能将这些鬼打成这副模样呢?”

    两个鬼心有戚戚焉,同时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敬畏。

    在古光春心中,许观月的徒弟是一个青面獠牙的狠人,不定身高两米,五大三粗。

    就在古光春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到这两个鬼差停下了脚步,飘出去几米,恭敬地问道:“玉面霸王大人,您有什么事儿?”

    古光春带着敬畏的心情抬头看去,却见到不远处站着一个长相出众的年轻女孩。

    古光春:“???”

    这是玉面霸王?和他心中青面獠牙的形象完全不一样,看上去很普通。

    在古光春疑惑的时候,他看到他眼中的普通女孩,从背后拉出一个鬼,随捶了捶鬼的头,递给两个鬼差,道:“刚刚太匆忙了,差点没注意到这个狡猾的鬼,这鬼也是十万吗?”

    古光春:“???”

    在古光春面前趾高气扬的鬼差低下头,一脸恭敬:“那当然,我们地府和危管局合作,好了一个鬼十万,就绝不反悔。”

    许昭将鬼送到黑衣鬼差中,知道自己很快又会多十万存款,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而那个被她随捶了一顿的鬼,脑袋一直是扁的。

    古光春终于知道被黑衣鬼差带过来的鬼,为什么都奇形怪状了。

    古光春:“”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在古光春感慨的时候,那两个鬼差还在讨论:“前一段时间有许多鬼趁逃出地府,我担心会出事,没想到玉面霸王大人竟抓了这么多鬼回来。”

    黑衣鬼差表情微妙:“毕竟一个鬼值十万呢。”

    两个鬼相视一笑。

    “上次有不长眼的鬼凑到玉面霸王男朋友面前,想要吃他的肉,被玉面霸王揍了许久。这个鬼受不了,逃回地府自首。玉面霸王一路追到地府,当着众鬼的面,将这个鬼揍得不成人形才罢。”

    “现在哪个鬼不知道玉面霸王的男朋友是碰不得的唐僧肉?”

    两个鬼差抖了抖,虽然他们是地府的鬼差,不是作恶的鬼,但亲眼看到玉面霸王揍鬼,还是会感同身受。

    完许昭的事情,他们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八卦:“另一个捉鬼比较多的人类,好像叫什么杨士奇?似乎刚从危管局放出来?”

    黑衣鬼差一脸八卦:“你知道被关在地府监牢中的鬼王杨慈吗?前一段时间统计罪行,嚯,这杨慈,上恶果累累,不受罚个数千年都不能投胎。就算投胎,下辈子也不是人身了。杨士奇就是杨慈的徒弟,听他在努力行善,为杨慈赎罪。”

    带着古光春的鬼差感慨:“人啊,有时候就是太重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