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 > 第264章 番外 四六
    索拉现在很不爽,他以为自己能一觉睡到百年后,谁知道会有人在半途中强行把他喊醒。

    这种感觉就和加班加点通宵了七天七夜,想好好休息一次,结果还被楼上装修的声音吵醒一样。

    吵醒他就算了,结果他不仅不是在床上醒来的,而是在冷风吹过的大马路上,身上甚至还穿着蓝白纹的病服。

    索拉在床上躺了太久,就算有人为他按摩全身,但是身体还是不可避免变得僵硬了起来,肌肉也萎缩了不少。

    导致明明现在冻得慌,但是索拉也懒得移动一步,就这么穿着单薄的住院服,靠在墙壁上微微垂着眼睛发呆。

    他那两个哥哥就算再不靠谱,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把他丢到大街上,组织成员的报复也不至于这么轻松。

    所以又是那个家伙吧。索拉心里产生了一些郁闷。

    那家伙比他任性太多了,就算是对着“自己”,也不会收敛多少。

    就这么冻死在大街上也不错,就是让某些人多了一个嘲笑的理由而已。

    可是索拉什么时候在意过这种事?他被讽刺嘲笑的还少吗。连死亡都无法自己掌握,还被强行救下来,那个混蛋问过他的意见吗?

    记忆之中翻滚着的恶意如海浪一般涌来,索拉的双腿已经无法在支撑自己的体重,贴着墙壁的后背慢慢往下滑,索拉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似乎这样的动作能给他多一分的安全感。

    就在索拉的意识开始消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如睡梦中的那些时不时出现的温柔低语一般的声线,带着慌张和着急地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好吵啊索拉嫌弃地撇了撇嘴,但是都了身体不受他控制,所以嘴角无意识地往上勾了勾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刚刚完成组织任务的狙击苏格兰,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病服蜷缩在角落的少年。虽然看不太清,但是苏格兰的心脏在一瞬间被什么紧握住了一般——他甚至顾不上自己的身份问题,身体不受控制地冲了上去。

    然而当他透过月光看到了少年的面孔之后,他总算意识到了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

    “空、空亮?”诸伏景光的瞳孔紧缩,不敢置信地喊出了他几年未曾喊出过口的名字。

    他那失踪了多年的弟弟,以这种出乎意料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哪怕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但是只一眼,诸伏景光也能认出自己的弟弟。

    不是易容,不是伪装,那种血缘之间的呼应,让诸伏景光瞬间抛却了所有的怀疑。

    他立刻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围住了全身冰凉的少年身上,咬着牙拦腰抱起少年的膝弯——他甚至不在意会带来的后果,回到了目前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和为了任务、而暂且和莱伊波本同住的安全屋里。

    被怀疑身份也好,其他什么都好,他的弟弟根本坚持不了他前往更远的、更安全的安全屋。

    “苏格兰?你怎么——等等!这个孩子是谁!”里正拿着档案的波本脸上流露出了一些惊愕,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幼驯染脸上出现这样紧张的神情。

    苏格兰根本没有来得及理会波本的问题,也无视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往这边看的莱伊,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间,并且对着波本命令道“帮我准备一些热水!”

    波本显然有些怔愣,竟是忘了反驳,茫然地回应道“啊、好、好的。”

    至少以波本的人设,他不该这么配合的。

    看着两个人忙碌了起来,坐在沙发上整理着枪械的莱伊饶有兴致地挑了下眉。

    有时候他真的怀疑波本和苏格兰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特殊关系,那种在细微地方表现出来的熟稔感,是很难伪装、也很难被忽视的。

    就如苏格兰前段时间因为他妹妹的事情帮了他一回,莱伊不介意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还这个人情。

    波本捧着一盆热水走到了苏格兰的那间房间,正想问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注意到躺在床上,脸上透着不自然红晕的少年的面孔后,瞳孔一缩,立刻意识到了答案。

    作为幼驯染,降谷零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幼驯染有个失踪了多年的弟弟,r加入警察的关系,除了父母当年的案子之外,也是为了失踪的弟弟。

    但是降谷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到那个失踪了多年的孩子。

    确认莱伊没有偷听,波本稍微靠近了一些,但是越是观察,波本心中的愤怒和疑惑便更深一层。

    穿着病服,身材消瘦,背和臂上有多处针孔痕迹,还有明显的肌肉萎缩——在发现这些之后,波本都不受控制产生了这些情绪,那么身为关系人的诸伏景光,他的想法是什么?

    诸伏景光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身份,但是波本不可以。所以波本轻轻道“我可以帮你暂时把莱伊引走,但是你必须找个好借口,莱伊并不愚蠢。”

    苏格兰怔了很久,然后才头也没有回地回复道“没有必要。”

    在波本惊讶的目光中,苏格兰低垂着眼睛,伸抚摸着少年早已经长长的刘海“空亮和我长得很像,莱伊不可能忽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而且现在空亮离不开我”苏格兰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幼驯染,眼里带起一些祈求“或者是我,我无法看着这样的空亮什么都不做。”

    “我知道了。”波本深呼吸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幼驯染在寻找弟弟的过程中付出过什么,所以完全做不到拒绝。

    “还记得之前在列车遇到的那个和莱伊有关的孩吗?”波本在短时间内只能想到这个办法“绿川光的人设在多一点,少时丢失过弟弟。所以当时在遇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意识到他是莱伊的弟弟,因为自己也有弟弟,所以才没有向组织举报。”

    “——我知道那个孩子其实是妹妹,但是不能否认,那个孩子更像个男孩,以这个为借口,还能圆回你上次的好心。”

    苏格兰沉默了一下,脸上带起了歉意和愧疚“抱歉”

    “我们之间从来不需要这个。”波本——降谷零稍稍弯下腰,贴在自己幼驯染的耳边低声道“我会帮你的,r。”

    看着波本从苏格兰的房间走出来,莱伊的眼里带起兴味“发生了什么?波本。”

    “和你无关,莱伊。”波本居高临下地看着坐着的黑色长发混血儿“我以为你应该没有这么闲?还有多余的心思关心这种事。”

    “难得看到苏格兰这么紧张的样子,怎么会算是事?”莱伊的眼里带起了些微的挑衅。

    “——你!”波本觉得他和莱伊果然是气场不和,随便一句话都会让他的情绪点爆。但是现在幼驯染这边更重要,波本保持着自己的人设,低声嘲讽道“话是这么,但是你不觉得苏格兰脸上的表情有些熟悉吗?”

    金发的情报贩子脸上带起了强烈的恶意“我似乎在你的脸上也见过?你是吗,莱伊。”

    莱伊立刻眯起了眼睛。

    这边的对峙已经算是他们之间的日常了,苏格兰平时或许还会帮着安抚一下,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有空。

    索拉的身体素质糟糕透顶,他长久未曾进食,一直依靠葡萄糖输入营养,现在被冷风一吹,更是开始发烧,额头烫得不可思议。

    诸伏景光不知道弟弟是否对什么药物有过敏,甚至还不能直接用药。

    等忙完之后,天都已经大亮。

    一整夜没有睡的苏格兰看着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睡安稳了的弟弟,总算是没有那么紧张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房间的狼藉,苏格兰走出了大门,却意外看到了就靠着墙站着的莱伊。

    苏格兰下意识就升起了一些戒备,却没有想到那个以冷漠著称的莱伊难得表现出了一点善意“我欠你一个人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和我。”

    完这句,莱伊就像做完了什么任务一样,从墙壁上站直身体,离开了这个位置。

    波本和苏格兰之间的关系只是他自己的猜测,或许只是单纯苏格兰擅长和人交往而已。波本到底是组织的成员,莱伊不介意在这种时候帮苏格兰引开波本的注意。

    植物人bff消失了,索拉被胃部的空虚和酸意、还有大脑的昏涨折磨得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睡一觉。

    他就是不想面对这些,才一点也不想清醒的。

    然后他就睁眼迷糊地看到了一张过于熟悉的面孔,索拉再次闭上了眼睛。

    嗯,他不想面对这些。

    “空亮?”诸伏景光迟疑地喊出了这个名字,看着少年睁开眼又闭上的行为,担心这个孩子到底有没有真的清醒。

    索拉意识到旁边这个家伙短时间完全没有走人的打算,心里嘀咕了几句脏话,才不得不睁开眼。

    闭眼的时候或许还没有这么明显,但是当索拉睁开眼睛的时候,上挑的猫眼几乎是和诸伏景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更加圆润,带着少年的感觉。

    然而那双本该清透干净的蓝色猫眼之中,却透着让诸伏景光窒息的死寂和冷漠。

    诸伏景光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出乎索拉的意料,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受到过无数折磨的孩子。

    这一次轮到索拉僵硬了,他的景光哥原来是这种热情的性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