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七零年代甜爽日记 > 第156章6 番外3
    外面听到动静的吴秘书急忙推开门,看到一时凌乱后,正想回头叫保洁进来收拾,就听到宋清源道:“不用管,你先进来。”

    吴秘书只得关上门,走进办公室,看着老板坐回办公椅上,面色上那种憋愤的怒气,是他从未见过的,无形中生起一股危感,心翼翼走上前,生怕错一句话或是做错什么,又被当成出气筒。

    很少抽烟的宋清源点燃一根烟,随着烟雾入喉再缓缓吐出,慢慢平息怒气,恢复理智,开始分析当下应该怎么办。

    首先打了一通电话原来在珠市认识的人,让他帮忙打探为什么史密斯会突然变卦不肯投资。

    其次,给另外几家银行经理打电话,尝试借贷。

    半个时过后,没有任何一家银行肯借,毕竟他从农行借走四百万的事,业内人心里都有数,这是他预料之中的事,即便屡遭拒绝,口气也不曾表现出急切,否则风声一旦泄露出去,反倒会惊动农行那边。

    一根接一根的烟,没有停下来过,等打完了电话,宋清源才看向自己秘书,“现在,立刻,去请那些来咨询过房子,主动留下联系电话和地址的人过来,告诉他们,开盘前十天将举办一场内部预热活动,活动中只要付了百分之三十首付款,不但可以自由挑选地理位置楼层最好的房子,还可以享受全款九折价。”

    “九九折?!”吴秘书一惊,连忙道:“宋总,按照目前发展趋势,一期开盘当天肯定可以预售一空,完全不需要提前九折出售。”

    宋清源黑着脸道:“让你去,你就去!”

    一听严肃的口气,宋秘书闭了嘴,任何话都没再,转身走了出去,反正他是拿固定工资的人,老板都不心疼,他心疼个什么劲。

    办公室再次恢复安静,宋清源望着窗外的太阳,脸色逐渐沉下来,明明前几天感觉运气确实越变越好,做什么事都很顺利,就等着这次白露珠去银行借不到贷款,付不出器厂的尾款倒大霉,他可以借点运势顺顺利利拿到诺普的一千万巨款,将未来最有潜力的高档区盖起来,跻身一线富豪。

    结果还没看到白露珠倒霉,美国那边却先放了他的鸽子!

    宋清源将烟头熄灭,不禁开始想,难道那运气系统会有副作用不成?

    念头刚冒出来就坐不住了,立马起身离开办公室,准备去问个清楚。

    -

    天荷大街最后一块工地终于举行了开工动土仪式,市民们全都很好奇这块地打算盖什么,一听是要盖五星级酒店后,纷纷奔走相告,都觉得以后天荷大街就是江铜真正的市中心了。

    白露珠受邀请过来上了一香,仪式结束后,又被邀请到隔壁茶馆吃感谢茶。

    “都是多亏白董割爱,我才能实现心愿。”李斯维端起茶杯,面带喜气,“今天先以茶代酒敬白董一杯,等来日酒店大楼建成,再表心意。”

    “李先生客气了。”白露珠端起杯子往前递了递,而后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的同时,看了一眼表。

    李斯维秒懂是什么意思,笑着道:“感谢白董百忙之中过来参加动土典礼,白董如果有事,我这边也不多留您了,以免耽搁您的正事。”

    白露珠露出微笑,拎包起身,还没开口,茶馆外面温筎就急匆匆走进来,因为事情太急,都忘记控制声音,叫道:

    “白董,芬兰的器送到新厂大门口了!”

    陈选震了震,下意识道:“器?”

    “知道了,陈秘书,你先去把车开过来。”白露珠完,转头看向李斯维微笑道:“先走一步,李先生不用多送。”

    李斯维仍处于怔愣中,都忘记应声,看着三人走出门外。

    旁边助理见老板愣站着,久久没有反应,忍不住唤了一声:“李董?”

    这一声将李斯维唤醒,眼看门口都没白露珠的人影了,才把眼神收回来,问旁边人道:“刚才白董的秘书是不是芬兰的器到了?”

    “是,没错。”助理露出笑容:“这次要是没有李董及时买地,天荷这器肯定没这么快到,现在咱们的酒店也开始动工了,真是皆大欢喜。”

    “呵!”

    李斯维发出一种似冷笑似自嘲的笑声,“你真是被动土高兴地智商都没了,我们给她打款才几天?器可是在芬兰!”

    助理显示一怔,随即后脊一阵发凉,反应过来惊叫道:“我们上当了?!她设计我们?!芬兰发货过来起码要两个月才能到!”

    李斯维没有吭声,刚才第一反应也是这样,但直觉就告诉他不是,等再一冷静,仔细一想,目标好像确实不是他。

    这时,助理又出声了:“不对啊,天荷大街这片地再过几年肯定不止七百万,没必要这么兜圈子设计我们,而且李董你虽觉得贵,但从来没觉得吃亏。”

    李斯维听完又自嘲一笑,端起茶壶慢慢往杯里倒水,“白露珠,白董事长,呵呵,都不如白大师这个称呼更适合她。”

    助理疑惑:“什么意思?”

    “在美国金融街什么没见识过,真没想到”李斯维嘴角一直带着自嘲的笑容,“不知道她最终想设计谁,但江铜那些躲在暗中的人,再加上我,自诩为设局人,还是稳操胜券的设局人,甚至都还以为真的设计了她,结果我们竟然都是这姑娘棋盘上的棋子,真是滑稽可笑。”

    助理不懂,“不是设计我们?那是设计谁?”

    “不知道,也不用管。”李斯维给助理倒了一杯茶,语气认真且严肃道:“从今以后,每逢重要节日,你务必亲自挑选厚礼,准时送到白董的办公室,切记不可懈怠,忘了谁都不可以忘了她。”

    助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老板这么重视白董事长,但聪明得没有多问,连连点头,“李董,我记住了。”

    李斯维端起茶杯,轻轻转了一圈,“自古以来善攻心则反侧自消,天荷这位女诸葛,平时不显分毫,实则心计更甚,千万千万不可与她为敌。”

    -

    天荷新厂是江铜市政府亲自挑选,在天荷大街往东二十公里,一共占地近万亩地,地域太广,政府直接命名天荷镇,并且主动将土地价格降得比市场价低了近一半,就是防止天荷搬离江铜。

    毕竟早就有好几座附近城市,免费出厂地想要将天荷招过去。

    江铜政府也想过免费送地,但白露珠为人忠厚,最终表示要出钱购买,着实让政府松了口气。

    总厂车间宿舍装修已近半,面积大到开车都得要一个时才能逛完,因此,厂里已经在准备一批班车,留作员工搬迁过来用。

    白露珠到的时候,门口器已经被迎了进去,一问门卫才知道曹宗提前到了。

    “白董,器是从码头直接运过来的,听是您早就吩咐过的。”钟如丹整个人兴奋得都忍不住踮脚话,这些天因为邓荣信阻拦,天荷遭银行放鸽子的事,一直愧疚于心,等再听到白露珠卖了一块地后,就更愧疚到夜夜睡不着觉。

    刚才一听到芬兰器到了,足足愣了半个时才回神,接着直接奔了过来,等看到满车器后,又热泪盈眶,激动到不出话来,这会也是刚平复好。

    白露珠站在远处,看着曹宗安排人卸器,“送货人的工钱都结了吗?”

    “等卸完货就结。”钟如丹嘴角根本降不下来,“白董,我早应该想到你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是不是早就把那边钱给结了?可是你哪来的钱?这是公司买设备,怎么都没有走公司的账?”

    “半年之后你去付。”

    白露珠完,看到她面色发怔,又笑道:“现在各个厂的员工都有试用期了,价值几百万的器怎么可能连试用期都没有。”

    “啊”钟如丹愣道:“那为什么外面会有付不出尾款,二百万定金就会打水漂,你还得担赔偿责任的传闻,而且你平时也没否认。”

    “我早了,这里面有一些我的私心。”白露珠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愣着了,走吧,去看看器。”

    钟如丹心里有一肚子话想问,弄不懂既然不用付尾款,为什么要把地卖掉,但与白露珠也相处多年了,知道她不打算的事,谁都问不出来。

    再那地也是白露珠的私产,不定准备个人投资其他产业,才会把地卖了。

    而且现在器已经来了,付款时间没那么急,也算是一件好事,没必要追着人的私产问,想到这,钟如丹便将疑惑全都抛在脑后,不打算再问。

    器一搁置到位,艾米和研发部核心人员全都风风火火的来了,同样有一肚子话要问,白露珠在他们开口之前,让钟如丹去解决,而后自己躲在车间清闲。

    等众人不再纠缠此事,检查完了器,白露珠才召集人开会。

    “器你们也都看到了,有了这批自动生产器,产品包装就会省了一大半时间,员工也不用那么累,生产效率随之提高不止两三倍。”

    看到一群人点头,白露珠对艾米道:“你先安心养胎坐月子,一个星期之内芬兰会派指导人员过来教大家用器,等到工人们都能够熟练使用了,无论你设计多少款产品都可以跟上出货速度。”

    艾米捧着肚子,“好在离预产期没多久了,否则让我眼巴巴看着自动化器,却什么都不能做,简直熬死人了。”

    一位四十岁女工人听了,立马道:“呸呸,什么死不死的,没几天就要闯鬼门关的人了,别将死字挂嘴上。”

    “阮姐得一点都没错,别一点忌讳都不顾。”白露珠笑着道:“总之你先安心生孩子,等你生完我们再一起讨论正红色口红的事。”

    “你真的确定要重点推出一款正红色口红吗?”艾米一直不太同意这件事,“现在最流行的都是橘色,玫红色之类的口红,门市销售最好的颜色也都是这些,大红色的销量都是垫底的,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白露珠不为所动,“我买这些器都是为了正红色口红,相信我,这不单单是招牌王牌产品,将会是与天荷这个品牌的底蕴,未来与天荷融为一体的产品。”

    “你很少这样的大话。”艾米面色缓缓转为认真,“我相信不行快!我要生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先是一愣,接着差点跳起来,伴随一声声‘快快’‘快送上车’‘心点’,兵荒马乱之后,曹宗抱着艾米上车前往医院。

    白露珠直接将现场交给林庆他们,与钟如丹一起上车跟着去医院。

    艾米大哥常年在部队,艾米父母退休后就一起搬到江铜来住,接到女儿要生了的电话后,连忙将提前准备好的东西都带来术室外面等候。

    等了一个时,艾米还没有开始生,靠在曹宗怀里,疼得满头大汗。

    又等了三个多时才进产房,虽时间宝贵,但都等半天了,不听到一句母子平安,白露珠实在迈不开脚。

    一直等到太阳都落山了,终于等到一句‘母女平安’,术室外面的人这才彻底松懈下来,露出放松温馨的笑容。

    -

    金色家园开盘日头一天晚上,宋清源一夜未眠,天一亮就来到售楼处。

    其实半个月以来,他就没睡过一个整夜觉,一闭上眼不是自己畏罪潜逃,被抓跳海,跳楼等各种段自杀,就是梦到在牢里的生活,夜夜惊心胆颤,期待着开盘日快点到来。

    毕竟是死是活,全看这一天了。

    如果一期能够售空,就可以暂时先还银行一部分钱,不用担违约责任,还有希望拉到其他投资商和提前售出二期三期的房子,得到一大笔钱去盖楼。

    因此,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围在售楼处门口,不管凑热闹还是真买楼,光看这水泄不通的景象,总算让宋清源露出一丝笑意,心里开始盘算着今天可以拿下多少钱。

    “不是来看房,就有鸡蛋领吗?鸡蛋在哪呢?”

    “你们也是来领鸡蛋的?我们也是。”

    “对啊,我听还有猪肉,进去看一眼,听完介绍就给,哪呢?”

    九点钟一到,群众们进去看了眼未来楼市模型,一部人在咨询房屋详细情况,一部人开始抓着售楼人员要鸡蛋。

    “不要着急,鸡蛋会有的,决定买房的人会有一筐鸡蛋和一斤猪肉,不打算买房的,每个人也可以得到两枚鸡蛋。”

    售楼姑娘刚笑着解释完,群众就不乐意了:

    “两颗鸡蛋?早啊,大老远过来,耽误我一早上时间才能领两个鸡蛋。”

    “唉,原来又是一个想学天荷做活动,却没天荷那魄力和实力的人。”

    “没那魄力和实力就算了,卖的东西还比天荷贵好几十倍,我刚问了,最低百分之三十首付款,也得两三千块钱,这房子真不便宜。”

    “嗐,两三千块钱才得一斤猪肉和一筐鸡蛋,连天荷当年的三等奖都不如,走了走了。”

    凑热闹的人刚想往外面走,就看到一群人拉着一位留着山羊胡,穿着道袍的老人走进来,顿时停住脚步,全都敏锐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宋清源看到有人带了道士过来,立马招呼人迎上去,询问这是做什么。

    “我们这个村的人都在天荷地下商场开店,早就想在城里买房了,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区,现在看中了金色家园的房型,都准备过来买。”领头男人客气道:“不过我们都是生意人,很讲究住宅风水,所以专门请了一位风水大师一起过来先掌掌眼,要是合适的话,我们就全都在这买了。”

    现在什么话都没有‘全都在这买’更让宋清源心动,再在选地之前已经找人看过才下买的,完全不担心风水方面的问题,笑着道:“请进,我们这片地四周处于矮势,区正好建在中间高地上,是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生意人住这就对了。”

    大厅准备买房的人,听到这边动静全都安静下来。

    即便头些年不允许信这些,但风水玄学是上下几千年,老祖宗传下来的知识,很多人骨子里都是相信的,更别提这两年生意人越来越多,开工动土,新店开张,婚娶嫁人搬迁,都会选个吉时吉日,做些简单的仪式。

    这会听到有人专门请了风水大师,自觉性让开一条路,都想听完大师的话,再决定买不买。

    山胡子老道踩着步子不急不忙走到楼盘模型前,绕着走了一圈,问道:“这每一寸都是按着地势做的?”

    宋清源点头,“对,这就是未来楼盘建成的样子。”

    得到确切消息,老道面色一变,“不妥!不妥!”

    大厅本来就安静,只是有些人在窃窃私语,一听这话,任何私语都没了,眼神全都‘唰’地看向老道,等待下文。

    宋清源笑容僵在脸上,瞬间察觉不妙,还没来得及阻拦,就听老道:“四周处于矮势,唯有中间比较高,住宅建在高地之上,八方来风,属于风水劫煞,住在这里的人,子孙稀薄,不是家败,就是人亡。”

    此话一出,所有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惊嚇出声,而后立刻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远离中间的楼盘模型,视其为洪水猛兽一般。

    还有的人二话没,直接冲出售楼中心,生怕多待一秒,就会沾染上晦气的样子。

    眼看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往外跑,脸比锅底都黑的宋清源终于反应过来,呵斥道:

    “你是哪里来的风水大师,早在买地之前,我就专门从首都请来名气最大,看风水最准的祝德盛大师,指明这是绝佳住宅风水宝地,我才会花几百万买下来。”

    几百万和首都大师,拦住了想要跑的人,群众留下观望。

    “对。”吴秘书解释道:“一片地价值几百万,要不是请人看了风水,你以为我们宋总花这么多钱买吗?你们是打哪里请的大师,莫不是其他房地产商专门请过来捣乱的吧!出去出去!”

    老道看着吴秘书,轻飘飘道:“你们家三代单传,你二十六岁这一年会有一子,且是未婚先孕,同时你二十六岁这年会失业面临牢狱之灾。”

    吴秘书面色突变,他昨天才刚接到电话,是原来在珠市的老相好打来的,她怀孕了,本来还不确信是不是他的孩子,一听老道士直接点明,再一他会有牢狱之灾,瞬间汗毛全都竖了起来,惊到一个字都不出来。

    众人一看吴秘书这副样子,就知道老道士中了,刚才被几百万,首都著名大师留住的脚步,又开始动摇了。

    “滚开!”宋清源一把将秘书推开,面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毕竟今天是关乎他命运的一天,眼看就要被人破坏了,怎么还能淡定得了,没有直接暴跳如雷,已经是这几年见过世面多,才能勉强维持理智话:

    “你这老道士,不知道从哪里打听一些私事,就在这故弄玄虚,还有你们,等下我也会继续调查你们的底细,要真是别的房地产商因为眼红派来捣乱的,肯定得报警把你们都抓起来!”

    “你去调查啊!看你们心虚的样,有本事把你那位大师请过来对峙!”

    “你自己买地被什么首都风水大师忽悠了,我们好端端过来买房,还诬赖我们是奸细,就你这格局,还当老板,呸!”

    “就是,什么祝德胜,牛德胜的,还首都著名,听都没听过,我们这位可是专门为政府看风水的大师!”

    “去报警啊,我正好要告你个诬赖罪,你报了,还省得我去跑了!”

    双方吵闹不休,售楼人员与保安都下场帮老板,还想将这群闹事的人都拖出去,但这群人也不是吃素的,个个人高体壮,保安不但赶不动,反被拎起来往里走,根本反抗不过。

    不管赶得走赶不走,来买房的人先是被风水大师那么一吓,再经过这么一闹,什么买房的心思都没了,纷纷打算走人。

    宋清源看到顾客们要跑,连忙又带着保安过去拦住,好言好语解释这地风水有多好,老道又有多么不靠谱。

    售楼大厅内叽叽喳喳,就像是菜市场一样,这时,老道士又开口了:“我只是根据这片地势实话实,你们如果不信,可以私下再请人过来一看便知,如若不然,只需等上半个月,此地拥有者,必遭劫难。”

    嘈杂再因老道的话安静下来,就连宋清源脸色都跟着一白,这下连他都有点相信这人。

    毕竟美国诺普史密斯不投资的事,除了他自己,连白珍珠都还没告诉,更别提公司的人了,这个老道士居然就出半个月他就要遭难的事了!

    发自心底的惊慌控制不住显露在面上,眼睁睁看着老道离开售楼中心,又眼睁睁看着一群人跟着离开,直到被秘书一推,才清醒过来,连忙上前想拉住还没走的人。

    “别走,你们别走,他的都是假的。”

    “你们别走,风水绝对没问题,我可以发誓!”

    “我发誓金色家园真的是绝佳住宅宝地,你们不要信他胡扯!”

    “不准走!!你们不要走!!”

    “我要是假话,天打五雷轰!你们相信我!!!”

    白露珠坐在车里,远远隔着玻璃,看着宋清源乞求似的留人,却被一次次甩开推开,一拨又一拨人走出售楼处大门,直到人都走完了,只能在原地无助抓狂,发癫发疯砸东西。

    白露珠关上窗户,面无表情,“走吧,去老厂。”

    “好的,白董。”

    -

    “砰!”

    房门忽然从外面被猛地推开,刚提起热水壶,打算泡方便面吃的白珍珠,就吓得一抖,热水壶落在地上,瓶塞松开,只听见‘哗啦’一声,瓶胆?了,热水混着碎渣子流出来,鞋子也被嘣了好些热水,烫得她抱着脚在原地乱蹦。

    “你干什么?一来就吓我一跳!”

    宋清源上前一把紧紧抓住白珍珠的肩膀,紧到指甲都隔着衣服嵌进肉里面去,双目赤红道:“完了,你的运气系统不起作用,这下我彻底完了!你还有什么办法,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起死回生?!”

    “什么完了?”白珍珠疼得眉毛皱到一起去,试图把肩膀上的掰开,结果却完全掰不动,足以可见男人内心有多失控,让她不由自主跟着慌起来,“没有多少人买楼?银行贷款还不上了?”

    “不知道是谁找来一个道士,把一切都给搅黄了。”宋清源将所有希望都寄托于眼前女人身上,“只要你想出办法让我度过眼前难关,我就离婚娶你,让你做未来首富夫人,让你享尽荣华富贵,让你被人抢着奉承!”

    后面几句话让白珍珠一时忘记疼痛,目露欣喜看着男人,“真的?你真的愿意离婚娶我?”

    “真的!”听她这么问,宋清源眼里也露出欣喜,还以为她真的还藏着办法没,继续下猛剂道:“以后我一定将你宠成全世界最羡慕的女人,首先就在金色家园后面留出一块地,盖一栋你喜欢的别墅给你住,你不是羡慕白露珠有车?明天你就去学车,学会了我买一辆比她更好的进口车给你开!”

    白珍珠兴奋抱住男人的腰,“可是我现在别出门了,连窗户都不敢开,怎么去学车?”

    “只要你找一个办法出来,我晚上就算倾家荡产,也给你找个人帮你去顶罪!”宋清源将人紧紧勒在怀里,声音里透露出癫狂之意:

    “等度过这次难关,以后别让你享富贵,过好日子,就算你杀人放火,我也会给你递刀子点火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后支持你,那些欺负你,看不起你的人,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就算是白露珠,总有一天,我也会让她跪在你面前,给你磕头,为你洗脚擦鞋!”

    听完这些话,白珍珠觉得自己终于苦尽甘来,头些年在乡下睡稻草,喝凉水,干不完的农活,眼睁睁看着他结婚生子,后来只身一人跟去珠市,坑蒙拐骗做丧良心的事,犯下罪行,成了逃犯。

    这两年风餐露宿,缩在最底下的船舱里不见天日一个多星期,回到江铜就缩在乡下的这间破旧屋子里,日日夜夜担惊受怕,吃不好睡不好,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见过正儿八经的太阳。

    越回想越觉得委屈,埋在男人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宋清源心急如焚,将人推开,胡乱在她脸上抹了一把眼泪,催促道:“别哭了,快点想办法,办法,否则我一旦被抓进去,你连饭都没得吃!”

    白珍珠才刚开始哭,就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抽噎着道:“等等,我去问问系统。”

    宋清源连忙点头,看着白珍珠闭上双眼,满怀希望等一个好消息,结果没等几秒,她就猛地睁开眼睛,脸色变得煞白煞白,忙问:“怎么了?!”

    白珍珠没有话,再次闭上双眼,尝试用意识进入系统,系统依然能进,只是界面上没了之前的按键,只有明晃晃的四个红色大字:蠢无可救!

    忽略这个字,喊了几声也得不到任何回应,颤抖着睫毛睁开眼睛,对上男人焦急的眼神,颤抖着嘴唇道:“系统系统好像跑路了”

    宋清源面色大变,一把将女人从怀里推开,自己也摇摇晃晃撞到门上,不由自主吼道:“那要你还有什么用!都是你!都是你的错!当初要不是你跑到我面前来胡言乱语,鼓动我,缠着我,我怎么可能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下完了!全完了!一起坐牢,他妈的一起下地狱吧!!”

    “不不要!”白珍珠顿时流出两行眼泪,上前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哭着摇头道:“不要,不会的,我们这世界是一本书,你是男主角,我是女主角,就算没了系统,我们也会有主角光环,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会顺利度过,只是要多绕一点弯子而”

    话到一半,看到门口出现的警察后,吓到失声,下一秒尖叫着往屋里躲,“不要过来!”

    警察冲着门外喊道:“罪犯在这边,全都围过来!”

    白珍珠在看到警察的那一刻,就吓到浑身失去控制,愚蠢到还想当着警察的面,爬窗逃跑,被当场按住扣上铐。

    而宋清源,则像失了魂一样,靠在门上不动,同样以包庇罪犯逃亡的罪名被逮捕。

    -

    听到宋清源与白珍珠被逮捕的消息,白露珠正在家里喂孩子吃饭,更准确,这是她明面上知道这个消息。

    早在两人被抓的一个时后,白露珠就知道了,并让人暗中准备更多的宋清源获罪证据过去。

    今天的消息,是白珍珠被正式批准后,警察通知家属,白越光两口子又打电话去上海,将白志诚叫了回来,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办法周旋。

    白志诚一回来就直奔象罗胡同,告诉奶奶和二叔二婶这件事。

    “这能有什么办法,再就算有办法也不能去帮。”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白越明和葛嫦慧都很平静,“江铜这些姑娘是没酿成大祸,还有别的地方人了?她敢犯这样的罪,就该受惩罚,你真给她周旋出来了,那是在助纣为虐。”

    白露珠一直没话,将最后一颗馄饨喂到知真嘴巴里,看着她嚼完,又让她喝了一口汤,便让她出去玩,孩子现在大了,聪明得很,刚才故意慢吞吞嚼,就是想在这继续听下去。

    “我知道,我明白。”白志诚衣着讲究,一看就是个上流精英人士,“我回来又不是为了救她,是为了防止我爸妈干傻事,她做那么缺德的事,早该坐牢受教育了。”

    白越明脸色缓了缓,“她胆子就没过,从她给露珠下药,我就知道平时会装。”

    “行了,当时没证据,没认真计较,现在还提这些事干什么。”葛嫦慧问侄子,“那你爸妈怎么,既然叫你回来,是对她还抱着希望?”

    “我爸得都是气话,我妈倒是想,但她也只能想想。”白志诚叹了口气,“至今为止都不知道三姐到底怎么想的,于锦康当了车间主任,结了婚对他媳妇也真是体贴得很,当时要是嫁给他多好,非要去下乡,结果落到这地步。”

    “听那宋知青也被抓了?”贺祺深好奇问:“好像不止一个包庇罪犯逃跑的罪名,除了银行在告他,还有提前付了首付的一百多个业主在告他。”

    白志诚点头,“是这样,具体什么罪名估计还要再等一段时间,四姐,你清楚吗?”

    “不知道,没关注。”

    白露珠端起稀饭碗递到唇边,同时遮住半张脸,掩住眼底情绪。

    早在一年前就知道白珍珠跟来江铜了,但因一直很清楚真正的对是宋清源,所以选择按兵不动。

    彼时有后台的宋清源,仅仅一个包庇罪对于他来不过是挠痒痒,必须折了他的双腿,再掰断他的脊椎,即便有一天他爬出来了,错过最佳创业时,面对迅速发展的世界,永远都不可能再直起腰板,只能匍匐在地!

    届时,一个上了征信黑名单,银行黑名单,法院执行黑名单,江铜乃至全国人民黑名单的宋清源,再也没资格成为她的对。

    而白珍珠,就更不值一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