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炮灰她有盛世美颜[快穿] > 第2 99章 原来是炮灰啊(6)
    “章哥,那就麻烦你帮我报名吧。”

    见她应下,章俞笑呵呵道:“就知道我没看错人,那这个节目咱就接了。”

    “好。”

    方幼青脸上温柔的笑容让系统号抖了几抖,它哆哆嗦嗦道:“你想干嘛!坏女人,我告诉你,妄想伤害女主角的人没好下场的!”

    “我有过我要去找沈俏的事吗?”

    系统总觉得她不怀好意,“你是没,指不定心里怎么想的。”

    它想起被哄骗着交出整个剧本的经历,不禁悲愤交加。

    方幼青倒是好脾气地没生气,但她出来的话却让系统号哪哪都不舒服。

    “你既然要这样想,那我也没办法。”

    完,无论它再些什么,方幼青都不再理会它了。

    系统号更悲愤了。

    听到方幼青要去参加这档选秀节目,原本拒绝得十分果断的许声澜迟疑了起来,当场变了口风。

    他装模作样地又翻了翻资料,抬头对章俞道:“其实我觉得章哥得挺不错的,这档节目参加一下也无妨。”

    章俞莫名其妙地看向他:“刚才你不是不想去吗?什么演员应该和观众保持距离来着。”

    许声澜道:“散散心。”

    章俞眯眼打量了他一番,恍然大悟道:“我懂了,你是想跟青青一起去。”

    许声澜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道:“麻烦章哥帮我接一下。”

    余光看见一旁的少女仍旧是浅笑嫣然的模样,看样子是没把他们之间的对话放在心里。

    不知怎么的,许声澜松了口气之余的同时,内心也有点的失落。

    他不想过多的接触观众是真,可他此刻为了她想参加这档节目的心也是真的。

    人多的地方是非多,更何况是利益至上的选秀节目。

    他刚进圈子的师妹什么也不懂,他要是跟着一起去,好歹也能照顾到她一点。

    “好,没问题,那这事儿就这样定了。声澜你安心拍戏,选秀节目那边差不多还要一两个月才需要你进组,不急。”

    章俞顶多也就是揶揄他两下,许声澜开口参加,他自然会尽好一个经纪人应有的责任。

    “不过青青就不一样了,她是以练习生身份进去的,最近这段时间就要打点好一切进组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姑娘家里人那边处理好,免得节目播出后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三人分别前一起吃了顿饭,许声澜心中虽不舍,但也很好地掩盖了下去,没有表现出来。

    他心中估计着电影什么时候能够拍完,好尽快去选秀节目那边和自己师妹汇合。

    吃完饭后章俞便带着方幼青回了她当初和同学一起入住的酒店。

    回来前她在群里了声自己有事需要先回家一趟,让大家玩得开心,却没想到下了电梯,方幼青和章俞就看到她房门前围了一群人。

    看面孔都是学校的熟人,样子都还挺恋恋不舍的。

    章俞心中暗忖,看来姑娘人缘还挺好,一个班里大多数同学都挺喜欢她的。

    这样很好,省得以后出道了被同学背刺爆黑料。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方幼青的人缘可不止他看到的那么好而已,想要跟她一同出游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被卢同挡了下来。

    见她回来了,张雯雯委屈巴巴地跑道她跟前:“真要走啊?留在这多玩两天呗。”

    方幼青对她笑了笑:“章哥给我安排的有工作,最近就需要进组。”

    而后她环顾周围人,带着歉意道:“抱歉不能和你们一起旅游了,希望大家吃好玩好,有会我请大家吃饭。”

    同学纷纷表示没事,他们只是遗憾不能和方校花一起玩了,但人家真的有工作要去忙,阻拦也不合适。

    最伤心的莫过于卢同了,他当初一包揽这个事情就是为了在方幼青面前混个脸熟。

    虽然不指望对方能够看得上他,但能在身边日日欣赏着盛世美颜也不亏啊。

    可现在

    他哭丧着脸在一旁站着,情绪要是能具现化,那他周围应该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就在卢同失魂落魄时,忽然有一只纤细白嫩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抬头看见的就是离得极近的昳丽面容。

    卢同的脸骤地红了,慌不迭地后退。

    他对方校花是有点心思,可离这么近还真是头一回。

    “方方同学,你有事吗?”

    只见面前的少女嫣然一笑,向他微微鞠了个躬,“谢谢你,卢同学,感谢你为班级的毕业旅行做出的努力。”

    少女笑靥如花,让卢同看呆了去。

    等反应过来后,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付出是被她看在眼里的。

    卢同心里划过一丝暖流,青涩的面容上露出腼腆的笑意。

    他在心底给自己打气,让自己看起来别那么怂,“方同学,没关系的,能为即将分别的同学们计划一场美好的毕业旅行是我的心愿。”

    当然,如果她能一起就更好了。

    方幼青对他摆摆,“大家再见,我要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了。”

    她既然这样了,其他人再怎么不舍得,也都默默离去了。

    但当两人收拾好东西,下楼前往停车场时,却碰到了似乎是等候了有一段时间的同学们。

    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带着鼓励的笑容看着方幼青。

    她停下脚步向他们告别,同学也都回了她一声再见和加油。

    等坐上车离开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方幼青听到后方有人清晰地喊道:“方同学,无论你以后混得怎么样,都要记住我们这群人是你的第一批粉丝,要加油啊!”

    方幼青打开车窗,向他们笑着回道:“好,我会的。”

    车子渐行渐远,见她还一脸留恋地回望着早就不见的人影,章俞打趣道:“没想到你人缘这么好,也是,长得漂亮,性格又好,换谁谁不爱呢?你的路人缘要也能有这么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方幼青坐回位置,回想着剧情中最后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自己,忽地低笑了一声。

    她道:“也不一定,路人缘这个东西没人能得准,观众的爱来得快去得也快。”

    纵观全文剧情,沈俏这个女主角就是又有运气命又好的存在。

    所以她能从选秀出身的普通人,最后走向圈子顶端,成为有话语权的资本。

    而她呢?是替她挡灾的垫脚石。

    章俞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丫头看得还挺通透。”

    有些刚入圈子的年轻艺人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是人群中最为独特的存在,爱ta是理所应当,不爱ta就是瞎了眼。

    但他们从未考虑到,圈子里的那些顶流和十八线在刚入圈时其实起点相差无几。

    能清楚认识到现实,是一个艺人立身的根本。

    希望她见识过圈内的纸醉金迷后,还能保持现在的通透心思。

    回去的路上章俞走了高速,夜里十点左右便到了姑娘给的家庭住址所在的地点。

    车停在一栋栋别墅前,哪怕章俞对这里不怎么熟悉,也能看出来这里绝对是富人区。

    他咂舌道:“我有点不敢进去了,要是让你家里人知道我签你这个大姐进了娱乐圈,怕是要被乱棍打出来。”

    “不会,”黑发及腰的少女面色如常,按响了门铃,“我其实在这个家里没什么存在感。”

    她是母亲再嫁后带来的拖油瓶,这个家的主人未曾苛待过她,但也不曾对她有过什么关心的举动。

    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是对他们关系的最好形容。

    章俞其实刚才也只是开玩笑,活跃下气氛,这会儿看她轻描淡写地出自己不受关注的事实,心疼的同时,还有点不解。

    这么乖这么漂亮的姑娘,还真有人不喜欢啊?

    是不是眼瞎?

    “你要不嫌弃,以后就把章哥当你亲哥就行,”章俞摸了摸自己看起来有点显老的脸,“虽然我觉着,走出去别人会把我当你叔叔辈的,哈哈。”

    见女孩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章俞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门铃响后没多久,就有佣人来开门了。

    开门的是家政阿姨,她看到门后的少女,笑着招呼道:“青青回来啦,怎么这么晚,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夜宵。”

    方幼青笑着谢过,章俞跟在她身后一起走了进来。

    王阿姨看清楚后面跟着的人时,脸色陡然变了。

    一身骚包的紫色西装,头发染得花里胡哨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她心中警铃大作,戒备地看着章俞道:“这位先生是?”

    就在此时,回形楼梯处传来了脚步声,一个穿着深色丝绸睡衣的青年男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他的神色还有些困顿,却难掩矜贵气质,当看清楚客厅里的人后,他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章俞被他如鹰隼般的视线注视着,心中有点发憷。

    这又是哪个公司的大佬,能不能别用这种吃人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公司可是很和谐的,哪里受过这种目光的洗礼啊!

    就在他估摸着来人的身份时,身旁的女孩柔柔地唤了声:“哥。”

    得,原来姑娘是亲哥啊!

    他以为是谁呢。

    刚才还抢着要当人家哥哥,这会儿见到正主了,可不是有点心虚。

    章俞安慰了自己一番,理了理发型,向前几步道:“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章俞在心中抽了自己两嘴巴子,连忙改口:“先生你好,我是青青她哥”

    “”

    嘴剁了重新投胎吧。

    最后还是方幼青替他介绍道:“这是我的经纪人,章俞先生。”

    男人扫了章俞一眼,“殷淮。”

    他英挺的眉皱起,神色有些不悦,但仍旧保持着绅士的风度,“经纪人?你什么时候和他签的合约,我怎么不知道。”

    方幼青不语,只是用那双潋滟着水光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似乎是觉得自己话有点过了,殷淮补救道:“我不反对你做的任何决定,我只是担心你被骗了。”

    一旁的章俞却是觉得殷淮这个名字格外熟悉。

    他嘀咕了几遍,趁着另外两人不在意时,偷偷摸摸掏出搜了搜。

    一溜的相关新闻从页上蹦了出来。

    章俞定睛一看,怪不得他觉得眼熟,原来是天河资本的殷淮,风投新贵。

    有名到就算他不怎么混这个圈子,也听过他的传奇事迹。

    章俞刚收起,就听到殷淮的发言,他笑道:“有殷先生在,我哪里敢骗青青。”

    殷淮的锐利眼神让章俞又补充了句,“我的意思是,就算没您在,我也不会骗她的。”

    “坐下谈谈吧。”殷淮总算发了话。

    章俞跟着他在沙发上坐下,方幼青却道:“我上去收拾东西,你们先聊,等会儿我再下来。”

    罢她就走了。

    看到殷淮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在那道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时彻底变为冷漠,章俞心中疑惑道:这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姑娘的那样啊。

    殷淮这态度,不有多好,但最基本的关心是有的。

    但事情的全貌他不清楚,也不好做评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时候人与人的关系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殷淮收回视线,冷漠地审视着眼前自称是继妹经纪人的男人。

    他沉默许久,周围的气压低得离谱。

    就在章俞脸上的笑容快维持不住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还请章先生把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和我讲一讲,我想知道,为什么青青出去一趟,回来就多了个经纪人。”

    章俞抿了口咖啡,“那我长话短——”

    “不用,”殷淮低垂着眉眼,周身的凛冽气势却让人难以忽视,“从头到尾,事无巨细,我都要听章先生讲个清楚。”

    他弯了弯唇,“女孩子出门在外,我这个当兄长的自然是要多费点心思,还请章先生多多担待。”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章俞再推脱就没什么理由了。

    他只得原原本本地把事情的经过全都讲了个边,当然,他下意识地省去了自家老板痴汉一样的举动。

    潜意识里的求生欲告诉章俞,如果出来,很有可能会出事儿。

    男人嘛,往往是最了解男人的。

    两个人姓氏不同,再加上姑娘的话,基本可以确定两个人是异父异母的兄妹。

    像是殷淮这种性格的人,对继母带来的女儿出于兄长的职责而关心备至显然是不合理的。

    豪门里亲兄弟都不见的有多么看重亲情,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妹?

    殷淮的心思,可不见得向他自己得那么单纯。

    楼下两人一问一答,而楼上的方幼青进了房,第一时间做的却不是真去收拾东西,而是呼唤了一声系统号。

    听到她的召唤,原本有点蔫儿蔫儿的系统号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了起来。

    这女人心是真的狠,惹到她了不理就不理,它也不能脱离她身边去看别的,自言自语得不到回应,它都快被憋疯了。

    这会儿对方终于理它了,系统号竟然诡异地升起了一种被重视的幸福感,态度也自然而然地好了不少。

    它可不敢再呛声了,生怕对方再冷处理它。

    “找本系统什么事?想好和我绑定了?”

    除了不能的那些绝密信息以外,其他资料已经被眼前的女人掏空掏尽,系统号自觉已经失去了用处,除了绑定之外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被她利用的。

    系统号态度的变化让方幼青很满意,但她面上不显,仍是神色淡淡:“刚才有人在,不方便和你交流,这会儿没人了,所以想和你聊聊。”

    系统再怎么精明,也缺少了人类的狡诈。

    它向来都是高高在上指挥着宿主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哪有像现在这个样子,任务没完成,还成了类似阶下囚的存在?

    故而,方幼青一棒子给一个甜枣的政策系统号不仅不觉得有什么反常,还十分受用,以为她真的是没空分心和它聊天。

    统心感觉暖暖的,它道:“聊什么?”

    但想起之前被诓骗的经历,系统号又声厉内荏道:“别想着再从我这里套话,系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方幼青轻笑了一声,似乎是被它逗开心了。

    系统号更加炸毛,但在它还没来得及些别的话时,就听到那个漂亮和心程度成正比的坏女人忽地问它道:“我们如果绑定后,是平等的关系,还是主仆关系呢?”

    系统号不明白她打的什么主意,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平等关系,我帮你走上人生巅峰,你帮我完成任务,等价交换。”

    至于主神安排的其他内容,它没。

    方幼青敏锐地觉察到它肯定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但听它的语气,在绑定方面的事情,它应该是没有撒谎的。

    她垂着眼睫注视着自己纤长的指怔怔出神。

    从系统到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好像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中。

    原本稀松平常的生活现在变得格外诡异。

    她的记忆像是被人硬塞进去的,剪辑而成的片段,如今回想起过去的事情,她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像是在看一场身历其境的沉浸式电影。

    她不是当事人,而是旁观者,是观众。

    刚才殷淮和记忆中相差甚远的表现,更是让她心中疑窦丛生。

    但这个发现,她谁都没有。

    心中有一道声音告诉她,或许只有从系统号着,才能触及世界的真相。

    无论危险与否,她必须要试一试。

    “喂,坏女人,你怎么不话了?该不会又想着怎么算计我吧?本统已经身无长物,没有任何值得你算计的东西了。我劝你收收心,做个好人吧!等我回去本源空间,还能替你上两句好话!”

    ‘本源?’

    这个熟悉的词让方幼青的眼神闪了闪。

    她努力的回想着有关的记忆,却始终觉得像是隔了一层壁垒,什么也想不起来。

    敛去眼中复杂的思绪,她制止了还在发癫的系统号,轻声道:“如果约定还算数的话,那我们绑定吧?”

    系统号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等等,你什么?我没幻听吧?”

    它竟然听到了她要跟它绑定?

    方幼青抿唇浅笑道:“之前我只是想考察一下,你是不是会伤害我。”

    “现在我知道了,你是不会伤害我的。”她的眸色暗了暗,但很快又恢复了天真纯良的神态,“你可是老天赐给我的金指,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既然有捷径,那我为什么不走呢?”

    “你的意思是,针对我的考核通过啦?”系统号有种诡异的荣幸,似乎能在她嘴中得到肯定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就嘛,像我这种好系统,能让你少走几十年弯路,你不绑定是不是傻呀!”

    到后面,它的语气多了点激动。

    方幼青暗自记下它细微的语气变化。

    看来这个系统,似乎很希望自己沉迷于走捷径。

    那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能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么多人中选中了我吗?”

    她忽地发问,让系统号有些措不及。

    不过它很快反应过来,一本正经地道:“主神需要回收当前世界,就需要有人取代原女主的支柱地位,才能使世界崩溃,方便回收。”

    “你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只缺一点运气和助力。”

    “哦”黑发雪肤的少女支着下巴,笑盈盈地随口道,“我开始还以为你是什么恶魔,想要诱惑我堕落,然后吞噬我的灵魂呢”

    系统号如果有实体,现在一定是冷汗直冒的状态。

    “我们可是正经系统!”

    老天,她怎么随口一猜,就猜的**不离十啊!

    它强装镇静正欲解释,就听见少女轻笑了一声,道:“开玩笑的。”

    系统号狐疑地看着她,便听她又道:“绑定吧,合作愉快。”

    有了她的同意,绑定的过程非常快,差不多眨眼间就完成了。

    系统号在绑定成功后总算松了口气。

    可见她刚才真的是开玩笑,并没有真的那么去想。

    不然她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在知道有危险的情况下,还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它的想法方幼青并不知晓,绑定成功之后,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投影的透明光屏。

    上面显示着一条已经失败的任务。

    任务一:结识汪承,并成为他旗下的艺人(已失败)

    任务奖励:天籁之音

    她伸点了点,没什么反应。

    就在此时,一个圆滚的光球从天而降,滚到光屏上嘟囔着把这个任务刷新掉了。

    “多好的任务奖励啊,被你折腾没了,你现在再想要这个奖励,可就不能了。”

    熟悉的声音让方幼青一下就确定了眼前的光球就是系统号的实体。

    不知为何,看到它的外形时,她有种格外熟悉亲近的感觉。

    随着光屏一闪,上面重新出现了一条新的任务。

    任务二:成功报名参加偶像养成记(进行中)

    任务奖励:无暇雪肤

    “无暇雪肤?这个奖励是会让我的皮肤永远都保持最佳状态吗?”

    她话中的向往让系统号暗喜。

    果然女性都逃不脱美貌陷阱,再美的女人也会觉得自己不够完美。

    “是的,这个奖励能让你哪怕连续风吹日晒加熬夜一年,都能保持皮肤的最佳状态。到底,早点绑定我,你也不会错过天籁之声的奖励,现在感觉到后悔没?”

    纤长的指在光屏上拂过,女孩噙着笑,意味不明地道:“是有点后悔。”

    系统号自傲道:“知道后悔还不晚,好好干活,主神这边的奖励,你想要的他都有。”

    门外传来敲门声,方幼青心念一动,光屏便收了起来。

    熟练的操作让正准备教她的系统号感觉到了一丝挫败。

    宿主太聪明,显得它格外没用。

    “有事要忙,先不聊了。”

    在她出这句话的时候,系统号就知道,自己又要孤单一统好长时间了。

    但没关系,他们现在已经绑定了,她肯定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冷漠地对待它。

    抱着这样的心思,系统号老老实实地安静了下来,等待宿主的下一次召唤。

    方幼青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殷淮好像正在和人打电话。

    他开的是免提,电话里的声音让她感觉到格外熟悉。

    等仔细听了听,她便分辨出,电话那头的人应该就是昨天那个签下她的贺总。

    “合同我已经发过去了,如果殷先生不满意,我可以抽空过去找你,我们当面再谈谈待遇的问题。”

    “殷先生的爱妹之心我能理解,我是真心想签下方姐的,希望殷先生能给这个会,我会给方姐最好的发展。”

    里面的个别词语替换一下,换成见家长求婚的情景也毫不违和。

    显然,殷淮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故而尽管贺朗的态度好得简直不像是一个公司的掌权人,但殷淮的眉头仍旧随着贺朗下去的话而越皱越深,脸色也越发的阴沉。

    方幼青下楼的脚步顿了顿。

    章俞被自己老板尴尬得左顾右盼,一眼就发现了下楼的她,招呼着让她赶紧过来。

    方幼青走到章俞身边,正支着额头的殷淮也发现她来了,面色稍霁,强忍着脾气沉声道:“贺总的诚意我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个家里,我做不了青青的主,等我和她聊聊,再给贺总回复。”

    他语气的变化让另一头的贺朗静默了会儿,再度出声时,他试探地问道:“是方姐来了吗?”

    方幼青诧异于他的敏锐,只得靠近了些道:“贺总,晚上好。”

    原本是在殷淮的边,她靠近了话的时候,绸缎般的长发从肩膀倾泻而下,落到殷淮挽起衣袖的臂上。

    凉凉的,还带着点让他魂牵梦绕的冷香。

    他怔然片刻,待到回神时,带着香气的少女却早已坐到了他的对面,和他泾渭分明的地方。

    “方姐,好久不见,听章俞你报名参加了偶像养成记这档节目,正好拍摄的地方在我老家,最近我也要回去看看,不如到时候——”

    贺朗话中的欣喜让殷淮的心情更加烦躁,他看着满格的电量,睁眼瞎话,冷冰冰地道:“抱歉贺总,没电了,有会再联系,再见。”

    话罢,不等那头的贺朗有什么反应,殷淮便直接把电话挂了。

    为了撒谎撒全套,他在锁了屏幕之后直接把往沙发缝里一塞。

    “电量不经用了,该换个了。”

    动作行云流水,让视力良好的章俞目瞪口呆。

    他怎么看到,刚才殷淮的电量还是满格呢?

    这电量掉的可真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