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逍遥小神农 > 第486章 四面楚歌
    如今,魏子恒打电话过来,他也只能支支吾吾道:

    “魏,魏少,我现在也没有新消息能给你啊,这几天刘老汉等一帮老师傅全都没来。”

    “听厂长,他们好像全都病倒了,请了病假。”

    由于魏子恒开的是免提,内鬼的话,自然能清晰传进秦世天耳朵中。

    “全都请了病假?”秦世天的脸色陡然变得凝重,沉声道:“怎么可能这么巧?”

    秦世天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他看向魏子恒道:

    “你马上给我派人核实,如果不能调查个明明白白,你也不用回来见我了!”

    魏子恒马上联系所有人马,对内鬼传出的话进行核实。

    这一晚,秦世天和魏子恒都没睡,都在等消息的反馈。

    凌晨时分,魏子恒派出去的人才赶回来。

    大黄牙等一帮兄弟,火急火燎回来禀报道:

    “秦少、魏少,那楚家酒厂的刘老汉等老师傅,根本不在家。”

    “我们从他们家邻居获悉,这几天他们都没有回去,”

    “有人听到,他们在失踪前告诉过家里人,他们会在厂子里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都不回家。”

    闻言,秦世天脸上大变,综合收集到的消息,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他们在加班加点赶生产!

    “魏子恒,这就是你盯梢的结果?”秦世天气急败坏,当即甩了中的酒杯。

    酒杯碎裂,玻璃渣子溅得一地都是。

    魏子恒吓得直接跪了下去,声音颤抖道:

    “秦少,我们已经将江城的所有高粱垄断了。”

    “就算那些老师傅留在酿酒厂,那又能做什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原材料,就算把世界上最好的酿酒师傅请去,也无济于事!”

    听了魏子恒的话,秦世天如今也只能这样宽慰自己了。

    这时,他的人却连滚带爬跑进来,向他禀报道:

    “秦少,刚收到消息,山海楼和魏家的龙腾食府,同时挂起了横幅!”

    “横幅?”秦世天目光一凝,沉声问道:“什么横幅?”

    那人战战兢兢禀报道:

    “新酒上市,春江断流,四面楚歌!”

    春江断流,四面楚歌!

    秦世天听到这八个字,顿时面若寒霜,语气森冷道:

    “这横幅,分明是在暗示,我秦家的春江酒即将败亡,被楚歌臻品包围。”

    魏子恒听到这横幅上的字,也是面色惨白,不过他依旧死鸭子嘴硬:

    “秦少,那张晓凡肯定是在虚张声势,楚歌臻品没有原材料,不可能酿造出新酒。”

    秦世天当然知道这点,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还能镇定下来。

    此刻,他脸上阴晴不定,直接一挥道:

    “走,一起去山海楼一探究竟!”

    当秦世天带着魏子恒等一帮人马,浩浩荡荡赶到山海楼时,这里早已人山人海。

    因为安雅在晚间新闻,无形当中为楚歌臻品做了一波广告的缘故,如今几乎所有消费者,都知道了楚歌臻品即将在山海楼和龙腾食府上新的消息。

    为此,一大早,一帮为求证消息真假的顾客,全都挤到了山海楼门前。

    不仅如此,还有江城几大媒体,派专人前来录制最新报道。

    “这么多人,这下看那张晓凡如何收场!”魏子恒依旧自信道。

    刚才,他也已经向把持江城高粱资源的下询问过了,楚家酿酒厂根本没买到半点高粱。

    所以,张晓凡今天的动作,根本就是个作秀,只要一戳就破。

    秦世天也在冷笑道:

    “我猜他这是被舆论逼急了,想用普通酒水,蒙混过去,从而想要破除最近传出的谣言。”

    “可他不知道的是,欺骗消费者,无异于自掘坟墓!”

    秦世天对自己的判断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他向身旁的秦兴武下令道:

    “去,给我买一瓶新出的楚歌臻品,我倒要尝尝,他这酒到底能假到什么程度。”

    “是!”秦兴武当即挤入人群。

    很快,秦兴武从抢到酒的顾客那里,高价买回来一瓶。

    秦世天抓在中,随便扫了下,发现这最新推出的楚歌臻品,在包装上都做了重新设计。

    上面不仅有楚歌酿酒厂的字样,还标上了“山海楼”、“龙腾食府”、“晨曦超市”为唯一供应渠道的注释。

    “装模作样!”秦世天不屑一顾,直接撕了包装。

    他直接点名魏子恒,道:

    “你尝一口试试!”

    魏子恒当仁不让,接过酒,就拧开了瓶盖,咕咚咕咚灌进口中。

    在他看来,像这种劣质酒假冒的楚歌臻品,他一品就能试出来。

    可当酒水入腹的刹那,让他瞬间瞪大了眼睛,喉咙就好像被掐住一般,满脸难受。

    秦世天见魏子恒神情痛苦,还以为这酒果真是用的劣质酒冒充呢。

    “怎么样?是不是跟我们意料的一样,这就是个冒牌货?”

    魏子恒半天没法出话,不是因为酒太难喝了,而是太好喝了。

    以至于让他知道,他们施行的计划完全破功,所以才不出话来。

    “秦少,这酒,这酒”魏子恒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秦世天干脆直接夺过酒,亲自尝了一口,顿时脸色狂变: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江城所有高粱资源,都已经被我秦家把持了啊,他怎么还能酿造出这么好的酒!”

    秦世天想不明白,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以至于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正好,这时,张晓凡看到了秦世天一群人,见他一副苦瓜脸,上前讽刺道:

    “秦少,我的酒真的有这么好喝吗?以至于让你都要哭出来?”

    “还有,多谢你的捧场,如果不嫌弃,可以进山海楼坐下来慢慢品尝。”

    秦世天见张晓凡走来,原本就苦涩的表情,就更加难看了。

    即便他们被张晓凡摆了一道,但他依旧不会承认,撂下狠话:

    “张晓凡,你少得意,我迟早会让你好看!”

    张晓凡看着秦世天,丝毫不惧道:

    “好,我随时等着,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听到张晓凡的反讽,秦世天再没脸待下去,直接带人离开。

    回到秦家别墅,秦世天当场将魏子恒踹跪在地,怒不可遏道:

    “魏子恒,这就是你的,把持了原材料,张晓凡就肯定酿不出好酒?”

    魏子恒战战兢兢跪趴在地上,他如今也不知做何解释,只能瞎扯道:

    “秦少,我知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张晓凡之前就偷偷储藏了高粱。”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酿造了这一批酒,应该也所剩不多了。”

    秦世天现在恨不得割掉魏子恒的舌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跟他打马虎眼。

    砰!

    他再次飞出一脚,将魏子恒踢得如滚地葫芦一般,怒斥道:

    “不多?不多又是多少?”

    “你能保证这一批酒后,张晓凡不会再酿出一批新酒?”

    “正是你的疏忽,让我们之前的投入,全都泡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