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第69章 第 69 章
    00

    察觉到果东的动作,陈然睁开眼看了眼趴在自己心口的人。

    果东头发微有些蓬松,整个人趴在他胸口后,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让人想要忍不住揉揉看。

    看着这样的果东,陈然心中某处地方变得柔软,因为刚刚的事而毫无睡意的他也总算有了几分睡意。

    感受着心口上沉甸甸真实无比的触感,他安心地闭上眼。

    一夜无梦。

    翌日天刚亮,四人就在落地窗透进来的晨曦中清醒,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那把将要带走陈枫的刀会在今天送到陈然家。

    出于安全考虑,陈然没去上学,陈枫也没去上班,两人全部留在家中。

    吃完早饭,陈然正帮着陈枫在厨房洗碗,门外就传来一阵热闹的话声,紧接着就是敲门声。

    陈枫去开门,陈然则戒备的拿起放在一旁的长刀,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么回事。

    见陈然如此果东也跟着戒备起来,他抱紧自己的兔子,把之前莫然从组织里“借来”给他用的刀也掏了出来。

    房门打开,看清楚门外的人,陈枫和果东两人都是一愣,因为在门外的居然是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几个警/察的身后,还有别墅区的保安、物业以及一些看热闹的人。

    “出什么事了?”陈枫疑惑。

    “你们还不知道?”回答陈枫的并不是警/察,而是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一个屋主,“出大事了,公园那边死了好多人!”

    “有这事?”陈枫惊讶。

    他回头看了一眼陈然和果东,他虽然不知具体怎么回事,但也大概猜到应该跟两人有关。

    陈然和果东则对视一眼,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猴子他们那群人有一半的人都被那东西弄死,死的地方就是公园。

    那公园虽然宽广,但经常有人进去散步,尸体被发现并不奇怪。

    “死得可惨了,胳膊全部被扭断,肚子全部被剖开,肠子流得一地都是,那场景光是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那房主显然是个嘴巴闲不住的主,他的频繁抢答让一旁过来询问情况的几个警/察都是一脸无奈。

    “那你们这是”陈枫不解。

    发生命案他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来他这?

    “你们家之前不是来了客人吗?我可都看见了!”那房主再次抢问。

    都已经准备开口的几个警/察愈发的无奈,其中一人赶紧开口,“那些人并不是这附近的住民,恰好我们听你这昨天来了些客人,所以我们就想过来看看情况,希望你们能配合。”

    陈枫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回头看向屋里的陈然和果东,“这是我老婆那边的表弟。”

    藏好刀,陈然和果东两人来到门口,除了他们,陈然也臭着一张脸站到门边。

    陈然和陈然年纪相差虽大,但那张脸却已经非常相似。

    一看见两人那两张脸,一群看热闹的人便忍不住低声嘀咕起来,至少陈枫这“亲戚”的法是得过去的。

    至于果东,果东怀里虽然抱着个很扎眼的兔子,脖子上还缠着纱布,但他脖子上的纱布起床之后刚刚才处理过,并无血流一身的恐怖感,再加上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倒没人怀疑到他身上来。

    确认了陈然的亲戚关系,那些警/察并未马上离开,而是又拿出之前整理过的尸体照片递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帮忙确认认不认识照片中的人。

    照片经过筛选处理,里面的尸体已经被法医清洗过,即使如此,照片里那些人死前无比恐惧疼痛的情绪,还是透过他们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透露出来。

    陈然看着照片,面无表情。

    见陈然如此,几个警/察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见惊讶。

    果东凑上去看时,赶紧配合着营业一声,“呀!”

    他仿佛被吓到,白着一张脸退开。

    看着果东那一点不怕却“吓坏了”的表情,一群警/察一时间都沉默。

    “你们认识吗?”其中一个警/察问。

    关于这点,果东四人一致否认。

    没得到有用的消息,果东陈然的嫌疑也暂时排除,一群看热闹的人比那几个警/察还要失望,不过片刻时间就各自离开。

    送走众人,陈枫带着陈然回屋,陈然紧随其后。

    果东走在最后,他刚准备跟上陈然顺便把门关上,眼角余光就瞥见门口一样东西。

    他步伐停顿,面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果东?”陈然进屋后见果东没跟上,又往回走来。

    来到门口,来到果东的身边,他顺着果东的视线看去,看见不知何时靠着门框放着的那长条的黄/色硬纸皮包裹,他身体微僵。

    刀是今天送到他家门口的,但具体什么时候送来的陈然却并不清楚,因为那时候他还在学校读书,他是傍晚从学校回来后才发现包裹的。

    陈枫和陈然见果东、陈然脸色不好,也出门来。

    看见那熟悉的包裹,经历过莫然的事的两人脸色都是一白。

    “你们有看见是谁放在这的吗?”陈然问。

    果东三人皆摇头,他们刚刚注意力都在那些看热闹的人和警/察身上。

    果东摇完头又看了眼那包裹后,眉头微微蹙起。他可以肯定刚刚并无任何异常的存在靠近他们,所以要么这东西是刚刚那群人带来的,要么这东西昨夜就已经在这。

    “先进屋。”果东拿了包裹进门。

    包裹有些重量,感觉和陈然之前用的长刀一样。

    进屋关上门,四个人围在餐桌前看着被果东放在桌上的包裹。

    陈枫和陈然面色苍白,陈然若有所思。果东看看四人,到一旁柜子里去找了把美工刀。

    “要拆开吗?”果东问。

    陈然拿过果东里的刀,他的向着包裹而去,临碰到包裹之前却又停下收回。

    “怎么了?”果东询问。

    “不对。”陈然眉头紧锁。

    “有什么不对?”果东不解。

    “这东西如果是那东西的附灵物,他不可能任由我们拿到还什么都不做。”陈然道。

    果东稍一思索,立刻就明白陈然的意思。

    那东西和普通的鬼怪不同,他明显是知道刀外世界的情况的,不然他也无法缠着陈然不放。

    既然他知道外面的情况,那他肯定知道他们会对他的附灵物下。

    明知如此,他为什么还放任?

    “要不我来?”陈枫深呼吸,“反正我也已经”

    “不行!”陈然一把拽住陈枫,他脸色难看至极。

    他年纪虽然,却有着一般孩所不及的成熟聪明,这一两天之内发生的事情以及陈然那张脸,以及之前果东的那句“保护”,许多事情他都已经猜到。

    陈枫笑笑,摸摸陈然的脑袋,“你是个聪明孩子,我”

    他到了嘴边的话终归还是没能出口,他又摸摸陈然的脑袋后,扯开了陈然抓住他衣摆的。

    陈枫来到桌前,他向陈然伸出。

    陈然脸上的表情和陈然一模一样。

    “陈然。”陈枫笑着叫道。

    听着陈枫这话,陈然身体顿了顿,他垂下的紧握,他的猜测被彻底证实。

    陈然不动,陈枫绕着桌子走了半圈,他直接伸去拿陈然里的刀,他握住刀,陈然却没松。

    陈枫深吸一口气,眼神无奈而温柔,“陈然,放。”

    陈然一动不动,拽着刀的握得更紧。

    果东抱着自己的兔子看看两人,最终还是选择沉默,这不是他们参与的事情。

    “你从就跟你妈妈比较亲,你跟她斗嘴,你记得她嗷嗷直叫,但你在我这却总是听话得不像个孩,我有时候都羡慕你妈妈”陈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个,话自然而然就出口了。

    陈然嘴角抿紧。

    陈枫愈发无奈,他都准备去掰陈然的指时,陈然才总算开口。

    “她不在之后,这刀之所以会再次出现在我们家,是因为我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我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是被我吸引来的。”陈然看向陈枫,是他害死了陈枫。

    “你胡!”陈然已然明白过来。

    他胸口剧烈起伏,不愿意接受,他害死了陈枫?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他不可能害死陈枫!

    陈枫愣了下,旋即哭笑不得地问道:“那你以为我就没惦记?”

    之前陈枫那一席话还只是让陈然沉默,他这一句却让陈然瞬间破防,他眼眶泛红,眉头也忍不住地皱起。

    他这一点随了陈枫,陈枫难过隐忍的时候就总是皱着眉苦着脸,一副强忍着的好笑表情。

    “陈然,放。”陈枫握住陈然的,语气越发温柔。

    陈然把刀握得越发地紧,但最终他还是缓缓松开了。

    陈枫拿过刀,他回到刚刚的位置,陈然的对面,他把桌上的包裹拉到自己的面前。

    他低下头,一边去拆那包裹一边道:“咱们家一直都是你妈了算,她太较真也太认真,认准了的事情就一定要死磕到底”

    陈枫里的刀子在包裹上划过,把胶布划开,做完这他把刀子放下,这才又接着道:“知道她留下来的时候我其实一点都不惊讶,因为这确实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陈然身体轻颤,他猛地回头看向果东,陈枫是看不见莫然的,他会知道这件事就只能是果东告诉他的。

    陈然视线太过灼人,都仿佛要在果东身上戳出个窟窿来。

    果东赶紧低下头。

    “抱歉啊”陈枫突然道。

    陈然回头看去,眼神不解。

    “没能留下来陪你。”陈枫轻声道。

    002

    陈然垂下的握紧,指甲都扎进掌心,他双眼通红,眼中都瞪出血丝。

    陈枫笑笑,低下头去看面前差不多已经拆好的包裹,他深呼吸,“我拆开了”

    着,陈枫缓缓的把包裹打开。

    随着他的动作,黄褐色的厚纸皮下,一把黑色的长刀逐渐显露出来。

    那刀比普通的长刀要稍长些,刀身刀柄漆黑没有任何装饰,它身周弥漫着一股看不见却能清楚感觉到的寒意,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就好像能透过皮肤冷到骨头里。

    陈枫深呼吸一口,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这把刀。

    也是这把刀带走了莫然,带走了他,让他的家支离破碎,让他儿子被孤苦伶仃一个人留在世上吃尽苦头。

    陈枫把刀拿了出来,他左右翻看那刀。

    见预料当中的变故并未来袭,他犹豫片刻,看了眼果东和陈然后握住了刀柄,要把刀。

    陈然咬着嘴唇,双握紧,他直直望着陈枫,虽然他早有猜测但这一切对他来还是来得太突然。

    陈然红着眼,一握住自己里长刀,一握住刀柄,随时准备拔刀。

    果东也做好准备,他抱紧自己的兔子,兔子保护他。

    一旁也不知道到底弄没弄明白现在在发生什么的红衣女鬼,漫不经心地看着陈然,一副完全在状况外的呆呆傻傻的表情。

    陈枫拔开刀,刀刃划过刀鞘的声音在寂静的客厅响起。

    陈枫很谨慎,所有人都很谨慎,但刀子拉开,却依旧什么都没发生。

    陈枫忍不住地松了口气,他朝着刀刃看去,看清楚刀刃上那一抹红光,他身体猛然僵住。

    见陈枫松了口气,陈然和果东也跟着松了口气,但两人一口气刚准备吐出来,就同时敏锐地察觉不对。

    下一刻,不等他们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一只细长仿佛只剩骨头和风干表皮的,从刀刃里伸了出来。

    它精准地朝着陈枫领口的衣服而去,一把抓住动弹不得的陈枫。

    果东和陈然才刚反应过来,那东西的上半身就也从刀里探出来,同时他回过头来,那双猩红充血的眼暴露在果东三人眼前。

    那东西动作极快,加上出现的位置方式完全在众人的预料之外,他大半个身体都从刀中探出来环住陈枫时,果东和陈然三人才总算彻底回神。

    回神的同时,三人也不可避免地对上那东西的眼,瞬间无法动弹。

    陈然额头青筋抱起,他维持着几乎是立刻就要拔刀朝着那东西砍去的姿势。

    那东西看见,勾起嘴角,冲着陈然露出邪恶的笑容。

    看着那笑容,果东、陈然脑子里都是嗡地一声,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们的预感应验,那东西尖锐修长到可怕的臂环住陈枫的脖子后,不等他们从不能动的限制当中反应过来,他另一只就向着陈枫脖子而去。

    滚烫的鲜血自陈枫脖子上喷涌而出,溅射到桌上以及桌子旁的三人身上。

    陈枫似乎从不能动的状态中解除,他眼珠转动,看向陈然,然后缓缓向后倒去。

    感觉着身上滚烫的温度,看着陈枫倒下的身影,三人脑子都发懵。

    陈然和陈然两人额头青筋都暴起,他们喉间地呐喊硬生生被压制住,偌大的客厅当中只剩陈枫倒下时的一声闷响。

    “呀”那东西发出类似笑声般的兴奋叫声。

    陈然额头青筋跳得越发厉害,他一张脸都涨红,他握着刀柄的用力,一秒、两秒、三秒不到的时间,他就从那种被暂停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他中的刀从刀鞘中被拔出,然后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以极快的速度极大的力道横扫向那东西。

    陈然速度极快,中的刀都划出尖锐的破空声,但即使如此他的刀也没能砍到那东西,他们之间隔着一整张餐桌。

    见陈然挣脱,差点被陈然伤到刚刚还笑着的那东西吓了一跳,他收起脸上鬼祟邪恶而得意的笑容,再次朝着陈然看去。

    刚才动起来的陈然在他那一回头之下,立刻再次停下。

    几乎是同时,那东西被突然从旁边冒出来的一道的身影,狠狠撞中腿。

    那东西四肢修长脑袋快到屋顶,陈然这一撞过去正好撞到他膝盖,他重心不稳身体立刻本能往旁边一歪。

    那东西视线随着惯性移开,被定住的陈然也在同时挣脱束缚,陈然里的刀再次向着那东西砍去。

    果东冲到桌子另一边时,陈然正哆嗦着用替陈枫捂住脖子上的伤口,陈枫身下已经是一大滩血,且伤口还在不停往外呲血。

    “不、不怕”

    陈然蹙着眉,用力按住伤口。

    “乖。”陈枫染血的瞳孔扩散,眼中没了生。

    果东上前一把捞起陈然,要把他带离桌子旁。

    陈然已经发疯,他里的长刀不停地砍向那东西,桌子、墙壁、沙发到处都是他刀砍出的豁口。

    “你放开我!”悬空的陈然用力挣扎着踢着腿要让果东放开,他要回去按住陈枫的伤口,陈枫受伤了,他流了好多血。

    “他已经死了。”果东力气不算,但现在的他即使用尽力气也无法抱住陈然,不过片刻就被陈然从他怀中挣开。

    陈然转身就要往陈枫那边跑,果东连忙一把拽住他,把他拉了回来。

    “放开我,你滚开,你放开我”陈然挣脱不了,他锤打在果东的身上,他试图把果东推开。

    “他已经死了,陈枫已经死了!”果东冲他低吼。

    一旁杀红了眼的陈然体内又有阴气溢出,那不是来自刀中的阴气,而是自他体内蒸腾而起的阴气。

    果东想要过去叫醒他,想要让他冷静,但怀中的陈然一直不老实。

    “你胡,你滚开,你放开我!”陈然挣扎,他泪流满面,他已经只剩下陈枫了啊,果东什么都不懂!

    “他已经死了!”果东低吼,“死了十多年了!”

    陈然怔住,一旁陈然也怔住。

    果东立刻看向被刚刚的陈然砍地狼狈窜逃的那东西,那东西趁着这会立刻看向陈然,定住他,然后向着他身边的后门而去。

    桌上的刀已经不见,那就是个陷阱。

    红衣女鬼又如同之前一般倒过来贴在屋顶上伺而动,她惨白漂亮的脸上眼中有血泪淌出,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见陈枫的死所导致。

    鲜红的血泪让她那张本该漂亮的脸,更多出几分诡异和绝望,触目惊心。

    她暴躁无比,但她并未攻击,她已经失败了太多太多次,这次她必须找到能让那东西一击毙命的会。

    她不能让他再逃掉,她不能让陈然也死在这里。

    “别让那东西跑了!”果东出声。

    陈然回神,被定住的他在一秒之后动了起来,他再次冲向已经到门边的那东西。

    这次他的动作间更多了几分理智沉稳,不再像之前那样一味地发狂乱砍。

    果东放开不再挣扎的陈然,他从自己的后腰抽出别在腰上的刀,连忙过去,要帮忙,“不能让他跑了!”

    他们进入这副本已经五天,再拖下去他们就算能出去,出去之后大概也已经是尸体一具,正常的人类根本没办法一个星期不吃不喝。

    那东西逃到后门之后并未马上逃跑,居然还回头关门。

    陈然没给他这会,一脚踹过去把整扇门都踹得狠狠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声音震耳欲聋。

    没能关上门,那东西就如同昨天夜里一般向着院子外跑去,迈开脚要逃跑。

    他似人非人,仿佛一具骨骸表面包裹着一层被风干的暗红色的肉皮,他人高腿长速度很快,但那非人的姿态跑在路上时无论怎么看都怪异至极。

    陈然立刻追了上去,果东紧随其后。

    陈然速度极快,不等那东西跑出院子跑出多远,他就冲到那东西身边。

    他中的长刀直接冲着那东西的脚砍去,要让那东西永远无法在跑!

    他中的刀才挥出,身体就猛地停顿,他虽然已经能够在很快时间内让自己从那种不能动的状态脱离,但这规则对他还是适用。

    见陈然停下,果东立刻冲了过去。

    果东中的刀是短刀,没有陈然大刀阔斧的挥动长刀时的威风,但这一点不影响他刀子的锋利度。

    果东瞄准会对着那东西的腿就是一刀,那东西吃痛,立刻发出非人地尖叫。

    那声音尖锐无比,吸引来别墅区不少人的注意。

    打开房间来到外面,看见被果东俩人包围在中间的那东西,一群人都吓得变了脸,间或间还能听见尖叫。

    红衣女鬼也追过来,她愈发暴躁,如同蜘蛛般趴下,整个人不停的在那来来回回,中间还时不时的发出一些如同野兽般地咆哮。

    阴气在她四周萦绕,令人愤怒的情绪充盈着整个街道。

    这让她身形清晰浮现,也加剧了周围那些人的恐惧。

    一秒的时间到,被定住的陈然再次动了起来,他如同一头怒极的野兽冲着那东西冲去。

    看着那般气势汹汹的陈然,那东西竟然怕了,竟然向后退后而去。

    果东趁着这会对着那东西的膝盖就是一脚,被踢,那东西身形一歪整个人都矮下来。

    陈然抓住会,中的刀就要朝着那东西的脖子砍去,要让他人头落地。

    两人配合无间,但那东西也实属狡诈,他似乎看破两人的配合,在被踹倒的同时立刻看向陈然,都已经冲到他面前的陈然立刻停下。

    躲过一劫,那东西立刻就要后退而去。

    同时,他脑袋微微转动,恶毒地看向陈然身旁的果东。

    他才退出一步,甚至还来不及站起来,他脑袋旁就猛然传来风声,不知何时跟出来的陈然里的菜刀直直朝着他的眼睛砍去。

    “呀!”那东西来不及躲闪,陈然里的菜刀直接划过他整张脸,恶臭的血立刻从他扁平的皮肤下溢出。

    “谁,允许你,动他了!”冷静下来的陈然瞪大着眼歪着头,脸上是和陈然如出一辙的疯狂、扭曲和杀意。

    面对这样的陈然,果东和那东西都是一愣。

    那东西反应过来之后是愤怒,陈然就算了,一个孩居然也敢伤他。他身周也开始有大面积的阴气萦绕,这让他的身形变得扭曲而怪异。

    果东反应过来之后则是心情沉重,沉重间又带着几分酸涩和心疼。

    他似乎正看着那个软软的哭得悄无声息的陈然,一点点变成他刚认识时的陈然。

    那个不与人来往不作解释自私冷漠,性格乖僻的陈然。

    003

    那东西放开捂住脸的如同竹节般黑色细长恐怖的,他的眼睛还在,但他脸上却多出一条深可见骨鲜血淋漓的伤口。

    随着他的动作,四周惊呼着却越聚越多看热闹的人突兀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果东他们所在的这片街道周围的一切。

    整个世界突然间就只剩下他们脚下这片地,其它地方全部归于无尽的黑暗。

    “不好,他要逃!”果东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前去。

    红衣女鬼也反应过来,她几乎是立刻就冲向那东西,她试图用头发缠住那东西,但那东西却在她的头发下逐渐透明。

    眼见着那东西就要逃跑,红衣女鬼开始嘶吼咆哮,她一次一次地失败,这都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

    同样冲过去的果东中的刀在那东西的身体上划过,但因那东西逐渐消失,也只是划出一条印子。

    陈然被定住,他双眼都充血,可他显然已经来不及赶过来。

    眼见着那东西就要彻底变得透明就要彻底消失,果东猛的又动起来,他没用刀去刺砍那东西,而是朝着那东西刚刚被他砍出来的伤口里塞了个东西。

    黑暗袭来,吞没所有人。

    果东朝着陈然看去,无法跟着去往下个世界的陈然,拿着沾血的菜刀红着眼睛站在黑暗中。

    他正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表情就好像在问他他什么时候会去找他?

    他能不能早点去,他只剩一个人,他有一点点害怕

    世界归于黑暗,然后豁然亮起。

    果东和陈然脚下变得结实,两人站稳的瞬间,果东一把抓住陈然,“他在哪?”

    刚从定身状态解除的陈然本能朝着四周看去,他们正处于一栋别墅前,这栋别墅果东也熟悉,因为他和陈然之前就是从这栋别墅里被拉进刀里。

    环顾一圈没找到人,陈然正皱眉,果东就急切地再次问道:“戒指在哪?”

    “什么?”陈然被问地一愣。

    两人身旁,再次被那东西跑掉的红衣女鬼,正在那发了疯似地尖叫怒吼,她气坏了。

    “孙吴给我们的狗链,我的那个戒指在哪?”果东问。

    陈然还是没明白果东突然问这个做什么,但他本能的用套在左上和果东一对的狗链去感觉。

    下一刻,他明白果东的意思,“在二楼洗间里!”

    他声音都兴奋到颤抖,他们找到那混蛋了!

    他几乎立刻就向着面前别墅的大门冲去,他一脚踹开大门,冲到楼下,他抬脚就要在踹门,房门却在这时被拉开。

    一张熟悉却要明显年轻许多的脸出现在果东和陈然面前,孙吴气急败坏,“哪个混蛋踹我家门?!”

    正骂着,他就迎面碰上拿着刀气势汹汹的陈然,他吓了一跳,一蹦老高,“卧/槽,光天化日之下抢劫?”

    陈然似乎很想一刀背给他敲过去,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他推开孙吴快速向着二楼而去,“让开。”

    果东稀奇地看了一眼孙吴,赶紧追着陈然向二楼而去,生怕那东西再跑掉。

    被推,孙吴回神,他非但没有吓得逃跑反而是追了上来,“你们到底什么人?想干什么?心我告你们非法闯入!”

    陈然听着孙吴那一系列话,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果东一边跟着陈然跑,一边频繁的稀奇地回头看去,这时候的孙吴远比他认识的孙吴要年轻得多,这也让他的性格更加欢脱。

    就这片刻时间,陈然已经熟门熟路地冲到二楼的洗间,他一脚把门踹开,然后戒备地朝着洗间内探头。

    紧追着两人而来的孙吴看见这一幕,一张脸都扭曲,他就没见过哪个抢匪进门之后直冲厕所的

    “内急?这年头借厕所都这么凶残的吗?”孙吴一脸便秘的表情,他不再害怕,他再看向陈然的眼神仿佛就在看脑子有病的er。

    看着他那表情,果东总算知道吃街为什么会有陈然就是个奇怪er的传言。

    陈然已经把厕所检查完,厕所内空空荡荡,根本不见那东西,也不见果东的戒指。

    他正疑惑正思考正着急,就听见孙吴这喋喋不休的话语,这让他额头青筋跳得越发欢快,他没回头去揍人那都是因为他太忙,而不是因为他能忍住。

    见陈然不理他,孙吴把注意力转移到一旁,两只眼睛亮闪闪的正一脸稀奇地望着自己的果东脸上。

    他打量果东,看见果东怀中怪异的兔子,里拿着还沾了血的菜刀,以及他脖子上正往外一血的纱布,孙吴很给面子,“挺真。”

    果东笑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孙吴问,“晚点我关注你呀,我最近刚注册了个微博,你有微博吗?你们这些er应该会有微博吧?”

    “果东。”

    “果东?”孙吴惊讶,“果冻?”

    果东愣了下,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孙吴也是这样叫他。

    “怎么了?”孙吴不解,果东刚刚还笑得挺开心,现在突然一下就像是很难过。

    “我们找到你哥哥一家了,虽然他们已经不在了。”果东道,顿了顿,他在孙吴越发不解地注视下笑了起来,“我答应了会告诉你的,现在告诉你了。”

    “什么”孙吴被得发愣。

    就这片刻时间,陈然已经摸着门道。

    他退出洗间,把门关上。

    之前那东西逃跑的时候就试图关门,在之前的他看来那样的举动可笑又无用,但现在想来,那东西之所以回头关门大概并不是为了用门拦住他们,而是为了逃跑。

    关上门,陈然看向果东。

    果东又看了孙吴一眼后收回视线,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门上,他捏紧中的刀。

    “你们”孙吴一脸懵。

    陈然深吸气,他闭上眼,他第一次在有理智的情况下在自我主导之下,去催动体内的阴气。

    他头发随着他的举动开始变长,他五官随之变得冰冷锋利,他控制着那抹彻骨寒冷的阴气涌向门把涌向面前的门。

    他的猜测是对的,几乎是在他体内的阴气涌向门把的瞬间,门内就有一股更为强大冰冷阴森的阴气回涌向他。

    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一夜果东感觉到的仿佛无人之地的森林当中才有的冰冷气息。

    陈然拧动门把,推开房门。

    他睁开眼看去,果东也随之看去,门后的世界不再是空荡荡的洗间,而是一片就连月光都渗透不进来阴暗潮湿的漆黑森林。

    厚重的树冠,扭曲的枝桠,在地面盘旋突起的树根,仿佛隐藏着无数恶鬼魅影的漆黑林间,面前的世界令人毛骨悚然。

    “这——”孙吴脸上都是错愕。

    他知道他哥哥会进副本,他也从他哥哥那听了不少关于副本的事,但他自己还从未亲眼见过这样的场景。

    陈然第一个踏出门,他站到了门后与门外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果东紧随其后。

    站稳脚,果东回头看向试图跟来却被无形的薄膜挡住的孙吴。

    孙吴一脸的好奇,他都恨不得把脸贴在膜上朝外张望。

    “他原来是这种性格吗?”果东问。

    陈然一边戒备着四周一边朝着身后看了眼,看见孙吴那张欠揍的脸,他痒,“白痴。”

    “你骂谁?”孙吴瞪眼。

    他正准备再点什么,寂静的森林中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像是什么很多腿的动物在林间爬过的声音。那声音听着十分不舒服,让人耳根子里都发痒。

    也几乎是同时,孙吴所在的门后世界好像开始崩塌。

    果东和陈然身边突然多出几个人来,是猴子他们那群还活着的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

    “什么情况?我们出去了”

    “又来?”

    “这里是哪?”

    一群人骚动不安。

    “闭嘴。”陈然低喝一声,因为这群人个不停动个不停,害他都无法听见那窸窸窣窣的声音。

    认出陈然和果东,有之前的事情在前,猴子一群人立刻安静下来,同时他们也向着一旁退去,要远离两人。

    “给我安静下来,再不安静我就让你们永远安静!”陈然黑了脸,那东西要跑掉了。

    被凶,听出陈然不是在开玩笑,一群人才总算停下不动。

    随着他们的安静,森林再次恢复一片寂静。

    孙吴所在的那扇门已经彻底消失,现在在他们面前的就只有无尽的黑暗森林。

    果东屏住呼吸四处查看,他并没看见那东西,但他知道那东西离他们并不远,因为他的气息很近。

    陈然环视一圈没找到,他直接闭上眼用刚刚的方式寻找,果东狗链的戒指还在那东西伤口里。

    几乎是一瞬之间陈然就有了明确的方位,他朝着猴子一群人背后的树林望去,看见他的动作猴子一群人慌了神,纷纷尖叫着回头看去。

    他们一乱,脚步声一动,躲在黑暗当中的那东西马上察觉陈然已经发现他的存在,他立刻向着更深的黑暗而去,要逃。

    “啧!”陈然杀人的心都有了,他顾不上其它,连忙向着那边追去。

    几乎是同时,一直跟随在两人身边的红衣女鬼也快速向着那边而去。

    她似乎察觉出这地方和之前的副本不同,她表现得非常亢奋,杀意澎湃。

    面对这,看见那显现出形体动起来的红衣女鬼,猴子一群人越发慌了神,他们推攘着向着远离那红衣女鬼和陈然的方向躲开。

    果东没去理会他们,他在红衣女鬼动起来之后也动了起来,他抱着自己的兔子快速向着那边而去。

    他到时,陈然和红衣女鬼正一动不动。

    他们的面前,那不知何时变得如同蜘蛛,身上长出七/八条不知是还是脚的东西的那玩意,带着尖锐利刺的前爪正刺向陈然胸口。

    远远看见那场面,果东一颗心瞬间跳到嗓子眼,“陈然!”

    他脑子发懵,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陈然明明已经掌握规则的规律也知道解决办法。

    听见果东的声音,那东西刺向陈然的速度愈发地快,他是铁了心要弄死陈然!

    004

    果东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那边跑去,他脑仁突突直跳,几乎就在那利刺就要刺破陈然心口时,果东猛地扑了过去把陈然撞向一旁。

    两人滚到地上,陈然脱离那东西的视线范围再加上果东地推动,他身上的规则解除,他抱着果东就地一滚滚到远离那东西的地方。

    他动作的同时,那东西不甘地迈着脚疯狂地戳向两人,要把两人一同杀死。

    陈然动作极快,他抱着果东滚到一旁后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拉着果东站到树后那东西看不见的地方。

    两人躲开,红衣女鬼因为那东西移开视线而能动,她长发飞舞,黑发如同利剑般从空中直射而下戳向那东西。

    “呀!”那东西受伤,吃痛,顾不上陈然和果东,连忙回头去对付红衣女鬼。

    “怎么回事?”果东趁着这会询问。

    陈然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检查怀里的果东,看见果东臂上那条多出来的伤口,他呼吸一滞,咬紧牙关。

    那伤口很宽很深,比果东之前的伤口都要宽都要深,几乎切断他整条臂,这让他整条胳膊不过片刻就一片夸张的猩红。

    “陈然?”果东再出声,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红衣女鬼已经被定住。

    陈然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

    他撕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替果东把伤口捆住,同时快速道:“是那些人,那些人大概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在恐惧,所以这东西的力量又增强了。”

    果东一噎,他没想到会变成这情况。

    “我来拖住这东西,你想办法让那些人老实下来。”陈然隐忍着心中快要炸开的怒气,实在太过愤怒,他脑子里的静脉都胀得发抖,像是要爆炸,“实在不行就把他们全部打晕。”

    果东迟疑。

    “听话。”陈然道,看着果东臂上那快速染红他外套的伤口,他脸上的肌肉都抽动,表情更是狰狞无比。

    果东又看了眼陈然,这才点点头,转身向着猴子他们那边跑去。

    一边跑,他一边让自己怀里的兔子把活鬼放出来,“找出那些人,全杀了。”

    兔子张开嘴,只的活鬼从兔子嘴巴边探出头。

    她看看果东又看看果东身后的陈然,歪着脑袋认真地想想,竟然又缩回了兔子的嘴巴里,末了还贴心的把兔子的嘴巴拉下来合上。

    果东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好片刻后他才明白过来活鬼什么意思。

    活鬼大概是卡壳了,红影他们只给了她保护他和避开陈然的指令,却没告诉她两者冲突时应该优先执行哪个

    现在他并不需要保护,而陈然就在附近,所以活鬼就优先选择了避开陈然选择了藏起来。

    这一套逻辑简直完美,一点没毛病。

    “听我的还是听他们的?”果东故意冷着脸问。

    闻言,只的活鬼从兔子的嘴巴里“啵”地一声探出脑袋来,她看着果东,她最喜欢果东了,当然听果东的!

    就这片刻时间,果东已经跑回刚刚的地方,那边已经空无一人,猴子他们早就已经丢下他们逃跑。

    “把刚刚那些人找出来,全杀了。”果东脸上完全不复之前在陈然面前的笑容,而是冰冷,彻骨的冰冷。

    若是换个人,恐怕他之前就已经死在那些人里,他们绝不无辜。

    而且那些人早就已经被吓破胆,这种生死关头的情况之下这种陌生环境下,让那些人不怕他们就能不怕?这根本不可能。

    不帮忙还倒添乱,留着也是祸害。

    活鬼立刻从兔子的嘴里跳了出来,她恢复到原来的大,身上的白色连衣裙瞬间化作红色喜袍,她四肢着地在黑暗中快速移动。

    交代完活鬼,果东立刻回头向着陈然那边跑去。

    他跑回陈然身边时,因为他受伤而气疯了的陈然已经是一身的伤口。

    他看着狼狈不堪,狼狈之下更多的则是野兽被逼入绝境之后的狠绝疯狂,死他也要拉着那玩意一起死!

    陈枫被杀的画面不停在他脑海中浮现,那张脸时不时还会换成果东的脸,看着果东脖子喷涌出鲜血倒下的场景,陈然就无法呼吸。

    红衣女鬼也并未好多少,她头发被削断不少。

    见果东居然又回来,正在气头上的陈然立刻大喝一声,“别过来!”

    那东西真实实力未必多强大,但他那木头人的规则着实麻烦,任何攻击只要到他面前都会被暂停。

    只要砍不中他,那任何攻击都是无用功。

    果东停下脚步,他焦急地看着陈然,陈然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维持着鬼化的状态。

    他虽然尽量控制不让自己被阴气吞噬,但阴气绝不是什么被控制就不会伤身的存在,它对人体的伤害是绝对的,陈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果东看向那蜘蛛般的东西,心中杀意滋生,他恨不得直接撕了他,但他不能。

    果东无视陈然的告诫,捏紧刀冲到陈然身边。

    “你”陈然气急,他伸就要推开果东,但他才伸向果东他身体就僵住,那东西朝着他们看来。

    红衣女鬼还没来得及从规则当中脱离出来,她只能看着那东西从她面前以极快速度冲到陈然和果东面前,然后看着那东西举起带着利刺的腿,要刺向果东和陈然。

    果东有瞬间地迟疑,已经弄明白规则是怎么回事的他能够轻松地破开规则,可一个正常的人类是做不到的,就连鬼化后的陈然都做不到

    果东迟疑间那东西已经冲到两人面前,他举起带着尖刺的脚向着果东刺来。

    不知是不是果东的错觉,他似乎更快更强了。

    活鬼就算速度再快,也没办法马上就把那群人全部抓住,她需要时间。

    先动起来的人是陈然,眼见着果东就要受到袭击,原本还控制着体内阴气不让自己丧失理智的他,放开限制。

    他体内的阴气疯了似地暴涨,他眼珠逐渐黑化,眼白逐渐消失,他逐渐有了之前那妖异万分的模样。

    看着这样的陈然,果东握着刀的都不由捏紧,紧到他掌心的肉都发痛。

    他是个人,所以他只能让陈然保护他。

    “陈然,你冷静下来。”果东道。

    陈然没有理会他,他愤怒地看向面前那蜘蛛般的怪物。

    他们已经没有时间,错过这次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逮住这东西,而且果东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现在还添新伤

    他必须尽快带果东出去,他不能让果东也因为他而死掉,况且还有陈枫的仇,莫然的仇,孙吴他们

    一人一鬼视线相交,陈然被定住,但随着他自身能力的增强,那东西的规则对他束缚的力道减弱,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陈然再次动了起来。

    陈然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融于黑暗之中,不等果东眼睛追上他的速度,他已经出现在那蜘蛛的身下。

    他中的长刀抬起,他朝着那蜘蛛的腿砍去。

    他狠狠一刀下去,那蜘蛛左侧的腿,立刻全部被齐根切断。

    “呀!”随着并不多却恶臭无比的血液喷涌而出,那东西开始尖叫。

    这尖叫并未维持太长时间,很快他就再一次站立起来,那东西的力量还在被不断增强。

    他看向陈然,陈然躲开,但那东西的速度随着他力量的增强而提升,陈然来不及完全躲避,整个人再次被定住。

    那东西早已经彻底恼了陈然,一定住陈然他立刻挥舞着带有尖锐利刺的腿,刺向陈然。

    陈然来不及躲闪,心口偏左方肩膀的位置一下被刺穿,血液顺着尖刺淌下。

    看见这幕,果东一颗心瞬间被揪紧,紧到都无法跳动。

    陈然却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他借着这一刺再次破开规则,他挥刀砍断插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腿,然后快速冲到那东西的腹部下要砍掉那东西的脑袋,不死不休。

    看见那样的陈然,感觉到他身上越来越少的人气,越来越浓郁的杀意、愤怒,果东牙关咬紧。

    活鬼能活人鬼化是借助了人皮鬼百年前布下的法阵,以及那村子里百年间不断凝聚的阴气,所以才能成功。

    陈然活人鬼化,他带在身边的那把刀只不过是引子。

    他是靠自己心中的愤怒、不甘所以才得以鬼化,他心中的执念比活鬼还要深,他的执念是他父母是孙吴他哥哥一家,也是他

    果东并不在意陈然是人是鬼,但他要的绝不是被愤怒、不甘这些负面情绪吞噬掉之后,没有理智只知道杀戮的恶鬼。

    “够了”果东瞬移上前。

    已经没有理智的陈然并未理会,他中的刀狠狠地一刀一刀地砍在那脚全部被削掉的东西身上,要把它砍成碎块砍成渣渣!

    “陈然”果东抓住陈然再次高举的。

    陈然反射性的就要攻击,回头,看见果东,他的攻击停下。

    他呆呆地转头,再次看向那以极快速度恢复过来的蜘蛛,他要杀了那东西。

    “我给你讲个鬼故事。”果东抓住陈然的没放。

    陈然眉头轻蹙,他很生气,他想要去杀了那东西,但只因为被果东牵住了,所以他就挣脱不了。

    “超恐怖那种。”

    陈然回头看来,眼神逐渐清明。

    清明之下是脑袋痛得快要炸裂的不爽以及看笨蛋的嫌弃,果东是笨蛋吗,这时候讲什么鬼故事?

    “我不是人。”

    随着果东的话出口,果东白净好看的脸上逐渐有血痕显现,那些血痕就如同兔子脸上的痕迹,让他如同被残忍肢解又粗劣缝合的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