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第65章 第 65 章
    00

    陈然又在屋里待了段时间,确定陈枫没事后,可以出院后,接过了办理出院续的活,也顺道给莫然和陈枫两人留点独处时间。

    拿着陈枫的身份证和病历卡,陈然一出病房来到走廊,就看见抱着兔子的陈然和空着的果东。

    他微诧,心里也不禁有些酸溜溜,之前他想要看看果东的兔子果东可都不让。

    察觉到陈然的视线,果东解释,“我把兔子借给他了,这样兔子就可以保护他和陈枫。”

    陈然眼神深邃,深邃之下则是复杂和不赞同。

    果东的兔子有古怪,虽然他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那兔子确实是在保护果东。

    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已经把那兔子处理掉。

    “你是笨蛋吗?”陈然伸就要去抢陈然怀里的兔子,要把它还给果东。

    虽然他痛心无比,甚至不愿意承认,但他脑子还没坏掉,陈枫他们毕竟只是一段记忆,他们已经不在。

    果东还活着,他已经失去陈枫他们,他不能再失去果东。

    他已经只剩下果东。

    看出陈然的意图,果东赶紧往旁边挪了步拦在陈然面前,不让陈然把兔子抢回来。

    陈然见到这一幕,看看自己怀里的兔子再看看大陈然,神情怪异,似乎在怀疑大陈然脑子也坏了,居然真以为一只兔子就能保护他们。

    一只布做的兔子能保护人这种事,本来就匪夷所思。

    “那你呢?”陈然要把果东拎开。

    “什么?”

    “兔子给他,那谁保护你。”陈然质问,果东到底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也出事,他该怎么办?

    果东怔了下,旋即不作思考立刻道:“你保护我呀,我不是还有你?”

    陈然伸出去要把果东拎开的僵住。

    半晌后,他放下。

    他看了一眼那兔子,再看了一眼果东,“笨蛋。”

    着,他向着楼梯下走去,要去办理出院续。

    事已至此,与其再想办法支开陈枫他们,不如把所有人都带回家里,这样至少他们还能力所能及的保护。

    果东一听笨蛋两个字立刻炸毛,陈然就只会这一句吗?

    他凶巴巴地舞着爪子跟着陈然下楼,要去挠人,临走两步他又回头看向陈然,“你快回去吧。”

    陈然乖巧地点点头。

    叮嘱完陈然,果东张牙舞爪地跑着下楼,要去收拾陈然。

    “正好去把脚检查一下。”陈然道。

    已经冲到陈然身边的果东闻言,转身就要逃跑。

    陈然一把抓住他,拎着他的后领像拎猫似的把他拎着下楼。

    果东试图逃跑,但命运的后脖梗被捏住,无论他怎么挣扎他都逃脱不了陈然的魔。

    看着那样的果东,陈然把自己怀里抱着的兔子举起来看看,又放到鼻子下嗅嗅。他很喜欢兔子上的味道,甜甜的,让人安心。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陈然认认真真地和兔子保证。

    话出口,他脸颊就是一红。

    他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人,没人看见他对一只兔子话,他赶紧向着病房跑去。

    他一定是被果东传染了,才会真情实感的对一只布娃娃话。

    出院续远比陈然预料的还要麻烦。

    陈枫检查已经做完,但因为他是出车祸被送过来的,交/警已经过来,所以即使他们表示不想追究责任,交/警那边依旧还是要走一走流程。

    这一折腾,就直接从早上折腾到下午。

    最后还是莫然出面联系了组织的人,他们才总算得以回家。

    办完续,临到离开问题却再来,陈枫伤了腿,没办法走路。

    莫然和陈然两人商量一番,决定去弄个轮椅。

    没了莫然和陈然的病房略显冷清,屋里一片安静。

    “我本来是不同意生陈然的。”陈枫突兀开口。

    果东抬头看去,他本能动动,想要抱紧自己的兔子,动起来后他才想起自己的兔子借给陈然了。

    陈然冷着张脸老气纵横的在一旁收拾东西,准备回去。闻言,他抬头看了眼。

    “挺着个大肚子,在副本里奔波逃命就算莫然怀孕后组织里有特意照顾她,尽量让她进简单的副本,甚至还让人跟着,也不能改变莫然要面对的是一堆鬼怪,随时可能一尸两命的事实。”

    陈枫看着自己放在被子上的,脸上尽是落寞和苦涩。

    果东看去,他不明白陈枫为什么突然要跟他这个,可好像又有点明白。

    “我那时候最怕的就是莫然出事,我怕她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那样一来,我就不得不失去两个对我来重要的人”陈枫笑笑,神情略显落寞。

    “莫然那时候最怕的,是陈然会受到副本里阴气的影响,因为进的副本难度简单,几乎都是c级的,所以她进去的频率很大。她很怕陈然会因为这而受到影响,不健康,或者”陈枫看向陈然。

    他伸,摸摸陈然的脑袋。

    这样的话陈然显然也是第一次听,他都忘了要继续收拾东西,抱着兔子在床边停下。

    “陈然生下来的时候很健康,虽然比正常的孩要轻点,但他很健康。”

    “知道陈然没受到副本影响的时候,莫然很开心。那是我认识莫然这么多年以来,除了我们结婚,第一次看见她因为什么而哭。”

    “大概是因为很早就没了父母,再加上时候在学校总被欺负,莫然一直很羡慕温馨的家庭关系,当初下定决心要生陈然的时候,她就考虑过很多,甚至做过最坏的打算,那段时间她承受的压力非常大,但好在陈然是健康的”

    正着,门口就传来一阵脚步声,陈然和陈枫回来。

    进门,察觉到屋里的气氛不对,莫然立刻询问,“在聊什么?”

    陈枫笑笑,又揉揉陈然的脑袋,“在陈然出生的事。”

    莫然愣了下,脸上的笑容有瞬间破防,但很快又恢复,“好好地这个做什么?”

    话完,她像是要转移众人注意力似的又道:“你们都不知道,那时候他一年下来瘦了二十多斤,楼上楼下的邻居和街上的人都笑他,笑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生了个孩子。”

    迎着傍晚逐渐橘红的夕阳,一行人才从出租车上下来,巷道左右两家店的老板就打起招呼。

    莫然和陈枫在这里已经住了很久,陈然都已经八岁,陈枫突然坐着轮椅回来,难免让人在意。

    陈然和果东拿了钥匙先去屋子后面开门,拐过拐角,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守在陈然家那栋楼下的几个人看见他们认出他们就立刻转身逃跑。

    见别人跑,陈然本能就要追,这都已经成习惯。

    他迈出脚之前才反应过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把陈枫他们送回家。

    陈然停下,身旁的果东却猛地就冲了出去。

    陈然伸就要去抓他,却没抓住。

    果东从陈然身边跑过追向那些人,一边跑他一边大喊,“我马上就回来。”

    冲着陈然喊完,果东又立刻冲着逃跑的那群人大喊,“站住!”

    又是被陈然揍,又是被果东威胁,那群人大概真的被吓到,竟然真的立刻就停下。

    见他们这么听话,卯足了劲要追的果东都不由愣了下。

    跑到一群人身边,果东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拐角处,一边盯着这边一边盯着陈枫那边的陈然,回头看向几人。

    “不是跟你们了不许打扰那家人?”确定陈然听不见这边的对话,果东立刻冷了脸,他环视众人一圈,他不喜欢不听话的棋子。

    “不是”

    “我们没想打扰他们,我们只是想在楼下看着,看是什么人把刀送上去的,您不是”

    几个人都快哭出来,他们并不想招惹陈然两人。

    果东面上的冰冷缓和几分,“那你们看到了吗?”

    几人面面相觑,旋即纷纷摇头。

    大概看出果东心情还不错,其中一人连忙道:“我们去附近的邮政和快递公司看过了,都没有看到有长条形的包裹。”

    十多年前的快递行业还没现如今的发达,要查倒也容易,他们只花了一天就查完。

    “那你们有遇到灵异事件吗?”果东问。

    几人纷纷摇头。

    “继续找。”

    “好。”

    果东又打量了几人一眼,见他们不像是有胆量谎的样子,身上也确实没沾染任何阴气,这才变了脸,甜笑着回头跑向陈然。

    他回到陈然身边时,陈枫和莫然已经和街道上的人打完招呼,正向着巷道中而来。他连忙趁着这会把刚刚问到的告诉陈然。

    上楼的时候遇到点问题。

    陈枫不能自己走动,陈然要背,陈枫不好意思拒绝了。

    稍作商量,最终决定陈然和莫然两人一左一右地扶着陈枫上楼,果东和陈然两人则负责着把轮椅抬上去。

    陈枫速度慢,果东和陈然走在前面,两人一左一右嘿咻嘿咻地把轮椅抬到四楼时,陈枫他们才走到二楼。

    陈然掏了钥匙开了门,帮着果东把轮椅推进门口,赶紧又下楼去帮忙。

    果东在门口等着,见陈枫被簇拥着上楼,他赶紧拉开门,要让陈枫坐到轮椅里。

    门一拉开,他身体却僵住。

    本该空荡荡的屋里,洗间房门半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东西似乎刚刚在洗间洗过,大红的血衣和头发随着她地走动,在地上滴落一堆一堆的血液。

    空气中是浓郁的血腥味,香甜得令果东喉结不受控制地滑动。

    果东压低视线,没去看那东西的眼睛,他看着那东西腹部以下。

    从厕所出来后,她在厕所门口站了会,然后若无其事地走进厨房。很快,一个眨眼的功夫,她直接略过做饭的过程,双捧着个阴气化成了碗走了出来。

    她在饭桌前停下,她把碗放下,她拉开椅子,她在椅子上坐下,竟像个活人似的要吃饭

    只不过她碗里装着的并不是食物,而是一碗红彤彤黏稠的血。

    因为她坐下身体矮了一截的缘故,果东有瞬间都看见她惨白得毫无血色的下巴,这吓得他赶紧又往下压了压视线。

    空气中的阴气压得果东都喘不过气来,一同席卷而来的,还有那红衣鬼身上的愤怒和绝望。

    “让让。”莫然扶着陈枫要进门,果东站在门口挡住了他们。

    果东伸挡住陈枫,他维持着微低头的姿势转头,看向门口的几人,“听我的,把头低下,别看屋里。”

    002

    陈然和莫然都是立刻就反应过来,两人连忙低下头,陈枫反应慢了一步,不过在莫然和果东的帮助下,他还是背过身去。

    陈然那边,陈然直接捂住他的眼睛,拎着他把他放在了楼梯上,从那边看不见屋子里面。

    莫然扶着陈枫从门口离开,也要去楼梯那边。

    陈枫腿脚不好移动得慢,陈然见状连忙过来帮忙。

    让陈然和陈枫都挪到看不见屋内的楼梯上后,陈然和莫然来到门边,果东就站在门中间。

    “什么情况?”陈然握紧中的刀。

    莫然也捏紧中的刀,她用的也是刀,但并不是长刀,就是普通的单刃刀。

    知道陈枫出事后,莫然联系组织的人让他们帮忙解决医院那边的事时,也让人把她放在组织里的刀带了过来。

    她把刀放在组织的本意是想要保护陈然和莫然不受阴气影响,现在对方都盯上陈枫,她自然不可能再坐以待毙。

    “屋子里面有一个”果东不知该如何形容,“不是之前那个,和之前那个不同。”

    果东微微侧头,朝着餐桌那边看去,视线看过去的瞬间,他本就僵硬紧绷的身体不由又僵了僵,那边只剩下一堆的血和一个血碗。

    果东疑惑,他刚准备再转动脑袋寻找,眼角余光就在自己边的位置瞥见一抹红。

    那抹红红得发黑,就如同血液干掉之后的颜色。

    那是一节衣摆,那鬼,不知何时已经趴在他的背上。

    之前果东就已经察觉,但现在果东才真的敢确认,这鬼并不是他之前看见的那只,并且,这只鬼大概是他跟着陈然进副本以来见过最强大的鬼。

    她比巫宿云副本那鬼王、鞋子副本的活鬼都要强大,甚至可能都超过人皮鬼,都赶上红影。

    “别动!”陈然低喝一声,他低着头,已附上刀柄。

    果东微愣,陈然看见了?

    莫然也是一愣,因为她什么都没看见。

    她立刻学着陈然的模样戒备起来。

    趴在果东背上的那东西动了起来,她微微往前探出身体,她似乎想要靠近陈然,但往前探出一段后她却又停下。

    她从果东背上下来,她往餐桌那边飘去。

    重新回到餐桌前,她并未坐下,而是在果东眼角的余光中,把自己面前喝了一半掺着血的碗,往果东所在的位置推了推。

    那模样,竟像是要让给果东喝。

    陈然站的位置看不见餐桌那边的情况,他往旁边移一步,拼着直觉朝着餐桌看去时,餐桌前已经只剩下一碗血。

    “不见了。”果东道。

    随着他这话的出口,那碗血和地上满地的血也随之缓缓消失,它们本来就是阴气所化。

    “不见了?”莫然蹙眉。

    果东转动脑袋环视一圈,客厅中确实已经不见任何异常,就连阴气都消失无踪,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不过他的错觉。

    果东看了陈然一眼,两人进门。

    果东在前,陈然在后,两人把整个屋子无所遗漏全检查了遍,确定屋里恢复正常,两人才回到门口。

    “可以进去了。”陈然去搀扶陈枫。

    把陈枫带进屋,关上门,果东、陈然和莫然三人聚到客房。

    “你刚刚也看见了?”果东询问陈然。

    陈然摇头,“我只是感觉到了。”

    稍作停顿,他又道:“好像趴在你背上。”

    果东失望,失望的同时他不由多打量了陈然两眼。

    陈然只是个人,一般人普通人这种非人的存在自己没有想显形之前,按道理来应该看不见才对。

    就算陈然比常人敏锐,也最多只是察觉有危险,不至于连对方在什么地方都能察觉。

    陈然

    “你这次的和之前的不同?”莫然问。

    “嗯。”果东试着去描述,“应该是个女的,长头发,一身的血衣,看着像是个红衣女鬼。”

    顿了顿,果东还是决定实话,“很强,可能比我们之前遇见的鬼都要强。”

    “都要强?”陈然眉头紧锁,他们之前可是才遇见过一只鬼王,而且这之外还有一只活鬼。

    “嗯。”

    屋内一片寂静。

    三人出门。

    陈枫坐在椅子上,陈然听了果东的话之后抱着兔子站在陈枫身边,三人一出门,他们就立刻看了过来。

    “没事,就是以为家里进了賊”莫然笑着安抚。

    陈枫苦笑,陈然一脸看笨蛋的嫌弃。

    莫然额头青筋立刻跳了起来,不过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

    如果可以,她不希望陈然和陈枫卷进来,哪怕知道她所在的这个世界只是一段记忆一段历史。但对她来,这两个人也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就是真的陈然和陈枫。

    “晚上咱们一起睡。”莫然环视客厅一圈,“打地铺吧。”

    客厅挺宽,睡五个人绰绰有余。

    简单吃完晚饭,帮陈枫上完药,一群人很快睡下。

    果东和陈然挨着,果东身边是陈然,陈然另一边是陈枫,然后是莫然。

    挨着果东并排躺下,陈然有些兴奋,侧头看了好几次果东。

    熄灯之后,他还偷偷在被子下牵了果东的。

    察觉到掌心里那滚烫的,果东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陈然看见,狐疑地打量了果东和陈然好几眼。

    孩子觉多,就算陈然看着再沉稳,也不能改变他就是个孩的事实。再加上大概是折腾一天累了,陈然兴奋了会后很快就睡了过去。

    陈然之后,陈枫呼吸也很快平缓绵长。

    听着两人的呼吸,剩下的果东三人一时间反而没了睡意。

    不知道多久之后,街道上都一片安静时,果东才总算有了几分睡意,他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那双眼睛并不友善,但也并无恶意,那感觉像是兔子,可兔子看着他他不会有感觉,因为兔子绝对不会伤害他

    被人看着的感觉并不好。

    果东微微蹙着眉翻了个身,把自己的头埋进陈然的肩颈间,鸵鸟般把脸藏起来,仿佛这样那东西就看不见他。

    自欺欺人式地藏好,果东刚刚再次陷入沉睡,一阵如同虫子爬动般窸窸窣窣的声音就传来。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果东瞬间清醒。

    清醒过后,果东再去听。

    那声音是从客房的床头柜中发出,就如同之前一样,床头柜里的东西抓挠着床头柜,试图推开柜子,从柜子当中出来。

    他用尽耐心,一点一点加大声音,要让恐惧感拉满,但随着他的力道一点一点加大,床头柜却没能像之前一样被他从里面打开。

    床头柜被果东从外面缠上了胶布。

    出不来,床头柜里的东西开始变得暴躁,抓挠的声音变得刺耳而尖长。

    听着那声音,果东躺平,他屁股后面无形的大尾巴都翘了起来,无法读条他看他还怎么放技能?

    柜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暴躁,到后面果东甚至都听出几分气急败坏。

    大概是真的被气到,柜子里的东西气急败坏了片刻后突然安静下来,就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黑暗中一片寂静。

    果东放平缓呼吸,静静等待。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就在果东以为那东西被气到自闭了时,洗间紧闭的房门突然发出一阵细长酸掉牙的“吱呀”声响。

    随着那声音的响起,房门缓缓打开,一股瘆人的阴气从门口的方向蔓延开,把整间屋子都笼罩其中。

    夜更黑,黑到伸不见五指。

    除了黑,弥漫充满整间屋子的还有一股彻骨的寒气。

    寒气由阴气构成,但又有所不同,那感觉就像是身处于无人之地的森林当中,常年不见阳光的阴冷,枯枝腐叶腐烂的味道,树林间的水汽,夜风,隐约之间甚至还能听见树叶沙沙的声音。

    果东被子下的一把握住陈然的,后者几乎立刻清醒过来。

    陈然闭着眼没有睁开眼,只是在被子下回握果东的,告诉果东他已经清醒。

    感觉着掌心里陈然上的温度,果东有瞬间地走神。

    就这片刻的时间,厕所的门已经打开大半,一个身材高挑修长到可怕的“人”,弯着腰从门框后探出头来。

    他缓缓来到外面,环视四周一圈后,他向着几人而来。

    果东微微睁开眼,用眼缝间的一点点缝隙去看外面的情况,模模糊糊之间,他看见那东西走到他们脚边。

    走过陈枫身边时,那东西步伐停顿片刻,旋即还是选择走向果东。

    在果东的脚边一米开外站定,他开始缓缓弯腰,如同之前一般要看着果东。

    随着那东西的靠近,果东清楚的感觉到那如同烙铁般灼人的视线。那东西似乎知道他还醒着,所以直直盯着他的眼睛看。

    果东闭上眼,他握紧陈然的,陈然也握着他的,但陈然的力道宽厚而温柔,陈然显然并不能感觉到他们面前的那东西。

    果东有瞬间的疑惑,陈然明明能感觉到鬼的存在,甚至不输给红影的鬼他都能察觉到,为什么这东西他却察觉不了,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果东深吸一口气,他放开陈然的,他作势就要睁开眼坐起来。

    陈然他们看不见察觉不到这东西,何谈对付?

    但只要他看见这东西,陈然就能确认这东西到底在什么地方,至少能确认方位。

    按照之前两次的经验来看,这东西必须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定身的效果才能维持,就好像在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只是规则略有不同。

    他相信陈然,只要给陈然会,陈然肯定会有办法对付那东西!

    果东下定决心,一咬牙就准备睁开眼坐起来,他刚一动,身旁躺着的陈然就猛的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

    陈然压住他,不让他起来,同时用捂住了他的眼睛。

    陈然知道果东想做什么,他很高兴果东能相信他,但他却赌不起,他已经只剩下果东一个。

    他的父母,孙吴哥哥一家,甚至就连孙吴,他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果东。

    随着两人这一动,那东西几乎是同时动了起来。

    那东西不知怎么做到的,从原本距离果东脚边一米之外的距离,一下就瞬移到了果东身旁。

    他站在果东左边的位置,以诡异到不可思议的姿势低下头来,鼻子几乎是贴在果东的脸上,眼睛更是直直盯着陈然下的果东的眼睛。

    003

    果东没能看见这一幕,但却从对方几乎触碰到他脸颊的鼻子,和他脸上散发出的阴气间猜到。

    陈然并不能感觉到那东西的存在,但从果东僵硬的身体,他也猜到情况肯定有变,并且这个变化并不好。

    “不要动。”陈然闭着眼,用几乎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在果东耳边道。

    他们现在没有办法对付这个东西,他们唯一的会就是在那长刀出现时,那把长刀就是附灵物,只要他们能破坏附灵物

    果东身体僵硬片刻,最终缓缓放松下来。

    几乎就在果东都已经下定决心就这样让那东西看一夜时,就躺在他身边的陈然在睡梦中抱着兔子翻了个身,面朝他们这边侧躺。

    孩子觉多,陈然睡得很沉。

    察觉动静,还就在自己脑袋旁边的动静,那原本盯着果东看的东西,竟缓缓地回头朝着陈然看去。

    他的脑袋缓缓移动,在黑暗当中和陈然面对着面,鼻尖贴着鼻尖。

    被贴脸,也不知是被那扑面而来的阴气影响还是因为第六感,陈然眉头皱起,不舒服地动了动脑袋。

    他平躺,那东西也跟着移动怪异地弯下腰的上半身,再次把脸贴在陈然脸上。

    兔子早已察觉,有了之前两次后它一直很警觉。它从陈然的怀中钻出来,它站在陈然肚子上在黑暗当中张望,但它依旧什么都看不见。

    它皱眉,它不喜欢这种感觉,它甚至觉得烦躁,它耐心已经耗尽,它甚至想把这整个副本直接破坏。

    只要这个副本毁掉,一切照样会结束。

    随着它这想法逐渐清晰,空气中不存在却又真实存在的阴气开始被撬动,兔子根本就没察觉到的情况下,它们开始不受那东西控制。

    兔子体内有着果东绝大部分的阴气,哪怕现在封印已经坏掉,阴气已经逐渐涌回果东体内,这一点也并未改变。

    果东身为鬼王,鬼王之王,他的强大已经根本无法具体衡量,那怕是这种未知的状况,属于那个世界的一切依旧以他为主,何况一点阴气。

    这动静似乎惹恼那东西,那本来正把脸贴在陈然脸上的东西,竟慢慢地抬起头来看向兔子。

    这次,兔子察觉,察觉到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杀意。

    兔子被线缝住的嘴线条崩开,它猩红的眼兴奋得冒出森森红光,它缓缓转动脑袋,一百八十度回过头看向正贴着它后脑勺的那东西的脸。

    它依旧看不见那东西,但它能够感觉到那里有杀意。

    “嘿嘿嘿”太过兴奋,太过开心,兔子都不禁笑了起来,它无声地做出口型,“找,到,你,了!”

    下一刻,几乎是在兔子口型做完的那一瞬之间,果东被陈然压住穿过陈然腋下的,握着陈然放在被子中的长刀,精准的朝着那东西所在的位置狠狠刺了过去。

    刀子触碰到那东西的瞬间受到阻隔,仿佛刺在铁上,下一刻,刀尖的位置竟变成阴气开始散开。

    陈然的刀本来就是这个世界莫然借来的刀,是阴气构成的存在,并不是真正的附灵物。

    但这只是所有副本世界的规则,不是果东的,他这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已经开始溃散的刀尖刹那间恢复,锋锐的刀尖直直扎进那东西如同铁块的皮肤,然后贯穿那东西的身体,从他右胸口的位置直直刺出。

    “呀!”不同于人类的惨叫,仿佛什么铁器摩擦在玻璃上的声音猛地传出,划破黑暗。

    声音响起的同时,原本睡得正香的几人猛然惊醒。

    几乎是同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陈然大吼一声,“别睁眼!”

    被吓醒已经睁开眼的陈然三人都是一愣,旋即赶紧闭上眼。

    看不见动静,耳边就只剩下那刺耳地尖叫,陈然总算露出几分孩子该有的不安,他在黑暗当中摸索,要找果东和陈枫。

    果东在一击得逞之后,被插在那东西身上的刀拉扯着从地上爬起来。

    陈然也跟着站了起来,他闭着眼,但和之前的什么都做不了不同,这次他可以从声音判断那东西在哪。

    从果东中接过刀后,他闭着眼凭借着记忆大步跨前两步,把那东西一路推到墙壁前,狠狠钉在了墙上。

    莫然此时也反应过来,她闭着眼上前,中的长刀已经出鞘。

    “陈然?”莫然出声。

    “这里。”陈然立刻反应过来,他往旁边一让,让出正面的位置。

    莫然听声辨位,确定方位,她中的刀直接朝着那东西腹部刺去。

    她用尽力气,一刀下去却并没刺中任何东西,而是狠狠钉在了水泥墙上,这让她的被震得一阵发麻,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

    “看不见就无法攻击!”果东反应过来。

    他已经睁开眼,他从地板一路看向陈然那边,顺着陈然和那东西的脚一路看上去,在陈然胸口那东西腹部的位置停下。

    果东赶紧跑上前去,要去拿莫然中的刀。

    他跑到莫然身边,他的双举起,他刚刚要去拿莫然拔出来递过来的刀,身体就是猛地一僵。

    不只是他,莫然也停下,两人维持着递刀接刀的姿势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

    他们身边,陈然也停下,他还维持着皱眉的表情。

    陈枫和陈然那边,陈枫把陈然护在身边,两人挪到了沙发那边,也同他们一样被按下暂停键。

    所有人都不能动,整个屋子一片寂静。

    那种寂静非常诡异,诡异到让众人自灵魂深处的开始觉得不寒而栗,甚至都忘了呼吸。

    不知何时,就连那东西的尖叫也停下。

    寂静当中,那被果东刺穿身体,被陈然推着钉在墙上的东西,缓缓动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看刺穿自己身体的那把长刀,他试图把它阴气化,在不成功之后,他直接挪动身体,硬生生的把身体从刀里扯了出来。

    他的身体自伤口处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伤口处有无数黑色如同血液的东西往下滑,但他体内好像没有多少水分,“血”很快就止住。

    脱离刀子,他愤怒地冲着果东吼了一声。

    他向着果东走来。

    果东清楚地看着自己视线范围内,一双褐红的脚慢慢靠近,他试图动作,但身体根本不听指挥。

    寒意窜进果东的身体,令他觉得恐惧的并不是那家伙丑陋的模样以及他的靠近,而是自己动弹不了这一点。

    来到果东身边,那东西再次冲着果东怒吼。

    那东西很生气,他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这是第一次。

    他张开嘴,原本干成一个洞口的嘴,两颊的皮肤随着他张嘴的动作被撕裂,漆黑的血液顺着不规则的伤口处下滑,浸湿他整个下巴。

    他向着果东靠近,要活活吃掉果东。

    他喜欢这样的场景,因为每当这时,空气中的恐惧、绝望、害怕就会浓郁得如同奶油般粘稠香甜。

    果东看着那张越靠越近的嘴,濒死关头,被按下暂停键的他催动封印后的阴气。

    他本以为这次会和之前一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但这次,封印后的阴气竟有了回应。

    果东立刻明白过来,只要对视上就不能动,这是那东西的规则,不知道为何,那规则居然对他也有用。

    现在因为那东西自己破坏掉无视了“必须对视”这点,强行让所有人停下,所以他的规则变弱了。

    果东立刻集中注意力催动封印后的阴气。

    开始只是很的动静,随着他念头越来越强,那动静越来越大。

    就在他马上就要突破禁制让自己动起来时,一旁突兀地传来很短一下,硬物划在另一样硬物上的声音。

    那声音打破了寂静,让所有人连同那怪物都是一愣。

    果东微愣,那一瞬之间心情极度复杂。

    陈然动了。

    只是个普通人的陈然,凭借着自己的意志,硬生生强行突破了那东西的禁制。

    “呲——”第二声。

    陈然背上青筋暴起,他要把钉在墙上的刀拔出来,他要动起来!

    他要动起来!

    他不能害死果东!

    果东不能死!

    “呲——”刀尖被从墙壁中拔出。

    陈然无法眨眼,他只能用眼角余光去看那东西站在果东面前的脚。

    动起来!

    他指收紧,他握紧中长刀。

    动起来!

    他身体僵硬,如同灌铅,他如同木头人般缓缓地转动身体。

    那东西以怪异的姿势转动脑袋,回过头来,从腋下看向已经弧度转动上半身的陈然。

    他嗅着空气中陈然散发出的无尽的不甘、愤怒,竟笑了起来,“嘿”

    他就像发现了有意思新玩具的孩,他兴奋地抬起头来。

    他看向果东,怪异地弯着腰的他,抬起修长得可怕只剩下骨头和皮的。

    他尖锐的指甲刺破果东的皮肤,在果东的背上划动,一路从果东背划到他臂上。

    随着他的动作,鲜红的血液从果东臂上的伤口处溢出,很快染红果东白皙的臂。

    “嘿嘿。”东西回头看向陈然。

    陈然已经半个人都转过来,看见这一幕,他双眼红得如同要滴血。

    太过愤怒,杀意太过浓烈,陈然脑子里嗡的一声巨响之后,身体里不知什么地方好像坏掉,紧接着,一股冰冷的寒意开始在他体内流窜。

    那股寒意从一开始的一丝,渐渐壮大,不断地壮大,越来越强大,很快便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随着那寒意的强大,陈然逐渐找回身体的控制权,他动作越发流畅。

    他嘴角勾起,露出可怕的弧度,如同狰狞的要吃人的饿鬼!

    他迈动脚,就向着那东西走去!

    看着这一幕,看着逐渐被阴气笼罩的陈然,那东西眼中都是惊讶,他疑惑,他不解,陈然明明就只是个人,体内为什么却能溢出阴气?

    同样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果东,脑海中在起初的错愕之后,却是一阵慌乱,陈然在鬼化。

    他如同鞋子那副本的活鬼,他在鬼化!

    陈然

    一股巨大的力道打在那东西的脸上,兔子已经突破禁制。

    那东西没想到会被突然袭击,被打得整个都飞向一旁的墙壁,然后连同墙壁一起撞得变形。

    那东西脚纤长无比,身上除了骨头就是一层皮,看着十分脆弱,却意外的很耐打,普通的物理攻击对他仿佛没有丝毫作用,他身后的墙壁都被打得变形坍塌,他还完好无损。

    被打,那东西立刻看向兔子。

    兔子跳跃起要再冲向那东西,视线和那东西对上那一瞬间,整个僵住,落地。

    果东疯狂催动体内的阴气,他已经顾不上再掩饰身份。

    陈然不能鬼化,虽对他来死掉的陈然还是活着的陈然区别不大,但陈然必须是陈然,他不应该变成被愤怒和杀意的傀儡。

    而且,死掉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他不想陈然经历那种痛苦。

    004

    随着果东的举动,兔子体内的阴气也愈发浓郁,它再次突破禁制站了起来。

    它狂化,它以及快速度冲向那东西,拳脚不停地打在那东西的身上,要把那东西撕成碎片。

    “陈然”果东趁着这会嘴唇缓缓动作。

    陈然已经没有理智,他的脑海中就只有那东西的模样,只有果东上还在不断往外渗血的伤口。

    他动作越来越快,从一开始的缓慢迈步,到慢慢的如同常人般行走,他中的刀已经高高举起,那刀被自他体内渗出的阴气笼罩,变得阴冷而锋利。

    他要杀了那东西!

    “陈然!”

    果东体内的阴气越来越强,他的身体在仿佛什么东西碎掉的咔嚓声音当中强行动了起来,他看向陈然,他必须让陈然停下。

    “陈然!”

    见陈然和果东两个人居然都逐渐冲破禁制,一直挨打的那东西逐渐慌了神,他的强大并不在于直接的战斗力,而在于规则。

    它的规则,不知什么原因,强大到甚至就连果东都必须遵守。

    那东西被兔子追着打,混乱之中看看已经到他背后的陈然再看看果东,眼中有狠绝一闪而过。

    他愤怒地张开裂开的嘴冲着陈然低吼一句,要先下为强。

    “你还不动!”果东眼角余光瞥向就趴在屋顶的那红衣女鬼,他已经能动,但他根本跟不上那家伙的速度,那家伙会瞬移。

    兔子亦是如此,兔子可以无数次突破禁制,可下一次的禁制对它还是有用。它已经被再次按下暂停键。

    不知何时已经倒过来如同蜘蛛般趴在屋顶角落的红衣女鬼脑袋转动,她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看看陈然,又看看那东西。

    她迟疑着,她往前爬了一步,又倒了回去,她忍住,她没动。

    “你儿子就快死了!”果东冲着那女鬼大喊,他大步跨向陈然,但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慢动作。

    唯一不受限制身体修长的那东西,在再一次定住兔子后,一个瞬移到达陈然背后。

    听见果东这话,趴在屋顶角落的那红衣女鬼回过头,张开血淋淋的嘴冲着果东低吼一声,愤怒至极。

    怒吼完,她在墙角的位置急得直转圈。

    一边转圈,她一边怒吼,她一点没了之前自己给自己做饭,还分饭给果东的悠闲。

    果东瞬间明白过来,那红衣女鬼肯定已经不止一次攻击过那东西,那东西还藏有杀锏。

    “唔”红衣女鬼急得喉间都发出呜咽,那张惨白的和陈然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上,有血泪流出。

    就这片刻时间,瞬移到陈然背后的那东西,尖锐锋利的爪子已经向着陈然的脖子刺去。

    陈然正在不断地鬼化,但他还并未鬼化完,他体内虽然充盈着阴气,但他还是人,他心脏还在跳动。一旦他脖子断掉一旦他大量失血,他立刻就会死掉。

    “陈然!”

    果东伸出去,他距离陈然还有一米多,他抓不住陈然。

    陈然彻底陷入愤怒和杀意之中,他并未躲藏,他回过头去,他要杀了那东西。

    已经彻底被阴气冲昏头的他,脑子里只剩下果东被伤害那一幕。

    “陈然,冷静下来!”果东低喝。

    眼见着那东西的爪子已经刺破陈然脖子上的皮肤,一道红色的身影猛然从天而降扑在了那东西的身上。

    红衣女鬼触碰到那东西的瞬间,那东西立刻发出一阵凄厉惨叫。

    红衣女鬼身上不停滴落的血,如同硫酸般腐蚀着那东西,让那东西身上冒出一阵阵黑烟,身体也因为被腐蚀而满是血肉模糊的凹痕。

    这还不是结束,那红衣女鬼染血的头发如同有生命般,不断地缠绕在那东西的身上,要把那东西整个人腐蚀掉。

    随着两人的接触的面积越来越大,那东西叫得越发凄惨,在众人身上的禁制也随之减弱。

    果东快步冲向陈然,他一把拽住陈然高高举起要把红衣女鬼和那东西一起砍的,“陈然!”

    不等陈然对他的靠近作出反应,整个世界就是猛地一颤。

    紧接着,世界开始快速崩溃,速度之快,窗外的街道几乎在一瞬之间就化作碎块跌落至黑暗。

    再一眨眼间,整个世界已经只剩下他们这间屋的地板。

    “啊!”看见这一幕,红衣女鬼愤怒的咆哮。

    她不断地催促着自己的头发,要把被她抓住的那东西杀掉,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随着这个世界的崩溃,被她抓住的那东西身体开始变得虚无。

    他,要逃!

    “啊——”红衣女鬼愤怒至极。

    看见果东,被果东抓住,已经被阴气冲昏头脑的陈然皱眉,他凶巴巴地推了果东一下,要把果东推开。

    他气势汹汹,但他用的力道却不大,果东只是被推地一个踉跄,里还是抓着他的。

    就这片刻,陈枫和陈然也已经恢复。

    陈枫护着陈然,陈然把地上的兔子捡了起来。

    两人看看那红衣女鬼,再看看同样恢复过来睁开眼的莫然,然后是陈然

    陈然已经和之前的陈然不同,逐渐鬼化体内充盈着阴气的他一张脸变得煞白,他脸上逐渐浮现出龟裂般的黑色纹路,他双眼中不见眼白,只剩下漆黑的眼瞳。

    他变得诡异,变得不像是人,那张本就好看的脸也变得越发好看,那种好看更倾向于诡异妖异,光是看着他那张脸就令人背脊发寒不寒而栗。

    “你”陈枫其实早就已经隐约有所察觉。

    莫然从没提过她还有个表弟,几乎同样的名字,和莫然七/八分相似的长相,几乎一样的脾气,突然带回家的附灵物

    他早就有所察觉,他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

    “陈然”陈枫跨前一步,来到被果东拉住了就怎么也摆脱不了的陈然面前。

    陈然可以推开果东,但是不管他怎么凶怎么龇牙咧嘴,都不曾对果东用过大力。

    陈枫看了一眼身后已经坍塌崩溃到他们脚下的地板,他伸试图去摸陈然的脸颊,但陈然太凶,根本不让他靠近。

    “当初你出生,你妈妈知道你没有受到副本影响的时候,很开心,都哭了。”陈枫微微蹙着眉,努力地隐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那表情有些扭曲也有些好笑,但现在却没人能笑得出来。

    “我也很开心,我们一直害怕你会受到副本影响,害怕你会一出生就和别的孩子不同,身体不好又或者更糟我”

    陈枫再看了一眼身后都到脚边的黑暗,他知道,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

    “我们真的很开心”陈枫哽咽,他不知道他还能什么,

    知道陈然没有受影响的时候,他们真的很开心。

    当时的他们有多开心,在这副本当中见到陈然时,他们就有多伤心。

    他虽然没有进过副本,但对副本的事却从莫然那知道得一清二楚,陈然会进来,就明他们死后陈然吃了很多很多苦。

    “你”陈枫已然泣不成声。

    他不知道到底有多苦,才能把继承了莫然的坚强强势的陈然,都折磨得拉进副本。

    他希望,他从没在副本里见过陈然。

    莫然视线从一旁明明抓住那东西却又让他跑掉,所以愤怒得不断咆哮的红衣女鬼身上移开,她看向果东,看向果东里牵着的气得要去砍了那东西,却又挣脱不了果东的陈然。

    “臭子”莫然一巴掌拍在陈然脑袋上。

    被打,陈然凶巴巴地回头。

    莫然笑了笑,她故意伸去摸炸着毛的陈然的脑袋,她就是喜欢气得陈然嗷嗷叫,“不怕,老妈罩你。”

    果东一用力地拽着被逗得要砍了莫然的陈然,一边看向把兔子递回给他的陈然。

    陈然被陈枫抱着,他把头靠在陈枫肩头,明白了所有事情的他眼眶通红,却忍住没哭,“这个我用不上了,还给你。”

    陈然抹抹眼角,“还是让它保护你吧。”

    顿了顿,他又问:“我什么时候能遇到你?如果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肯定会有一点点害怕”

    果东来不及回答,他们脚下仅剩的地板就全部消失。

    黑暗袭来,不过一瞬,世界就又大亮。

    清晨天刚亮起的独栋别墅区里,一群人突兀的出现,站稳的那瞬间,一群人忍不住叽叽喳喳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出去了吗?”

    “这是哪,这不是我家呀”

    “刚刚怎么回事?”

    “”

    果东来不及去打量周围的环境,被他拽在里的陈然就是猛地一软,身体里的阴气随着场景的切换而被突然抽离的他,昏死过去。

    “陈然!”果东顾不上掉在地上的兔子,赶紧伸接住陈然。

    周围的人闻言,纷纷安静下来。

    他们朝着两人看来,见陈然晕倒,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做了什么?”一同进入副本的那头头问道。

    这里明显不是外面的世界,那就只能明他们并未离开副本,可并未离开副本却突然换了个场景

    那头头想不通,但他知道肯定是果东他们做了什么。

    果东没空搭理,晨曦下的他试着去叫醒陈然,但无论他怎么叫陈然都毫无反应。

    眼见着陈然的身体随着阴气地抽离而越发冰冷,果东慌了神,如果陈然是因为身体里充满阴气而出状况他还能想想办法,可这情况他完全不知该怎么办。

    现在的陈然,是因为人的那一部分出了问题,所以才昏迷不醒。

    “陈然,你还去不去学校了?”一到熟悉却又有些不同的叫声从一旁屋子里传来。

    随着那话声的靠近,众人旁边不远处的房门突兀被打开,约莫三十多岁的陈枫出现在门口。

    大清早的一开门就看见自家门前站着一大堆人,陈枫吓了一跳。

    “陈枫”果东愣神,下一瞬他反应过来,他连忙冲着陈枫道:“救救他,陈然要死了!”

    陈枫吓到,赶紧转头朝着身后屋内的陈然看去。

    黑色的单肩书包,剪短没什么发型却一点不显得难看的黑发,逐渐长开越发冷峻好看的眉眼,一脸全天下的人都欠了他几百万的臭表情。

    看见背着书包一脸不爽地跟在自己身后的陈然,陈枫松了口气。

    陈然显然也听见果东那句,出门,他看看人群中抱着人跌坐在地的果东,眉头一皱,“有病?”

    果东嘴角狠狠一抽,他突然觉得只会骂笨蛋的陈然可爱得不得了,简直就是个大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