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第63章 第 63 章
    00

    果东伸出爪子,他要把陈然的头毛都薅光。

    陈然本能摸向自己的刀,要敲果东的脑袋,他伸出去才想起来他的刀不在。

    “啧。”陈然咂舌。

    他再回头时,对面的果东全身的毛都已经炸了起来,爪子也伸出来,正冲他凶巴巴地龇牙。

    陈然虽然居然想用刀敲他!

    陈然不想活了?!

    果东一个跃起猛地扑向陈然,陈然吓了一跳,赶紧用抵住果东的脑袋把他推开。

    他动作快准狠,精准的按住果东的脑门,但他忽略了果东的力道,果东几乎整个人扑上去,这把他直接推倒在沙发上。

    眼见着两人滚作一团,果东已经薅住他的头发,两人动作就是猛地一僵。

    陈然眼神猛的犀利,不见丝毫刚刚的玩闹嬉戏,果东亦是如此,眼中更多了几分冷静。

    “察觉到了?”陈然勾了勾嘴角,果东还挺敏锐。

    果东继续伸去抓陈然的头发,同时道:“对面楼顶。”

    陈然点点头,抓住果东的腕,要把自己的头发从果东的中解救出来。

    两人从沙发上打闹到站起来,然后一路打闹到窗口窗帘后外面看不见的地方。

    在窗帘后站定,刚还打得起劲的两人立刻停下,陈然谨慎的从窗口的位置朝外看去。

    “人?”陈然剑眉深皱。

    就在陈然家对面的楼顶上,一男一女两个人正朝着陈然家客厅这边张望,见陈然、果东两人不见,那两人伸长了脖子,那模样像是恨不得把脸贴在陈然家窗户上看。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把刀送到你家的?”果东问。

    陈然迟疑,“不像是经常监视人的人,太蠢。”

    果东瞬间明白过来。

    送到陈然家的那把长刀里面可是有厉鬼,不懂得其中厉害的人不会想到用那刀对付陈然家的人,懂得其中厉害的人轻易也不敢把那种东西带身边,当初那把刀上并无封印过的痕迹。

    而且对方得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不然组织里的人也不至于查了这么多年依旧什么都没查到。

    要满足这些条件,如果那把刀的出现真的是人为,那么那幕后的人怎么也得是个有这本事的,可现在在对面楼顶的那两人却连监视都监视不好。

    “两拨人?”果东疑惑。

    “可能。”

    “那现在怎么办?”果东问。

    “看看再。”陈然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般走出窗帘后,回到沙发上坐下。

    见陈然又出现,对面楼顶张望半天没看见人的那两人连忙蹲下,只露出半个脑袋在外面,鬼鬼祟祟。

    下午五点半左右,街道上再次逐渐热闹起来时,房门自外面被打开,陈枫下班回来。

    一看见陈枫,果东两只眼睛就亮了起来,他抱着自己的兔子期待地望着门口。

    陈枫进门后,很快,一道才到陈枫胸口下的身影就走了进来。

    还没完全长开还带着些婴儿肥的脸颊,和陈然极为相似的眉眼,脑袋后扎个揪揪的半长黑发,一身贴身高领的黑羊毛衫,深咖色胸口画着个大大“x”酷酷的外套,同样黑色的长裤。

    看见只的陈然时,果东屁股后面无形的大尾巴都摇晃起来。

    陈然显然早就已经知道家里有客人,并且其中一个客人跟他妈妈莫然长得很像,进门后,他只多看了两人一眼,就拿了自己的包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果东的视线一直尾随着他,直到他进门。

    房门一关,果东立刻回头看向陈然,他两只眼中都是稀奇坏了的星星,“好可爱!”

    陈然时候比长大之后可爱多了!

    陈然扁扁嘴,莫名有些不爽。

    “别介意。”陈枫笑笑,“那孩子性格有些别扭,不太爱和人话。”

    果东摇摇头,他好稀罕只的陈然,不知道他给不给摸,他好想摸一下,最好再捏捏脸颊。

    “莫然还没回来吗?”陈枫询问。

    果东摇头,他刚准备没有,门口就又传来开门声,莫然抱着一个黑色盒子进门来。

    盒子很长,都快有她人高,盒子也很重,她抱着有些费力。

    陈枫见状连忙上去帮忙,莫然却没让他碰,“我自己来就好。”

    陈枫愣了下,像是明白了什么,他退开,并未争。

    “正好你们都在。”莫然用脚把门踢回去后,把盒子横抱起来,把它放在果东两人面前的茶几上。

    “给你们的,看能不能用。”莫然用扇风,她扛了一路,热出一头细汗。

    陈然像是已经明白什么,他起身把盒子打开。

    果东疑惑,直到看见盒子里面的东西。盒子里装着两样武器,一把水果刀,一把长刀。

    水果刀并不是两指宽几厘米长的那种刀,而是倾向于菜刀的类型,四指宽,十多厘米长。

    长刀一下吸引了果东和陈然两人的注意力,因为那长刀他们都熟悉,那把刀赫然就是之前陈然从罗云那‘借’来给果东用的那把。

    果东抱紧自己的兔子朝着莫然看去,果不其然,莫然用来煽风的指骨节处通红,显然是刚才狠狠活动了一番。

    “我从组织那边‘借’来的,你们看能不能用。组织里的武器都有严格的管控制度,我只能借到这些。”莫然脸上笑着,眼底深处却没有丝毫的笑意,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果东一头黑线,陈然他们家借东西的方法是不是有点暴力?

    陈然拿了长刀,他比划了下,这把刀和他原本在用的刀很像,但也有些微的不同,需要适应。

    附灵物理武器本来就稀少,像这种长刀那就更是少之又少,莫然能找到这一把不容易。

    这刀早在落在罗云里之前,就已经在组织里。

    陈然还刀入鞘,看向果东。

    果东拿了剩下的那把水果刀,“我用这个就好。”

    他对武器并不挑剔,不管是长刀还是菜刀,陈然给他他就用了。

    解决了武器的事,陈然明显松了口气,莫然亦是如此。副本里面没有武器是多危险的事,莫然再清楚不过。

    就是不知道这副本里面的附灵物,能对真正的附灵物产生多大作用。

    收好水果刀,果东看向莫然,他还没见过莫然的武器。

    莫然看出果东所想,解释道:“我平时不常把武器带回来,都是放在组织里。”

    果东哑然。

    陈然他们用的武器原本都是附灵物,就算现在里面已经没有厉鬼,阴气也依旧存在。长时间接触阴气是会影响到人的性格的,精神不坚定的,甚至可能因此性格大变。

    陈枫和这时候的陈然,都只是普通人。

    “那子也回来了?”莫然看向陈枫。

    果东把水果刀别在后腰,本能朝着陈枫看去,陈枫脸上满是惊讶和复杂。

    他略有些不安的多看了两眼果东身边的陈然后,这才把注意力收回,“回来了。”

    “那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早点去好占位置,晚了还得排队。”莫然着就往门口走去。

    陈枫赶紧冲陈然屋子叫人,“陈然。”

    果东疑惑,他看向陈然,陈然眼中也都是疑惑。

    “晚上我们去吃火锅,陈然都念好久了。”陈枫笑着解释,笑得有些牵强,他又忍不住多看了果东身边都比他还高的陈然一眼。

    陈然微怔。

    莫然已经穿好鞋打开门,“走吧。”

    听见叫声,陈然从自己的房间出来,看见果东身边大陈然中的长刀,他挑眉,但并未多什么。

    “再不快点就不等你们了。”莫然催促,她风雷厉行,一点不拖泥带水。

    几人赶紧排队穿鞋出门。

    下了楼,莫然习惯性地把搭在陈枫肩膀上,俩人接着火车走在前面,一路走一路商量着要吃些什么。

    只的陈然冷着一张脸跟在后面。

    果东和陈然走在最后,陈然精神有些恍惚,果东却兴奋得屁股后无形的大尾巴不停地摇晃。

    察觉到果东灼/热的视线,陈然回头看了眼。

    果东赶紧移开视线。

    等了会,见陈然回过头去,果东立刻又看了过去,他真的超想摸摸看。

    火锅店离陈然家并不远,走去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

    他们到时店里已经热闹起来,空气中香气弥漫。

    店是家老店,收拾得很干净,红彤彤的锅底,大碟大碟的蔬菜和肉,看着让人很有食欲。

    他们人多,要了张大桌。

    莫然和陈枫经常带陈然过来吃,两人很快就选好锅底,“鸳鸯锅,一边辣的一边清淡的,剩下的你们看要吃什么菜”

    果东点了两道喜欢,陈然漫不经心,陈然点了两道,剩下的莫然和陈枫包圆,菜单很快就出来。

    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后,莫然环顾一圈,看向陈然,“别傻愣着,快去装调料,顺便帮我装一份。”

    陈然起身,一脸冷漠,“自己去。”

    莫然瞪眼,“你这还没娶媳妇就把你娘忘了?”

    陈然理都懒得理她,自顾自地起身离开。

    “陈然,等下,把他们也带去,不然等下他们找不到地方。”陈枫指指果东两人。

    陈然看了眼陈然,陈然也看了回去,两人视线相交,然后仅用一秒钟就得出一个共同结论,两看两相厌。

    陈枫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大概是为了节约有效空间,这家火锅店调料的位置在很角落的地方,如果不是有熟人带新客人恐怕都要找一会。

    到了地方,三人各自取了调料碗,然后一字在调料区前排开。

    陈然和陈然两人不愧是经常吃的,环视一圈就动起来。

    果东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决定学着陈然弄。

    他不是没吃过火锅,但以前他吃的时候都是照着墙壁上贴的配方去调,这里墙壁上没贴。

    学着只的陈然在碗里放完蒜,果东正准备再偷看,就发现自己边多了个调好的碗。

    “你是笨蛋吗?”只的陈然头也不抬地问,留下自己调好的碗,他拿过果东弄得一团糟的碗。

    收获一碗调料,还被主动搭话,果东很是开心,可开心之余又觉得爪子有些痒。

    他都纳闷了,为什么不管是大只的还是只的陈然,都喜欢骂他是笨蛋?

    002

    就这片刻时间,只的陈然已经又调好一碗料,他端着碗就往回走。

    果东赶紧跟上,“你不帮你妈妈调吗?”

    “让她自己调,每次都嫌弃我弄得难吃,每次都让我弄。”陈然嫌弃。

    果东哑然。

    回到桌前,见陈然没帮自己调作料,莫然立刻闹了起来,好歹才总算动陈然让他去调。

    见陈然臭着一张脸离开,莫然一秒变脸,“这子也不知道是哪学的,调出来的味道特别好吃。”

    顿了顿,莫然又用一种很不甘心的语气道:“就是人太欠揍。”

    着,莫然还瞪了一眼果东旁边的陈然。

    后者一脸冷漠,仿佛莫然吐槽的不是他,而是别的什么人。

    果东对这场景正稀奇,他面前的调料就被陈然换走。

    “你干吗?”果东急了,他的调料可是陈然帮他调的。

    果东伸就要去抢,却被陈然轻松挡开。

    “还我!”果东凶巴巴地露出爪子。

    陈然无视。

    果东刚准备挠人,服务员就端着菜上来,果东和陈然坐在靠外面,服务员的出现正好阻断两人的打闹。

    等到菜上完那人离开,果东再朝着陈然看去时,陈然已经卑鄙的把调味料放得远远的,放到果东够不到的地方。

    陈然回来,这次他帮陈枫也带了份调料回来。

    菜上齐,调味也有了,一群人注意力都转移到火锅上。

    吃饱喝足离开火锅店时,已经是七点多。

    来到外面,吹着冬日微凉的夜风,果东摸摸撑得圆溜溜的肚子,打了个饱嗝。虽然不愿意但不得不承认,陈然调的调味味道确实挺好。

    回家的路上一群人笑笑,果东更是找到会和陈然上好几句话,他正开心不已,眼角余光就瞥见跟在众人后面默不吭声的大陈然。

    看看那样的陈然,再回头看看黏在一起搭火车走路的莫然和陈枫,和面无表情酷酷的跟在两人后面,时不时呛莫然一句的陈然,他喉间瞬间就是一苦,苦得发疼。

    果东往回跑两步,和陈然并肩。

    陈然看见,路灯下他眼神疑惑,但大概是因为思绪被打断,他黯然的眼中有了几分精神。

    “嘿嘿。”果东抱着兔子傻笑。

    “笨蛋。”

    果东呲牙,陈然今天要是再敢骂他一句,他绝对把陈然脑袋上的毛薅光,他到做到!

    回到家,一群人在沙发前摊开,谁也不想动。

    静坐了半个时后,见时间已经不早,陈枫开始催促陈然去洗漱。明天是周一,陈然很早就得起来去上学。

    果东吃得有些撑,坐久了肚子难受,他低头看看兔子,刚准备抱着兔子站起来走动下,身体就是一僵。

    就在他对面的位置,茶几下方,两双脚静静放着。

    因为茶几不高的原因,果东看不清楚那两双脚具体长什么样,但却能清楚地看见四个黑色的影子。

    确认自己看见的不是错觉,原本笼罩着果东的闲暇清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寒意。

    陈枫催陈然去洗漱,两人不在沙发这边。陈然坐在他边,对面沙发就只剩下莫然一个人,可对面却有两双脚

    这屋里,多出了个人来。

    果东看看自己怀里的兔子,兔子乖乖的被他放在腿上靠着他的肚子坐着。

    果东摸摸它的爪爪,状似无意地缓缓抬头,他顺着茶几一路往上看去,越过茶几桌面看向茶几上方时,那双就在莫然身旁的脚却消失不见,沙发上方只剩莫然一人。

    果东愣了愣,再低下头去。

    茶几下只有一双脚。

    “果东?”陈然加大音量。

    果东惊醒,看过去。

    “陈然洗完澡你就去洗。”陈然道。

    果东愣了下才明白陈然的意思。

    “好。”果东点头。

    “怎么?”陈然朝着果东刚刚一直盯着看的茶几看去。

    果东迟疑一瞬,摇头。

    刚刚那东西,兔子因为角度的原因应该看得更清楚才是,但即使如此它也什么都没发现。

    陈然和莫然又都坐在他旁边,特别是莫然,她甚至就挨着那玩意坐着,这样他们都察觉不了

    果东看了眼陈枫那边。

    陈枫正在洗间帮陈然调水温。十多年前大部分人家用的都还是插电的电热水器,这种电热水器容量低,五个人洗澡得烧两三次,水温也不太稳定。

    察觉到果东看向陈枫的视线,陈然身体坐直,对面莫然也立刻明白过来,脸上更多了几分严肃。

    “你们没带衣服吧,我拿两套陈枫以前的衣服,你们看看能不能穿”莫然嘴上着,径直起身走向客房。

    陈然起身跟上。

    果东见状,起身跟着。

    进门,反锁上房门,陈然和莫然纷纷看向果东。

    果东并未隐瞒,把刚刚的事情和两人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莫然神情极为复杂地开口,“有没有可能是你看错了?”

    她不是想质疑果东,而是这实在太不可思议,当时她可就挨着那东西坐着。

    陈然脸色也极为难看,他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果东迟疑一瞬,道:“那东西肯定不是家灵,家灵不长这样,看他的眼睛和指应该是成年人的形象,至少身高体型不会。”

    果东之前就已经在疑惑,疑惑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身为鬼,还是个鬼王,甚至鬼王之王,各种各样的鬼果东也算是都见识过,就算没见过也肯定有所耳闻,可这样的能让他都难以察觉的,他还从未遇到过。

    果东尚且不知道是什么玩意,陈然和莫然两个人就更是一头雾水。

    “总之今夜注意些。”莫然叹息一声,脸上第一次露出疲惫的神色。

    哪怕知道自己和这个家都只是一段记忆一段历史,当陈然和陈枫遇到危险,莫然也没办法做到漠视。

    陈然点头。

    莫然出门,“我去找两套衣服给你们。”

    排着队洗漱完,果东借着吃撑了的借口在屋里转了遍,特别是陈然和陈枫他们的房间,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他这才回客房。

    他回去时,陈然洗漱完正在擦头发。

    陈枫虽然没有陈然高,但要比陈然稍微胖些,陈枫的衣服穿在陈然的身上,让陈然领口处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

    看着那样的陈然,果东都有瞬间的移不开眼。

    待到陈然擦干头发,果东又磨蹭了会后才躺上床。

    黑暗中,察觉到身旁果东躺下,陈然调节了个方便果东靠近的姿势,他自然的等待着果东的靠近,天气挺冷。

    他等了片刻,果东却并未向他这边靠拢。

    陈然微愣,他用脚触碰果东的脚,果东不冷?

    脚靠过去,他却在果东的脚上感觉到棉质触感,“你穿袜子睡觉?”

    “冷。”果东僵了僵,他把脚移开。

    陈然蹙眉,沉默片刻,他坐起来开了灯,紧接着他把被子也掀开。

    果东赶紧把脚藏进被子,“干吗?”

    陈然狐疑地看了果东一眼,一把拽住他的脚,要脱果东脚上的袜子。

    果东扑上去就要阻止,但他的动作到底慢了,他扑上去时陈然已经一把把他的袜子拉掉。

    原本还只是疑惑果东神神秘秘在搞什么的陈然,看见袜子下那沾满血的鞋套,以及果东裹着纱布的脚趾,他身体蓦地一怔。

    面对这样的陈然,果东第一反应就是逃跑,陈然肯定会生气的!

    一想到陈然会生气,一想到陈然肯定马上就又要骂他是笨蛋,果东就炸了毛,但这次果东提心吊胆的等了许久也没等到陈然的怒吼。

    陈然静静地下了床,静静的出门,片刻后,他拿了个医药箱进来。

    他在床边坐下,拿了果东的脚把它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心地拆开果东脚趾上的纱布。

    果东刚刚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偷偷的换过纱布和鞋套,但在血止不住的情况下,伤口的纱布很快就被血浸得透透的。

    陈然把纱布取掉,心地把伤口消了毒,又换上了新的纱布。

    整个过程,他没一句话。

    包扎完伤口,他把医药箱放回去。

    果东趁着这会又拿了新的鞋套和袜子穿上,然后把自己在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

    陈然回来时看见,沉默地关了灯,躺下。

    黑暗中,数着身边陈然的呼吸,等了半天也没等来怒吼的果东有些慌了。

    他侧身看向陈然。

    陈然翻了个身,背对他。

    果东愈发慌了,他拉了兔子的在被子下戳戳陈然。

    陈然一动不动。

    果东再戳戳。

    陈然依旧不动。

    果东赶紧再戳戳。

    就在果东要再戳戳时,陈然突然转过身来。

    果东伸出去的来不及收回,直接戳在了陈然侧腹的痒痒穴上,陈然忍不住闷哼一声。

    陈然这一声低哼,声音很低,低到都自带几分沙哑。

    那声音就如同羽毛轻轻挠在果东心上,让果东呼吸都是一滞。

    果东不敢多想,他全身的毛都炸起来戒备着,要等陈然发难骂他笨蛋。

    黑暗中,陈然静静看着果东,没有骂他也没有发火。

    果东屏息等待许久依旧没等来发火和骂声后,他正犹豫要不要再戳戳看,陈然就突然动了起来。

    陈然向他靠近,没有揍他也没有发火,而是一把抱住了他。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靠近,果东整个人都僵住。

    感觉着陈然身上的温度,和臂上像是恨不得把他勒死的力道,嗅着陈然头发间身上的气息,果东心脏开始砰砰直跳。

    “陈然?”果东话出口,才发觉自己声音中都带着几分不易察觉地颤抖。

    陈然没话,只是静静闭着眼。

    他不愿意牵连果东,却还是把果东牵连进来,他不愿意害死果东,他是不是也要把果东害死?

    果东脚上的伤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那样的伤口太特殊,普通踢到磕到根本不至于变成那样。

    十指连心,连脚趾甲都整个不见的伤得有多疼?

    果东却带着那样的伤,若无其事的跟着他到处乱逛了大半天,是不是他要是不发现,果东就一直不?

    果东有瞬间的混乱,他想不明白陈然为什么没生气,也想不明白陈然为什么要抱着他,他又想到莫然他们的事,陈然落寞的眼神,他艰难的在混乱中理出一抹头绪,也是唯一一抹头绪,陈然身上好香

    果东喉结不受控制地滑动。

    “不痛吗?”陈然沉闷的声音自果东心口传来。

    果东愣了愣。

    “不痛。”他之前还嫌弃山神安慰人的方式太笨拙,现在他却也只能笨拙地轻轻摸摸陈然的脑袋。

    他真的不痛,更痛的他都忍受过来了。

    003

    陈然不再话,显然是不相信。

    果东想要再安慰,却不知该怎么。

    黑暗中只剩寂静,以及两人的呼吸和心跳。

    大概是被窝太暖和,又或者是陈然身上的味道实在太让人安心,果东很快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迷迷糊糊间,果东被一阵细碎的声音吵醒,那声音像是什么虫子在动。

    夜太近,一点点动静都被放到很大。

    陈然家的房子已经住了有段时间,是老房子了,夜里有点轻微的动静并不奇怪,果东也就并未太在意。

    他摸摸怀中睡着的陈然,靠他更近,继续沉睡。

    再次被吵醒时,果东微有些生气,他很困。

    他迷迷糊糊间想弄出点动静把那虫子吓走,却在凭着本能听声辨位弄清楚那虫子在什么地方后,犹如一盆冰水浇头瞬间清醒。

    声音是从柜子里传来的,他身后的床头柜,之前他曾看见过一双眼睛的那个床头柜。

    那细碎的声音也并不是什么虫子爬动的声音,而是人的指甲抠在木头上的声音。

    “咔咔”

    “咔”

    一开始那声音很,渐渐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同传来的还有抽屉慢慢再往外挪动的声音。

    听着那声音,果东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那双暗红色仿佛被风干过的从柜子中探出来的场面,以及那双眼正斜着眼从柜子里瞪向他后背的场景。

    果东努力让自己的呼吸维持绵长,同时他缓缓睁开眼。

    夜已深,从后中的窗帘外隐约透进来的那点光并不足以照亮屋子,窗外隐隐约约摇动的树叶,反倒让漆黑的屋子变得愈发阴森。

    果东斜着眼看向身后,但从他的角度最多看见一点窗帘。

    柜子里的东西仿佛察觉到什么,猛然安静下来。

    果东呼吸跟着一滞,他才屏住呼吸,他立刻就后悔,如果之前那东西没发现他醒来,现在那东西肯定已经发现。

    黑暗中,果东静静聆听。

    柜子里一片安静,果东脑海里是一双猩红的眼恶狠狠瞪着他后背的画面。

    也不知道多久后,死一般寂静的屋里突然又传来熟悉的咔咔声,只是这次和之前缓慢轻微的声音不同,这一次,那声音明显变得急促且暴躁。

    “咔咔咔!”

    “咔咔!”

    指甲抓在木头上的声音酸得令人头皮发麻,量是果东,也忍不住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果东缓缓恢复呼吸,他的在被子当中轻轻摸索。

    他一动,那抓挠的声音立刻停顿安静下来。

    果东被那份安静刺激,也不由停顿。

    就在果东的心都开始狂跳时,那抓挠的声音突兀再起,柜子里面的东西越发暴躁。

    他指甲不停地抓挠在木板上,一同传来的还有柜子缓缓地一下下往外滑的滑轨声。

    兔子原本都是睡在果东怀里的,但因为昨晚果东抱着陈然,它没有地方睡,所以它伤伤心心地跑到了陈然后背的位置,挨着陈然躺下。

    黑暗中,察觉果东的摸在它身上,还捏了捏它的肚子后,兔子脚并用地抱住了果东的,就像一只被撸了肚子的猫。

    察觉到这,知道兔子是误会他在和它玩,果东一时间都有些被噎住的感觉。

    就在果东准备再做点什么时,抽屉在突然的一声滑落的声音下,彻底打开。

    果东僵住。

    他身后,有东西从柜子当中出来,虽然他看不见,但他却能感觉到。

    那个东西像是人却又不是,而且他好像非常高大,可能举起来都能碰到屋顶。

    从抽屉中出来,他缓缓移动,站到了果东背后。

    他一动不动,他静静看着果东,他的影子落在果东身上,拉得老长。

    果东睁大了眼看向前方,陈然就睡在他面前,陈然是个很警醒的人,明知道这里是副本明知道白天才出过事,他不可能真的彻底熟睡。

    只要他有一点动静,陈然肯定立刻就会醒来。

    果东思考要不要叫醒陈然,但只一瞬他就否决这打算,陈然面对着他而睡,陈然睁开眼的第一眼就会看见他身后那东西。

    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只要两人的眼睛对上,那陈然肯定马上就会变得不能动。

    他之前见过这东西两回,一次是柜子里,对上了眼,一次是茶几旁,那次他没看见眼睛。第一次他立刻就不能动第二次他却可以动,其中的原因只能是因为对上了眼。

    果东不动,那东西也不动。

    被果东撸了肚子的兔子见果东没了动作,乖乖躺好,只一只爪爪握住果东自然垂下的指。

    黑暗中一片寂静。

    一夜中最黑的时候往往不是深夜,而是太阳快要升起前两三时时,果东看着投落在自己身上的影子被黑暗同化,然后又在黑暗当中显现。

    直到大概四点多,街道上都隐约有人活动的声音传来,那东西才再次有了动静。

    他重新回到柜子,然后把柜子向着里面拉去。

    听见柜门关好的声音,果东僵硬地躺了一夜的身体总算得以放松,他才一动,陈然立刻睁开眼。

    睁开眼,见果东醒着,睡得有些迷糊的陈然一双眼很快就清明,“怎么了?”

    果东回过头去,看向身后的床头柜。

    床头柜如同他睡之前般合拢,不见任何异常。

    果东蹙眉,犹豫一瞬,硬着头皮微微拉开一条缝。他没有直接朝着抽屉中间看去,而是从一侧角落缓缓移动视线,他戒备着,一有不对就立刻停下。

    他从抽屉这头看到那头,却没看见任何东西,抽屉里除了他藏的纱布和鞋套空空荡荡,也并不见任何指甲印。

    看见果东这举动,陈然已然明白过来。

    他拿了习惯性放在身边的刀下床,他如同之前的莫然一般直接把整个床头柜都放倒,试图看出些什么。但不管他们怎么查看,柜子里都空空荡荡。

    “你怎么不叫醒我?”陈然回头,看见果东又是那副全身都发麻不敢动弹的模样,他喉咙一紧。

    果东眨巴眨巴眼睛,“看你睡得那么香,我舍不得。”

    除了怕陈然和那东西对上眼的顾虑,果东也不得不考虑另一件事,那就是连兔子都无法察觉的那东西,陈然真地对付得了吗?

    甚至,他对付得了吗?

    果东并不想自我怀疑,可这么久以来,他确实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存在。

    陈然脸色变得怪异,像是惊讶又像是嫌弃,极其复杂。

    憋了半天,陈然最终什么也没。

    恰好这时客厅也传来动静,陈然索性向着门外而去。

    陈枫穿着睡衣打着哈欠提前起床温粥,陈然今天要读书。

    见陈然和果东也醒来,陈枫略有些惊讶,“这么早?”

    “我帮忙。”陈然走进厨房。

    陈枫本能的就要张嘴拒绝,哪有让客人进厨房的道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看看比他都还高些的陈然,神情复杂。

    “就煮粥?”陈然问。

    “嗯?嗯等下热下剩菜再煎两个蛋就好。”陈枫道。

    陈然熟练地淘米,然后把锅放进电饭煲,插电。

    看着这一幕,陈枫挠挠头,找话,“你经常煮饭?”

    “嗯。”陈然闷声道。

    “自己煮饭挺好,卫生。”陈枫蹙着眉,他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能让自己表情看着不那么奇怪。

    果东看不下去,僵硬地挪到沙发前坐下的他告状,“他天天煮面条。”

    陈然煮了两次饭给他吃,两次都是面条,虽然陈然艺不错,但也改不了两次都是面条的事实。

    陈然闻言,立刻凶巴巴地瞪了回去,那眼神像是在果东再多嘴就面条都不给果东吃。

    陈枫讶然,他看看果东,又看看陈然,“也别总吃面,多吃点肉,这样才长得高”

    话完陈枫才又反应过来,陈然比他还高些。

    “嗯。”陈然轻轻应声。

    莫然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揉着眼睛出门来,“大清早的你们在这吵吵什么?”

    陈枫深呼吸,出了厨房,没再敢去看陈然,“我去个厕所。”

    莫然看看果东又看看陈然,“床不舒服?”

    现在才五点多,天都才刚亮。

    “那东西昨夜又出现了。”果东道。

    莫然眼神瞬间清明,不见丝毫睡意。

    果东趁着陈枫不在,把昨夜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陈然也还是第一次听果东这事,听完整件事的始末,他皱着眉头沉思。

    “你是他出来后只是盯着你看?”莫然蹙眉。

    “嗯。”

    到现在为止,那东西一共出现三次,三次都只有果东一个人看见。

    第一次不提,第二次时她和陈然就在旁边却什么都没察觉到,这第三次,那东西则是盯着果东看了几时却什么都不做

    要是换个人,绝对要怀疑果东是不是在撒谎以博取关注。

    “他真的什么都没做?”陈然问,“哪怕任何事都行。”

    果东摇头,“一动不动,只是看着我。”

    屋内一时间陷入沉默,因为三人都摸不着头脑。

    打破安静的是陈然,他顶着和陈枫一样乱糟糟的头发揉着眼睛出门,然后一屁股在沙发前坐下,开始闭着眼睛打瞌睡。

    他脑袋一点一点的,好几次都差点倒下,不过在关键时候又掰了回来。

    看见这样从未见过的陈然,果东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陈然脸上的神情却极为复杂,隐隐之间还带着几分嫌弃。

    莫然饶有兴致地看着陈然和陈然,眼中都是笑意。

    许久之后,陈枫都开始炒蛋时,陈然才总算缓缓清醒过来。

    “快去洗脸刷牙,今天不去学校,晨练完今天你爸带你去个好地方。”莫然道。

    果东和陈然都是一愣,两人脸上的神情都不由复杂,

    陈然闻言,用和陈然一模一样的动作挑了挑眉,然后用看笨蛋的眼神看着莫然,“今天周一。”

    “你子——”莫然气得牙痒痒,“我当然知道今天周一。”

    陈然微愕,“那去哪?”

    “你猜!”莫然神秘兮兮。

    陈然一脸嫌弃,完全不想猜。

    “游乐场,你之前不是一直念叨着想去?今天满足你的愿望!你子怎么一点都不可爱?我看别人家的孩就都很可爱。”莫然牙痒痒。

    “游乐场?”陈然又是那副看笨蛋的眼神,“周一不去学校读书去游乐场?”

    “去,还是不去?”莫然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不能打孩。

    “不去。”陈然转身回房洗漱,要准备去学校。

    “我”莫然脑子里那根神经绷断,她追了过去,要揍人。

    听着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果东回头看向身边的陈然。陈然脸色复杂,甚至有点想加入莫然揍人的队伍。

    果东扁扁嘴,“你知道吗,你平时就那副欠揍的模样。”

    陈然一副吃到什么恶心东西的表情。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没人愿意带你玩了吧?性格别扭,还不会好好话,你没被人活活打死那纯粹是因为那些人打不赢。”果东语重心长。

    陈然额头青筋开始突突直跳,他觉得果东就是脑袋痒了想挨揍。

    “你以后生孩千万不能像你。”果东谆谆教导。

    “那不然像你?”陈然狞笑,杀人的心都有了,果东这是都爬他脑袋顶上撒欢来了。

    果东愣了愣,想想,他认真点头,“这个可以。”

    陈然脑子里那根神经崩断,抄了刀就要杀人,果东吓到,赶紧逃跑。

    陈枫端着热好的菜和煎蛋出来,看见这一幕,笑着摇摇头,“吃饭了。”

    听开饭,果东赶紧往餐桌跑,同时向陈然做出休战的势。

    陈然看看陈枫,给了果东一个饭后算账的眼神后,坐下。

    陈然和莫然也很快出来。

    莫然显然没拗过陈然,陈然还是穿上了校服,这把她气得不轻。

    “你煎这么多蛋做什么?”莫然坐下后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她看向桌上那堆堆成山的一叠金黄色的煎蛋。

    陈枫早就已经想好借口,他道:“有客人总不能还让他们跟着吃剩菜,你们和陈然一人三个。”

    他看看陈然,“多吃点。”

    “嗯。”陈然应了声。

    早饭开始,果东努力扒饭。

    陈枫艺很好,即使只是简单的煎蛋,沾上酱油,也依旧吃得果东口水直流。

    果东吃得太快,一碗饭才吃了半碗自己的三个煎蛋就没了,没吃够,他偷瞄陈然碗里的,陈然还剩了两个。

    他正纠结要不要下,陈然难得吃到陈枫的煎蛋,他盘子里就多出一个煎蛋来。

    陈然冷着一张脸老气纵横地提醒,“吃饭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

    果东突然就觉得,要是再生个陈然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