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第59章 第 59 章
    00

    “出、出不来了唔”山神抹抹眼泪,“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果东眉头蹙起,眼神冰冷几分,他不想要这个答案。

    “如果你把他还给我,我就带你去见那些人。”顿了顿,果东补充,“你的岩岩他们。”

    刚刚还哭得伤心无比的山神愣了愣,红彤彤的眼睛泪汪汪地看着果东,“真的?”

    果东迟疑一瞬,违心地点了头。

    这里是镜子里的世界,这只是一段历史一段记忆。

    这镜子对于山神来,应该不仅仅是用于封印那些难民的物什,更是一份挂念一份执念。

    十年前,当镜子被带离这座山,这份挂念和执念就不复存在了。

    现在十年的时间过去,他恐怕早就已经

    因为信仰和供奉而生的神,一旦不再被信仰不再被记住,甚至还没了挂念,自然也就不再存在。

    就算存在,他恐怕也已经无法再凝聚成型,只是一抹游荡在山林间等待着他的“岩岩”回去的模糊意识。

    山神眼睛都亮了起来,他三两下抹掉脸上的泪水,“真的?”

    但下一刻,他眼中又有更多的泪水决堤似地拼命往外涌,他哭得比刚才更加伤心,“呜哇可是、可是没有办法出来,出不来了”

    他想要去看岩岩他们,可是他不能离开这里,他也没有办法把镜子里面的人放出来,他已经没有那个能力。

    面对那越哭越凶的山神,果东讶然,他正不知所措,帐篷门口就传来动静。

    守下半夜的兰昊逸疑惑地掀开门帘看了进来,看见果东一个人坐在帐篷里,一只高高举着,他眼神疑惑,“你在干吗?”

    果东从刚刚开始就在自自话。

    果东看看兰昊逸,又看看被自己拎着脚提着的山神,他把山神放下,拿了一旁的兔子,“兔子不睡觉。”

    被这突然的一口大锅砸在头顶,兔子红宝石的眼中满是委屈。

    兰昊逸哑然,他看看果东,又看看被果东抱在怀里的兔子,“早点睡。”

    果东点点头。

    兰昊逸放下门帘,要继续回火堆旁看火。

    他门帘放下的瞬间,脚边是一阵微弱的风,他疑惑地低头看去,脚下空空荡荡。

    他并未当一回事,只当是夜风刮动门帘。

    见门帘被放下,见山神趁着刚刚的功夫逃走,果东和自己怀里的兔子面面相觑。

    他拿了放在腿上的镜子,如果真的就连山神都没有办法把陈然从里面放出来,那他们该怎么办?

    一夜无眠,翌日,天刚微亮营地就热闹起来。

    考虑到今天都是些体力活,几人煮早餐时下足了料,煮了满满一锅的蔬菜粥。

    吃饱喝足,几人把营地里所有的绳子都整理了一遍。

    登山绳是爬山必备的装备,兰昊逸当初有给他们每人准备一捆,杨奇回他们这些业余老自然也不会漏掉。除了他们两队,游龙他们队伍几人也都带了绳子。

    把所有绳子都整理到一起之后,数量相当可观,供给四个人使用绰绰有余。

    拿好绳子,又带了些水和压缩饼干,一群人迎着朝阳向着山上而去。

    这座山杨奇回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对山上的情况并不清楚。他们之前虽然去山顶打过电话,但走的路并不是这条。

    上去的路上,杨奇回四人一边走一边分析研究着地形,要找最合适放绳子的地方。

    这片崖壁和之前的那片崖壁不同,之前那片崖壁是陡坡,虽然也很危险,但到底还是有些坡度,万一掉下去只要能拉住崖壁上的灌木野草,也不是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这边不同,这边的崖壁几乎都是九十度角的垂直悬崖,真要掉下去,那就必死无疑。

    杨奇回几人不愧是老,经验十分丰富,十一点不到就带着果东几人找到一处可以下绳子的地方。

    背后是被树木覆盖绵延的山脊,前方是陡峭笔直的悬崖,站在崖壁边,众人无心欣赏风景,心中都是忐忑,他们都没有过这种崖壁上作业的经验。

    “绳子对折成两股,一根短地捆在身上,另外一根是备用的安全绳,上面再留几个人看着,万一出事就尽快把人拉上去”杨奇回嘴上一边着,一边教众人怎么快速打结。

    做完基础地培训,杨奇回主动带了楚溪、夏婵和成德到一旁去,自成一队。

    面对这,李卓风三人脸上都滚烫。

    杨奇回他们本可以不参与这件事,却还是愿意帮忙。

    只是心中过意不去,李卓风三人倒也没什么,真让他们把自己的命交给几个陌生人,他们也确实不放心。

    “我先下去。”果东拿了绳子到一旁去捆树。

    看见果东这积极的模样,李卓风三人哑然。

    “我跟他一起下去。”兰昊逸道,着,他也拿了绳子到一旁去忙。

    李卓风和告近两人并未阻止,这片山崖很宽,光凭果东两个人根本无法搜寻完,等果东两人累了他们再换班,这样效率更高。

    做完准备,又检查了一遍绳子的安全性,果东抓着绳子开始下放。

    这边崖壁更为陡峭,下放更困难,因为许多地方甚至是向内凹陷的,落脚都难。

    往下放出一段,果东停下,他维持着悬空的状态伸长脖子张望,试图寻找到带着镜子凹痕的石壁。

    夏初中午的阳光已经算得上火辣,没多久就把果东后被烤得一片滚烫,他面前的崖壁却总给人一种犹如寒冰的错觉,冒着森森寒气。

    又下放一段依旧没有找到凹痕后,果东抬头看了眼在他上方几米的兰昊逸,他闭上眼,催动体内的阴气。

    这么大的地方,想要靠纯人力找完,得找上几天。

    他念头才一起,之前有了裂缝的封印处立刻涌出无数阴气,太过强烈的阴气让他身上的衣服都随之舞动。

    他念头再起,正准备释放出去,就察觉到在他下方不远处有一道熟悉且弱的气息。

    果东收起阴气,睁开眼,他再看了眼上方的兰昊逸,见兰昊逸没注意他这边,他无声下滑一段,来到那熟悉的气息面前。

    那边是一片向外凸起的岩壁,岩壁并不宽,成年人只能在上面勉强落脚,但对孩来却像个平地。

    见自己被发现,昨晚偷袭果东的那山神现行,大概是昨夜被抓住的印象太过深刻,他似乎有些害怕果东,红彤彤的眸子中都是戒备。

    和果东对上视线,他吸了吸鼻子,眼泪汪汪地道:“我想到办法放他出来了”

    果东挑眉,黑眸幽深如海。

    果东正准备询问是什么办法,就发现山神脑袋顶上的叶子少了一片。

    果东幽深如海的眸中有惊讶浮现。

    山神外吸了吸鼻子,他把自己的在果东面前摊开,白白肉肉的掌心里是一片绿油油的叶子,那叶子原本长在他的头上。

    看见叶子,山神本来就红彤彤的眼眶一下就红了,他用带着哭腔的奶音哽咽着道:“镜子里面的东西会跑出来,是因为我的力量太弱了”

    果东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叶子不是自己掉下来的,这山神也不是因为昨夜被他吓到所以哭了一夜哭红了眼,而是因为他自己把自己的叶子扒了下来。

    那叶子是他的命门,关系到他的灵力和命数,拔掉它就等于自损命门命数,这样一来他就会变得更加的弱。

    他弱了,镜子里的东西少了束缚,不定就能出来。

    “好了的,我把你的朋友放出来,你就带我去见岩岩他们”山神肉乎乎的抹抹眼泪,拔掉叶子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昨夜果东只是摸摸叶子他立刻就无法动弹。

    果东哑然,这山神也太好骗。

    “好了的”山神眼眶中都是泪水。

    他想见岩岩他们。

    他们肯定还记得他,他们不会忘了他的,他们肯定是太忙了,所以才没有空回来。

    他们不来,他就过去。

    “那些难民的附灵物在哪?”果东答非所问。

    “附灵物?”山神再抹抹眼泪,他鼻子因为哭太多而堵住,出的话声音哑哑的,有些含糊。

    “就是那些难民的依凭——”果东话未完,一旁兰昊逸惊喜的声音就传来。

    “果东你看这个是不是?”兰昊逸从上方低下头来。

    果东抬头看去。

    兰昊逸似乎发现了什么,情绪激动。他的不停地拍打在面前的石头上,随着他的动作,他整个人都跟着晃了起来。

    果东收回视线再看向一旁凸起的岩石时,山神已经不见踪影。

    崖壁上方的李卓风和告近听见兰昊逸的话,都从上方探出头来。

    果东拉着绳子往上爬去,他和兰昊逸之间隔着好几米的距离。

    下来容易上去却难,果东好不容易爬到那边时,兰昊逸已经把周围的墙壁都敲了一遍。

    见果东靠近,兰昊逸兴奋地指指墙壁上的一处凹痕给他看,“你看这个像不像?”

    果东朝着那地方看去,不规则圆形的凹痕下是一条两指宽的竖线,那边的印子很浅,但确实很像他怀里的镜子。

    果东拿了怀里的镜子出来,把镜子贴和那凹痕放了进去,两者完全吻合。

    兰昊逸注意到,愈发兴奋,“而且你看,这里本来是不是一个洞?”

    兰昊逸一脚蹬在岩壁上,以脚为支点让自己远离崖壁,同时伸长臂比划了个范围给果东看。

    随着他的动作,果东很快明白他的意思。

    有着镜子凹痕的那块石头周围有一圈不规则的裂缝,如果把所有裂缝都连起来看,正好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就好像一个不规则的洞口里面被塞了一块巨石。

    巨石和崖壁从镜子所在的地方被齐齐切成两半,一半塌方落下,一半留在了山上。

    当初的塌方看样子并不是自然形成,十之八/九和镜子里的东西有关。

    “怎么样?”崖壁上方李卓风按捺不住。

    告近脸上也是一脸的焦急。

    “找到了。”果东道,他收起镜子,把抵在那块石头上。

    他指尖触碰到石头的瞬间,一股比其它地方更为冰冷的气息立刻袭来,巨石周围的缝隙处隐约间也透露着淡淡的愤怒和残忍的香气,这些无一不在明着里面的情况。

    几人都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找到,脸上都是惊喜。

    在隔壁搜索的杨奇回和楚溪听见,也跟着朝这边探头。

    002

    “现在怎么办?”李卓风问,“要先拉你们上来吗?”

    兰昊逸再次用力地敲敲那石头,他刚刚一直在敲,他试图把那块巨大的石头从洞口挪开,但悬空的姿势让他根本无法使力。

    “得找工具。”果东道。

    “拉我上去。”兰昊逸抬头,上方的李卓风和告近闻言立刻把他往上拉去。

    兰昊逸一边往上去,一边低头打量那石头周围的裂缝,“也不知道那山神到底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放进山里的”

    从塌方的痕迹来看,这山洞以及堵在山洞口的石头原本应该是封在山体里的,就像石中鱼一般的存在。

    就算做这一切的人是“神”,这也太不可思议。

    兰昊逸惊奇不已,果东想起刚刚那哭红了眼的娃娃,眼中却是嘲讽。

    能做到这种事,足以明当初那山神有多强大,可如今的他

    镜子外真正的游荡在山林间的那山神,恐怕早就已经烟消云散。

    果东抬头看向上方,见兰昊逸被拉上去,他开口,“也拉我上去。”

    一旁杨奇回他们那边也有了动作,杨奇回上去后,又从他们这边下去看了一趟那山洞,要帮忙想办法撬开山洞外的石头。

    那石头足有两米多高,不算太厚,若是在平地上,一个人费点力气应该也能弄出来,可悬空状态下就变得困难。

    来回折腾了二十多分钟后,一群人聚在崖壁上方。

    “旁边有缝隙?缝隙有多大?能用棍子撬吗?”李卓风问。

    “棍子塞进去不成问题,问题是怎么使力?我们在绳子上挂着,一用力,它没动我们就先动起来了。”

    “也是”

    听着几人商量的话语,果东又把藏在怀中的镜子拿出来看了看,他之前拿出来对比岩壁上的痕迹时就注意到,镜子的镜面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裂纹。

    这镜子不是那些难民的附灵物,而是那山神的依凭,是他的挂念,是他的执念。

    它的存在,对于山神来就等同于厉鬼的附灵物。

    它地损坏,对于山神来就等同于倒计时的开始,他已经没有时间。

    “果东?”李卓风看过来。

    果东把镜子塞回怀里,“商量好了?”

    杨奇回点头,“我们多弄一些木头下去,想办法把这些木头全部塞到那石头的下面,让石头悬空,再想办法把它拉出洞口。”

    这办法十分麻烦费力,但也是他们现在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有了办法,简单地吃了点干粮后,众人立刻行动。

    杨奇回带着李卓风、成德去附近砍树,果东和剩下几人则再下去清理碎石,提前做准备。

    下午两点多时,他们总算准备就绪。

    成德、李卓风和告近先下去,想办法把那石头垫了起来,果东和兰昊逸、楚溪换班下去时,李卓风三人身上已经满是汗水。

    这一忙就直到傍晚。

    迎着火红的夕阳做完最后的准备,悬在空中的四人对视一眼,一同使力。

    他们想办法在石头的上方穿了根绳子,他们脚踩在崖壁上往外拉着绳子,石头下面是早就塞进去的臂粗的木棍。

    阻力减少,那石头很快就动了起来。

    从一开始的缓缓移动,到后面慢慢地摇动,那石头被彻底拉出崖壁后,整个直接向下坠落而去。

    石头落地的瞬间,整个山林间都传来一声闷响。

    听着那声音,感觉着山壁间地颤抖,干了一天苦力活早已经一身灰尘一身汗水的众人,都忍不住的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悬挂在崖上离得稍远的杨奇回好奇的问,起初的知道自己已经死掉的惊讶混乱过去后,他对面前的这一切还挺稀奇。

    崖壁上方的夏婵、成德和楚溪亦是如此,几人好奇地探头探脑。兰昊逸因为腿不方便使力,也留在了上面。

    李卓风和告近对视一眼,两人收起脸上的笑容,他们拔出武器,露出戒备的神情。

    一旦他们试图破坏附灵物,这副本里的厉鬼立刻就会察觉,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

    告近深吸一口气,距离洞口最近的他往旁边走了两步,踏进洞口。

    他站到洞口边缘的一瞬间,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一股冰冷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他瞬间从夏季落入寒冬,身上因为刚刚的忙碌而忙出的汗意都仿佛结成冰。

    不等他从那份冰冷中缓过劲来,他就被脚下的场景吓到,洞口的里面,是无数试图往洞口外爬的尸体。

    那些尸体都已经腐烂干瘪,但他们脸上愤怒、憎恨、嫉妒的表情却清晰无比,当他取代堵住洞口的石头站在洞口时,那些爬向石头的尸体就仿佛正瞪着他。

    “心些”李卓风提醒,同时也进去。

    告近点点头,他展开随身携带的折叠刀。

    告近、李卓风两人之后,杨奇回也踏入洞口。

    感觉着自洞口深处溢出的阴气,看见这诡异瘆人的场景,杨奇回眼中的好奇消失不见,只剩恐惧。

    “他们”

    这些人不像是死了之后被关在这的,反倒像是被活活关在里面饿死的,不过事情却不是如此。

    杨奇回心情复杂,“起来他们也是可怜,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仅仅是因为身在那个时代就不得不承受战乱带来的后果,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听着杨奇回颇为感慨的话语,早已见惯了人性恶的一面的李卓风、告近不置可否。

    如果仅仅是因为自己遭遇不公,就把这份愤怒理所当然地发泄在别人身上,那他们也不过就是加害者。

    “现在怎么办?”李卓风把枪上膛。

    山洞并不深,十米左右,里面一共堆放着大几十具尸体,想要全部损坏并不困难,困难的是等下厉鬼察觉他们的意图后可能会发生的事。

    这里是悬崖之上,他们根本无处可退。

    告近回头看了眼远处已经挂在山顶的夕阳,“先回去。”

    李卓风诧异,他们好不容易才总算进来,“可”

    “陈然还没出来。”告近苦笑着提醒。

    李卓风哑然,他看向果东。

    陈然情况太特殊,他们不能确认他们毁掉这个副本之后陈然是会被一同踢出这个副本,还是被永远留在这个副本里的镜子当中,随着这个副本一起消失。

    告近带头,向着洞口走去。

    他重新把绳子捆回自己身上。

    杨奇回深深看了一眼身后那如同地狱般的场景后,也拉了绳子捆上。

    杨奇回后,李卓风也向着洞口走去,果东紧随其后。

    来到崖边,果东刚准备伸去拉悬在空中的绳子,他的脚踝就猛的被人抓住。

    果东低头看去,看见就躺在他脚边抓住他的脚缓缓抬起头来的干尸,他淡然地抬起另一只脚,一脚把那干尸的踩断。

    这些尸体放得太久,骨头都已经变得脆化,果东一脚下去,咔嚓的声响立刻吸引了其他三人的注意。

    三人回过头,看见果东脚踝上挂着的以及那被踩断臂的干尸,还有果东那一脸冷漠的表情,三人脑袋里有瞬间的空白,他们一时间都不知道是应该害怕还是应该哭笑不得。

    洞内也有片刻的死寂,那些正试图起尸的干尸看见这一幕,脸上的嫉妒愤怒都有瞬间地僵硬。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果东已经拉了绳子淡然的在自己身上捆好。

    做完这些,果东正准备悬空好让自己被拉上去,身后洞里那些干尸就再次动了起来,他们纷纷挪动身体试图站起来。

    干瘪的身体,因为被虫蛀和腐烂而空空荡荡的脑袋胸腔,火红的夕阳,令人如置冰窖的浓郁阴气,这一幕怪异又令人头皮发麻。

    果东看了他们一眼,淡然的让自己悬空,同时对上面的几人道:“拉我上去。”

    面对果东这淡然不惊的模样,洞口一旁告近三人原本空白的脸开始逐渐扭曲。

    大概是被果东气到,原本还只是缓缓的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般移动着的那些干尸,在愣了愣之后,竟然一改之前的缓慢以极快的速度全部冲向洞口——然后被果东面无表情地一脚踹了回去。

    变成干尸的他们体重相对于正常人要轻,力气也随之减,果东这一脚下去,一堆尸体立刻倒成一团。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果东这么欺负,面子全然扫地的一群干尸怒了,他们的身体之上有黑色的雾气蒸腾而起。

    它们不再附身在尸体上,要直接用最残酷最恐怖的一面杀死果东。

    萦绕的黑雾很快笼罩整个洞口,让原本还被火红的夕阳照亮的山洞回归黑暗,更添几分阴森。

    那些黑色的东西凝聚到一起,逐渐向着洞口而来。

    果东冷冷看了它们一眼,不为所动,由着那些黑色的东西缓缓的在地上蠕动,它们速度一直不快,他自己则抓着绳子随着楚溪几人的动作离开洞口。

    已经被往上拉了一段的告近几人低头间看见这一幕,一时间都没绷住,原本还带着几分惊慌的脸上都不由流露出同情,同情那些已经被果东气炸的黑色的东西。

    “怎么了?”留在悬崖之上的兰昊逸询问,告近几人的脸色实在太奇怪。

    告近嘴唇动了动,却没能出话来,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兰昊逸见告近如此,越发奇怪,他疑惑地看向一旁的李卓风。

    李卓风脸色也极为奇怪,他憋了半天,最终只憋出一句,“那些尸体起尸了。”

    然后差点被果东气死,这句话他犹豫半天也没能出口。

    兰昊逸讶然。

    他跨前一步来到崖边,从崖边探出头去查看下面的情况,从他的角度看不清洞口里面的情况,只能隐约看见在洞口摇曳着的黑色阴气。

    果东最后一个回到悬崖上,他站定,立刻把怀中的镜子掏了出来。

    因为镜子的损坏,那些黑色的东西开始大量地跑出来,陈然的气味也越发浓郁。

    “陈然?”果东对着缝隙叫了一声。

    夕阳之下,一片寂静,无人回应。

    果东微微蹙眉,他把镜子倒过来抖了抖,那种感觉很奇怪,他明明能感觉到陈然就在裂缝那头,但他却无法触碰到陈然。

    “镜子怎么裂了?”兰昊逸发现。

    果东没解释,而是道:“那些黑色的东西原本是被关在镜子里面的,镜子裂了它们就都跑出来了,陈然应该也能想到办法从里面出来。”

    听陈然可能自己出来,告近几人眼睛都亮了起来,要不是因为陈然的情况还不确定,他们刚刚就已经动。

    “在那之前——”果东回头看向崖壁。

    在他们都上到平台之上后,洞里面的那些黑色的东西总算爬到了崖壁边,它们气势汹汹愤怒无比,然后以龟速顺着崖壁开始往上爬。

    果东嫌弃,真给鬼丢脸。

    003

    “看来今晚有得忙了。”李卓风道。

    陈然那边他们帮不上忙,他们能做的就只有守住这些尸骸,然后等待。

    “那现在?”杨奇回从未面对过这种事。

    “吃饭,休息。”果东又看了眼才刚爬出洞口没多远的那些黑色的东西后道。

    李卓风扶额,杨奇回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下,他清楚的从果东淡然的语气当中感觉到了鄙视。

    心中诧异,杨奇回倒也没反对,他也饿了。

    大概是被果东传染,几人站到崖边看了眼下方正辛苦地往上面爬来的那些黑色的东西后,一时间竟也觉得好像没什么了不起。

    一旁,果东已经如同他所,找了地方坐下吃起东西。

    李卓风几人过去,紧挨着坐下。

    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之下吃饱喝足,果东拍了拍,走向崖边。

    看着崖边已经快到他脚下的那些黑色的东西,他拿了铲子,把就在他脚边那些黑色东西身下的一大块泥巴铲了下去。

    看见那随着泥巴一起滑下崖底的黑色的东西,果东愈发嫌弃。

    他以前觉得人皮鬼无药可救,现在他却觉得人皮鬼搞不好还是可以救一救的,他也就只是笨了点、不靠谱了点、没用了点而已——

    想到这,果东就是一噎。

    人皮鬼之前居然还着了这些黑色东西的道,还是靠他救才出去。

    “没用的废物宠物”

    越想越是不高兴,果东索性就蹲在崖边,里拿着铲子盯着那些黑色的东西。

    那些黑色东西一爬到崖边试图上来,他立刻就连同泥巴一起给它们掀下去,让它们回去重爬。

    旁边多少都有些紧张的告近几人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他们嘴巴里咀嚼着的干粮突然就都不香了,一时间都有些替那些黑色的东西觉得噎得慌。

    天色很快暗下来,夕阳落山后几人在崖壁上方点了火堆,然后哆嗦着围坐在一起烤火。

    他们带上来的东西不多,厚重的衣服也没带上来,他们没想到今天能这么顺利。

    山里的温度低,越是往上越是低,入夜后一开始时众人还能靠着火堆的温度维持体温,但很快他们即使围在火堆旁牙齿也忍不住打颤。

    “要不我们下去拿?这个海拔,夜里的温度最低能达到零下十多度。”夏婵提议。

    李卓风蠢蠢欲动,他不耐冷,早就已经冷得不行。

    果东看看众人,又掏出镜子看了看,陈然还是在里面。

    “他今夜不一定能出来。”李卓风道。

    “我陪你下去拿。”告近起身,他也冷得不行。

    现在正是初夏时节,白天的时候就算是山里温度也能达到将近三十度,所以他们白天上来的时候就只穿着一层单衣。

    现在零下十多度,穿着单衣在山顶吹冷风,这不是靠忍能忍得了的。

    “我也去吧,回来的时候顺便再带些吃的。”成德起身,他们这里一共八个人,光靠三个人很难拿得了八人份的东西。

    杨奇回点点头,没阻止,只交代了几句让几人心。

    他们上来时有带探灯,下去时倒不用担心看不见路,不过山里走夜路非常危险。

    李卓风四人离开,山顶一下就冷清下来,一同冷下来的还有温度,没了其他人的挡风,似乎就连风都更大了。

    果东无视寒风,独自一人拎着兔子坐在崖边,注视着下面的情况。

    崖壁上那些黑色的东西见先头部队全军覆没之后学聪明了,它们开始怒气冲冲地横向移动,要从旁边爬上来,不过以它们的速度想要爬上来,估计得等到后半夜。

    果东把里的铲子在地面上怼了怼,又拿了一直拿里的镜子看了看。

    这些黑色的东西都出来了,陈然怎么还不出来?

    他总不能比人皮鬼还笨。

    果东正疑惑,隐约间就察觉到一抹不善的视线,那视线如同锋芒,带着隐忍却完全无法掩藏的恶意。

    果东立刻朝着那边看去,那边空空荡荡,只有黑暗。

    果东低头看了眼正在努力地攀爬着的那些黑色的东西,它们从其它地方爬上来了?

    果东作势就想要探查那边,但念头一起又立刻压下,他的封印坏了,稍微一个念头都能让远超他预料无数的阴气涌出。

    果东看了看崖壁上。

    那些黑色的东西严格意义来已经不是鬼,而是无数的厉鬼互相吞噬融合之后的产物。

    当初那些难民形成的厉鬼被山神关在镜子里太久,以至于他们已经彻底忘了本来的自己,只是遵从本能的吞噬其他人然后穿上他们的皮成为他们。

    果东正走神,火堆旁的兰昊逸就站了起来。

    “去哪?”果东赶过去。

    “厕所。”兰昊逸得含糊。

    “我陪你。”果东起身。

    兰昊逸略有些惊讶。

    自从陈然不见之后,果东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不管是眼神还是话的语气都有了微妙的变化,给人一种很明显的距离感。

    若是之前的果东要陪他去,兰昊逸一点不会惊讶,但现在这个

    “怎么了?”兰昊逸戒备地看看四周。

    “没事。”果东并未解释,因为他无法解释清楚他怎么能感觉到那么遥远之外的恶意。

    果东带路进了树林,兰昊逸犹豫一瞬,只得跟上。

    离开火堆进入树林,那种冰冷的感觉就越发明显,甚至呼吸之间都能看见白雾。

    走出一段路,远离火堆后,果东停下。

    兰昊逸转动脑袋看了圈,找了个位置解决问题,果东则趁着这会打量四周。

    这地方就是刚刚他察觉到恶意的地方,他本以为这里再怎么也会残留阴气,但让他意外的是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

    盯着他的不是鬼?

    果东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脑袋后就是一阵风声。

    果东本能就回过头去,他有心理准备,就算面对任何厉鬼都不会惊讶,但朝着他脑袋挥打来的却并不是利爪,而是一根棍子。

    “果——”兰昊逸反应过来想要上前拉果东时,游龙的棍子已经到果东面前。

    眼见着棍子就要直接砸在果东的眼睛上,一把冒着寒光的长刀突兀的从果东拿着镜子的左中探出,然后狠狠砍在游龙里的棍子上。

    棍子立刻断成两截,游龙没打到东西,被他自己用尽全身力气挥舞棍子的动作拉扯,身体扭了半圈后一头撞在旁边的树上。

    “唔。”游龙闷哼一声,里拿着的棍子落地,他错愕地看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头发以及臀下的陈然,转身逃一般地冲进黑暗。

    “陈然!”兰昊逸惊呼一声。

    回应他的,是陈然一个趔趄栽进果东怀中的举动。

    看见陈然脸上正有笑容流露的果东被撞,连忙慌脚乱的扶住陈然,感觉着陈然那酥软无力的身体以及身上淡淡的血腥味,果东有瞬间的慌神,“陈然?”

    陈然并未回答,刚刚还清醒着的他似乎卸了力,身体越发无力,要不是果东搂住他他整个人都能直接倒在地上。

    “陈然?”果东再出声,声音都有几分颤抖,这样的陈然是他所未曾预料到的。

    他一直很放心陈然,哪怕陈然被关进镜子里,他也不觉得陈然会死在里面

    “快带他去火堆那边!”兰昊逸过来搀扶。

    反应过来,果东连忙把陈然往背上背去,赶紧向着火堆那边而去。

    果东速度很快,没多久他就背着陈然回到火堆旁。

    正在休息的楚溪和杨奇回见到这一幕,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帮忙把人放下来。

    一阵忙脚乱后,陈然被放在了火堆旁,也是这时果东才总算看清楚陈然的情况。

    陈然身上带着大大无数伤口,脸色煞白。

    果东快速的扒开陈然的衣服检查伤口,伤口全都不致命,但陈然身体却冰冷的像个死人。

    他一张脸煞白,就是个死人。

    果东覆盖在陈然的胸口,他感觉不到心跳和血液的流动,陈然体内全然是充盈的阴气。

    “他怎么”楚溪惊讶地看着陈然突然长长的头发。

    果东没有理会,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他脑子清醒,却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他把覆盖在陈然胸口,开始快速汲取着他体内的阴气。

    镜子是用来关那些难民的,他们都是鬼,就算没有氧气也不会死,他们和人甚至都已经不在一个层面。

    可陈然不同,陈然是人,人是没有办法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生存下去的,除非他不用呼吸。

    陈然肯定是在被吸进镜子,发现四周氧气稀薄之后,立刻就进入了阴气附体的状态。但从他被镜子吸进去到现在为止,已经近两天时间

    片刻后,果东感觉得陈然体内的阴气已经被他全部吞噬,但他却依旧感觉不到陈然的血液开始流动感觉不到他的心跳,陈然好像就准备这样一直睡下去

    “陈然?”果东拍拍陈然的脸颊。

    “陈然?”兰昊逸也出声,他试着替陈然做心脏复苏,但陈然的情况并不是这个的问题。

    “你醒醒。”果东声音都颤抖,他开始后悔,无比后悔,他应该在一开始就把陈然拉出来。

    如果陈然死了,那他

    陈然依旧毫无动静,他身体冰冷得就像已经死去多时。

    “他会不会已经——”杨奇回想点什么。

    “不会的。”果东不等他把话完就反驳,陈然从镜子里出来的时候都还有意识,他下意识的就保护了他。

    “陈然?”果东喉头哽着,哽得他难受,他总觉得他有无数话想,可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起,“你现在醒过来我就不要你的加班费了。”

    几乎是在果东这话话音落下的一瞬之间,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陈然就猛地动了起来。

    他原本苍白的脸一瞬之间胀得通红,他猛烈地咳嗽,都快把肺咳出来,就好像太久没有呼吸所以被猛地涌进肺部的空气撑到。

    “陈然?!”果东惊喜,惊喜的同时也不由愣了愣,陈然该不会就是故意的吧?

    “咳咳”陈然猛咳,直咳到声音沙哑咳够,他才彻底脱力地躺在地上大喘气。

    他眼珠转动,在身边看见既紧张兮兮又一脸纠结心疼的果东,他没压抑住胸口的沉闷失落嘀咕了句,“你就不能惦记点别的?”

    “什么?”果东没听清,陈然的声音太。

    “没什么。”陈然闭上眼。

    惦记他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