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45、第 45 章
    00

    红月高挂,寒意沁人,渗入灵魂的冰冷像是要把?血液都冻结,让黑暗世界中所有的人都不?由颤抖。

    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人茫然而惊恐,他们眼眸瞪大到极限,只本能?的想要逃跑,知道?这是什么的组织里的人,一个个的则面色惨白。

    “这是”兰昊逸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他低头看向自己臂上竖起的汗毛,只觉毛骨悚然。

    这么浓郁的阴气,他进入这边世界以来还?是第?一次遇上,哪怕之前他进的那些副本全部加起来,也根本没有可比性。

    二楼,勉强躲过一劫的告近也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头顶的红月。

    他面前,原本高举着?斧头正要挥下的血人因为?那红月的出?现整个僵住,它身体肉眼可见地颤抖着?,就仿佛正在?面临什么极为?恐怖的存在?。

    告近一脚踢开拽着?他不?放的那男人,趁着?这会狼狈的向着?楼下跑去。

    男人还?在?着?,他已经濒死。

    血人依旧维持着?高举斧头的姿势,连动弹都不?敢。

    告近冲下楼,来到底楼时,他一眼就看见正傻傻站在?操场里的孙吴。

    “孙吴”

    孙吴哆嗦了下,如同回神般愣愣的朝他这边看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告近询问,他心中极为?不?安,那份不?安并不?全是自他自己心中而来,更多的是来自告远。

    虽然告远并未出?现,也并未和他交流,但他就是知道?告远在?害怕。

    “不?知道?”孙吴脸色极为?难看,显然是知道?些什么。

    “砰!”

    一阵突兀的什么东西狠狠砸在?另一样东西上的声音,在?漆黑的森林中猛然响起,声音震耳欲聋,力道?之大则让整个地面都随之颤抖,也让所有人都不?禁抬头看去。

    树林中没有惊飞的鸟,反倒是愈发的寂静,因为?所有在?树林中的东西都本能?地屏住呼吸。

    “砰!”

    巨响再起,这一次比之前那次更加猛烈,猛烈得都让人感觉到那浓浓的怒意。

    “砰!”

    恢复原本大的兔子?,拖着?那比它长上几十倍的大砍刀,以极快

    的速度穿行在?树林中,追逐着?那阵在?前方?疯狂逃窜的东西。

    “嘿嘿”

    兔子?举起中砍刀,用?力挥舞,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就连那些足需五六人才能?环抱的大树也被生生撕裂。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兔子?再次加速,双眼猩红的它看着?就在?身边的那藤蔓一样的东西,收起刀落,直接把?那藤蔓砍断。

    “嘶呀”

    近乎哀嚎有不?同于哀嚎的吃痛声立刻传来,那声音刺激到兔子?,让自它喉咙深处发出?的笑声越发兴奋也狰狞,“嘿嘿”

    它举起中的刀,疯狂砍在?被它砍下来的那段藤蔓上,直到把?它剁碎,直到藤蔓在?也无法动弹。

    做完这些,它脑袋一歪,看向剩下那些正逃跑的藤蔓

    它几乎是立刻就追了上去,它要剥了它的皮吃了它的肉把?它挫骨扬灰,再把?它的灵魂都撕成碎片!

    不?,这还?不?够,它要让它的灵魂永远无法挣脱,永远处于无尽的痛苦中,永世不?得超生!

    “嘿嘿嘿。”

    再一次追上那些藤蔓,兔子?再次举刀,“砰。”

    地面颤抖,一下一下,直到那段被砍下来的藤蔓彻底被碾得粉碎。

    做完这些,它在?向前追去。

    往前跑出?一段,兔子?却发现它一直在?追逐的那藤蔓没了动静,兔子?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那东西舍弃掉了这段藤蔓。

    这藤蔓是那东西身体的一部分,是它阴气所化,它自断藤蔓自损修为?,为?的就是摆脱追杀,但它以为?这样就能?跑得掉?

    把?地上那段藤蔓剁的稀碎,兔子?泛着?红光的眼在?树林中环视一圈,很快认准一个方?向,它快速的向着?那边而去。

    它才移动,林子?里就有什么东西窜向它,兔子?看都未曾看一眼中的刀直接一甩,连同周围的树和草木全部掀飞。

    “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东西,这么没眼力,没想到”红影放下被他拎里的家灵,绕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古树。

    数十人才能?环抱住的巨大树干,遮天蔽日的浓密树冠,树冠下垂挂着?的是无数已经干瘪化成干尸的尸体。

    风一吹,那些干尸如同风林般晃动,发出?的声音犹如恶灵哀嚎,悦耳动听。

    听见红影的声音,树冠无风自动,那痛苦哀嚎的声音顿时清晰无比,让人仿若身处地狱。

    “居然还?真是个鬼王。”红影嘴上着?,猩红的眼中却不?见任何惧意,他下巴微昂,眼底深处甚至浮现出?几分轻蔑。

    几乎就在?红影话?音落下的瞬间,一条人粗的藤蔓猛然从树冠上打了下来,就如同一条带着?尖锐倒刺的巨/鞭,以呼啸之势啪的一声打在?红影身旁。

    草木飞溅,灰尘扬起,阴气如同刀刃,在?地上留下足有六七米深的深坑。

    红影斜眼看了一眼那藤蔓,嘴角轻蔑一勾,甚至指头都未动,那藤蔓就被平平切断。

    切口处立刻有血溢出?,周围若有若无惨叫的声音逐渐清晰,一同清晰的还?有那些附在?树干上痛苦挣扎着?的脸,愤怒、绝望、痛苦、哀求,无数张脸都瞪着?红影。

    红影冷笑。

    他身后,大树的周围无数若隐若现的影子?逐渐清晰,他们或笑或怒,杀气腾腾。

    家灵也立刻露出?自己最可怕的表情,要帮忙凶回去!

    气氛紧绷,一触即发。

    一把?巨大的漆黑的大砍刀突兀的自悬崖之上飞射而下,狠狠砍进树杆之中,刚刚还?狞笑着?的那些脸猛地一顿,旋即都统一地尖叫起来。

    “啊——”

    无数惨叫的声音一同发出?,那声音比之前的地狱更像是地狱,也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散发着?恶臭的鲜血从树干伤口处和那些人脸上不?停的往下淌,不?过片刻时间就把?整个树干都染红。

    树冠之上,无数灵气凝聚而成的藤蔓展开来,疯了似的不?停的在?四?周挥舞拍打,如同刀刃般的阴气不?断无规则释放,要把?周围所有厉鬼尽数杀光。

    树干上那些脸狰狞地瞪着?周围的所有存在?,他们眼中都是疯狂的恨意和恶毒,他们溢着?血的嘴张开。

    “去死。”

    “去死。”

    “去死。”

    树冠上挂着?的那些尸体也动了起来,被活活勒死的他们咚咚落地,然后他们竟爬了起来,他们如同合唱般加入诅咒

    的队伍,“去死,去死”

    面对这地狱般的场景,红影甚至来不?及做什么,一道?的身影就猛地飞了过来,它一把?抓住插入树干砍刀的刀柄,它脑袋转动,红色的眸子?看向大树。

    下一刻,兔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竟然直接把?那比它足足大了几十倍的刀拔了出?来。

    “嘿嘿”它中的刀高高举起,然后狠狠落下。

    刀砍在?树干上,血液飞溅,痛嚎传来。

    刀起刀落,血液飞溅得染红整个世界。

    刀再起再落,巨大的树干硬生生被兔子?削砍下一大块,树干下红色的部分如同人类的内脏般蠕动,从未体验过的痛和恐惧掺杂,也让那树愈发愤怒!

    “嘶哑”不?同于人声的尖叫刺耳无比。

    四?周那些控的怨灵在?那尖叫声中全部都涌向兔子?,试图阻止兔子?。

    红影眉头狠跳,明明是他先来的

    心中火气未得发泄,心有不?甘,可看看那兔子?杀红眼的模样,他立刻灰溜溜的夹着?尾巴把?注意力转移到其它那些试图捣乱的怨灵身上,“当我们是摆设吗?”

    他话?音才落,就在?他脚边站着?的家灵,就已经嗷呜嗷呜地冲上去抱着?一只恶灵就啃。

    红影眉头狠狠一跳,赶紧把?人拎回来,然后用?阴气凝聚出?一把?匕首扔过去,“脏死了!”

    有了刀,很生气的家灵立刻舞着?刀再冲上去,欺负果东的都去死!

    “砰!”

    “砰!”

    “砰!”

    巨大的砍刀不?停的砍在?树干上,力道?之大竟砍出?锤打的感觉,也硬生生地锤的那树每下都会为?止颤抖。

    那树疯狂的挥舞着?藤蔓,但无论它怎么疯狂,那藤蔓每次都还?未碰到兔子?就被削断,只剩无能?狂怒。

    又是狠狠一刀下去后,那树将近二分之一的树干被生生砍下,血早已经遍地,也早已经染红兔子?,但这并不?能?缓解兔子?心中的怒气。

    它再次举刀。

    “啊”那树树杆颤抖,树冠沙沙作响,竟像是怕极了要求饶。

    “嘿嘿嘿”猩红的眼红光大作,巨大的砍刀狠狠落下。

    树林之中。

    嗅见空气中浓郁到几乎化作实体的阴气,看见那轮红月,陈然几乎是一瞬之间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地方?竟然真的有鬼王。

    下一刻,不?等他去思考,一阵强烈的恐惧的气息就猛地涌进他的大脑,把?他原本寻找果东的焦急冲散。

    红月的影响太过强烈,他中的刀不?停地颤抖着?,真实的恐惧着?,连同那刀借给他的阴气都开始颤抖。

    这份恐惧却如同兴奋剂般刺激着?陈然,让他心中的一直隐忍盘旋的恨意瞬间盖过其它。

    他嘴角不?受控制的勾起,上扬到诡异的角度,他眼中有疯狂流露,他整个身体都因为?兴奋而滚烫颤抖。

    如果不?是那混蛋,他的父母不?会死,如果不?是那混蛋,一切根本不?会变成这样!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距离鬼王如此之近

    快速冲进树林,陈然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阴气最浓郁的地方?而去,那边不?知发生了什么,鬼祟凄惨地惨叫不?断响起。

    “陈然”

    陈然脚步猛然一顿,长发已过膝的他停下脚步,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向右侧不?远处树下靠着?树而坐的人。

    “果东”陈然因为?鬼王的出?现而陷入疯狂之中的大脑,在?看见果东脖子?上的血之后瞬间清明。

    他喉结猛的一阵滑动,苦涩的感觉侵袭而来,他瞳孔瑟缩,“你”

    “唔”本来还?只是觉得很生气很痛的果东在?看见陈然的瞬间,蓦的就委屈起来,他的人皮坏了。

    他跨着?脸,嘴巴微微嘟起,都快把?“不?高兴”三个大字写在?额头上给陈然看。

    002

    陈然喉咙处的苦涩瞬间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苦涩至极之后留下的剧烈疼痛,果东还?活着?。

    果东还?活着?。

    陈然快速走向果东,错过这次见到鬼王的会他会不?会后悔他不?知道?,但要是果东死在?了这里,那他绝对会后悔!

    他借着?月光向着?果东脖子?上的伤口处伸,指却在?触碰到伤口之前就又缩回,伤口一看就很深。

    陈然快速上前,他一把?把?果东扛在?肩上,要赶紧带果东出?去。

    动作间触

    摸到果东背上湿漉漉的血迹时,他才清明的大脑又是一阵混沌,无尽的怒气瞬间冲进他的大脑,撞得他脑仁发疼。

    “你是笨蛋吗?”陈然又气又急,他才一下没看着?果东,果东就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破了皮本来就很伤心的果东被凶,顿时越发委屈,他都气成河豚。

    扛着?果东,陈然迅速的向着?教学楼那边而去,这边太危险。

    他速度极快,不?过片刻时间,他就带着?果东重新回到教学楼下。

    孙吴、兰昊逸、告近和寸板头几个人正在?楼下站着?,犹豫着?要不?要也进树林去找人,见到陈然,还?有陈然肩膀上的果东,一群人眼睛都是一亮。

    “果东!”

    “他怎么了?”

    “果东他”看见果东那一身的血,众人瞳孔都是一阵瑟缩,心都提到嗓子?眼。

    听见声音果东,动了动脑袋。

    见果东还?活着?,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陈然来到几人面前,心的把?果东放下,“他脖子?上和背上都是伤。”

    “怎么会弄成这样?”孙吴赶紧拧开电筒朝着?果东脖子?上看去。

    看见那条宽宽的勒痕,以及几乎遍布整个脖子?的伤口,一群人眉头都狠狠皱起。

    果东皮肤本就白皙,平时有个磕碰都会很显眼,那条勒痕直接把?他整个脖子?都勒成了紫色,伤口更是狰狞无比。

    乍一看之下,都让人不?由倒吸口冷气。

    那东西就是想弄死果东!

    陈然单薄的唇紧紧抿着?,眼中的怒气几乎无法掩饰。

    “没伤到动脉和气管,没事。”替果东检查完伤口,孙吴狠狠松了口气。

    他这话?也让其他几人跟着?松了口气,特?别是陈然。

    果东气鼓鼓地抬起头来,才不?是没有事,皮破了要修,要花好多钱的。

    “你们就待在?这。”陈然拿了刀起身就要向树林那边而去。

    “你要去哪?”孙吴立刻制止。

    “这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陈然看了眼痛得都不?出?话?来的果东,一双眼充血,那一瞬之间他眼中甚至泛出?淡淡红光,已然不?似人更进鬼神。

    撂下这话?,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陈然已经以极快

    速度冲进树林。

    红月高悬,凝聚的阴气让整个世界的温度都骤然下降,让人如置冰窖之中。

    陈然每向前跑出?一段,皮肤上的刺痛感就越强烈一分,那感觉就像是有无数的冰刃不?停地刮在?他的身上。

    凹地之中。

    兔子?中的刀不?停举起又落下,它不?停地锤打在?地上那树的残骸之上,恨不?得把?它剁成碎渣。

    把?最后一块超过自己体型的木头也砍碎后,兔子?眼中愤怒的红光并未消失,它站在?血泊之中,微微皱着?眉。

    “看来是有两把?刷子?”红影浮现在?它身后。

    兔子?总算理会他,它微微侧头,疑惑地看向红影。

    “这未免太过容易”红影微微眯眼。

    既然已经有了鬼王的神格,就不?应该只有这点程度,如果鬼王都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那鬼王未免也太掉价。

    还?是,是因为?他们太过分

    红影歪着?脑袋认认真真地思考这可能?,毕竟他们这一群人除了新来的家灵和那个活鬼,最次应该也算得上是个王

    不?等红影想清楚他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他身旁正望着?他的兔子?就猛然散了砍刀,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教学楼那边冲去。

    “你那么急做什——”红影正疑惑,就猛然反应过来,“不?好,果东!”

    他立刻追随着?兔子?离开的方?向而去。

    如果这就是那鬼王的全部实力,那这鬼王未免也太水,除非这里根本就是个幌子?。

    这地方?就是那家伙割舍掉的尾巴,那家伙真正的目标是果东!

    嗅着?空气中越发浓郁的血腥味,陈然眉头越皱越深,这一路下来他看到过无数被破坏的地方?,这让他越发迷惑,迷惑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然收敛多余的心思,继续向前,两三分钟后他来到村落旁的那悬崖边。

    几乎是一离开树林,一来到悬崖边,一股浓郁到呛鼻的血腥味便立刻扑鼻而来。

    原本郁郁葱葱的那片树林,婴儿脑袋中间的位置,树木倒塌,残骸遍地,地面被鲜血染红,浓郁到呛鼻的阴气凝而不?散,就仿佛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恶战。

    陈然还?来不?及感到惊讶,

    他面前就有一道?红色的影子?猛然窜来,那东西是从战场而来。

    陈然瞬间反应过来,他立刻倒退一步拉开两人局里。

    “你跑那么快——”红影拎着?家灵,话?还?没完,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

    看见陈然,红影脸上都是惊讶。

    下一刻,他立刻往旁边窜去,几乎同时,陈然的刀已经挥砍过来。

    陈然中的刀比普通的长刀要稍长一段,这让他的攻击范围更广。红影动作虽快,陈然的刀刃却还?是几乎擦着?他的下颚划过。

    一击不?成,陈然并不?失望,甚至早就料到,就在?那红影因为?这一躲而身形倾倒时,他立刻跨前一步,长刀刀势一转,直直劈下。

    这一次,红影避闪不?及,脖子?附近的衣服立刻被划开一片。也得亏是他,若换作其他人早就已经身首分家。

    红影摸摸还?有着?冰凉触感的脖子?,嘴角抽抽,“你这是做什么?”

    他什么时候招惹过陈然了?

    “你就是那鬼王?”陈然打量红影。

    厉鬼他见过不?少,但是从面前的鬼身上他却一点阴气都感觉不?到,甚至若不?是因为?两人正好撞上,他都根本察觉不?了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存在?。

    能?做到这种存在?的,那就只有一个。

    红影嘴角抽了下,“那又怎么样?”

    “为?什么要这么做?”陈然问。

    “什么?”红影被问得一愣。

    “别你不?知道?。”陈然举起自己中的刀。

    看见那刀,红影越发迷茫,“刀怎么了?”

    陈然眉头越皱越深,面前的人不?像是在?撒谎,可如果他真的不?知道?,那

    陈然猛然否决自己这猜想,“是你把?这刀送到我的身边!”

    红影只觉一口大锅从天而降,咣当一声砸他脑袋上。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你找错人了。”红影作势就要往旁边而去。

    “就算这刀的事你不?知道?,那刚刚的事你不?可能?也忘了吧?一而再再而三”陈然眼中愈发没了温度,杀意自他眉宇间渗出?,伴随而来的还?有无尽怒气。

    红影几乎是立刻就明白过来,陈然这是把?他当作伤害果东

    的人了?

    他,伤害果东?

    红影嘴角狠狠一抽,一张脸都扭曲。

    这锅真的是又大又黑。

    且不?他有没有想过要伤害果东,就算他真的想也要有那本事才行,有只兔子?可是一直跟着?果东

    陈然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果东脖子?上的伤口,以及果东那满脸写着?不?高兴的模样,这让他额头青筋都暴跳,他看他就是活腻了!

    长刀再出?,这次陈然是铁了心要弄死红影。

    教学楼操场中。

    孙吴打着?电筒,告近心的帮果东把?脖子?上和背上的伤口都包扎起来后,几人环视一圈,见那些血人没有追出?来的意思,都不?由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李卓风到底跑哪去了?”孙吴苦笑。

    一听李卓风不?见,果东也跟着?转动脑袋寻找,他才一动,脖子?上立刻传来钻心的疼痛,“唔”

    “别乱动。”孙吴赶紧制止,“这么重的伤,你是怎么挣脱的?你还?能?活着?都已经算是奇迹。”

    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这么大的力道?,直接把?果东的脖子?拧断都不?稀奇,果东竟然还?能?自己挣脱出?来。

    “我用?力了”果东心虚的移开视线,他还?转移话?题,“李卓风也真是的,都跟他了别乱跑。”

    “果哥,咱们接下去怎么办?”寸板头打量周围一圈后问道?。

    也是这时果东才发现操场中站了不?少人,人数比之前已经少了不?止一倍,大概都不?足六十人。

    他们全部都是从教学楼里或者森林当中逃回来的,全都狼狈不?堪,其中不?乏崩溃大哭的。

    之前众人还?不?相信李卓风他们的解释,现在?众人相信,却也慌了脚。

    “你们是和刚刚那群人一起的”遇到陌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果东艰难地转动整个身体回头看去。

    过来搭话?的是个长相白净的高中生,他穿着?校服,看着?一米五多一米六不?到,比普通高中生矮,这再加上他本来就比普通的人要瘦些,整个看着?格外的巧。

    大概是不?太习惯和陌生人主动话?,他眼神怯生生。

    “有事?”兰昊

    逸冷着?脸,这孩给他们的印象还?算不?错,但这种地方?他们可不?想带个麻烦在?身边。

    看出?兰昊逸的拒绝,那高中生越发不?好意思,他一张脸都涨得通红,“我我就是,我能?跟着?你们吗?”

    话?音落,他立刻就补充道?:“你们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你们也不?用?理我,我就是一个人有点害怕,我只要远远跟着?你们就好”

    这种地方?这种环境之下,孤单一人更加容易不?安。

    几人对视一眼,没再搭理。

    寸板头厌恶地骂了一句,“狗皮膏药。”

    那高中生低着?头,像是快要哭出?来。

    他们都不?喜欢身后跟个麻烦,可他们也没理由把?人赶走,真要这么做了大概会更容易激起这群刚刚进来的人的逆反心理,况且这地方?一共就这么大。

    “去看看组织里的人都怎么样了,还?剩几个。”孙吴看向兰昊逸和告近、寸板头。

    红月正逐渐散去,这让原本弥漫着?淡淡红光的操场逐渐恢复正常,同时也让操场上原本还?压抑的人声逐渐大声起来。

    兰昊逸和告近点点头,看向人越来越多的操场,各自分散开来。

    寸板头不?为?所动。

    孙吴看去。

    寸板头依旧不?为?所动,他注意力都在?果东身上,“果哥你还?痛吗?下次要让我遇见那东西我绝对让它好看!”

    果东抬头看去,兰昊逸和告近都去帮忙了,寸板头怎么没去?

    看出?果东的疑惑,寸板头这才一摸脑袋笑着?道?:“那我也去了。”

    待到三人走远,孙吴回头看向果东。

    “你怎么和那家伙好上了?”孙吴打量。

    果东愣了愣,好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孙吴的是寸板头,“是他自己跟上来的。”

    孙吴并不?惊讶,他看了眼旁边离他们远远地坐着?的那高中生,压低了声音提醒道?:“那家伙不?是个好人,你心一点。”

    果东疑惑。

    “他在?组织里登记的能?力并不?高,附灵也只是个改装的锤子?,但他却已经在?a级呆了很久。”孙吴道?。

    果东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孙吴的意思,a级的成员几乎都是进a级

    的副本,a级的副本每一个都可以是九死一生的存在?,那种地方?没点本事的人可活不?长久。

    那寸板头一副炮灰弟的模样,看着?也没什么本事,却每次都能?活下来,要么他隐藏了真正的性格实力,要么

    果东朝着?寸板头看去,就这么会时间,寸板头已经无脑的和操场里的几个第?一次进来的人吵了起来。

    他气焰嚣张无比,像是还?要打人。

    果东正看着?,眼见着?几人就真的要打起来,他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阵硬物?在?地板上刮动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细长到诡异的红色人影从楼上跳了下来。

    原本还?只是弥漫着?淡淡不?安的操场,立刻传来一阵惊恐万分地尖叫,“啊!”

    003

    一个血人之后,第?二个、第?三个,原本只在?教学楼中的他们纷纷向着?操场中而来。

    不?过片刻,操场中就已多出?十来个血人。

    面对这,盘踞在?操场喘气的众人顿时慌了神,他们没想到操场也是不?安全的。

    教学楼里不?安全,树林里不?安全,现在?就连唯一的操场也不?安全

    死亡的恐惧逐渐逼近,让本来就崩溃的众人愈发混乱不?安,不?过能?从第?一波死亡收割中活下来的人都不?是只会站着?哭的傻瓜,所以几乎是立刻,一群人就四?散开向四?周跑去,要寻找能?当作障碍物?的东西。

    孙吴也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他一把?拽起果东,拉着?他向着?教学楼里而去。

    一楼太接近操场不?安全,所以孙吴拽着?果东上了二楼。

    上了二楼后,孙吴没再继续往上。

    虽这里离操场依旧很近,但逃跑的话?也更方?便,万一遇到危险不?能?下楼梯他们还?可以跳楼,真上了三楼四?楼,那就只剩下楼梯这一条路可走。

    “进去,躲起来。”孙吴带着?果东到其中一间教室前后把?果东推进教室,自己则就着?教室墙壁蹲了下去,要预防有东西进来。

    果东转动脑袋,教室中除了桌椅空空荡荡,他能?躲的地方?就只剩下桌椅后面。

    果东连忙走向最里排,他刚要在?过道?中蹲下,楼梯口就传

    来脚步声和骂骂咧咧的声音。

    孙吴一下就认出?那声音是谁,他立刻朝着?走廊中探出?头去,“闭嘴。”

    寸板头见到孙吴,赶紧向着?他们这边跑来,一同跟过来的还?有之前那个高中生。

    孙吴皱着?眉头看了两人一眼。

    寸板头进门?后,直接跑到果东身边跟着?果东一起蹲下。那学生看了眼果东,躲到了远离果东的另一个角落。

    众人不?再话?,维持着?安静。

    操场中也很快安静下来,似乎所有人都逃掉。

    紧接着?,很快,楼梯里再次出?现拖拉斧头的声音,那些血人又回了教学楼。

    那些血人好像有自己的负责区域,一人一层,进了楼后他们就各自分散开来。

    第?二层的血人上了楼后在?楼梯口的位置站了会,他嘴里咿咿呀呀地着?些根本听不?明白的音节,好一会后他才再次开始移动。

    他向着?他们这边走来。

    他平时走动的速度非常的慢,就像是蹒跚学步的孩,走走还?会停下,然后喉咙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着?什么。

    一间教室,两间教室,眼见着?那斧头拖动的声音离他们这边越来越近,一群人心都跳到嗓子?眼。

    一步,两步,三步

    那血人来到他们这间教室外。

    他在?后门?的方?向停下,似乎在?朝门?内张望,“呀呀”

    他再次开始走动,来到窗口的位置,他又停下,他纤长到诡异的脑袋和上身从窗口斜着?探了进来,他努力地伸长了脖子?,朝着?教室里面探来。

    就蹲坐在?后门?墙壁边的孙吴一颗心狂跳不?已,他不?得不?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呼吸声太大,会惊动那血人。

    “呀咿呀”那血人声音微微提高,似乎有些不?高兴,他又把?脑袋往里探了探。

    就蹲在?桌椅后的寸板头也已经捂住口鼻,额头上的冷汗多得脑袋都发光。寸板头身后远处跟着?他们的那高中生,也已经吓得脸色惨白,像是要哭出?来的。

    果东黑白分明的眸子?眨眨,冲着?他做了个噤声的势。

    那高中生愣了愣,捂住口鼻,轻轻点了点头。

    “咿咿呀”那血人的声调

    越发的高,就好像在?发火。

    众人放缓呼吸,努力不?让自己被发现。

    那血人在?窗口站了很久,久到众人腿都蹲麻时,他才一边愤怒地“骂骂咧咧”,一边拖着?斧头继续往前。

    待到他走远,孙吴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寸板头最是忍受不?了,他忍不?住出?声,“他该不?会是已经知道?我们在?这了吧,可他怎么会知道??”

    “应该是我身上的血腥味。”果东看看自己身上的血,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那些血人好像不?会进教室,为?什么?

    “他好像不?会进来。”孙吴着?就要站起来。

    他话?音才落,眉头就是狠狠一跳,他一脸活见鬼的表情,因为?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都已经走到走廊尽头的那血人,竟然猛地转过身往他们这边冲来。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孙吴听着?那越来越响斧头刮地的声音,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暴了起来。

    他正犹豫是要叫众人跑,还?是赌一把?那血人不?能?进教室,那血人就已经从前门?冲进教室。

    看见众人,那血人一双眼瞪大,他眼神恶毒,把?刚刚的怒气都记在?众人身上,他举起中的斧头就往最靠近他的那高中生冲。

    “啊!”高中生吓得不?清,他拔腿就跑,但他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那血人,他才跑出?没两步斧头就已经到他身后。

    眼见着?那斧头就要砍在?高中生背上,那高中生眼泪都下来,一把?凳子?猛然飞了过去砸在?那血人的上。

    “跑!”扔完东西,果东炸着?毛跑得飞快。

    那高中生回头看了眼因为?被那突如其来的凳子?砸得一歪,斧头整个垂落在?地上的血人,怔了怔,旋即赶紧跟着?跑。

    孙吴和寸板头早就已经跑出?门?,跑到楼梯口,孙吴犹豫一瞬带着?众人往楼上跑去。

    进了三楼,孙吴脚还?没站稳,面前就是一把?斧头。

    孙吴吓得连忙抬举刀抵挡,同时赶紧侧身而过向着?一旁跑去,那血人似乎是盯上了他,没管后面的人直接追着?孙吴而去。

    后面三人想要追,但二楼的血人已至身后,三人只能?立刻就近选了一间

    教室进去。

    二楼血人几乎是追着?高中生的尾巴一路追到三楼,不?过到了三楼后他却没进三楼,而是愤怒的把?斧头砸在?三楼墙壁上。

    下一刻,还?不?等他们喘过气来,不?等他们找到地方?躲藏,负责三楼的血人就冲回到了楼梯口。

    他似乎很介意二楼血人砸了他的地板,冲着?二楼血人就是一顿发火。

    两个血人你咿咿呀呀一句我咿咿呀呀一句吵着?架,场面诡异而莫名搞笑。

    屋里,果东三人蹲在?桌子?后,极速奔跑下都已经快炸掉的肺部,因为?换气的不?及时而痛得厉害,但三人却依旧不?敢大口喘气。

    没有孙吴在?,最先缓过进来的是寸板头,他一改之前的不?着?调,抬头看了一眼门?口还?在?吵架的两血人,有些挣扎地看了眼果东。

    果东身上带着?血腥味,那些血人对血好像非常敏/感,一直保护着?果东的陈然又不?在?,现在?的果东就是个累赘

    寸板头刚准备起身离开,就看见蹲在?地上的果东口袋里有东西掉了下来。

    他仔细看去,旋即身体猛然顿住,“那是什么”

    果东低头看去,看见掉在?地上的东西,他赶紧捡了起来,“我的。”

    寸板头额上冷汗更甚,他喉结滑动,“你的?”

    “对啊!”果东赶紧把?东西揣回兜里,他捡到的当然是他的,虽然他没准备就这样霸占,而是准备等遇到主人之后还?给他的主人。

    寸板头瞳孔猛地瑟缩,下一刻他忙脚乱的一路冲出?了教室,“啊”

    果东被他那一叫吓了一跳。

    看看他逃跑的背影,果东觉得孙吴的没错,寸板头确实是个奇怪的人。

    “你,他”高中生一脸错愕地看了过来,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果东回头看去,他上下打量高中生,下一刻,他从兜里掏出?自己见到的指和眼球递了过去。

    那高中生看见,整个人都吓懵,一时间都不?知该做何反应。

    “还?给你。”果东伸抓住高中生的,把?他缺了根指头的掰开,把?东西放进他掌心。

    “以后不?要弄丢了。”果东提醒。

    高中生怔了怔

    ,他看看自己掌心里同样怔愣地转过来看向自己的眼球,再看看果东。

    “要不?我帮你缝合起来?”果东上下打量高中生,看着?高中生脸上逐渐浮现出?的裂痕,以及因为?没有支撑而滑向肩头落到地上的半个脑袋,他道?:“我缝合的艺可好了!”

    怕高中生不?信,果东还?赶紧补充了句,“真的!”

    那高中生脸上有瞬间的空白,他犹豫着?要不?要摆个吓人的姿势吓唬吓唬果东,果东肯定?是吓懵了

    他还?没决定?好,他们背后窗口的位置就传来一阵动静,一只浑身是血的兔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从三楼窗口爬了进来。

    它从窗台上一下扑到果东的怀里,然后顺着?果东的怀抱滑到地上,站到两人之间。

    它一脸凶狠地看看他,它抬起布做的脚,吧唧一声,在?他滑落的那块脑袋上踩了一脚。

    它看看他,又踩了一脚。

    它超凶的,敢欺负果东就会被它踩碎,就像这样!

    作者有话要:本章留评掉落红包哦

    给泥萌表白,感谢宝们的捉虫。

    因为现在章节一改就会重审,我因为旧文锁得多还是全部高审,万一被锁会好难解,等几时都是事,所以错字之后会找时间统一修改,平时就没有修改啦,总之感谢=3=

    感谢天使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天使:陌生。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天使:诺诺、每天都在蹲更新中、三滴水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天使:千夏5瓶;不不不、兰枢枢、漫步雨巷、46326350瓶;粉钻晶心瓶;一只咸鱼6瓶;陌上花开为君顾、梨书5瓶;zjneng4瓶;流云、沐风、3924022、流沙、茄麦岁客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