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27、第 27 章[二更]
    00

    果东巴巴地望着李卓风,期待坏了。

    李卓风笑了下,他僵着脖子转开脑袋,不去看果东已经快怼到他鼻子下的收款码。

    一旁的孙吴被这一幕惊到,脸上?都是笑容。

    他知道?果东,果东来应聘做看门的时?候他就看过?果东的资料。前两天果东突然?被陈然?拉着进了副本,他也再查过?果东的资料。刚刚看见果东和?陈然?一起活着出来时?,他也惊讶地打量过?果东。

    但直到此刻,他才总算正式“看见”果东。

    果东这人,挺有意思。

    孙吴上?前一步,把搭在果东的肩膀上?,他就是这自来熟的性格,“我?叫孙吴,是这南部副部长,你以后要是有事?可以直接找我?——”

    “你很闲?”陈然?冷冷盯着孙吴亲昵搭在果东肩膀上?的,心中莫名?不爽。

    孙吴脸上?的笑容僵住,他看看毫不客气拆他台的陈然?又看看果东,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还不滚?”陈然?语气越发?冰冷,大有孙吴要是现在不滚,他就让他这辈子都只能滚的架势。

    孙吴怂了吧唧,打,他是肯定打不赢了。

    “那我?先走了,果冻。”孙吴撂下这话,不管陈然?脸上?的表情转身就向着车道?口走去,他走得潇洒,速度却像在逃命。

    “啧。”陈然?不爽。

    李卓风看向果东,笑了起来。

    果东一脸嫌弃地看过?去,忘恩负义。

    李卓风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他哭笑不得,果东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财迷。

    “我?晚点请你吃饭?”李卓风提议。

    果东转过?头?去不看李卓风,吃饭哪有打钱来得有心意?李卓风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两人正着,一旁向下的车道?口就走进来一群人,为首的赫然?是之前在车道?拦住陈然?为难陈然?的那个国?字脸。

    国?字脸是听陈然?出来之后急匆匆赶来的,他一进地下室,立刻朝着人群中看来。

    看见陈然?,他并不惊讶,看见旁边的果东他却立刻瞪大了眼,一副大白天活见鬼的震惊表情。

    带着泥巴的裤腿和?脚,微微蓬

    松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但是丝毫不掩干净精致的脸颊,诡异瘆人的布娃娃,虽然?狼狈了些但确实没错,是陈然?选中的那个看门。

    陈然?选择果东时?国?字脸就在一旁,事?后他也查了果东的资料,果东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

    果东这次进去他就没想过?果东能活着出来,但现在果东不光是活着走了出来,他甚至还是三人中最精神的一个。

    “出来了。”国?字脸开口。

    李卓风与他不熟,陈然?懒得理他,果东还在计较李卓风的气,情况一时?间变得尴尬,因为无人搭理那国?字脸。

    国?字脸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他黑着脸看向陈然?,“我?们聊聊。”

    话音落,他又看向果东,“你也一起。”

    陈然?看过?去,“聊什么?”

    “你心知肚明。”国?字脸转身向着通道?口走去,一边走他一边回头?交代身边的人,“带他们去询问室。”

    被交代,他身后其中一人立刻停下站着看着陈然?,一旁一副陈然?要是不跟着去他就不走的架势。

    国?字脸他们也穿着制服,但他们的制服和?李卓风他们的制服不同。

    国?字脸他们的制服是黑色,臂上?还绣着臂章,上?面有个大大的“查”字,一看就是特殊检查部门。

    果东之前并不在意,现在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陈然?没有理会那人,他回头?看了眼一旁已经把李卓风带出来那鞋子装好的分部员工,叮嘱了两句让他们把东西看好,这才走向通道?口。

    果东连忙跟上?。

    李卓风犹豫片刻也跟了上?去,他并不是这边分部的人,继续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见陈然?移动,国?字脸留下的人也跟上?。

    离开通道?来到外面,世界豁然?大亮,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听着远处传来的贩吆喝以及汽车喇叭声,李卓风不禁深吸了口气,有种总算活过?来的感觉。

    李卓风以为陈然?不会搭理那国?字脸留下的人,陈然?在坝子中站了片刻后,却看向那人。

    “这边请。”那人带路。

    陈然?跟上?。

    看见这,李卓风不由惊讶,不过?看见陈然?脸

    上?那一副要去揍人的表情,他又释然?。

    陈然?不是个会逃避的人,麻烦找上?门,他通常都是直接把麻烦按门口揍到它再不敢来。

    走出年?久失修长满杂草的坝子,离开满是腐朽铁皮的大铁门,穿过?逼仄的青石板巷道?,进入老旧却热闹的吃街。

    顺着吃街往左再走上?百来米,他们在一处昏暗老旧的楼梯口停下。

    楼梯口旁边立着个表面贴着红色塑料布,里面塞着四根根管的落地广告牌,塑料布上?写着六个大字,四方搬家公?司。

    走过?广告牌时?,陈然?还踢了一脚那广告牌,因为里面有根灯一直闪个不停。

    这广告牌已经非常老旧,看着已经用了好多年?了,至少果东来这应聘时?它就一直在闪。

    踢完,见那广告牌还一直闪,陈然?忍不住咂舌,“啧。”

    顺着最多双人并肩而行的漆黑楼梯向上?,走过?二楼空荡荡的接待大厅进入三楼,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和?外面老旧模样截然?不符的崭新办公?楼层。

    楼层非常大,打通了这一整排所?有房子,占地足足几百平米。

    进门,左边数百个工位并列摆放,无数穿着制服的人在里面或站或坐又或者趴着睡觉,果东甚至还在一角看见个被收拾出来的空地,那边有人正在打羽毛球。

    右边则不同,右边是一条走廊,走廊下去是无数单独隔开的办公?室。

    这边隔音很好,一进入这边就听不见左边的喧闹,世界一下就安静下来。

    带路的人很快在一个标注着询问室的房间前停下,“麻烦几位稍等。”

    陈然?推门而入。

    果东也跟着进去,进去之后他立刻伸长脖子张望,他之前来应聘时?只在二楼呆过?,他还是第一次上?三楼。

    陈然?进屋后立刻拉了凳子坐下。

    附灵物制造出的副本属于特殊的世界,只要他们不死在里面就能活着回来,且回来之后所?受的伤全部都会消失。

    至于死在里面的人,人一旦死掉就会变成另外的东西,自然?也就谈不上?“活”着出来。

    除了死掉的人,还有一样东西也回不来,那就是已经消耗掉的体力和?

    精力。

    连着折腾这么几天,量是陈然?也不由面露疲惫。

    坐下,陈然?忍不住揉了揉脖子,李卓风他们这几天里好歹还睡着过?一段时?间,他却几乎是一直维持着清醒。

    见陈然?坐下,果东转动脑袋,也找了个凳子坐下。

    他倒是不怎么累,他就是饿,特别?是刚刚嗅到吃街食物的香味后,他愈发?的饿。

    副本里受的伤出来后不存在,吃的东西自然?也不存在,算起来他们已经好几天滴水未沾。

    果东才坐下,房门就被推开,之前那国?字脸拿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看到坐着的果东,脸立刻就垮了下去,“那是你坐的地方吗?起来。”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质问,果东茫然?不知所?措,他看看自己身下的凳子又看看屋里,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整个屋子里一共就两把凳子。

    一把在陈然?屁股下,一把被他坐了。

    陈然?坐的是次座,而他坐的是主位。

    果东扶着把就要站起来,一旁陈然?却开口,“你就坐那。”

    果东起身的动作停下,他看看陈然?又看看眼里冒着火的国?字脸,挪挪屁股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好。

    陈然?才是给他发?工资的人,陈然?才是他老板,他当?然?听老板的。

    国?字脸一张脸瞬间铁青,陈然?也就算了,果东是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跟他作对。

    陈然?冷冷看向国?字脸,“他是我?队长,这可是你的。怎么,我?的队长还要站着听你训话?”

    陈然?把用布包着的刀往桌上?重重一放,“你也配?”

    国?字脸一噎,一张脸瞬间涨成猪肝色,“你”

    陈然?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李卓风在一旁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两人,他努力假装自己不存在。

    国?字脸拿着资料的用力,捏得青筋暴起,他要不是打不赢,不定真的就已经动。

    好片刻后,国?字脸才总算忍下这口气,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他走到桌子一旁站着道?:“果东不是正式的编制内成员,你的队长必须换人。”

    陈然?挑眉,“你换就换?”

    果东确实不是编制内成员,但果

    东是他选中的人,而且目前他看着还挺顺眼,换人,他同意了吗?

    国?字脸似乎早就已经知道?陈然?不会这么听话,他来之前就早有准备。

    他把自己带来的资料往桌上?一放,“不换也行,那就按规矩来。这是副本资料,只要他能顺利通关考验,就可以正式加入我?们,成为正式的编内职员。”

    陈然?朝着资料看去,那是一份附灵物的资料,为首的就是血淋淋的事?发?现场,大片大片红色的血迹在米白的地板上?绽开,触目惊心。

    李卓风忍不住跨前一步,也朝着那份资料看去,看清楚资料上?的编号,李卓风眉头?不由皱起。

    他不知道?这人和?陈然?有什么仇,但这不安好心的意图也太明显。

    想要成为他们组织的正式编内成员,确实是需要通关一个副本,这是测试也是向组织展示他们确实有加入组织的能力。

    但作为审核条件的副本通常都不会太难,毕竟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招人而不是为了杀人。

    李卓风自己加入组织时?通关的副本就是个c级副本,而且还是个勉强能够得上?c级的副本。

    可是那国?字脸摆在陈然?和?果东面前的副本,却是个b级副本,而且还是个被记录在册的b级副本。

    附灵物被送到分部之后,大部分都会尽快解决,只有极为麻烦的少数才会先进行封印,等准备充足之后才开启进入处理。

    会被记录在册的c级以上?副本,几乎都属于正处在封印中的副本,也就是“极为麻烦”那一类。

    那国?字脸,是要弄死果东。

    李卓风都看出来的事?情,陈然?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但不等陈然?开口发?难,国?字脸就抢先一步笑着道?:“你可是南部分部部长,随便咳嗽一声整个组织都要震三震的存在,他和?你搭档,要没点本事?那怎么行?这可不过?去。”

    002

    孙吴回来办公?室查完关于那村子的资料,回到仓库时?,没在仓库中看到陈然?几人,他随抓住身边一人就问道?:“陈然?哪去了?”

    “被巡查队的叫去询问室了,好像是巡查队的队长罗平有事?找。”那人指了指分部所?在的方向。

    听

    陈然?是被巡查队的人叫走,刚刚还一脸笑意的孙吴立刻露出一副牙疼的表情,“什么?”

    整个组织里谁不知道?巡查队的人特别?不喜欢陈然?,总喜欢针对陈然?,陈然?也像是跟他们杠上?了似的,总喜欢和?巡查队的人作对。

    这两人要是对上?,还不得直接打起来?

    他们南部本来就已经处境艰难,要是陈然?再把罗平揍了,那陈然?就把巡查队所?有的队长都揍过?一遍,算是把整个巡查队全部得罪齐了。

    孙吴顾不上?其它,赶紧冲出门向着分部那边跑去,要去救火。

    孙吴急匆匆地冲上?三楼冲进询问室时?,陈然?和?那国?字脸确实已经快打起来,更准确来,是陈然?耐心耗尽快单方面动揍人。

    “等下,等下”孙吴硬着头?皮挤进两人之间,“有话好好。”

    陈然?面无表情,一双黑眸毫无温度,他一放在桌上?的刀上?,仅仅是这一个动作,立刻让孙吴和?他身后的国?字脸罗云都白了脸。

    陈然?那把刀里可是住着厉鬼,货真价实的厉鬼。

    “陈然?”孙吴脸上?肌肉都抽动,他努力转动脑子想着能安抚陈然?让他冷静的话。

    巡查队的人确实讨厌,他们就像一群苍蝇总在旁边嗡嗡转着想要找缝钻,四分部里就没有人喜欢他们,可即使如?此,陈然?也不能真杀人。

    视线无意间瞥见一旁乖巧坐着正打哈欠的果东,孙吴两只眼睛一亮,赶紧道?:“折腾了这么久果东也累了,陈然?你要不先送他回去洗个澡休息休息?”

    陈然?闻言本能看向果东,抱着自己的兔子乖巧地坐在凳子里的果东,身上?头?发?上?到处都是灰尘,脏兮兮的。再加上?因为刚刚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而湿漉漉的眼睛,他整个就像是没人要的可怜孩。

    陈然?自己都未察觉,但脸上?的表情却瞬时?就柔和?下来,他收回放在刀上?的,走向门口,“我?找人送你回去。”

    果东听可以回家,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他站了起来。

    跟着陈然?出门,两人一路来到三楼的门口。

    陈然?站在门口的位置,朝着左侧挨着门口

    聊天的那群人看了一圈,随拎了个人过?来,把果东交给他。

    “把人送回去。”陈然?道?。

    “好。”被抓壮丁那人有些紧张,陈然?恶名?昭著无人不知。

    “我?想先去一趟仓库。”果东道?,“我?钥匙在那。”

    陈然?看向自己抓的壮丁,后者连忙点头?保证。

    交代完,陈然?看着果东跟着那人下楼,又走到走廊窗口处看着果东跟着那人去了仓库那边,这才收回视线。

    他揉揉腕,准备回去继续揍人。

    穿过?街道?,回到仓库,果东熟门熟路地进了车道?旁地看守室。

    他打开靠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钥匙的同时?,他把自己那红本本掏了出来准备放进抽屉,动作间看到那本子,他猛然?想起加班费的事?。

    他们已经出来,加班已经结束,陈然?该给加班费了!

    果东作势就想去找陈然?兑现承诺,想想又放弃,他累了。

    把本子认认真真地放进抽屉,又仔仔细细地上?了锁,果东拿着钥匙,准备回家。

    他锁匙才从抽屉上?拔出,耳边就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搭讪声,“老大。”

    果东动作顿了顿。

    “老大我?知道?你能听见”

    搭讪是从仓库里那三扇黑门中传来,这已经不是果东第一次听见,他以前都假装听不见,这次他却有些犹豫。

    察觉到他的犹豫,那搭讪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老大,你怎么也在这?”

    果东低下头?去,不太情愿地低声问道?:“一百年?前你是不是装成道?士跑去山里骗人修楼了?”

    明明就是个鬼,却喜欢穿着人皮扮成道?士到处招摇撞骗,他认识的所?有鬼里就只有这么一个。

    见果东居然?搭理自己,搭讪的人顿时?乐坏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就知道?老大你肯定能听见,就这破烂玩意根本挡不住你。”

    果东不搭理,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份好工作,他一点都不想丢了工作。

    “老大你刚刚什么来着?”门内的人没等到回应,立刻知道?果东肯定是不高兴了,他赶紧认真起来。

    “一百年?前你是不是装成道?士跑去山里骗人修楼了?”果东重复

    问题。

    “一百年?前,山里啊,那个啊。”那人再次笑了起来,与之前那次纯粹的高兴不同,这次他的笑声当?中充满恶意,“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那地方出了活鬼,它把所?有人都杀了。”果东简短明,“你做了什么?”

    “我??我?可什么都没做,真要我?最多也就是帮了他们个忙,让他们心想事?成而已。”

    果东皱起眉头?。

    村长想要个儿媳妇,他有了。

    宣德义夫妇想要个儿子,也有了。

    那些新娘想要复仇,所?以她们全部起尸了。

    那怪物想要杀了所?有人,她也确实是做到了,她把所?有人都杀了。

    “倒是您在这做什么?”门后的人又问。

    果东拿了钥匙出门,他走向站在大门口等他的人,“打工。”

    “什么?”

    “打工。”

    “打什么工?”

    “看门,杀鬼。”

    “”

    上?了车,报了地址后,果东在那陈然?抓来的壮丁诧异的注视下,靠在椅背上?打起瞌睡。

    十来分钟后,车子停下。

    那壮丁眼神怪异地看了眼窗外无处不透露着诡异气息的古堡,又看了一眼果东,本来想劝上?几句,想想这是陈然?让他送回家的人,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果东下车,看着面前熟悉的家,他眼中多了几分精神少了几分困倦。

    想到自己那一屋子限量娃娃,还有那一屋子可爱的家灵幽魂厉鬼,果东脚步都轻盈。

    很有岁月感的西方古式城堡,原本白净因为时?间打磨而泛着淡淡青灰的外墙,爬满整个墙壁的蔷薇,随处可见的雕饰。

    整个古堡美得惊人,当?初果东只看一眼就彻底喜欢上?了。

    最重要的是这里不光漂亮,空间也很大,让他可以把他喜欢的所?有东西都装在里面。

    来到门前,果东兴奋地推开被雕饰布满整个门扇的大门。

    门打开的一瞬之间,一股浓郁的冰冷气息迎面扑来,紧接着,原本空荡荡的大厅里有无数是真是假的黑影浮现。

    它们有地站在客厅,有地站在二楼走廊,有的在空中,有的则趴在墙壁屋顶上?,它们无一例外都正看向果东,它们低下

    头?,致以最高敬意。

    “我?回来啦!”果东开心坏了。

    他进门,身后的房门自动关上?,大厅的最前方,一张垫着厚厚坐垫的大椅子被微微推动。

    果东跑着过?去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他不沾地的脚晃了晃,他都累坏了。

    屋内一下就热闹起来,明明空空荡荡,却到处都有低语笑声,它们不是外面那些连理智连自制力都没有的鬼。

    它们里面,用那些人类的话来,甚至不乏鬼神,近乎于神的存在。

    正休息,果东就发?现自己怀里抱着的兔子动了起来,它从他的腿上?爬到一旁凳子上?坐下,也摆出一副累坏了的表情。

    果东被它那模样逗笑,立刻“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过?经它提醒,果东倒也想起正事?。

    果东坐直身体,他看向前方。

    首先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那个闭着眼睛一脸害怕,却还是鼓起勇气拦在那怪物面前的家灵。

    他的时?间被定格在了他被那怪物拍散的一瞬,从果东的角度能看见他破掉的脑袋,也能看见他仅剩的那半张脸上?的害怕。

    时?间重新流逝,那家灵往前一推,他作足了心理准备,但他却什么都没推到。

    他紧张地睁开眼,看见面前的果东,他愣了愣,看见周围陌生的环境以及这屋子里那些存在,他眼中有害怕和?疑惑浮现。

    他不知所?措,他虽然?有人类孩童的外表,但他并没有那么聪明。

    更让他不知所?措的是,果东正看着他。

    他怯生生地揪住衣摆,揪起个啾啾。

    他用他不多的脑袋认认真真地思考,思考他要不要再送果东一朵花,特别?漂亮,比之前那朵还漂亮那种。

    果东伸摸摸他的脑袋,“喜欢吗?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家灵并没有因为果东他可以住在这里而开心,因为光是被摸摸了脑袋,他就已经开心得不行。

    果东也有一点点喜欢他吗?

    家灵之后,紧接着出现在果东面前的,是一个只有六七岁正哭着鼻子的女孩。

    她比平常六七岁的孩子都要瘦,身上?却穿着大人改的衣服,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十分的不合身,把她衬托得更加

    瘦。

    她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却也哭得很声,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听见也没有人会心疼。

    她的名?字叫作求弟。

    她的爸爸妈妈想要个弟弟,但是她没有弟弟,她妈妈一直生妹妹。

    她觉得妹妹也挺好,不哭的时?候眼睛黑黑的也挺可爱,可是她爸爸不喜欢,她妈妈也不喜欢,他们总趁着天黑把妹妹抱出去,然?后再回来时?就只有他们两人。

    一开始她不明白,她总哭着追要,她妈妈每次都会摸着她的脸告诉她,妹妹走丢了。

    后来再大些她就明白了,她的妹妹是走丢了,走丢在了坟地里,冰冷漆黑的坟地里。

    她能活着,仅仅是因为她出身得最早,因为那时?候她的爸爸妈妈还不知道?她会有很多个妹妹。

    她的爸爸妈妈总想要个弟弟,一直想要

    “别?哭了。”果东轻轻开口。

    听见声音,女孩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

    看见面前的人,她的脸上?更加满是惊讶。

    “你的东西,还给你。”果东伸出,他掌心里是一个散发?着淡淡黑气的球,那球里不断有人类的面孔浮现又消失,那是一个世界。

    看见那球,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孔,女孩开心地笑了起来。

    她嘴角勾起的同时?,她的嘴唇被线穿过?变得血淋淋,她的头?发?疯了似地增长,她又变成了果东熟悉的怪物的模样,她的笑意中不再含有任何?温度,只剩下无尽的恨意和?残忍。

    “拿好了。”果东把球给她,他不会安慰人,所?以他只好温柔又笨拙地摸摸她的脑袋,“以后不要哭了,好不好?”

    怎么会结束呢?

    人类或许有人类的规则,但这个世界的规则,是他啊

    003

    重新回到询问室内,陈然?一进门,罗云就立刻黑着一张脸站了起来,因为陈然?俨然?一副要揍人的架势。

    看着陈然?这架势,孙吴脸上?的肌肉狠狠抽动,这不刚刚都好好的了,怎么还来?

    “你看他也不是故意的”孙吴试图替罗云话,陈然?真不能再揍了,这是巡查队最后一个没被他揍过?的队长了。

    “这副本他必须去!”罗云站在孙吴身后发?狠,有

    孙吴在,他底气足了不少。

    陈然?是个疯子,孙吴却是个正常人,孙吴不会不管南部。

    “什么副本?”孙吴回头?。

    李卓风指向桌上?的资料,“他果东不是正式队员,必须要通关这个副本,才能成为正式队员。”

    孙吴愣了愣,他看向桌上?的资料,看清楚资料上?b级的编号,他脸上?的肌肉顿时?抽动得越发?厉害,罗云这顿打,活该。

    孙吴头?疼扶额,罗云怎么就能这么想不开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硬着头?皮往枪杆子上?撞?

    “这是规矩。”罗云还在耀武扬威,“还是你这个南部部长准备亲自坏了规矩。”

    孙吴愈发?头?疼,他就没见着这么急着找死的人,“果冻不是都已经通关了那鞋子的副本?”

    罗云闻言当?即一愣,他都忘了这茬了。

    李卓风立刻站直身体替果东话,“孙吴得没错,果东之前就已经通关了一个副本,而且还是一个绝对不止a级的副本,我?觉得这已经够了。”

    “你给我?闭嘴,你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话的地方吗?”罗云脸黑如?炭。

    他打不赢陈然?,孙吴又是副部长,李卓风却什么都不是,自然?是最好的宣泄对象。

    李卓风被骂,面色不太好,这一堆人里他确实就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而且还是个没人护着的人物。

    陈然?冷笑一声,他向着罗云走去,罗云见状瞬间吓白了脸,他都顾不上?所?谓的尊严,他一把拽住孙吴把他当?作挡箭牌挡在面前。

    “唉,你这”孙吴也急了,他比罗云还慌。

    罗云以为拿他当?挡箭牌就有用?陈然?是那种会知难而退的人吗?不,陈然?绝对会连他一起揍的!

    看着罗云孙吴两人一个比一个慌的模样,一旁的李卓风不由抬扶额。

    罗云见孙吴靠不住,气得不轻,他一把推开孙吴,反就把一直别?在腰间的刀抽了出来。

    看见那刀陈然?冷笑,满眼嘲讽,他正准备动,视线就被罗云中那刀吸引。

    身为巡查队的队长,罗云用的武器自然?不会是李卓风和?伍琳他们用的那种次等货,他那刀,就算在整个组织里也是数一数二

    的好东西。

    陈然?嘴角勾起,他看向李卓风和?躲在李卓风旁边瑟瑟发?抖的孙吴,“滚出去。”

    见阻止不了,不用陈然?第二遍,孙吴立刻就出门去。李卓风看了眼越发?紧张的罗云,跟上?孙吴。

    眼见着李卓风出门后房门就要关上?,罗云连忙向着那边而去,想跑。

    陈然?先他一步一巴掌按在门上?,把门关上?。

    逃跑不成功,罗云国?字脸脸上?的肌肉开始颤抖,“你做什么,你别?乱来”

    离开询问室,李卓风正犹豫应该去哪,就被孙吴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关于这次副本,孙吴还有很多要问的地方,特别?是关于那活人化鬼的事?。

    两人聊完出门时?,已经是傍晚。

    李卓风已经决定明天就启程去村里看看,所?以他看了眼时?间后,又回头?询问孙吴果东的联系方式。

    “果冻?”孙吴整理资料的动作停下,“他的联系方式人事?部门那边倒是有,你找他有事??”

    “我?想请他吃个饭”李卓风一起这事?,就想起之前果东果断掏出收款码的场景,他一头?黑线。

    打钱是不可能打钱了,不过?作为感谢,请客吃个饭还是应该的。

    “那感情好,我?正好也饿了。”孙吴放弃整理资料,笑眯眯地走到李卓风身边和?他勾肩搭背,“知道?哪里的饭店好吃吗?”

    李卓风对孙吴这自来熟和?厚脸皮的程度哭笑不得,但他确实不知道?,他对这边不熟,“你介绍?”

    “好嘞!”着孙吴就开心地拿出定起位置,和?对面熟稔地聊了会后,孙吴回头?询问,“几个人?”

    李卓风想想,“四个吧,也叫上?陈然?。”

    “他?”孙吴挑眉,电话都不聊了,“他还是算了吧,他不是那种会跟人出去吃饭的人。”

    李卓风苦笑,“我?知道?,不过?这次我?能活下来也多亏了他,既然?是请客,总不能直接就不请他。”

    孙吴想想,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点了点头?,回头?和?电话那头?报上?人数。

    联系完饭店,孙吴又带着李卓风下楼,去二楼人事?部门那边要了果东的联系方式。

    接到电话,听李卓风真的要请客吃饭,果东犹豫一瞬就立刻答应下来。钱没拿到就算了,要是连饭都没吃到,那他不是亏大了?

    傍晚六点多时?,洗了澡又睡了会的果东精神奕奕地出门,他已经决定要把李卓风吃垮,要吃够本。

    李卓风订的饭店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大饭店,而是仓库旁边吃街上?,一家人满的饭店。

    果东到时?,店里不光是里面挤满了人,外面也摆上?了好几张桌子,就这,一旁还有一堆人在排队等待。

    按照李卓风的信息进了门,果东很快就在三楼找到包间,他推门而入。

    屋内除了李卓风还有一个人,果东很快就认出对方,“你是那个什么什么。”

    “什么什么什么,我?叫孙吴。”孙吴一听“什么什么”两个字就一头?黑线,他是有这口头?禅,但也不至于被人记成“什么什么”吧?

    果东转动脑袋,连门背后都找了,“陈然?呢?”

    孙吴好笑,“别?找了,他不会来的。副本里没办法就算了,平时?在外面他可从来不会和?人出来应酬,他就是个那种人。”

    李卓风对陈然?这些事?也有所?耳闻,再加上?这几天的相处,他觉得孙吴得没错,“他确实不像是那种私下还会和?人混在一起的人。”

    果东想想也点点头?,陈然?性格确实别?扭得不行,不过?他还是偷偷的给陈然?又发?了个信息,告诉他具体的包厢。

    做完这些,他放下到一旁倒水喝。店里的生意太好太忙,所?以客人能自己动都是自己动。

    果东一杯水喝完时?,服务员总算想起他们,敲响他们这包间的房门。

    “进来。”孙吴回答的同时?朝着门口看去,“就这些菜,麻烦搞快点——”

    菜单递出去的同时?,孙吴看见陈然?。

    孙吴仿佛大白天活见鬼,不,大白天活见鬼都没这么吓人。

    “你怎么来啦?他们都你不会来,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了。”果东也看见陈然?。

    陈然?凉凉看了眼孙吴,闷不吭声走到果东身边坐下,然?后闭上?眼闭目养神。

    “我?给你倒水。”果东挺开心陈然?能来。

    他觉

    得陈然?不是不想来,肯定是因为陈然?性格太讨人厌,所?以李卓风他们都不带陈然?玩。

    这么一想,果东再看着陈然?的眼神中都不由带了几分同情,没朋友就算了还不招人待见,真可怜。

    果东把水放到陈然?面前,“喝水。”

    陈然?睁开眼,他看向果东,“那个副本我?替你答应了。”

    李卓风一惊,“什么?可那副本很危险,果东一个人去”

    果东这一路下来的表现确实很不错,但这并不代表他能一个人通关一个b级副本,还是那种明显很麻烦的b级副本。

    孙吴脸上?也没了笑容,他显然?也不赞成陈然?这作法,“你这么做太冒险,你自己也就算了,他的事?你不觉得应该先问问他?”

    陈然?抬眸,“我?会一起去。”

    话音落下,陈然?又阴测测地侧头?看向果东,“你知道?你一个看门的工资为什么那么高吗?”

    果东老实摇头?。

    作为一个开门来,一个月五万多的工资确实算得上?是天价了,就算是看的金库,估计也没这价。

    “因为拿命换的。”陈然?露出特别?鬼祟的笑容。

    果东眨巴眨巴眼睛,不怕。

    “啧。”没吓到人,陈然?讪讪收回视线。

    能来到他们这地方就代表果东不是普通人,他迟早都会进副本,之前地看守几乎全都是这么没了的。

    他之前指定果东也是因为这,反正迟早都是死,早死晚死没区别?。

    但果东却出乎他的意料,不光活了下来,还表现得很不错。

    只是这次果东能活着回来虽然?幸运,却并不代表他能一直幸运下去。

    他迟早都会再被拉进副本,比起真的等到那时?候再去拼运气,还不如?现在开始就好好锻炼,至少现在他还可以跟着。

    “你怎么想?”陈然?看向果东。

    抱着兔子的果东两只眼睛亮闪闪,“算加班费吗?”

    陈然?嘴角抽了下,“算。”

    果东几乎是立刻就应下,“那我?去。”

    陈然?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刀拿起放在桌上?,他从长刀的布袋里掏出另外一把和?他那刀很像的长刀,递给果东。

    果东一脸茫然?地接过?时?,一旁李卓风和?孙吴两人已经一眼就认出这是罗云的刀,两人对视一眼,嘴角忍不住抽搐。

    他们离开之后,陈然?到底对罗云都做了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门后人皮鬼:您开心就好

    以后都这个点更新啦

    感谢天使

    感谢投出地雷的天使:绯渠、feter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天使:佰陌瓶;。5瓶;销户!我滴超人!2瓶;流沙、sbbtl、kren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