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25、第 25 章
    00

    嘴巴被捂住,那孩子的?哭声传不出来,妇人?松了口气,宣德义也跟着笑了起来。

    众人?再?次开心地笑了起来,他们继续之前的?事情。

    一群人?放开宣德义女儿已经被钉子钉穿的?那只脚,又抓住她另外一只脚。

    “呜呜唔!”

    血从她两只脚心处淌出,染红地面,她痛得脚趾蜷曲无法站立,四周那些人?却随着她的?绝望笑得越发开心。

    他们趁抓住她的?两只,把她两只也捆住。

    做完这些,众人?开始起哄,拉着她的?那些妇人?把她拉向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空棺。

    棺材上挂着红布,贴着喜字,喜气洋洋。

    鞭炮声不断响起,喜乐未停,伴随着瘆人?的?笑声,她被一群人?拖到棺材前。

    那群人?把他往棺材里面推,她疯了似地抓住棺材,不愿意进去。

    见她捶死都还挣扎,众人?笑得越发的?开心,他们嘴角都快勾到耳朵,两只眼睛更是充满血丝眼珠突出。

    混乱之中,她看向一旁抱着孩子哭的?眼睛通红的?那畸形妇人?,她是所有人?里唯一一个在哭的?,但她也没有办法,她什么都做不了。

    “唔”她终是势不敌四周那些,硬生生被一群人?按进了棺材。

    一旁有人?抬来棺材盖,要封棺。

    她急了,她顾不上脸上嘴上的?伤,疯了似的?不停的?用脚顶棺材盖,不停的?用推那些死死按住她的?,她试图逃跑,她不想死,她害怕。

    但无论她怎么挣扎,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

    棺材盖在她绝望的?注视下盖上,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她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开始喊叫开始捶打棺材,她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她开始害怕,愈发的?害怕,她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眼见着棺材被绳子捆住,伍琳不忍地移开视线,她已经看不下去。

    她看向李卓风和陈然,李卓风显然也触动,他紧握着自己的?枪才?忍住没冲上去,哪怕他知?道他现在看的?只是历史只是记忆,那也曾经是个人?,活生生的?人?啊!

    相?比起伍琳和李卓风,陈然就冷

    静得多?,他甚至面无表情。

    他幽黑冰冷的?眸冷冷的?在坟地中那些人?身上扫过,他目光如炬,他寻找着。

    再?一次把所有地方都看了一遍,依旧没看见那鞋子后,陈然不爽地“啧”了一声。

    空气中的?阴气已经浓郁到极致,粘稠到他们都呼吸不畅,这已经是最后关头,再?找不到那鞋子他们就都得在这陪葬。

    这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同情别人??陈然冷笑。

    陈然向着人?群走去,他拔出刀。

    “陈然?”李卓风一惊,陈然这是要做什么?

    陈然没有回头,既然站在旁边找找不到,那他就把所有人?都杀了再?找!

    陈然猛然加速冲了上去,他动作极快,不等站在最外围的?人?反应过来,他的?刀已经把对方的?头砍下。

    起倒落,不过眨眼片刻,就有好几?人?被陈然杀死倒下。

    看见这一幕,李卓风和伍琳狠狠倒吸了口冷气,浑身冰凉如置冰窖。

    但很快他们心情又变得复杂,因为在坟地中的?那群人?居然并未发现陈然做了些什么,他们已经完全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棺材上,他们抬着棺材走向之前就挖好的?合葬坑,要把一人?一尸合葬!

    那荒唐的?一幕,带给李卓风两人?极大的?震撼,让两人?大脑一时?间都空白。

    他们不知?所措,果东却已经瞄准会屁颠屁颠地跑向宣德义他媳妇,他要趁乱去问问那家灵,问他愿不愿意跟着他去他家。

    那家灵也已经发现了他,正捂住那婴儿嘴巴的?他看见果东一脸兴奋欢喜的?向他而去,有瞬间的?呆愣。

    果东好看的?眼睛都笑成?月牙弯,他越看那家灵越喜欢,肉嘟嘟的?脸颊,胖乎乎的?臂,多?可爱。

    眼见着他就要跑到那家灵面前,世?界突然一顿。

    原本还笑着眼中满是兴奋的?一群人?,在那一顿后,纷纷看向合葬坑,已经被放进去的?两个棺材中其中一个,正发出“哐哐”的?巨响。

    那声音奇大无比,且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冰冷感,就好像那里面有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

    它每响起一下,周围的?人?

    都不由畏惧一分?。

    看见这一幕,陈然三人?瞬间明白过来。

    “该死!”陈然立刻向着棺材而去——鞋子在那幅空棺材里!

    这副本里的?厉鬼,不是那人?皮鬼,也不是那红衣女鬼,而是宣德义女儿!

    陈然速度极快,然而他到底还是慢了,他冲到那棺材前要跳下合葬坑去开棺时?,整个棺材盖被炸开的?阴气猛然拍飞。

    实木的?棺材板狠狠砸向一旁被焚烧坍塌的?那座楼,一声巨响后,溅起一堆灰烬。

    那些灰烬在阴气的?席卷之下腾升,本就昏暗不清的?世?界顿时?越发浑浊。

    弥漫在整个副本、整个村子的?阴气,大量的?开始向那棺材涌去,数量之多?速度之快,让黑气都在棺材周围形成?肉眼可见的?风暴漩涡。

    李卓风和伍琳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两人?立刻就想要跑去帮忙,但他们的?身体却不听使唤。

    瘆人?冰冷的?杀意从棺材中溢出,一同溢出的?还有令人?牙齿都发酸的?怨、恨以及恐惧。

    那些情绪之前的?阴气当中也有,但两者却是天差地别。

    之前阴气中的?那些情绪最多?让他们不舒服让他们烦躁,但这些迎面扑来的?情绪,却透过他们的?皮肤他们的?骨渗入灵魂深处,让他们感同身受,就仿佛刚刚被人?缝嘴钉脚捆活埋的?人?就是他们。

    就在两人?脸色苍白一身冷汗无法动弹时?,棺材里有了动静。

    宣德义他女儿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爬了出来,她已经挣脱开上的?绳子,她也已经不再?是人?,她每动一下身上就更多?一抹红少?一丝人?气。

    “鬼化?”陈然眼中皆是不可思议。

    鬼是人?死时?心中不甘怨恨等执念所化之物,人?不死,自然也就成?不了鬼,但现在那女人?却是直接从人?变成?了鬼!

    陈然惊讶,李卓风和伍琳就更加是整个人?都懵了,这种事他们从未听过,人?怎么可能直接变成?鬼?

    这不可能!

    “该死!”陈然反应过来,立刻向着合葬坑内跳去,要先下为强。

    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会,错过现在那他们就再?无会。

    “那是什么

    ”宣德义像是从梦中惊醒,面对面前这一幕,他脸上都是震惊。

    “鬼啊!”

    “那是什么?”

    “鬼,那一定是鬼”

    “她不是还活着吗?怎么会变成?鬼?”

    宣德义之后,村长、宣老等人?也逐个从呆愣中清醒,他们眼中逐渐有恐惧浮现。

    他们开始畏怯开始害怕,他们开始后退,他们开始想逃

    陈然才?靠近,整个人?就被掀飞,宣德义女儿比之前那个红衣女鬼更加强,哪怕她还未完全成?形陈然就已经连近她的?身都难。

    陈然在空中调整身形,落地时?勉强站稳。

    不等陈然反应,棺材里的?东西已经猛然冲了过去,她速度极快,快到李卓风在她有动作时?同时?开枪都没赶上。

    陈然再?次被攻击,这次他防御不及,整个左腹都被那半人?半鬼东西的?爪子贯穿。

    “陈然!”李卓风惊呼一声。

    李卓风抬对着那怪物就又是两枪,可那东西却一个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她已经站在那些因为这一幕而吓坏了开始逃跑的?村民?前。

    那怪物离开,陈然踉跄一步跪倒在地,他被贯穿的?腹部大量的?血开始从伤口处往外涌,很快染红他从果东那租借的?外衣。

    陈然低头,看见那血污和上面的?洞,他骂了一句。这下好了,要被那财迷狠狠敲诈了。

    伍琳反应过来,连忙向着陈然那边跑去。

    来到陈然身边,她赶紧脱了外套压住陈然腹部的?伤,但伤太?重,她的?举动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是她的?衣服很快被血浸湿。

    “陈然”伍琳本就苍白的?脸越发没了血色,她嘴唇都开始颤抖起来。

    “鞋子”

    “什么?”跟着过来的?李卓风没听清。

    “没有鞋子。”陈然腹部受了伤,不能太?用力话,一用力他就痛得厉害。

    “什么?”李卓风依然没听明白,话音落下的?瞬间才?猛然反应过来,“你是——”

    “棺材里没有鞋子,她的?身上也没有鞋子。”果东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他裤腿上上都是泥巴。

    就在陈然被踢飞,那怪物去打陈然的?那瞬间,果东就冷静下来,他立

    刻趁着那怪物不注意向着棺材而去,要趁着那会检查棺材里面。

    他当时?离棺材最近最有会,他注意力都在合葬坑里。

    李卓风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

    那厉鬼已经快成?型,整个世?界都在崩溃缩拢,附灵物怎么可能不在?

    李卓风强装镇定,他深吸口气,“不可能,东西肯定在周围,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果东顾不上李卓风,他看着陈然一直流血不止的?腹部,他抱紧兔子,整个人?都慌了,陈然要死了?

    他没想过陈然会受伤,他以为会和之前一样?,陈然会打赢。

    看着果东那一张脸煞白紧紧抱着兔子不知?所措的?模样?,陈然推开伍琳,咬牙用刀做支撑站了起来,“谁要死了?!”

    话间,他还用另一只上的?刀柄,敲了果东脑袋一下。

    被打痛,果东有些委屈的?把兔子顶在脑袋上,捂住被打的?地方。

    陈然明明就是要死了,他流了好多?血,人?流这么多?血是要死的?。

    “你给我在这老实呆着。”陈然扯过伍琳里的?外套,把它系在腰上堵住伤口,旋即红着眼如厉鬼般恶狠狠瞪向那正以杀人?为乐的?怪物。

    村里的?人?反应过来后转身就要跑,但他们才?跑出没多?远就被那怪物挡出去路,紧接着就是一场血腥杀戮。

    看着那些被残忍地扯掉脚最终活活痛死的?人?,一群人?吓坏了。

    有的?人?转身就跑,有的?人?则不争气的?双腿发软跪地求饶。

    “你要做什么?我、我们这也是为你好,你嫁到我们家是天大的?好事,你别过来”村长赫然就是跪地求饶的?人?其中之一。

    他年岁已大,就算平常保养的?再?好,遇到这种需要体力的?事他也远不如其他年轻人?。

    至于那些跑得动的?人?,他们平时?见着他笑脸相?迎多?有讨好,真到了生死关头谁又顾得上他?

    不只是村长,同样?年纪不的?宣老也在人?群当中。

    “你”宣老老脸煞白眼中满是惊恐,他至今都还没从这变故当中反应过来。

    看着面前跪地求饶的?人?,那怪物笑了起来,多?有意思,不

    是吗?

    就在不久之前,她也是这样?哭着哀求,但那时?候他们是怎么对她的?来着?

    他们笑着和她恭喜,他们笑着缝她的?嘴,笑着钉她的?脚,笑着把她推向深渊,向着把她活埋!

    她露出和他们如出一辙的?兴奋和残忍笑容,已经彻底没了人?气的?她,被缝合的?嘴随着她咧嘴的?动作皮肉崩开,血流不止,露出线条后溢血不止的?喉洞。

    她头发开始疯狂的?生长,很快漫过脚踝。她因为疯狂抓挠棺材板而满是血的?指,指尖长出足以抓破一切的?利爪。

    她一身血红,她皮肤如雪,她彻底化身新娘的?模样?,只是她的?眼中却不见任何喜悦,而是满满的?怨毒和恨意。

    “这事和我无关,这都是你爸和村长的?意思,我只是看个热闹”宣老指着一旁的?村长大吼,这事和他没有关系。

    他话到一半,就察觉有东西落到自己跪着的?腿上。

    他低头看去,低落的?是血。

    他茫然,他抬抚摸自己的?脸,摸到脸上正被头发刺穿缝和起来的?嘴,感觉到那锥心的?疼,他开始尖叫,但他的?嘴已经被缝合过半他只能闷哼,“呜”

    他倒在地上,腿疯了似的?在地上蹬着,仿佛这样?就能摆脱这恐怖的?一幕,但无论他用再?大的?力气挣扎,所有一切都是徒劳,他的?嘴很快被紧紧缝合。

    感觉着脸上锥心的?疼痛,他老脸上有泪水溢出,他满眼惊恐,他爬起来就想要逃,因为他知?道后面是什么——

    他才?跑出两步,他的?脚就传来一阵撕心的?疼痛。

    他低头看去,他的?脚被从地底冒出的?黑发贯穿,整个钉在了地上。

    “唔——”

    002

    把这一切尽收眼中,原本还期望着能被放过的?众人?瞬间明白过来,这怪物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们连忙连滚带爬地开始四处窜逃,他们不想死!

    也跟着一起跑的?村长才?跑出没两步,就被身边的?人?狠狠一撞跌倒在地,若是平时?他肯定要骂骂咧咧半天,但现在他却根本顾不上其它,他白着脸脚并用的?往前跑去,要逃。

    宣德义家那畸形妇人?抱着

    襁褓也跟着跑,宣德义早就不见踪影,她本来刚刚就想跑,但她腿脚不方便?跑不快。

    现在跑起来她速度依旧不及别人?,很快她就落在最后。

    眼见着一群人?就要甩下她,她眼眶一红又要哭,“别丢下我一个人?”

    没有人?停下,知?道有人?落在最后吸引那怪物的?注意力,众人?立刻跑得更快,脸上甚至都溢出毫不掩饰的?喜色。

    “啊!”

    下一刻,看见生的?希望正一脸喜色的?众人?纷纷跌倒在地,紧接着就是一阵高过一阵吃痛地尖叫。

    地底下如同春笋般突然冒出的?那些头发,硬生生穿过他们的?脚板,把他们的?脚钉在了地上,让他们无处可逃。

    血浸湿鞋,染红地面,然而这都抵不上伤口处传来的?锥心疼痛。

    脚心神经本就多?,突然被足有拇指粗的?钝物狠狠贯穿,那疼痛让好些人?都痛得直接在地上打滚。

    他们越是挣扎,伤口就被扯得越大,地上的?血也就越是多?,他们叫得也就越发大声凄惨,这些再?加上之前被撕扯掉脚活活痛死的?人?,整个场面仿若地狱。

    “哈哈”身处地狱之中,那怪物笑了起来,她眼中满是兴奋。

    她总算知?道这些人?之前为什么要那样?对她,这样?确实有意思,看着他们那恐惧至极痛不欲生的?模样?,她只觉心中一阵畅快。

    “啊”所有人?里唯一一个因为跑得慢而逃过一劫的?畸形妇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面对这地狱般的?场景,她早已破防,嘤嘤哭了起来。

    听见声音,那怪物注意力被吸引过去。

    看见那妇人?异于常人?的?身体以及她怀中的?襁褓,她愣了愣,紧接着她四肢着地向着那边移动。

    几?乎是同时?,一直挂在那妇人?背上帮忙捂嘴的?家灵,惊恐的?从那妇人?背上跳了下来,一个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在那家灵消失的?瞬间,妇人?脸上身上被那家灵啃食而血淋淋的?伤口赫然出现,疼痛如期而至。

    妇人?吃痛,看见自己身上那凹凸不平的?伤口,只当是面前的?怪物做了什么。

    她惊恐万分?地摇着头,疯了似的?

    往后退去,“滚开,你别过来”

    “哇”那婴儿和她多?出来的?那个脑袋上裂出的?血淋淋嘴,一同哭了起来,好不热闹。

    听见哭声和咒骂,那怪物速度放慢。

    见那怪物似乎还认得自己,那妇人?连忙堆起虚假的?笑容,她努力放柔和语气,“求弟,是我啊,是妈妈”

    听见“求弟”这名字,那怪物似乎被勾起不好的?记忆,立刻如同猎兽般龇牙。

    她对那妇人?并无好感,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妇人?怀里的?襁褓上。

    察觉这点,那妇人?连忙把自己怀中的?襁褓往前递了递,她满是泪水的?脸上努力堆起讨好的?笑容,“求弟,你要抱抱她吗?你不记得啦?她是你女儿啊,你和你爸的?女儿——”

    那妇人?话没完,她中的?襁褓就跌落下去,她吓了一跳,连忙朝着那孩子看去,那孩子现在可是她的?保命符!

    看清楚那孩子的?瞬间,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一起掉下去的?不只是那孩子,还有她高举着的?双。

    “啊——”她还维持着举着的?姿势的?双,从肘上方的?位置齐齐断掉,血正不停的?往外喷涌。

    随着她的?尖叫,哭声戛然而止,同时?两个肉球滚到她的?面前,那是一大一两个脑袋。

    那怪物匍匐在地上,一只利爪不停地刺砍在地上的?襁褓上,她一边刺砍一边发出野兽愤怒至极时?才?有的?咆哮声音,直到那襁褓化作一团肉泥。

    她认得,她怎么会不认得——

    把那襁褓里的?东西剁成?肉泥还不够,她猩红着眼看向面前的?女人?,她还挂着线条的?嘴张开,她冲她嘶吼。

    无数的?头发涌向她面前的?女人?,她也要让她尝尝她所经历的?那些!

    不只是她,宣德义也跑不掉,所有人?都跑不掉!

    她抬头,看向一旁拖着受伤的?脚正试图爬走的?那些人?,她眼中仅剩的?理?智愈发稀少?,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恨。

    她被线缝上的?嘴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她低头,看向那妇人?的?肚子。

    妇人?站着时?因为腿脚不好有些畸形还不觉得,她仰躺在地

    上时?,那鼓鼓囊囊的?肚子就露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畸形妇人?慌了神,她挣扎着往后退去,眼中都是恐惧,“我是妈妈啊,我可是你妈!”

    宣德义一直想要个儿子,但这女人?却是女儿一个一个的?生,接连生了五六个生到后面宣德义甚至都厌烦。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厌烦,最后那胎胎儿五个多?月时?,竟就胎死腹中赖在了这女人?肚子里。

    宣德义带着她去镇上的?医院那边看过,但高昂的?续费让两人?望而怯步。

    不能再?生,就等于彻底没了希望。

    那之后,整个家就变得不像是家。宣德义在村里面越发地抬不起头,所有人?都笑他不中用,笑他死了都没人?烧纸做定孤魂野鬼。

    眼见着整个家就要支离破碎,宣德义竟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她从未想过这种事会落在她身上,她哭着求饶求救,可听见她声音赶来的?这女人?却选择了默许

    只要有个儿子,这个家就不会支离破碎。

    她本来腿脚就不好,要是没了这个家没了宣德义,那她就只能活活饿死在这山里。

    她不依,几?次想逃却都被抓了回来,甚至这女人?还哀求她,只要有个儿子

    发现她也生不出儿子甚至生出来的?全是畸形儿后,这女人?立刻提议买一个能生的?女人?,这种事在山里并不稀奇。

    可既然是买,那就得花钱,他们家早就已经因为这些年的?折腾而家徒四壁,哪来的?钱?

    他们家是没钱,可是村长家有钱啊!

    知?道村长一直挂念他那早夭的?儿子,他们这村又一直有冥婚的?习俗,宣德义很快就和村长搭上线。

    她不是个好选择,但她便?宜啊,外面一具尸体十多?万

    “哈哈”那怪物按住那畸形妇人?想要逃跑的?脚,她顺着她的?腿一路往上爬去。

    她按住那妇人?的?肚子,她锋利的?指尖插进她的?皮肉,在那妇人?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叫声中她生生破开她的?肚子,找到了那已经死了有些年的?胎儿。

    那胎儿已经死了有些年了,它整个蜷曲在一起,红彤彤,身上满是羊水以及血、,散发着

    浓郁的?腐肉般的?恶臭。

    看着那血淋淋的?肉块,她笑了起来,她把那肉块递到那畸形妇人?面前,那畸形妇人?却已经因为被开膛破肚而痛得两眼无神。

    她抓住那妇人?的?脑袋,抓着她的?脑袋让她去看了肉球,“哈哈哈”

    她笑了起来,眼中的?恨意越发浓郁,眼底深处也更多?了几?分?嘲讽。

    因为那孩子,是男孩。

    003

    “哈哈哈”

    凄厉诡异的?笑声震动着整个森林,那些不断向着那怪物涌去的?阴气,在那笑声的?吹动中涌动得更加厉害,就像决堤的?洪水,让趁着这会在坟地到处搜索的?李卓风三人?都站不稳,开始向着她那边倒去。

    “啧。”陈然把中长刀狠狠插入地面,借以稳住身形,同时?本能朝着果东那边看去,要提醒果东站稳。

    一回头,他却发现果东已经脚并用树袋熊似的?把自己挂树上,谨防自己被“冲”走。

    陈然一噎,不知?该哭还是笑,但既然不用担心果东,他也就能彻底静下心来对付那怪物。

    被彻底忽视的?李卓风和伍琳各自抱着树,一时?间都不知?该不该吱个声表示他们还活着。

    陈然拔出刀,寒眸中温度逐渐散去,“你们找周围。”

    撂下这话,陈然立刻向着那正把周围脚被钉住的?人?一个个开膛破肚的?怪物而去,他们已经不能再?等。

    “这么浓的?阴气,你怎么打——”李卓风想要劝阻,他们连站稳都困难,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陈然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现在的?情势对他不利,他只是更加清楚的?知?道,真等那怪物把所有人?杀了,把所有副本里的?阴气都凝聚吸取掉后,那他们就更加打不赢,他们就活到头了。

    “该死”李卓风也忍不住骂了起来。

    放开为了稳住了身形而抱着的?树,李卓风开始艰难的?在空地中再?次搜寻起来,那鞋子肯定就在这坟地,肯定不会离得太?远。

    伍琳见状也只得放开树,跟着开始寻找。

    伍琳身材相?对陈然和李卓风更矮,她一放开那树,整个人?就被空中涌动的?阴气推得向着那怪物跑两步,差点撞

    了过去。

    “你没事吧?”李卓风看见。

    伍琳白了脸,咬着牙摇头。

    看了眼正在坟地中央发狂的?那怪物,伍琳艰难开口,“我找外面一圈。”

    她体重力气都比较,这种情况下一旦靠近很容易就会被阴气吸过去,那样?一来她非但帮不了忙还只能捣乱。

    “心。”李卓风硬着头皮往坟地中走了两步,他还好,勉强能站稳。

    分?好工,两人?又看了眼已经和那怪物扭打在一起的?陈然,赶紧在树林中寻找起来。

    陈然已经又进入了那种没有心跳的?怪异状态,他的?体能被强化,在这浓郁至极的?阴气中如鱼得水动作矫捷而迅速,他腹部的?伤口也因为那状态而停止溢血。

    但这样?的?状态坚持不了多?久,陈然是人?,不可能没有心跳。

    而且和之前那红衣女鬼不同,面对面前这怪物,陈然的?攻势几?乎全部无效。他非但没能伤害到对方,反而是自己身上不断有伤口增加。

    又一次被对方化解攻击后,陈然一头汗水地咬着牙红着眼后跃拉开距离。

    站定,他看了一眼自己中的?刀。

    那刀被空气中浓郁至极的?阴气影响,一直骚动不安,这让陈然没有办法全神贯注。

    他的?精神状态因此愈发不稳,心中的?焦急以及烦躁的?情绪强烈无比,让他有种要把周围一切都砍碎的?冲动。

    陈然本能的?朝着果东那边看去,看见果东那试探着把脚放到地上又因为怕被吹走而立刻收回去的?笨拙模样?,他躁动不安的?心瞬时?安静下来,甚至想笑。

    他深呼吸,握紧中的?刀。

    果东是被他拉进来的?,他得负责。

    “笨蛋。”陈然也不知?道自己是在骂谁。

    他瞳孔瑟缩,猛然抬头,然后脚下一动如闪电以极快速度冲了上去。

    那女鬼现在的?注意力还在地上那些人?上,她要把所有人?都杀光杀尽,但她又不能让他们死得太?痛快

    陈然的?出现打扰到她,这让她愤愤,她缓缓转过头看向陈然,眼中都是厌恶和杀意。

    不等陈然靠近,她就同时?动了起来,她以比陈然更快的?速度冲向陈然,然后有着尖锐的?利

    爪的?狠狠向着陈然心口的?位置刺去。

    不同于普通的?鬼,她虽然已经不是人?,很多?事情她却都还有记忆,她知?道什么的?他们来才?是致命的?,什么对他们来才?是最恐怖的?。

    心口就要被刺穿,陈然却不偏不躲,他眼中有疯狂涌现,他嘴角勾起,竟就直接扛着刀狠狠撞过去砍过去。

    以他的?速度再?加上那怪物的?速度,这一刀要是能砍中,那怪物不死也得伤。

    一刀利索挥下,陈然心口却并未被刺穿,刀下也并无血迹肉块,那女鬼竟然躲了。

    近乎癫狂的?笑意自陈然喉间渗出,他充血通红的?眼能能看向右侧怪物,为什么要躲?

    因为怕了吗?

    怕谁?

    怕他?

    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一个嗜杀嗜血的?恶鬼,怕他一个人??!

    “哈哈哈”陈然喉间笑意越发的?浓,他眼中的?癫狂也越发浓,他在那女鬼气急败坏的?咆哮声中勾起嘴角,回以比那女鬼更加狰狞的?笑容。

    他再?次冲了上去。

    看着越打越来劲的?陈然,李卓风额上的?汗意更甚,某种意义上来,陈然大概比鬼还可怕。

    心中想着这些,他动作却没停下,他趁着陈然拖住那怪物的?会赶紧靠近些,在那畸形妇人?他们附近找了一圈。

    四处都是残骸断臂,血腥染红地面,踩在地上时?脚下都能感觉到那种粘稠。

    李卓风不停转动脑袋,可是没有,哪都没有

    就在李卓风焦急不安时?,一道细碎声响传进他耳中,他本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出声音的?是那畸形妇人?,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她大量失血已经濒死。

    “救”

    李卓风本不想理?,那妇人?却一把抓住他的?脚踝。

    “救救”

    “放开。”李卓风拔出枪。

    “孩子”

    “什么?”李卓风愣了下。

    “救救我孩子”妇人?一边吐着血一边满含希望地看向离她有段距离的?那肉球。

    男孩子,那是个男孩子,他们宣家有后了,她得告诉宣德义

    李卓风呼吸猛然一滞,他看看那化作怪物的?女人?,又看看

    那恶臭无比的?肉球,不出是个什么感受,只觉得心口闷得慌。

    他一脚踹开那妇人?的?脚,头也不回地走开。

    坟地边缘,果东双脚才?落地,整个人?就被空气中疯狂涌动的?阴气推嚷着向空地走了一步。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过去,那股推力愈发大了起来,在空底中的?李卓风已经完全站立不稳,伍琳也不得不靠抓住树干移动。

    果东看了眼三人?,抱紧兔子,缓缓放开抓住的?树,他也要去帮忙找。

    他正动作,眼角余光就瞥见他前方不远处的?树下,有个的?身影渐渐浮现,是村长家那脑袋仿佛被什么东西打烂掉的?家灵。

    黑灰浑浊掺杂着灰烬的?空气中,家灵抬起短短的?胳膊,指向坟地。

    果东疑惑,“什么?”

    那家灵仅有的?一只眼睛看看果东,又看看空地,他抬着的?直直指向空地中。

    果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李卓风就在那边,他的?脚下是无数残骸断臂是血海是地狱。

    果东收回视线看那家灵,那家灵依旧指着那边。

    果东再?次朝着李卓风那边看去,这次,他弄清楚那家灵指着的?东西是什么,是那畸形妇人?肚子里挖出来的?肉球!

    果东赶紧回头去看那家灵。

    家灵见果东已经看见,放下。

    他怯生生地看了果东一眼,另一只拿着自己总掉的?那头盖骨的?,怯生生地扯住自己的?衣摆,扭出个揪揪。

    果东喜欢宣德义家那个家灵,不喜欢他,他给果东送了漂亮的?花,果东也还是不喜欢他。

    他无声消失在原地。

    果东来不及开口家灵就消失不见,他到了嘴边的?询问只好又咽回肚子里。

    他回头朝着李卓风那边看去,李卓风在那边找了一圈没找到,正向着一旁树林而去,陈然和那怪物倒是在打斗中又移动到肉球附近不远处。

    果东放开抓着的?树,抱着自己的?兔子借着空气中的?推力,一咬牙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那边跑去。

    快到那肉球旁时?果东刹车,但那推力却把他推着继续往前。

    整个世?界都在崩溃,已经只剩下树林这边和半个村子还在,其它地方都

    以化作漆黑的?雾气,这也让推力更重。

    就在果东要跑过头时?,四周的?推力猛然被弹开,兔子从他怀中探出头来,所有一切都被它拒之门外。

    果东摸摸它脑袋,赶紧往回跑几?步去看那肉球。

    肉球散发着浓郁的?恶臭,仅仅片刻它表面已经有腐烂的?痕迹,若不细看都看不出原本是个婴儿。

    果东强忍着恶臭,就近找了木棍去挑,试图弄清楚那家灵指着这东西的?原因。

    兔子歪着脑袋静静地看着,对于这世?界即将崩溃的?事毫不在意,果东开心就好。

    “果东?!”好不容易才?走到树林边的?李卓风,一回头就发现这一幕,他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因为陈然和那怪物已经快打到果东身旁。

    听见李卓风的?声音,听见果东的?名字,陈然也朝着果东看去。

    看见果东,陈然疯狂中眉头本能皱起。

    几?乎同时?,果东中树枝挑开那婴儿环抱着的?,看见它怀中藏着的?那抹殷红。

    “果东!”李卓风声音就在果东背后响起。

    李卓风不知?道果东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但果东一直很冷静也很聪明,他不会乱来,所以他立刻选择跟着过来。

    作出同样?选择的?还有伍琳,她放弃一直抓着的?树干,任由阴气把她推着到了空地中,“怎么回事?”

    “鞋子。”果东抬头看向三人?。

    听到这两字,三人?眼睛都是一亮,旋即三人?都不由疑惑,鞋子怎么会在那肉球里?

    它怎么会在一个尚未出生的?婴儿怀里?

    众人?心中万分?疑惑,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李卓风和伍琳对视一眼,立刻向着果东移动。

    两人?才?一动,还没来得及靠近,陈然就整个人?飞了过来,他横在身前的?刀被震得嗡嗡作响。

    那怪物成?型在即,这段历史记忆也就即将结束,他们已经处于历史和现实的?边缘,很多?东西都已经不再?受限。

    那怪物似乎已经明白他们想做什么,她立刻向着那鞋子扑去。

    “快点!”陈然大吼一声,他脚落地的?瞬间立刻再?次向那怪物冲去,硬生生接住了那怪物的?速度。

    伍琳收回看向那边

    的?视线,咬着牙向着那肉球而去,她举起中的?刀,但不等她靠近刀落下,她的?腹部就猛然从后面被贯穿。

    “呜”伍琳吃痛。

    李卓风瞳孔瑟缩,“伍琳!”

    无数黑色发丝从地下涌出,如潮水般疯狂涌向他们,要把他们撕碎,也让他们寸步难行。

    李卓风不再?前进,他举枪对着那肉球就是砰砰砰一阵扫射,然而他打到枪中没了子弹一切也没能结束,因为那些子弹全被阴气凝聚而成?的?头发挡住。

    那些头发,在他面前形成?一堵厚墙。

    李卓风吸了口冷气,他脸色铁青。

    伍琳整个腹部都已经被捅成?筛子,大量的?血不断顺着发丝淌下。

    “李卓风”伍琳看向李卓风,她已经明白自己的?结局,她算不得漂亮的?脸上满是血水和泪痕以及不舍。

    “伍琳!”李卓风心口被揪紧。

    他无视脚下那些不断刺穿他脚上的?肉顺着他的?脚往上攀爬的?头发,他换弹匣,他再?开枪。但所有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他根本打不透那些头发。

    他看向陈然,陈然缠住那怪物就已经是极限,他身上伤口正不断增加,情况比伍琳更糟!

    世?界随着那怪物的?苏醒加速崩溃,现在已经只剩下这片坟地,其它地方都以是一片黑气。

    看着这满地的?还在不断增多?的?头发,以及被那怪物打得不断后退的?陈然,李卓风心生绝望,他们要死了?

    “李卓风!”果东拽住李卓风。

    李卓风一脸痛苦绝望地回头看去,他两只腿已经血肉模糊,无数头发都钻进他肉中。

    果东把自己拿着的?那脏兮兮的?鞋子一把塞进李卓风怀里,顺便?还在李卓风的?衣服上抹抹,擦了擦。

    脏死了。

    他都臭了,得加钱!

    作者有话要:家灵(委委屈屈jpg):明明已经送了花花。

    头顶猫猫,宝们,文文更新时间可能要调一下哦,因为日万比较需要时间,下午六点更新的话时间太赶,来不及,捂脸。

    感谢天使

    感谢投出地雷的天使:日近长安远2个;4066、43340、雯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天使:五块五、不不不0瓶;顾熙泽6瓶;江旋5瓶;464353瓶;青羽2瓶;凉笙、三流高中的文盲、软萌的樱诩、流云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