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17、第 17 章
    “李卓风?”伍琳试探着出声。

    躲在桌子下的李卓风并无反应,他正屏住呼吸掀开面前的桌帘心翼翼地朝外张望,他身旁的张叶、宣老以及苏风也都紧张无比。

    “怎么会这样?”出声的并不是伍琳几人,而是宣老,他吓坏了,嘴皮子都哆嗦。

    “你他/妈还好意思,要不是你们这群人渣,事情能变成这样?”张叶一到这事就来火。

    “都闭嘴。”李卓风呵斥,“你们想死吗?”

    宣老立刻闭嘴,张叶狠狠地瞪了眼宣老,也安静。

    现在这情况由不得他。

    “刚刚怎么回事,那些纸人为什么会突然动起来?”李卓风确定暂时安全,放下桌布回头看向一张脸毫无血色的苏风。

    苏风身上好些地方都有伤,好在他们救人及时,那些伤都并不深不致命。

    “我也不知道,它们突然就动了起来。”苏风一起刚刚的事,那种被无数纸人包围的恐惧就瞬间涌上心头,让她身体颤抖得愈发厉害。

    “肯定是你碰到它们了。”张叶断定,“不是都跟你了要心吗?”

    苏风道:“我一直很心。”

    “那它们为什么会动?”张叶不耐烦,一个两个都这么没用。

    “你闭嘴。”李卓风打断张叶,刚刚选人的时候张叶头一个就不去,现在事情搞砸,张叶居然还有脸反过来指责别人。

    黑暗中,一阵清晰的吱呀声突兀传来,他们藏身的这间屋子房门被推开。

    有东西进来。

    几人屏住呼吸,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的加速,砰砰的声音震耳欲聋。

    那东西进门之后在门口的位置站了会,旋即缓缓地僵硬的开始走动起来,它的脚步声很奇怪,一下一下,好像是个瘸子,又不太像。

    李卓风喉结不受控制地滑动,他不敢去掀桌帘,好在桌帘也并不是完全垂到底,大概是怕弄脏,所以桌帘与地面留有两节指宽的缝隙。

    李卓风缓缓的无声无息的向着地上倒去,他趴在地上朝外张望,视线看出去的那一瞬间,他脑仁猛然发麻。

    他看见了一只眼睛。

    纸做的脸,墨画的眼。

    “啊!”张叶也

    看见,他脚并用疯了似地往后退,脚踢在桌帘上掀开帘子,让外面的场景彻底暴露在几人眼中。

    “鬼啊!”宣老也跟着叫了起来。

    进屋来的是一个在地上爬行的纸人,它四肢着地脑袋几乎贴在地上,所以他们才会觉得脚步声奇怪。

    听见尖叫和对话,看见李卓风趴下偷偷往外看的场景,伍琳三人毛骨悚然。

    “他们、他们到底在干吗?”宣老三本来想把他老子拉出来,可看着这诡异的发展,哪还敢靠近?

    伍琳嘴唇翕动,喉咙却沙哑得没能发出声音。

    “要不咱们走吧?”屠丹提议,楠姐的惨叫还在继续,这次她活的时间倒是比之前被抓住的那个村民要长,但即使如此也不代表他们就安全了。

    伍琳和宣老三没动,宣老三是因为宣老,那毕竟是他老子,伍琳则是因为李卓风,丢下李卓风凭她一个人想要离开这副本那几乎不可能。

    她原本以为这副本应该是a级的,但现在看来,这副本绝对不止a级。

    a级副本想要一个人活着出去就已经是天方夜谭,更何况这

    “伍琳?”屠丹愈发急。

    “陈然他们怎么不见了?”伍琳努力让自己镇定,如果有什么人能活着出去,那那个人绝对是陈然。

    被提醒,屠丹也想起陈然来,她把捡到的兔子给几人看,“他们会不会是已经跑了?这兔子不是那个果东的?”

    伍琳认出兔子,脸色阴晴难定,陈然确实是那种会丢下其他人独自离开的人。

    “伍琳?”屠丹催促。

    “我们不能丢下他们,我得把我爹带回去,而且他们不是你们的队友吗?”宣老三一把抓住伍琳,这诡异的情况没有了伍琳他根本没办法对付,更莫还要把他爹带回去。

    “那你就留在这里陪他们去死好了!”屠丹要扒宣老三的,宣老三要留他自己留,拉住伍琳做什么?

    她才上前,头顶就传来一阵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狠狠撞破木板的声音。

    几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抬头看去,不等他们看清,一到人影就猛地从楼上跳了下来,落在了大门之外。

    “陈然!”伍琳一眼认出陈然。

    陈然单膝落地的同时朝着屋里看了眼,然后不等众人反

    应,他就把被他单拎着的果东扔了过去。

    撞在伍琳几人怀里,果东踉跄了好几步才总算站稳。

    “怎么回事?”伍琳顾不上果东,她的注意力都在门口的陈然身上。

    陈然十分狼狈,他身上多出好多伤,腹部、左胳膊以及额头上三处的伤口最深,血淌得都染红了衣服,看着触目惊心。

    “是那个人皮鬼。”果东一边解释一边转动脑袋朝着屠丹看去,他的兔子。

    “看什么?”屠丹不喜欢果东。

    与陈然相比,果东毫发未损。

    从刚刚陈然带着果东跳下来的情况来看,明显就是陈然在有意护着果东果东才没受伤,不然以果东一个普通人,早死了。

    屠丹咬牙,心口酸得厉害,她不明白果东到底有哪点值得陈然这么护着。

    “兔子。”果东向着屠丹右边走去,要抓坏兔子。

    看见果东,刚刚还凶巴巴的兔子立刻垂头装死,不是它干的,它什么都不知道。

    几乎同时,李卓风几人猛地清醒过来。

    惊恐地举着枪的李卓风看着面前熟悉的场景,眼中都是惊讶,“怎么”

    苏风、张叶和宣老亦是如此,明明上一刻还处在没有光的三楼的他们眼前突然就亮了起来,正阴侧侧看着他们的那纸人也不见踪影,三人脑子里都是一阵空白。

    “你们没事吧。”伍琳试探着问道。

    “伍琳?”李卓风从桌下钻出来,“你怎么会在这?你们不是在树林”

    “老三,你还活着”宣老认出自己儿子,老眼一红。

    “爸,你没事吧!”宣老三赶紧伸去搀扶。

    不等李卓风和伍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门口就再次传来一阵重物砸在门上的声音。

    一群人闻声看去,被砸过来的是陈然。他面前,一个没有外皮不知男女血肉模糊的“人”,正如同蜘蛛般趴在地上看着他们。

    在它周围,十好几个只有皮的皮人歪七扭八地瘫在地上。

    随着他们看过去,那些皮人居然缓缓“站”了起来。

    陈然从废墟中站起来,他吐去血水,握紧中的长刀。

    那些人皮是被阴气操作着在动,根本砍不死,就算砍死了只要再注入阴气也能再用,烦不胜烦。

    陈然猩红

    的眼看向人皮最后面的血人,这地方是那人皮鬼的地盘,不解决掉它他们就别想出去。

    鬼附身在了那没有皮的血人身上,想要彻底解决,必须先想办法把它逼出来。

    陈然甩去上长刀沾染的血,眼神冰冷而满含杀意,再加上那一身血的模样,愣是让人分不清到底谁才是鬼。

    屋里众人一颗心狠狠揪紧。

    “兔子”果东注意力都在自己的兔子上。

    屠丹注意力被拉回,她眉头皱得愈发紧。她看了眼旁边注意力都在门外陈然和那人皮鬼身上的伍琳几人,咬牙,故意把兔子扔到远处楼梯口去。

    她满眼怨毒。

    果东怎么还不去死?

    果东看看屠丹,又看看楼梯口那边,提着陈然交给他看好的灯笼赶紧跑着过去。

    几乎是同时,四周空气骤然变冷,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爆发,弥漫在整个村子、整个树林甚至整个副本的阴气疯狂的向着孤楼这边涌来,让这完全被黑暗笼罩的树林黑得愈发纯粹,如同地狱。

    门外,人皮鬼动作停顿。

    它错愕地越过陈然看向屋内,眼中有瞬间的恐惧。

    陈然也察觉到异动,他中的长刀以他从未感觉到过的频率开始疯狂颤抖,仿佛恐惧至极。

    屋内,果东一把抱住楼梯拐角处如同人一般站了起来,身上缝合的线条不断崩断,红宝石的眼殷红得滴血,正盯着屠丹杀意沸腾的兔子。

    这次,它没像之前那样立刻变乖,它抬起右爪撑在果东的上,想要挣脱。

    她死定了!

    它要杀了那女人!

    那女人居然敢凶果东!

    “你没乖。”抓住坏兔子,果东把它举起来训话。

    隐约听见话声,屠丹回头,看见果东居然蹲地上抱着兔子自自话,她愈发厌恶。

    门外,那人皮鬼在短暂的停顿后整个陷入狂暴状态,开始疯了似地操作人皮攻击陈然。

    在它的催促下,那些人皮变得愈发狰狞,它们空洞洞的眼眶和嘴张得老大,像是要把人活活吞下去,那血淋淋的模样令人不寒而栗。

    陈然试图避开那些人皮去攻击后面的血人,但那人皮鬼又怎会让他如愿?

    两个来回下来,陈然身上又添新伤,那血人却毫发无损。

    “

    啧。”陈然眉头紧皱。

    空气中的阴气越发浓郁,浓到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他回头看向身后孤楼,他总觉得不对。

    “这是怎么回事?”李卓风和伍琳对视一眼,他们也发现那正大量凝聚的阴气。

    “难道是厉鬼要成型了?”伍琳猜测。

    李卓风脸黑如碳,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就死定了,他们连那鞋子在哪都还不知道。

    听见两人的对话,屠丹几人连忙追问,“你们在什么?”

    嘴上问着,几人却早已慌了神,那阴气已经浓郁到他们都感觉到。

    它们仿佛凝聚出实体,处在涌动的阴气里就如同身处无数利刃的洪流里,他们浑身上下都不断传来被刀子划破刺穿皮肤的疼痛。

    “是那家伙!”果东声音传来。

    众人都朝他看去。

    果东紧紧抱着兔子,一边按住它脑袋让它乖乖,一边紧紧盯着附身在血人身上的人皮鬼,“不能让它再继续下去。”

    陈然有瞬间的疑惑但并未多想,因为在场能做到这种事的存在确实只有那人皮鬼。而不管它想做什么,他都绝不允许。

    “我们拖住其它人皮。”

    李卓风和伍琳对视一眼,加入战场。

    李卓风的枪伍琳的匕首都能对附着了阴气的人皮造成一定的伤害,但那点伤害却远远不够。

    再加上人皮本身并无实体,里面就是一层空气,就算被割了口子打了洞也并不能造成直接影响,所以两人很快落入下风。

    眼见情势愈发不利,果东稍作思考后朝着陈然大喊,“把它们引到屋里来!”

    那人皮鬼操作的人皮一共十多件,就算李卓风和伍琳能拖住一部分,靠陈然一个人短时间内也无法彻底解决血人,所以只能想办法把它们一打尽。

    而想要一打尽,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陈然几乎是立刻就明白果东的意思,他二话不冲向身边的人皮,抬脚就把那人皮往屋里踹。

    站在门口的屠丹几人正神魂未定,就看见一张血淋淋的人皮朝着他们迎面飞来,吓得几人连忙躲开,仓皇之间狼狈无比。

    “你有病啊,把那东西弄进来了我们怎么办?”屠丹差点被人皮扑了脸,她反应过来要骂果东时,果东已经抱着兔子跑去关窗。

    “滚开!”陈然咒骂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屠丹回头看去,陈然不知何时已经又引了两张人皮过来,要把它们塞进屋。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皮,屠丹一张脸煞白,连忙让开。

    一旁苏风却已经反应过来,“快拦住它们,别让它们跑了!”

    “它们怕火,用火!只要把人皮和血人毁了那鬼就必须出来,到时候就有办法对付了!”果东按住兔子脑袋,煞有其事地解释,“必须阻止它,不能再让它继续凝聚阴气,不然这副本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