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14、第 14 章
    “但即使如此,也是一尸难求。”陈然站在二楼楼梯口回头看来。

    二楼也有点灯,但灯光更暗,这让他的脸隐藏在了暗红色的光晕中。

    果东抱着自己的兔子,仰头看着他。

    “没有,那就创造。干一票就二三十万,可比辛辛苦苦干半辈子容易轻松得多。”陈然嘲讽。

    “他们通常会选离家出走的或者风俗行业的女性下,因为这一类人好下且不会有人报警,只要找不到尸体,最多也就被定性为失踪又或者绑架。”

    “你的是真的吗?”苏风的声音突兀传来。

    果东回头看去,苏风不知何时站到他身旁,也正仰头看着陈然。

    “你的是真的吗?”苏风声音颤抖。

    陈然蹙眉。

    “真的会有人绑架离家出走的孩去”苏风声音颤抖得越发厉害。

    “市场有需求就会有。”陈然一脸冷漠。

    他这话一出口,苏风眼泪立刻就下来,她抬捂嘴不想失态,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

    她蹲下,喉间是压抑至极的哭声。

    “你没事吧?”果东往她那边挪了一步,想要安慰,又不知从何下。

    “五年前,我女儿不见了。我到处找她但怎么都找不到,后来无意中听人我们那边有个夜市,里面鱼龙混杂,有人做拐卖人口的活,我就辞了工作换了名字混了进去”苏风双眼通红。

    果东哑然,他抬头看向陈然,眼中都是求助,陈然却依然是一脸冷漠。

    “我打听了很久,才打听到那段时间有个和我女儿一样大的女孩被两个男人带走了,带去了山里。”

    “那之后,我去过那边很多次,但我把那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人”苏风哽咽得厉害,连话都困难。

    “你别哭了”果东愈发无错,他揪住兔子。

    再次接收到果东的眼神,陈然开口:“所以?”

    “那边就有冥婚的习俗”苏风泣不成声。

    果东一时间不知该什么,他看向陈然,陈然显然挺意外。

    “出什么事了?”李卓风几人听见这边动静,走了过来。

    见苏风在哭,几人都错愕地看着陈然和果东,主

    要是陈然,果东不像是会把人弄哭的样子。

    陈然完全没准备解释,转身走开,“现在当务之急是活下去。”

    果东看看蹲在地上的苏风,又看看陈然,完全不懂得应该怎么应付这状况的他逃一般跟着上了二楼。

    二楼被作为仓库在用,里面放着很多凳子、纸人、蜡烛之类的东西,这些再配上那大红灯笼溢出的红光,诡异而瘆人。

    特别是那些纸人,有的被堆放在墙角,有的却被放在椅子上坐着。

    它们仿佛在窃窃私语,因为他们都到来,它们才安静。

    临到楼梯口,果东回头看了眼,张叶和宣老吵了起来。

    “这又不是我了算的,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而且我们只是出钱,人是牙婆子找来的”宣老有些害怕,他都五十多了,哪里经得起张叶的拳头。

    “你再一句!”张叶心里本来就不爽,现在找到宣泄口,他立刻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宣老身上。

    宣老嘀咕一声,声音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张叶听了作势就要上前。

    李卓风看不下去,“时间已经不多,别在这浪费。”

    张叶恶狠狠的朝着宣老啐了口,骂骂咧咧的到一旁继续翻找。

    李卓风看向苏风,他想安慰,可现在什么都没用。

    倒是苏风,抹去脸上眼泪自己站了起来,“先找东西吧。”

    无论是不是她想的那样,都只有活着出去才能找到答案。

    李卓风惊讶,想想,他道:“等出去了,我让组织里的人帮你问问,不定能找到有用的消息”

    接下去的话果东没去听,他心情因为刚刚的事极为复杂,他觉得和这些人格格不入,他都已经不知道到底谁才是鬼。

    “这种事多了去了,根本管不过来。”陈然冷清的声音传来。

    果东回头看去。

    陈然正粗鲁推开纸人,检查放着红布的柜子。

    “有那心思管这些,不如管好自己。”陈然道。

    果东愈发确信,陈然就是在安慰他。

    “你平时都是这么安慰人的吗?有没有人跟你你不招人喜欢的原因?”果东发现陈然不招人喜欢不是没有道理的,安慰人能安慰成这样,会招人喜欢才有鬼。

    陈然身体僵了下,他

    回头,面无表情,“谁我是在安慰你了?”

    果东一脸同情,看来陈然也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甚至都已经接受。

    果东眼神真诚,“话太别扭,言不由衷,这样是会被讨厌的,搞不好还会孤独终老。”

    陈然面无表情的脸逐渐扭曲,“孤独终老?”

    果东恍然大悟,“还是你是在害羞?”

    陈然开始想杀人。

    果东想想,赶紧掏出自己的本本递了过去。

    陈然愣了愣,“干吗?”

    “和人交往是要用心的,只有这样才能拉近关系。”

    陈然挑眉,“所以?”

    果东认真教导,“比如我,比起嘴上的安慰我更喜欢物质上的安慰,例如奖金翻倍。”

    陈然嘴角抽抽,无视果东往旁边挪了一步,要绕开果东上三楼。

    果东立刻跟着动,再次把陈然堵住。

    堵住人,果东把本本往陈然怀里怼怼,努力地摆出一副特别伤心的表情,他可伤心了,没有奖金安慰不好那种。

    果东贴心的把笔也递了过去,“不会赖账的老板才是好老板。”

    躲不掉,陈然嘴角顿时抽得更加厉害,他拿了本本看了起来。

    果东见状,连忙把兔子放到桌上,他帮忙翻开本子找到要签字的地方,然后特别贴心地指给陈然看。

    本子一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加班合同几个大字,陈然粗略看了一遍,写得还挺像模像样,末尾的位置更是特别贴心地标注了“按次结算”四个加粗大字。

    果东见陈然看完,递笔,“笔。”

    陈然没有接笔,而是翻了一页,看向后面的奖金补充条款。

    没签到字,果东垂下。

    他摸向桌子要抱兔子,伸过去,却摸了个空。

    他连忙回头看去,桌子上空空荡荡。

    果东瞬间冷静,他转动脑袋检查四周,楼梯口,本该在桌上躺好好的兔子正偷偷的往楼下爬。

    见自己被发现,它缓缓回过头来和果东对视。

    果东作势就要去抓,他才跨前一步,一旁堆放着的纸人就向旁边倒去,发出声响。

    陈然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他把本子扔回果东怀里,一把把人拉到身后,拔出刀。

    满是红布红纸的地上,那些纸人仿佛有了生命,或

    站或躺从地上从各个角度观察着他们

    陈然缓慢靠近,感觉着刀上传来的轻微颤感,再看看面前普普通通的纸人堆,眉头皱起。

    刚刚那瞬间他确实感觉到鬼气,他的刀也证明他的猜测,但现在那鬼气却消失无踪。

    果东回头,楼梯口已经空空荡荡,那坏兔子已经趁着这会逃走。

    果东看看背对自己的陈然,偷偷摸摸向楼梯口而去,要把它逮回来。

    他才走到楼梯口,后领就被人拎住。

    “只是一阵风而已。”陈然看着想逃跑的果东,有些意外,也想笑,他还以为果东真的天不怕地不怕。

    “我们去三楼。”陈然拉着人向三楼而去。

    眼见着兔子离自己越来越远,果东急了,“要不我去下面找,分开行动效率更高。”

    “楼下已经有三个人,够了。”

    果东还想点什么,他就已经被陈然拉到三楼。

    三楼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也没有灯笼。

    一进入这里,果东就只觉身体发凉,这里有东西。

    楼下,把整个一楼都找了遍也没找到鞋子,李卓风几人聚集在大堂中。

    “要不去楼上看看?”苏风提议,她现在急切的想要离开这。

    李卓风摇头,“如果陈然都找不到,我们就更加找不到。”在办事能力上,李卓风相信陈然。

    “那现在怎么办?”张叶一脸烦躁,他本以为肯定能找到。

    “看来东西在村里。”李卓风看向门外漆黑一片的树林。

    他们已经在这里逗留许久,必须尽快离开,不然等那红衣女鬼或者那人皮鬼找来就完了,又或更糟,两个一起找来。

    “你们到底在找什么?”宣老忍不住问,虽然看出李卓风他们很急,但他并不知道几人在找什么。

    李卓风犹豫片刻,把那鞋子的事和宣老了,“你有见过吗?”

    “我们村肯定没有这种东西。”一脸疲惫的宣老摇头,“我们这地方虽然偏了一点,但也已经没人穿那种旧布鞋,大红色的就更加没有。”

    “看来还是得去宣德义家找。”李卓风叹息,他们现在连离开这里都做不到。

    “宣德义?你们是怀疑东西在他家,不可能,他家女儿那一身喜服原本是她妈/的,她试

    穿过,样式我们都见过,不是你们的那种。”宣老否决。

    苏风皱眉,“她试穿过?”

    李卓风猛然回神,“她不是死了吗?”

    “你们在什么?她当然还活着。”宣老脸色变得怪异,但话却分外坚定。

    “你上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李卓风问。

    新娘要是还活着,那他们之前的猜测岂不是全错了,那个红衣女鬼就不是宣德义的女儿。

    宣老脸色越发奇怪,好似不太愿意提这事,不过他还是含糊着道:“两天前她想跑被她妈发现,是我们帮着追回来的,那时候见过,村里大部分人都看见了,那之后她就被她妈关了起来。”

    听着宣老这话,几人明白过来。

    李卓风脸色愈发奇怪,“村长的儿子”

    宣老点点头。

    有问题的不是宣德义的女儿,而是村长的儿子。

    “你们——”李卓风还想点什么,眼角余光就瞥见楼梯口拐角的位置多出个脑袋来。

    不是人的脑袋,而是兔子脑袋。

    一只被残忍切开又粗略缝合的兔子,正艰难地在楼梯上爬着,发现自己被看到,它一百八十度转过头来,和李卓风在昏暗泛红的灯光下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