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11、第 11 章
    果东只来得及退后一步,就察觉黑暗中有什么湿漉漉带着腥臭的东西迎面扑来。

    果东抬挡在面前,那东西攀上他的,越缠越紧,甚至开始往果东脸上覆盖。

    冰冷柔软的触感,血淋淋的人皮,果东一阵恶心,他正抬起抱着兔子的左,一旁就突然伸出一只来。

    那人握住他的腕。

    “滚!”陈然带着浓郁怒气和杀意的声音冰冷无比。

    果东挣扎的动作顿了顿,他里的兔子已然勾起嘴角。

    它微微歪着脑袋,疑惑而好奇地看着在黑暗中精准摸过来的陈然,猩红的眼在黑暗中带着诡异的光。

    “我,滚!”陈然中的刀毫不留情的刺向那人皮。

    那人皮鬼早就见识过陈然这刀的厉害,几乎是在陈然动的瞬间,它便放开果东往旁边闪去,要隐进黑暗故技重施。

    陈然看了眼果东,把他推向李卓风,“看好他。”

    着,他便向着那人皮鬼消失的方向追去。

    果东就要追,却被李卓风一把抓住。

    “你没事吧?”李卓风摸到果东臂上那粘滑腥臭的液体,动作僵了僵,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情,他只听见陈然怒极的低吼。

    李卓风扔掉熄灭的火把,快速按亮打火。

    火光亮起的瞬间,看清楚果东身上脸上的血以及脖子上的勒痕,他倒吸了口冷气,“怎么回事?”

    其他人顺着光亮看过来,也是一阵吸气声。

    “那东西刚刚混在了我们中间,陈然去追了。”果东想把抽出来。

    这里是对方的地盘,而且不知道树林里还有多少那种东西,陈然一个人贸然去追,万一出事

    果东摸摸兜里的本本,陈然虽然是蟹老板,但不能死。

    陈然要是死了,那谁给他发加班费和奖金?

    李卓风抓紧果东不放,陈然让他看好果东,“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如果他都拿那东西没办法,那你就更加没办法了。”

    他掏出纸递给果东,如果忽略弄脏果东的是血污的事实,那头发乱糟糟满脸污垢的果东看着就像个脏兮兮没人要的可怜孩,“擦擦。”

    “我们出不去是不是

    也因为那东西?”比易开口,他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提醒,张叶反应过来,“那东西现在已经不在,那我们是不是能——”

    张叶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他们不定能趁着陈然把那东西引开的空档离开这。

    人群一片寂静,无人话。

    “这时候了装什么哑巴?”张叶气急,“你们想在这等死那就在这里等,想走的跟我一起走。”

    着,张叶向旁边跨出一步。

    屠丹几乎是立刻就跟着跨前,但很快她就发现其他人并无动作,只是静静看着他们。

    张叶也发现,他双紧攥成拳,“你们什么意思?”

    无人话。

    没有人想在这鬼地方多留一分钟,但就这么丢下陈然

    “等等吧,如果这鬼打墙真的是那鬼弄出来的,等陈然解决了它,我们一样出得去。”苏风走到一旁捡起地上的火把。

    李卓风里拿着打火已经烧了许久,整个出气口滚烫,他连忙去点火把。

    大概是因为那鬼东西离开的原因,这次火把并没熄灭。

    有了火把后,众人就近捡了些柴禾升起火堆,火堆的光比火把打火亮得多,这让众人紧张不安的心也随之缓和。

    “那如果他解决不了呢?”张叶黑着张脸。

    “那要这样丢下他不管?”楠姐反问。

    张叶作势就要发火,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

    没走成,屠丹脸色也难看得紧,“谁知道他会不会趁着这会跑掉,不定他就是在利用我们”

    “归根到底,要不是因为你们跑到这里来,我们又怎么会进来这?”比易骂道,高压的环境人本来就容易烦躁,他本来又不是个脾气多好的人。

    “你们为什么会跑来这里?”李卓风也发难。

    屠丹和张叶的任务,明明是探查村子周围,这树林离村子远了去了。

    “你们该不会是想逃吧?”比易问。

    被猜中缘由,屠丹咬着下唇不再话,张叶也闭了嘴。

    见两人沉默,知道比易中,有人冷哼了声。

    “早知道就不该管你们两个,一路就没消停过。”比易骂骂咧咧,这让两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好了,少两句。”苏风笑着安抚。

    苏风确实是个韵味

    独特的美人。

    凌乱的大波浪长发,雪纺的上衣衣袖处不知何时挂出一条口,微红的眼眶,若换个人那必然狼狈不堪,但这一切放在苏风身上却让人觉得舒心顺眼无比。

    看着这样的苏风,视线若有若无的在她胸口扫过,比易脸上顿时堆满笑容,“你啥就是啥。”

    着,比易自然的伸去搂苏风的腰。

    把苏风整个搂进怀中的瞬间,比易顶着大肚腩的身体都是一颤,他握着苏风腰的也不由更用力了些,让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

    感觉着隔着布料传来的体温以及曲线,比易嘴角都快裂到耳朵,“苏风妹子,你可要跟紧你易哥,万一出事,哥也好搭把。”

    比易向着苏风脸颊而去。

    苏风在他靠近的瞬间推开他,“别闹。”

    苏风走向一旁。

    比易脸上的笑容僵住,肌肉也微微抽动,这已经不是苏风第一次拒绝他。昨天夜里也是。

    明明就是个骚娘们,却喜欢装。比易眼中有瞬间的凶光闪现,但很快压下。

    “恶心不恶心。”屠丹厌恶地瞥了眼苏风,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卖弄。

    苏风不为所动,淡然撩了撩碎发,到一旁靠着树坐下。

    “管好你自己。”比易瞪了眼屠丹,笑眯眯的跟着苏风坐下。

    屠丹咬牙。

    她恨不得把牙齿都咬碎,苏风这死贱人!

    果东被李卓风抓着也坐到火堆旁边,见果东一直张望,李卓风试图安抚,“你”

    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这群人里真的担心陈然的大概就只有果东一人。想想陈然之前对果东的不同,李卓风脸色愈发奇怪。

    果东没注意到李卓风的话,他注意力都在陈然离开的方向,那边自陈然离开后就再没了动静。

    盯着看了会,没看见陈然从黑暗中出现,果东收回视线,脑袋转动,视线不经意间扫到就坐在他旁边的比易。

    第一眼,果东还以为比易在对着他笑,但等他仔细看去时,比易却正嬉皮笑脸地和苏风着悄悄话。

    果东不由多打量了他两眼。

    比易不知道了些什么,把苏风都逗笑。

    果东蹙眉,他看错了?

    果东准备收回视线,脑袋还没转动,正和苏风笑着的比易就猛地看

    了过来。

    他眼睛转动的速度极快,再加上他本身是面对着苏风侧对着果东的姿势,这让他转动的眼球里都被拉扯出血丝。

    果东吓了一跳。

    再看去时,比易却已经又在继续和苏风话。

    果东屏住呼吸,他看向苏风,苏风神色自然,仿佛根本没发现刚刚的事。

    比易眼睛动了动,又动了动,就好像被班主任盯着写作业的学生,想往果东这边看又不敢。

    苏风发现果东的视线,看了过来。

    比易察觉,也回头,他一脸疑惑。

    也是这时,果东才发现比易一直在动的就只有靠近他这边的右眼,因为就在比易转头的同时,那只眼睛开始擅自动了起来。

    它就好像害羞似的瞥向一旁不看果东,而比易完全没有察觉,他皱起眉头,“看什么?”

    果东收回视线。

    几乎是同时,比易那只眼又看了过来。

    因为过于“活泼”,比易整个右眼眶都被它扯的通红,眼角处更是有红色的液体溢出。

    果东不去看它,它却不满足了,直直盯着果东。

    “唉?”比易突然出声,似乎吃痛。

    “怎么了?”苏风不解。

    比易想点什么,但却没能出口,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右擅自就抬了起来。

    紧接着,他的指尖狠狠插进右眼眼窝。

    鲜血随着他的动作瞬间呲出,花了他半张脸。

    “啊!”苏风吓到。

    比易自己也吓了一跳,但更多的却是疼痛,指尖生生插进眼眶的疼痛,“啊——”

    “怎么回事?”李卓风等人纷纷看来。

    “他怎么——”

    比易另一只也已经探向右眼眶,他一勾住下眼皮一探进上眼皮里,然后用力,撕扯。

    比易痛苦尖叫,他两只脚疯了似的在地上蹬着,溅起的泥土枯叶砸向篝火,火舌摇曳然后猛地飞高,照亮周围。

    皮肉很有弹性,被硬生生撕扯抵达极限后就会刺啦一声裂开,然后是无数鲜血呲出。

    随着鲜血的呲出,比易生生把自己的右眼眶顺着两个眼角撕开,露出下面的只有肉的右半脸。

    “救我,啊”比易想停下,可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他疯了似地叫喊,却根本没人敢靠近。

    眼见着比易就要把

    自己整个头皮撕下来,惊慌的众人正不知所措,一旁黑暗中就猛地窜出一道人影。

    众人吓了一跳。

    他们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从人群中快速穿过,紧随而来的还有一声熟悉的低吼,“跑!”

    认出陈然,李卓风回神,他本能看向果东要让他快跑,一低头却发现果东不见踪影。

    他惊讶,四下寻找却不见人,他反应过来朝着陈然看去时,果东果然正被陈然拎里。

    陈然刚刚从人群中跑过时没忘记把果东一起拎走,也只带了他一个。

    李卓风嘴角一抽,顾不上其它赶紧跟着跑,其他人亦是如此。

    跑出一段路,李卓风回头看了眼比易,比易发现众人丢下他逃跑眼中都是惊恐绝望,眼泪混杂着血水淌满整张脸。

    “比易,不能丢下他不管”李卓风放慢脚步,犹豫着举起枪。

    “什么?”陈然疾跑中回头。

    他看见比易,眼中是惊讶,旋即吼道:“不是他。”

    李卓风一开始没听明白,但很快他就看见陈然刚刚跑来的那片黑暗里,一道红色的身影快速追来。

    那赫然就是之前在村里的红衣女鬼!

    李卓风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他不敢再耽误,疯了似地跟着狂跑。

    那女鬼和比易的右眼猛然对上,两方都是一愣,旋即两方几乎同时动了起来。

    紧接着,比易脑袋猛地滚向一旁,彻底没了声。

    那让他们头疼无比的人皮鬼,根本不是红衣女鬼的对。

    突然的加速让李卓风只觉整个胸口都快炸开,他看向跑在最前方的陈然,这一看嘴角就又是狠狠一抽,陈然扛着果东跑得飞快,已经只剩下一道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