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1494章 149
    “编号2635安全迫降,编号2635安全迫降。”

    郑红星在飞行训练的时候,发现战的引擎出现问题之后,立马报告了总部,然后根据总部的指挥进行了迫降。附近就有一个极佳的迫降地点,他沉着稳重,最终安全迫降。

    从战上下来,朝对讲完这话,郑红星才发觉在他刚刚的冷静之下,心也不禁出了一层汗。

    昨晚他妈才给他打了电话,要来看他。他还好了要带文茜去见他妈,要是在这档口出了事,只怕他死了都要留有遗憾。

    郑红星摸了摸鼻子,了句还好他福大命大,坐上军用车回部队去了,战则是有专门的人来修。

    战友们知道他差点出事,纷纷过来慰问,就连领导也来了。

    郑红星还挺不习惯这阵仗的,挠挠后脑勺:“我是属猴子的,有九条命。”

    “九条命那是狐狸。”

    面对领导的慰问,郑红星直接道:“我倒是没啥事,但要是组织和领导心疼我,给我多放几天假,让我陪陪我妈那就更好了。”

    领导一拍板:“行,给你放三天假,好好陪陪你家人,带你家人在咱云城好好逛一逛。”

    虚惊一场换来三天假期,郑红星觉得挺值的。尤其是在最近他们训练任务比较重的时候,看着战友们苦哈哈的继续训练,而自己则是收拾收拾可以出去玩了,郑红星美的跟什么似的。

    郑红星与文茜两人相约于书店见面,等郑红星到的时候,文茜已经在了,正在跟书店老板话,大多是书店老板在打听文茜新在报纸上连载的的后续,比如女主角跟男主角之间的恩怨到底是什么,女主角的家人到底有没有杀男主角的父母。

    文茜面对书店老板的询问,她的回答只有两个字:“你猜。”

    书店老板气结,无奈他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每次一看到文茜过来,都会忍不住问她。

    见到郑红星过来,书店老板可算是见到了救星了,赶紧招呼道:“郑大侠你来了,快快快,快告诉我,杀男主角父母的人到底是不是女主角的父亲派的,一个星期就出这么几千字,我真受不了了。这几天我连做梦梦到的都是里面的剧情,看我这头发,是不是都快白了?看我这黑眼圈,都是因为睡不好才有的”

    郑红星面对书店老板的询问,张口就打算把接下来的剧情告诉他:“这事其实”

    话还没完,就接收到文茜的一记眼刀子。

    文茜走过来,在他的心拧了一下,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郑红星赶紧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最近部队里挺忙的,也没空跟茜茜一起讨论剧情。”

    郑红星不忍心对上书店老板幽怨的眼神,跟文茜没在书店多待就走了。

    路上,文茜叮嘱他:“上回因为你剧透,报纸的销量都少了,我编辑可是特地找过我了的啊,你以后少跟朱老板这些,他那个人太好话了,跟我们保证的时候的好好的,不会告诉别人,可别人一求他,他一心软,就告诉别人了。他告诉别人,别人再告诉别人,大家就都知道了。”

    郑红星点头:“谨遵文姑娘教诲。”

    “去你的。”文茜笑了笑,又问道,“诶对了,等会儿就要去见伯母了,你看我穿这套衣服行不行啊,会不会不够好看?但我平时也不怎么买衣服,这套衣服也是我选了好久才选出来的了。”

    文茜是一个作家,平时就是在家里写,在打扮这方面不是很注重,更喜欢穿宽松舒服的衣服,所以她的衣服都是比较宽松的,头发随意的挽成了一个丸子头,站在那儿,还真有那么丝侠女的味道。

    “行,非常行,好看,非常好看。”郑红星面对女朋友的询问,真挚地道。

    文茜脸一板:“郑红星你给我好好话。”

    郑红星道:“我是真的,你怎么样都好看,我都喜欢。而且我不是了吗,我妈那个人特别好话,我跟她你是个作家,你知道她怎么吗?她我们家真是祖坟冒青烟了,我这么个草包都能找个作家对象,还我要是敢对你不好,直接打断我的腿。还有林姨和徐姨,她们人也很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其实这些话文茜听郑红星过好几次了,也从郑红星的嘴里听了林桃的那些事情,知道她是一个德艺双馨的好老师,同时她也十分佩服林桃,办女子学校,让更多的女孩子可以读书识字。

    她身为女孩子,虽然写的是武侠,可是她笔下的男作者从不像别的男作者写的那样,徘徊在几个女主角之间。

    她的男主角从来都是从一而终的,认定了谁就是谁。

    她的文中,也写了很多敢于与时代做斗争的女性。她们不因为自己是女人,就甘愿被困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女人就不能做大侠了?

    其实文茜还挺期待跟陈水芬、林桃她们见面的,只不过到底是头一回见未来婆婆,有一点紧张也算是正常的。

    真见了面之后,那种紧张反而消失了。

    反倒是陈水芬,头一回见未来儿媳妇,也是紧张的不行,早上的时候,还让徐玉婷帮她收拾了一下,这会儿已经在酒店了,还紧张的来回踱步:“林老师,徐老师,你们待会儿我看到茜茜了,我些啥才好啊?她是作家,是文化人,我话没什么水平,该不会给红星丢脸吧?”

    林桃因为昨天阻止了悲剧发生,昨晚好好的睡了一觉,今天倒是神清气爽了。

    昨晚上跟郑红星通电话的时候,听到话筒里传来郑红星的声音,她心中的大石头落下来,心里头便只剩下高兴。她甚至感激林慧跟她了那一切,唤醒了她上辈子的记忆,否则她还真没办法预知,也没办法阻止。

    或许,老天在冥冥当中都有安排吧。

    这一辈子,他们注定都能够拥有一个好的结局。

    “怎么会呢,你别多想了,红星喜欢的姑娘,肯定是个好姑娘。”林桃道。

    她这辈子虽还没有见过文茜,但是梦中的文茜是一个很好的人,红星牺牲之后,文茜就去了寺庙,吃了十年的素,抄了十年的经,替郑红星积功德。

    徐玉婷也道:“就是,你们家红星水平也不高,人姑娘都不嫌弃,怎么可能嫌弃你。你可是当婆婆的人,怎么比别人儿媳妇头回见婆婆都紧张啊。”

    “她那不是紧张,是太重视了。”林桃笑着道。

    陈水芬忙不迭点头:“对对对,还是林老师懂我。”

    这一对紧张的未来儿媳妇和未来婆婆,真见了面之后,也就不紧张了。大家都是好相处的人,陈水芬见了文茜,稀罕的不得了,拉着她的,让她坐自己身边,就连郑红星这个快两年没见面的儿子都被无视了,点菜的时候把菜单给她,让她点自己喜欢的菜。

    而文茜则是在来之前,就问了郑红星陈水芬、林桃和徐玉婷喜欢的菜,点菜的时候点了她们喜欢的菜。

    “茜茜,你和红星是怎么认识的啊?”林桃问起两人初识。

    文茜闻言,朝郑红星看了一眼,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对于他们两个武侠迷来,当然是在书店,那天郑红星来租书,租的正好就是文茜写的。他觉得里的一些剧情设计,就跟书店老板聊起来,没想到正好就被文茜这个作者给听见了。

    乍一听有人对自己设计的剧情评头论足,文茜自然不高兴,对郑红星的印象也不太好。最可笑的是,郑红星以为文茜跟自己一样,也是这本的粉丝,还跟她起来了。

    也正是因为这次的讨论,才让文茜明白,郑红星并不只是普通的‘评头论足’,他是有自己的见解与想法的,而他提出来的一些问题,也的确是文茜当时处理的不太好的地方。

    文茜觉得郑红星这个人的想象力很丰富,跟他聊天,会让她得到很多的灵感。

    从那天之后,文茜几乎每天都会去书店,但是郑红星却并不经常过来,他只在有空、放假的时候过来,因为这种书没办法带到部队去,所以每次都会在书店看完再走。

    文茜就会趁这个时间跟他聊天,郑红星只当她是一名普通的读者,两人相谈甚欢,直到有一天,文茜被来书店的读者认了出来。

    “红星的心里住了一个江湖,这个江湖比我所看过的江湖都要精彩,但是郑红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所以我写的稿会先给他看,等他看过了会给我修改意见,我的书不止是我一个人的作品,更是我们的作品。”文茜笑着道。

    陈水芬道:“是啊,红星他打就喜欢看人书,时候还总自己是孙悟空,就是读书成绩差,连作文都写不好。”

    林桃和徐玉婷听了文茜的话,都明白文茜是一个好姑娘,是一个懂红星的好姑娘。

    文茜跟郑红星约定连载的这本完结的时候,两人就结婚。

    这本一开始在报纸上面连载,正式完结之后去出社出成了两个本的书,一个本是分成了七册卖,另一个本是分成了上下两册。

    一共六十万字,文茜写了一年多,书卖的也很好。作者名上面写了两个人的笔名——文姑娘郑大侠著。

    文茜把稿费分成两份,她一份,郑红星一份。

    郑红星道:“都要结婚了,还分什么你我啊,你都拿着呗,将来我工资也都上交。”

    文茜道:“要不然我们拿出一部分捐给林姨的女子希望学吧。”

    郑红星没有意见:“好,这样也很有意义。”

    于是两人在结婚之前,从稿费里支出了一笔钱,用来买课桌椅和一些书籍,捐给了学校。

    林桃收到这些东西的同时,还收到了郑红星寄过来的喜帖,两人的婚礼就定在国庆节那天。

    玥玥接过喜帖看,直他们的喜帖做的好好看,而且都是文茜用毛笔字写的,真的太厉害了。

    玥玥嘟囔道:“等我以后结婚,也要把喜帖做的这么好看。”

    林桃笑了声,还没开始话呢,李成蹊就从房里走出来了,语气不算好的道:“你才多大,就想着结婚的事情了,现在国家提倡晚婚,你今年才二十二岁,至少再等个五年再结婚的事情。”

    李成蹊打就稀罕闺女,对星星和玥玥可算是区别对待了。

    如今老父亲从玥玥的口中听要结婚的事情,有些受不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谁能娶他家的玥玥。

    自家的闺女怎么看怎么好,谁都配不上。

    玥玥听到爸爸的话,朝林桃皱了皱鼻子,母女俩的表情如出一辙,一看就是亲生的,然后道:“我知道了爸。”

    玥玥走后,林桃朝李成蹊看了一眼,嗔道:“你看看你,管玥玥管的这么严,玥玥都二十多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想当初我这么大的时候,玥玥都出生了。”

    “我们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那时候都结婚早,现在国家政策不同了,提倡晚婚晚育,咱们总得按照国家的政策走吧。”李成蹊道。

    话虽是这么,可林桃把李成蹊的心思揣摩的一清二楚。

    林桃道:“你总有自己的道理,当谁看不出来你是舍不得女儿嫁人似的。当父母的都舍不得孩子,但该放时还是得放,我们年纪大了,还能守着玥玥过一辈子不成?”

    李成蹊不服气:“有什么不可以?我又不是养不起。”

    见李成蹊固执的样子,林桃便不跟他这个事了。当初外婆李成蹊犟,林桃还不觉得,总觉得他什么都好,成熟稳重,什么都懂,但这两年,林桃猜发觉,李成蹊有些时候还真挺犟的。

    星星也是随了李成蹊的犟,当初参军时,林桃的意思是想让星星留在自己身边,就在岛上当海军算了,可他偏偏要去当陆军,是要跟外公一样。

    没办法,只能让他去了。

    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呢。

    国庆节着还早,可实际上也就只剩下两三个月的时间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那一天。

    因为文茜和郑红星目前定居在云城,所以两人的婚礼就在云城举行了,两边的家属都去云城参加婚礼。

    要起这两人的婚礼,可真是不一般,还都是他们两人捣鼓出来的,这几个月两人找了不少的人,询问婚礼的事宜,郑红星还特地让林桃帮忙缝制了两套婚服,林桃也有幸成为在婚礼之前,唯一一个知道他们要把婚礼办成什么样的人。

    九十年代,郑红星骑着高头大马去接亲,文茜穿着一身凤冠霞帔出嫁,在云城也算是一桩新鲜事了。

    接亲的路上,不少孩子跟着接亲的队伍跑,郑红星准备了很多的喜糖,早就做好了准备,跟着一起来接亲的战友见了人就发喜糖,让每一个见证了他们婚礼的人,都能够甜津津的。

    文茜与郑红星骑着同一匹马上,看着看热闹的人们,听着大家的祝福,与郑红星十指相扣。

    文姑娘与郑大侠终于喜结连理,从此之后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玥玥自认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是从收到他们准备的那本两人共同著作作为伴礼,看到郑红星和文茜骑在马上的时候,从疼她的红星哥哥终于结婚了,还是忍不住偷偷流了眼泪。

    她觉得这个婚礼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就像文姐姐和红星哥哥一样。

    他们这两个有趣的灵魂在一起,未来的生活一定也会很美好吧。

    “我将来一定也要办一个让大家永远记住的婚礼。”玥玥擦了擦红的跟兔子一样的眼睛,道。

    王清明坐在玥玥后面的位置,别问他为什么不坐在玥玥旁边,因为玥玥的旁边坐着林桃、李成蹊和李言星,他们一家人把玥玥守的牢牢的,他根本没办法凑过去。

    不过玥玥的话还是被王清明听到了。

    一个难忘的婚礼?

    从现在开始,他得好好想一下了。

    *********************************

    一年之后,医院的走廊。

    郑红星急的来回踱步,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面颊流下来。

    陈水芬和郑有德赶过来,陈水芬赶紧把装了刚炖好的鸡汤的保温盒塞进郑红星的里,催促道:“生孩子耗力气,你快把这鸡汤拿进去给茜茜喝一点,让她保存体力。”

    郑红星因为过于紧张,反应比平时迟钝了约莫两秒钟。

    结果就听到陈水芬大吼道:“兔崽子,你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去,要是茜茜出了啥事,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哦哦哦,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郑红星扭头就朝产房走去。

    他开战在天上飞的时候,战遇到故障需要迫降的时候,都能够保持冷静,可此时此刻听着产房里传来的文茜的叫喊声,他的心里早就乱了,脑子都麻木了,要是可以的话,他真恨不得替文茜去生孩子。

    陈水芬还在那儿着:“你看看,你看看,这孩子跟你一个德行,都二十多岁了,要当爸爸了,还是这样愣头愣脑的。”

    郑有德无语:“咋又赖上我了,这里头有我啥事啊。”

    陈水芬:“咋不怪你?当初我生孩子你就跟他一个样!半点忙都帮不上。”

    郑有德:“得了,这是医院,我不跟你吵。”

    陈水芬:“是我不跟你吵,我怕吓到我孙子、孙女。”

    郑红星刚走进产房,就在这时,文茜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好几度,嘴里大叫着:“啊啊——郑红星,我打死你呜呜,我要在书里把你写死——”

    之前虽然痛,但只是阵痛,痛感不是那么的强烈,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疼,文茜疼得脸都皱成了一团。

    郑红星从来不哭的人,都心疼得落了泪:“只要你没事,我就是死十次一百次都行。”

    下一刻,便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哇——哇——”

    产房外,陈水芬高兴的跳起来:“生了,生了!”

    郑有德赶紧扶住她:“差不多行了,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一把老骨头了,还以为自己年轻得很啊,还跳起来,你要是闪到了老腰,让我去给儿媳妇伺候月子啊?”

    陈水芬:“滚你的,你会伺候月子?你会吃还差不多。”

    “恭喜你们了,生了个儿子。”病房里,医生把孩子抱过来给文茜和郑红星看,让他们等会儿去给孩子办出生证明,把孩子的名字报一下。

    起名字,两人都还没想好。

    文茜问郑红星:“你是孩子的爸爸,你给孩子起一个名字吧。”

    郑红星看着怀里红皮肤的娃娃,绞尽脑汁:“杨过?张无忌?郭靖?令狐冲?”

    文茜朝他翻了个白眼,当着陈水芬和郑有德的面,在郑红星的大腿处掐了一把:“你再一遍?”

    陈水芬和郑有德只当做没看到,陈水芬更是直接道:“打得好,让他瞎咧咧。”

    郑红星叫了一声,最终将自己早就想好的名字了出来:“郑与文吧,就叫郑与文。”

    陈水芬愣住了,气得牙痒痒,给孩子取名字这么大的事情,郑红星这子还没完了是不是:“郑语文?我还郑数学呢,郑红星你欠收拾是不是?”

    唯独文茜听完笑了一下,点头道:“好,就叫郑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