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他是她心里的那个人啊!是一直住在她的心底,让她朝思暮想,思念成谜的人啊!是那个让她爱到骨子里,俨然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其他男人的人啊!

    林琳望着庄寅强,眼神里充满着无尽的深情。放在文舒脖颈上的匕首,也慢慢的松开了许多。

    她太喜欢庄寅强这样温柔的跟自己话的样子了,当时,她之所以沉迷,就是因为如此。

    虽然他们接触的不多,但是,她就是这么无法自拔的深深地现在了庄寅强的温柔中。她深刻的记着当初在母亲的葬礼上,庄寅强那般温柔的跟自己话,甚至还安慰自己的样子。

    她爱上了,她沦陷了!

    可是,从头到尾她只不过是单方面的罢了。

    她爱上了一个有家有室的男人,她爱上了一个心里没有她的男人!那种痛苦,那种煎熬,似乎没有人可以体会!

    她不愿意一直这么单方面的相思,她想要有回报!但是,她不管怎么纠缠,怎么哀求,庄寅强都那么坚持,那么坚定,让她无孔可入。

    “强子你还是不舍得伤害我是吧?”林琳:“那这是不是明,你心里其实是有我的?因为有我,所以才会不舍得,是不是?”

    突然间,她笑了,笑的那么没来由,却又是那么的开心:“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哪怕你的心里有那么一丝一毫我的位置,我都愿意把我的命给你!”

    林琳话间,

    上的匕首不自觉的就已经渐渐地离开了文舒的脖颈,她温柔的注视着庄寅强,严重皆是对庄寅强的爱慕之情。那种感情,看起来是那么的深刻,深刻到已经镶嵌进了她的骨子里,融化进了她的血液里。

    庄寅强站在对面,一脸紧张的望着林琳,看着那把匕首一点一点的远离文舒,悬在嗓子眼的心也终于可以有片刻的缓解了。

    他对着文舒投去一个眼神,示意她要见行事。

    文舒也感受到了那把匕首逐渐远离自己的要害,用余光观察着林琳的行为,她要找个合适的会逃走,起码不能让自己陷入这样的被胁迫的状态之下。

    她有空间,明明可以利用自己的空间解脱现在的困境。可是,现在眼下这么多人,她该怎么使用空间?这事要是传出去,还不惹出大事来啊!

    庄寅强对着林琳挥了挥,道:“别的那么严重,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呢?”

    庄寅强的心中充满着厌弃,但这种时候,他只能够对林琳露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来。因为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只有这样林琳的情绪才能够稍微缓和一些。

    “我一直在跟着你,我就是故意等在这里的!”林琳突然间又严肃了起来,对着庄寅强道:“我想要跟你同归于尽的!我的命就在这里,你要是不答应我,你随时可以取走。”

    林琳。但突然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头望了

    一眼身边的文舒,又一脸愤恨的道:“不!文舒的命就在这里,你要是不答应我,她的命我随时可以取走!”

    就在那一瞬间,林琳明白过来了,庄寅强的人就在这里,她的命要是没有了,哪里还有会跟庄寅强在一起呢?再者了,用自己的命来威胁庄寅强,似乎起不到很大的作用。但如果用文舒的命来威胁的话,那肯定是势在必得的!

    只有文舒不在了,庄寅强才会是一个人,才有会属于她啊!如果自己不在了,那不是让他们两口子称心如意了吗?

    “这不过是一场误会,因为这么一场误会,搭上谁的性命都不值当的!”庄寅强听到林琳出来这样的一番话,心中早已恼怒,即便是伪装的笑容都不愿意给她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拿文舒的性命来威胁他!没有任何事情比文舒的性命还要重要!

    如果没有了文舒,他的世界就崩塌了,他的人生就毁灭了!

    如果林琳非要拿着与文舒同归于尽的事情来事的话,那他也只能够严肃起来告诉她这个想法是错误的!要是想要同归于尽,也是他,而不是文舒!

    “什么误会?不是误会!”林琳歇斯底里的吼道。

    可能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了,话的时候臂抖动的幅度也比较大,文舒瞅准时,一弯腿,躲过了林琳中的匕首,抓紧会朝着庄寅强狂奔而去。

    可就在这一刻,林

    琳突然间醒悟了,看到文舒逃跑,觉得自己没有了依仗,没有丝毫的犹豫,拿着匕首就朝着文舒刺了过去。

    而此时,文舒也已经扑进了庄寅强的怀里。在她的心里认为,自己深陷险境的时候,只有庄寅强才是她的依靠。

    可是,她以为林琳不过是拿自己来威胁庄寅强,可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如此的疯狂,拿着匕首拼了命的朝自己刺了过来。

    当她扑在庄寅强的怀中,还没来得及感受着那一丝温暖的时候,感受着那坚实而又充满安全感的臂弯的时候,突然间就被庄寅强抱着旋转了一圈。

    下一瞬,她就看到庄寅强挡在了自己的身后,而林琳也已经出现在了庄寅强的身后!

    文舒听到庄寅强传来一声沉闷的闷哼声,紧接着身体颤动了一下。但他的双臂却紧紧地抱着文舒,将她护在自己的怀中。

    林琳的表情也逐渐的凝固,看着那把刺入庄寅强后腰的匕首,惊讶的张大着嘴巴,一句话也不出来。

    文舒顺着林琳的视线望过去,这才看到林琳竟然把匕首刺入到庄寅强的身体里。一时间,她的心脏仿佛要从喉咙间跳出来了一般,紧紧地抱着庄寅强,一脸紧张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强子,强子”文舒的声音透着一丝沙哑,掺杂着一丝颤抖。

    庄寅强忍着疼痛,扯出一丝笑意来,对着文舒摇了摇头:“我没事,不要害怕!”

    文舒心下担忧不已

    ,转头望着围观的群众哀求道:“拜托,帮忙叫救护车啊!谁能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啊!谢谢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p;qt;,&p;qt;dwnldattrbte&p;qt;:&p;qt;&p;qt;,&p;qt;hde&p;qt;:&p;qt;0&p;qt;,&p;qt;precpterurl&p;qt;:&p;qt;/r/526296/50696333t?z=&p;p;ln=000244255430230l4&p;p;=0000&p;p;z=&p;p;np=&p;p;prl=ttp%3a%2f%2fred%2fr%2f526296%2f500342t&p;p;vt=3&p;p;ftltype=&p;p;hde=0&p;qt;,&p;qt;pterid&p;qt;:&p;qt;500342&p;qt;,&p;qt;ryurl&p;qt;:&p;qt;red/n//l/fr/bkjp?bkd=526296&p;qt;,&p;qt;cpterurl&p;qt;:&p;qt;&p;qt;,&p;qt;dwnldattrbtebycpter&p;qt;:&p;q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