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师尊,你尾巴压着我了 > 4145、番外:配角篇
    【卫无欢篇

    “卫大人,您要的老虎花灯有货了,您还要吗?”灯火璀璨的天都城街头?,便衣巡逻的卫无欢缓步而来,卖花灯的远远的就打了声招呼。

    他的生意是整条街最好的,卫无欢来了好几?次,都扑了个空。

    纸糊出来的老虎趴在摊贩掌中,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跟在卫无欢身后?的十四,脑袋拱着他的腿,催促他赶紧买下。

    卫无欢摸出几?个铜板递出去。

    那摊贩的一脸笑眯眯地收下,递上花灯:“卫大人运气好,这是今儿个最后?一只了,特意给卫大人留下的。”

    “多谢。”卫无欢的嗓音冷冷清清的,与街头?的热闹格格不入。

    他捧着那盏花灯,慢吞吞地走着,十四想玩花灯,急得直晃尾巴。

    广场上人影攒动,百姓们聚集在一起,正在祭拜灵女。

    灵女像是重塑的,那少女衣袂翻飞,眉眼间透着几?分活泼,挽着长弓,凝出灵箭。不同以往,这次的石像旁,盘着一条粗壮如柱的大蛇。

    大蛇安静地伏在少女的脚边,眼瞳冷冰冰地俯视着世间,不怒自威。

    灵女为修补封印,葬身大海,蛇妖情笃,枉顾生死?一心追随,这场神?与妖之恋,为天地所动容,于?是在塑灵女像时,百姓自发地塑出二人的模样。

    卫无欢仰头?望着这尊灵女像,记忆又回?到那场天地浩劫中。

    汹涌的海水吞噬了一切,在场的所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庇佑他们的神?灵坠入漩涡,再也不见了踪影,最后?一幕是闭合的漩涡吞噬了追随神?灵的金色蛇影。

    神?庇佑了世间,却无法?庇佑自己。

    劫后?余生的人们,悲欢各不相通。

    陈婉华扑进檀七郎的怀中,为好友的牺牲痛哭出声;重伤的师千羽,孤零零地站在海边,悲恸之下,心头?盘踞的仇恨烟消云散。

    卫无欢扶着沈霁,在沈霁问出那句话时,只能心痛难忍地答一句,她是自愿的。

    重樱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两族的和平,妖族天下一分为二,迎来双皇并列的时代,蛇族和鸟族,分别与人族签订了互不侵犯的协约。

    这场延续多年

    ?的两族纷争,终于?结束在重樱的里。

    卫无欢曾在书中看?到,神?死?后?,会化作天地万物,也许她已经化作了那山川河流,风霜雨露。

    但他相信,等轮回?结束,有朝一日,她会重返这个世间。

    愿她归来时,他还是黑发人。

    师千羽篇

    红裳捧着刚熬好的药踏进屋内,宫六正在摆弄他的那些瓶瓶罐罐。红裳问:“公子呢?”

    “公子在湖畔。今早花开?了,什么?也要亲自去看?一眼。”

    “公子如今是什么?身子,你也不拦着一点。”红裳跺跺脚,搁下药盅,取了件披风,气急败坏地走了。

    “公子那个性子,谁能拦得住,你以为我不想拦么?!”宫六在她身后?大声道。

    师千羽前?些日子栽了棵樱花树,恰巧今日花开?了,宫六拦也拦不住,硬是拖着病体出来看?花。

    他搬了张椅子,在树下坐着,一片花瓣落进他怀里,被?他指尖一点,变成了重樱的模样。

    少女双捧着脸颊,趴在他腿边,笑盈盈地看?着她。

    他伸去摸她的眉眼,却在刚触上去的瞬间,幻象消失,少女变回?一片樱花,落在他的脚边。

    他的灵力越来越弱,这具身体已经破败不堪,撑不了几?日了。

    他低低地叹了口气。

    “公子。”红裳从身后?走来,展开?披风,裹在师千羽身上,“风寒,公子当心身体才是。”

    “海边可有消息传来?”师千羽苍白的面颊,浮起一抹不正常的红润,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人族的“回?光返照”之。

    红裳对上师千羽殷切的目光,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没有。”

    师千羽失望地垂下了眸子。

    灵女与国师葬身大海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已经死?了,唯独师千羽除外。

    师千羽固执地认为,他们还活着。

    他派出鸟族,日夜在海边徘徊,打捞,企图寻回?他们,他甚至让鸟族与鲛人一族联姻,请求他们在大海中为他寻人。

    但始终一无所获。

    无尽海,无边无际,灵女与国师,彻底消失在茫茫碧海中。

    “公子,放下吧。”红裳实在不忍再看?着师千羽执着于?此?,跪在了他的脚

    边,“灵女她始终要历这一劫的。”

    师千羽没来得及告诉重樱,他复活曦灵女,有两个目的,这两个目的,皆是为他的私心。

    灵女应劫而来,他逆天而行,想让曦灵女杀了宫明月和檀七郎后?,代替重樱,去海底修补封印。

    他没有料到的是,千重曦会脱离他的控制,对两族进行了一场血腥大屠杀。

    他们都为此?付出了代价。

    “是该放下这些执念了。”师千羽喃喃自语。

    一阵风拂来,夹杂着寒凉的水汽,不远处,湖泊上荡开?粼粼波光。

    师千羽捂着唇,剧烈地咳嗽起来,黑色的血痕,顺着他的指缝流淌。

    “公子!”红裳面色大变。

    “我这一世,本不该来的,既来了,也不曾有过怨悔。红裳,等我死?后?,将我妖丹封存起来,沉入海底,不许叫任何?人知道。鸟族的下一任妖皇,是我培养出来的心腹,你和宫六若不想留在鸟族,便让他安排你们离开?。”

    这是在交代后?事了?

    红裳眼角发酸,忍住泪意,点了点头?。

    师千羽完了话,慢慢阖上了眸子,神?态安详地倚风而眠。

    血珠从唇畔滑落,滴落他怀里的那片樱花上,浸得粉色的花瓣,透出一片凄艳的红。

    沈霁篇

    每每将近年?关时,天都城总免不了下一场大雪。

    鹅毛般的大雪下了整整半天,庭院里的树枝被?压得时不时发出“嘎吱”一声响。

    宫娥们提着灯笼,点亮殿内的灯烛。

    锦衣华服的女子坐在窗前?,看?着摇篮里熟睡的婴儿,满脸失神?。

    片刻后?,一名?太监冒着寒风匆匆踏进殿内,跪在那华服女子面前?:“启禀皇后?娘娘,皇上他、他去了清平公主的屋里,今夜不会过来了。”

    “什么??”被?称作“皇后?”的女子猛然站起。

    “清平公主今儿个大病了一场,据是从哪个不长眼的嘴里听到了青雀台的事,当场就吐了血,皇上知道后?,急得出门都给摔了一跤。”

    皇后?咬了咬唇:“还有呢?”

    “咱们安插在清平公主身边的人,皇上到的时候,清平公主还有些许意识,揪着皇上的袖摆,哭着喊皇上的

    名?字,‘我们萧氏父女欠你的,还清了’。当时皇上的脸色可难看?了,忙叫人去传了御医。”

    皇后?脸色变了又变,一副失态的模样。旁边一位上了年?纪的嬷嬷走过来,命太监退下了。

    她倒了杯热茶,递给皇后?:“娘娘无需为此?事忧心。”

    “她都快把皇上的心剜了去,本宫怎能不忧?”皇后?紧紧攥着茶盏,蓦然,她想到什么?,双眼盯着嬷嬷的脸,意味深长地,“那萧锦惜是个短命相,熬不过这一遭,是她的命,对吧,嬷嬷?”

    那嬷嬷却是摇了摇头?:“娘娘,您应该祈祷她长命百岁。”

    “这是何?道理?”

    “娘娘还是太年?轻。”

    这位皇后?娘娘,是家族特意培养出来的,知书达理,端庄贤惠,可惜,从一开?始就注定,是颗棋子的命运。

    她的任务,是为家族带来荣耀,稳坐皇后?的位置,与皇上爱不爱她无关。

    “皇上是天下人的皇上,不是娘娘一个人的皇上,这后?宫眼下是冷清,可总有一天要热闹起来。有清平公主在,娘娘永远是皇后?,若是清平公主没了,皇上的心放在别人的身上,那么?,皇后?就有可能是别人了。”嬷嬷语气一顿,复又道,“娘娘知道的,只要皇上还爱清平公主一日,清平公主做不了皇后?,别人也做不了皇后?。”

    清平公主在沈霁眼前?一日,就永远是沈霁心里那根拔除不了的刺。不经意间,刺得沈霁心头?千疮百孔。

    只要沈霁放不下她,就不会再爱上别的女子。

    ***

    萧锦惜初初得知老皇帝的死?讯,急火攻心,昏死?过去,她身体愈发孱弱,十几?个御医连番急救,才将病情稳住。

    沈霁离开?萧锦惜的寝宫时,已经是深夜。

    明月当空,月色照着雪色,映出皎皎流光。雪地里,枝头?红梅开?得正艳。

    夜晚风寒,贴身太监奉上大氅。

    那风呼呼的,像是往沈霁心里灌着。

    再过几?日,就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他身为九五之尊,坐拥整个天下,像是什么?都得到了,却是什么?都失去了。

    没了养父养母,没了素素,没了师尊,没了师妹,连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也对他,黄泉碧落,唯愿永生不再相见。

    “黄泉碧落,永不相见。”沈霁重复着萧锦惜的话,哈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渐渐红了,突然,他问,“朕是不是做错了?”

    太监哪里敢答话,立时跪了下来。

    沈霁斜睨他一眼,跨过门槛,踏进了夜风里。

    月光将他的影子拉长,映在地面上,孤零零的,透着无尽凄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