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日月今天也在被迫害 > 第340章 替补与代餐
    具现化的暗红色咒力在房间里弥漫开来,带着邪恶又狂妄的气息。

    属于两面宿傩,属于传中的“诅咒之王”。

    眼见着这股气息就要凝成人形,四条臂轮廓渐显——

    五条悟不愧是五条悟,他只愣了两秒,就飞快地起身跑出去打开门。

    三日月只以为他是“畏罪脱逃”,然而没等他捡起碎片,就听见外面走廊上一声震天呐喊:“悠仁——!!”

    十秒过后,粉发少年赶到了现场,气喘吁吁,“五条老师,有什么事吗?”

    几乎在少年进门的一瞬间,那股咒力就像有意识般钻入他的身体里。

    “呃啊”虎杖悠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双捂住脖子,想用这种动作压制喉咙里突然涌现的宿傩指怪味。

    他干呕了一声,“五条老师这是什么啊??”

    五条悟没正面回应,拍了拍,“大功告成!”

    短短十几秒,三日月围观了五条悟收拾烂摊子的全过程,没来得及一句话。

    “嘛虽然你的‘容器’坏了,但这里还有另一个,可以备用!”白发蓝眼的青年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看向他的同时端正地靠墙站着,乖巧得像只大猫,还晃尾巴。

    虎杖悠仁还是没弄懂,被突然喊来已经很奇怪了,于是发出一声疑问:“哈?”

    “”三日月这时终于找到会话,“你是怎么做到的的?”

    五条悟视线偏移,“想试试这个盒子有多结实,毕竟能装进两面宿傩嘛然后就不由得往里注入了一点点咒力”

    “一点点?”三日月眯起双眼。

    “亿点点”

    五条悟发誓,他只不过是把平时发出苍时要用的咒力试着往里注入,这才多少啊!放在现实连两面宿傩都不一定打得死。

    所以,在想到这一点后,他又把赫和茈的量一起加进去了。

    “再不是还有悠仁吗!”五条悟只安静了片刻就又变得理直气壮,“还有那只会话的狐狸,肯定还有修好它的办法吧”

    这幅错不在你的姿态是哪样三日月久违地觉得头疼,“盒子修不好了。”

    “咦!?”五条悟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居然修不好吗?”

    三日月点头。

    五条悟一扬下巴,十分有理,“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是盒子质量太差。”

    三日月:“”

    虎杖悠仁在一旁听了半天没懂,“五条老师,三日月爷爷,你们在干什么?”

    五条悟去搭理学生:“悠仁你对自己的观察力还很差啊,都没发现两面宿傩不见了吗?看来要加训。”

    “两面宿傩?不见了?什么时候??”虎杖悠仁惊诧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疑问三连。

    “这就要问你的‘三日月爷爷’了。”五条悟示意他问三日月。

    “三日月爷爷?”私下里,虎杖悠仁发现自己一口一个爷爷还是叫得很顺。

    三日月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场意外过后,两面宿傩暂时又回到了少年的身体里。

    对此,五条悟更感兴趣的是两面宿傩竟然没有抗议,或者搞点什么事,而是老老实实地呆着。

    听到青年提出的疑问,三日月只是笑了笑,:“大概是他比较配合吧。”

    五条悟不置可否。

    当夜,五条悟又紧急出差了,三日月趁回到本体,也回到了他悉心构建的本丸里。

    他是来检查两面宿傩的情况的。

    穿着和服的咒灵在沙发的一角坐着,还是原来的位置,一动未动。

    见他来了,那双暗红的眸子朝向了他,和往常一样嗤了一声。

    三日月放心地也在原来的位置坐下,没有主动话。

    生得领域里其实也没有时间流逝的感觉,只不过因为荧幕能看到外界的情况,以及墙上会走动的日历时钟,由此达到了提醒的目的。

    两面宿傩不会看表,自然也不知道现在的日期——当然,就算他会看,不记也是没用的。

    何况,他也不觉得两面宿傩有这种细心和习惯。

    三日月微笑着看向咒灵。

    这种视线换来了两面宿傩的嫌弃,“别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三日月没有回他,眼神有些忧愁。

    如果向时之政府汇报道具失效,再申请一个新道具下来,他大概还要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即使在时之政府那边只是几分钟的事。

    位面时间流速不同,造成的差异也很可观,何况现在时间溯行军盯上了这里,不好再制造额外的时空波动。

    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呢?

    不久后,虎杖悠仁也进来了。

    粉发的少年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到三日月的一瞬扬起了笑脸,“三日月爷爷!”

    三日月招了招,虎杖悠仁就奔了过来。

    “您回——唔。”

    三日月直接变了个棒棒糖塞进少年嘴里,目光移动,旁边的咒灵只抬了抬眼皮。

    还好。

    三日月松了口气,如果被两面宿傩觉察到问题,他想不到该怎样解释。

    倒不如,但凡对方留下自己被关起来的印象,就算他之后离开,也会留个很难处理的尾巴。

    到时候还是要他来扫尾还是尽可能减少意外的发生吧。

    虎杖悠仁不明所以地咬着糖,嘴里含混了几句后乖乖坐下,看着这段时间都没在梦里看到的三日月傻笑。

    半夜,伏黑惠猛地睁开眼睛。

    半梦半醒之间,他回想起了大约九年前的记忆。

    那个时候,他已经接受五条悟当自己的监护人,对方也会时常过来跟他聊些乱七八糟的事。

    但有一段时间,那人消失了几个月都没来,后来又出现了,但嘴里念叨着什么“想得美”、“别想让老子白打工”、“一样都是烂橘子跟谁玩心眼啊”之类的东西。

    再然后,他还带他去了好几趟收藏刀剑的博物馆,又带他去图书馆,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两个月后,对方又把借来的书通通还了回去,着“真没意思”、“现在没有吗”之类,再也没做过这种事。

    因为这段记忆不怎么重要,他很快就抛在脑后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一个天天爱玩爱闹的家伙竟然会安静下来看书,这让他感到很奇怪,还以为这人又要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于是在他们去图书馆时,他特意看了一眼对方看的什么书。

    一把刀的图鉴。

    而那把刀的名字好像就是三日月。

    “三日月大人,我仔细查询了一下资料库,发现这个位面也有可以顶替道具的东西,无需再花费时间向上申请。”

    在虎杖悠仁离开之后,三日月带狐之助转移到了自己的房间。大约半天时间过后,他得到了这个好消息。

    三日月对此感到惊奇,一般来,带有特殊能力的世界虽然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道具,但基本上没有与时之政府提供的道具相类似的。

    一旦道具失效,要么等待本丸审神者或刀剑付丧神送来一个新的;要么向上递交申请,等待漫长的道具复批。

    尤其是后者,倘若当前位面与时之政府官方时间流速差距很大,等上以“年”为单位时间的都有。

    “确定吗?”三日月问。

    “已经核查过了,确定的,强度也很高。”狐之助点头后继续,“带两面宿傩回去无非是要求将其装在一个密闭且不会逃离、最好时间也不会流逝的装置里,这点与时之政府提供的道具相似,转移两面宿傩没有问题。而且只要大致功能相似,其余瑕疵我都可以改补。”

    “那是什么?”

    “狱门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