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表面矜持 > 第79章
    贺新阳是下来喝水的。

    他实在口渴得不行,脑子再昏再沉也还是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步步挪到楼下。

    但现在,他酒醒了。

    整个人都彻、底、清、醒、了!

    脑袋也不晕了,眼皮也不沉了,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瞳孔颤抖,嘴巴张开,脸上写着大大的“震撼我妈”四个字。

    看着停止接吻却仍抱在一起且毫无分开意思的两人,他眨了眨眼,又道:“你们,你们抱在一起,是冷吗?”

    “不冷啊。”周鼎坐在位置上没动,只回过头看着贺新阳。

    “不冷你们抱一起干嘛?!!”

    贺新阳瞪起眼,“还有我刚才看到的那个!你们那个、那个……”

    夏郁探出头,神色和语气是一样的平静:“你是接吻吗?”

    贺新阳倒吸一口冷气,脚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两步。

    他咽了咽口水,目光不停在周鼎和夏郁之间逡巡,从他们贴在一起的身体到搂在一起的胳膊,再看到那如出一辙的湿润红唇上。

    “你们……”

    贺新阳抿了抿唇,神情一言难尽,“你们是Gay啊?”

    “啊,是啊。”周鼎点点头。

    夏郁趴在周鼎肩膀上:“被你发现了。”

    贺新阳:“……”

    这他妈要是还发现不了,那他就是个傻子了!!!

    绝了绝了绝了绝了。

    男同竟在我身边!

    男同竟是我兄弟!

    男同竟然一来俩!

    “你们可真行!”

    贺新阳双手比大拇指,“真行!”

    周鼎问:“你接受不了同性恋吗?”

    夏郁也看着贺新阳,等待着他的回答。

    贺新阳摇摇头:“那倒没有,就是挺惊讶的。”

    这年头同性恋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稀奇,震惊过后他很快就缓了过来,但还是有点惊讶和不可思议,毕竟别人是同性恋和自己身边的兄弟是同性恋,那是两种感觉。

    他道,“周队,你怎么会是同性恋?在一起住了这么久我是真的一点没看出来。”

    “我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男的。”

    周鼎,“我也是喜欢上夏郁后才知道的。”

    贺新阳:“……”

    他双手在身前交叉,做禁止状,“请停止你的虐狗行为,谢谢。”

    周鼎比了个手势,笑道:“OK。”

    “行了,来吧,跟我到底怎么回事。”

    贺新阳走进餐厅,拉了张椅子在周鼎和夏郁身旁坐下,他双手环胸,作出一副问话模样,“你们俩谁先?”

    “哥想听什么?”夏郁问。

    这声“哥”叫得贺新阳脊背一麻,气势瞬间全无,甚至生出了一种掏红包的冲动。

    他低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那个,你们……要不先分开来坐?”

    周鼎对夏郁道:“听哥的。”

    夏郁嗯了声,乖乖从周鼎身上站了起来。

    贺新阳:“……”

    他摸摸耳朵,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咳,那个,所以周队你那个‘女朋友’就是夏郁咯?”

    周鼎嗯了声:“是他。”

    “那你特么不早!”

    贺新阳瞪了周鼎一眼,“吃饭的时候看我们到处找你‘女朋友’是不是心里都快笑死了?”

    “倒也没有笑死。”

    周鼎翘起嘴角,忍着笑,“不过也差不多。”

    “草!”贺新阳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们之前不是一直都藏得很好么,怎么刚才我来了你俩动都不动,故意亲给我看的?”

    周鼎点点头,笑得一派纯良:“是啊。”

    贺新阳连气都生不出了,冲周鼎比了个中指:“你们可真行,那要是我不来呢?”

    夏郁反坐在凳子上,下巴抵着椅背:“你要是不下来,我们喝完牛奶就回房间睡觉。”

    他完笑了笑,语气懒懒道,“是不是被吓到了?”

    贺新阳朝天翻了个白眼:“何止是吓到,我刚才整个人差点裂开!本来迷迷糊糊的只想下来倒杯水喝,谁知道一抬头居然撞见你俩在这卿卿我我,我当时汗毛都竖起来了,现在也完全不瞌睡了,酒都醒了。”

    夏郁倒了杯热牛奶给贺新阳:“这杯牛奶就当是给你赔罪了。”

    “别别别,这倒不至于。”

    贺新阳喝了口热牛奶,舒服地呼了下气,“起来你们怎么突然肯‘见光’了?”

    周鼎道:“也不是肯‘见光’,我们只告诉身边信得过的人,你知道了也别出去。”

    “我才不,巫乐他们我都不,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吓到。”

    贺新阳忙问,“你们算怎么跟巫乐他们?”

    周鼎把自己明天的计划了。

    “不行不行。”

    贺新阳听完立刻摇头,“不够刺激。明天夏郁过来之后你们怎么也得来个热吻,给他们眼珠子都吓出来!”

    短短几分钟,他已经从被害人转型成了加害人。

    周鼎道:“热吻就算了,亲一下倒是可以考虑。”

    “才亲一下?”

    贺新阳不满,“你们刚刚都亲成那样了明天就只亲一下?凭什么就光虐我啊?”

    周鼎解释:“场合不一样,大白天的又在酒店里,太出格不好,亲一下也足够吓到他们了。”

    贺新阳拧眉想了会才勉强同意下来:“也行吧。”

    点完头又嘿嘿坏笑两声,“明天乐狗肯定吓得跳林凡身上!”

    着着,周鼎忽然发现夏郁好一会没有话。

    他不禁侧头去看,却发现夏郁已经趴在椅背上睡着了。他脸红红的,睫毛颤动,呼吸匀称,因为姿势的关系,脸上的肉被挤压,嘴唇也嘟了起来,让人想上手捏一捏。

    心里这么想着,手上也这么做了。

    他伸长手,先是戳了戳夏郁鼓鼓的脸蛋,然后指腹顺着颊肉,落到夏郁微微张开的唇上。

    贺新阳:“……”

    他站起身,端起牛奶杯,“告辞!”

    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餐厅。

    刚上楼,贺新阳的步伐就忽地一顿。

    因为他看见巫乐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出来。

    想到楼下正摸脸碰唇卿卿我我,有点刺激但又不够刺激的两人,他想也不想地叫住了巫乐:“你出来干嘛?”

    巫乐了个哈欠:“我口渴,下去倒杯水喝。”

    贺新阳把杯子递给巫乐:“喏,这个给你。”

    巫乐看着杯子里的牛奶:“我不太想喝牛……”

    “不,你想喝。”

    贺新阳把迷迷瞪瞪的巫乐推回房间,“热牛奶对胃好,还能助眠,喝了可以早点睡觉。”

    巫乐抓了抓后脑勺:“好吧,谢了啊。”

    贺新阳冲他点点头,还帮他关上了房门:“别跟哥客气。”

    明天有你吓一跳的!

    -

    翌日早上,大家在一楼客厅聚集。

    他们昨晚都睡得早,所以第二天也起得早,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捯饬自己。

    巫乐正对着镜子往头上抹发胶:“我听女孩子约会都爱迟到,我们不会一点钟还吃不上午饭吧?”

    “你这都哪一年的消息了?老土,现在女孩子都挺准时的。”贺新阳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惬意地看着眼前忙碌的弟弟们。

    “夏郁呢?”

    林凡问,“怎么没看到他?还没起吗?”

    周鼎道:“我去他房间看过了,他昨天喝太多了,起不来,所以待会就我们几个过去,他不去了。”

    “他昨天是喝得挺多。”

    巫乐转过身,“看看,我头发怎么样?”

    赵修楠看了眼:“挺帅的,发胶也给我来点。”

    “喏,拿去。”

    十一点,大家收拾完毕,一起坐车出发。

    十一点半不到,他们就到达了约定好的酒店包厢。

    但进了包厢后谁也没坐位置上,他们全站在窗边,扒着窗户往门口的位置看。

    “那个女生是不是?”

    “不是。”

    “那个呢那个呢?穿粉色连衣裙的那个。”

    “也不是。”

    “周队,你女朋友不会真迟到吧?”

    “迟到就迟到呗,女孩子扮本来就费时间。”

    贺新阳只陪他们看了一会就坐回了位置上,捧着茶杯悠哉地喝茶。

    过了会,周鼎也在他旁边坐下。

    “他什么时候来?”贺新阳低声问。

    周鼎喝了口茶:“已经到附近了。”

    贺新阳看了眼窗边那几个单纯天真的年轻人,用茶杯挡住咧得老高的唇角:“嘿嘿嘿。”

    “诶?那是夏郁?他不是起不来吗?”

    “可能觉得舒服点了就过来了吧。”

    “早知道等等他了。”

    “唉,周队女朋友什么时候来呢?”

    过了会,门从外面推开。

    夏郁走了进来,对众人道:“我来晚了。”

    巫乐回过头:“你来的正好,周队女朋友估计马上就到了。”

    夏郁径直走到周鼎身旁,手覆上对方脸颊,非常自然地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久等。”

    巫乐呼吸一窒。

    林凡的表情僵在脸上。

    赵修楠的嘴巴直愣愣地张着。

    贺新阳竭力捂住快笑出声的嘴巴。

    周鼎捏住夏郁的手:“不久,你很准时,刚才洗澡了?”

    夏郁点点头:“嗯。”

    “用的柠檬味的沐浴露吗?”

    “嗯。”

    周鼎旁若无人似的在夏郁手上亲了一下:“很香。”

    巫乐:“?”

    林凡:“??”

    赵修楠:“???”

    贺新阳再不按捺住,狂笑出声的同时对着懵逼的三人疯狂按快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的表情真他妈的笑死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你们这是在干嘛?”

    巫乐愣愣地从窗口走过来,“演戏呢?”

    夏郁在周鼎身旁坐下:“你们不是在等我吗?我已经到了,可以让他们上菜了,你们也坐吧。”

    巫乐一脸懵逼:“不是,我们等的是周队女朋友啊……”

    夏郁点头:“我知道啊,我不是来了么?”

    巫乐:“……”

    他转头看向林凡和赵修楠,“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赵修楠:“周队和夏郁是一对?”

    林凡:“……Gay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瞧你们这傻样哈哈哈哈哈!!!”贺新阳笑得直跌,完全忘了昨天的自己比他们还要傻了吧唧。

    巫乐深吸了口气,看着周鼎和夏郁道:“你们是一对啊?”

    贺新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接吻了当然是一对了你问的什么傻子问题?!”

    “是吗?”巫乐没理贺新阳,又问了一遍。

    夏郁点点头:“嗯,我们谈很久了。”

    巫乐摸了摸下巴,在夏郁另一边的位置坐下:“有点惊讶,但好像也不是特别惊讶。”

    贺新阳的笑声戛然而止。

    林凡也走过去坐下:“我也是,开始被惊了惊,再看看就觉得你俩挺配,在一起谈个恋爱也没什么。”

    贺新阳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赵修楠:“我对同性恋接受良好,只是没想到女朋友会变成男朋友,所以才有点惊讶。怎么呢,我觉得你们在一起挺好的。”

    贺新阳没忍住地出声:“你们就这点反应?”

    巫乐反问:“你还要我们什么反应?跟没见过世面似的不停‘卧槽卧槽’吗?”

    贺新阳:“……”

    “都什么年代了,同性恋而已,不挺常见吗?又不是爸妈那辈,我们这一辈应该都接受良好吧?”

    巫乐看向另外两个舍友,“是吧?”

    林凡和赵修楠一齐点了点头。

    贺新阳:“……”

    谢谢,有被羞辱到。

    巫乐有点回过味了:“你们是故意的吧?故意不跟我们,想吓我们一大跳,好让贺狗拍我们懵逼时候的丑照?”

    夏郁轻眨了下眼睛:“没有,我们只是想看看你们什么时候能发现而已,本来以为昨天你们就能看出来,结果没想到没看出来,所以我们今天才直接了点。”

    周鼎嗯了声:“贺总的行为跟我们没关系。”

    贺新阳:“??”

    昨晚不还左一声“哥”右一声“哥”吗?

    巫乐掰了掰手指,冲贺新阳露出略显狰狞的笑:“贺、新、阳?”

    贺新阳把手挡在身前:“额,那个,我可以把照片删掉……才怪!”

    完他猛地弹起身,拔腿往外跑!

    听着外面传来的啊啊惨叫,夏郁低头给周鼎发消息——

    【夏郁:没想到他们接受能力这么强。】

    【周鼎:昨晚我也许应该听老贺的建议。】

    【夏郁:他提了什么建议?】

    【周鼎:他建议热吻,而不是只亲一下。】

    【夏郁:你没听是对的,当人面热吻会很尴尬,热吻要被别人发现才刺激。】

    【周鼎:反正吓到了老贺,也可以了。】

    夏郁没忍住地笑了声,抬头去看周鼎。

    周鼎笑着冲他挤了下眼睛。

    夏郁又低头字——

    【夏郁:我还是挺开心的。】

    以为这段关系只能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不会被人接受,只会受到或厌恶或怪异的目光。

    原来不是。

    原来可以收到祝福,也可以收到赞同。

    原来前方原来如此明媚。

    就很开心。

    非常开心。

    【周鼎:我也是。】

    林凡捂住牙齿,对赵修楠道:“我不想吃狗粮了,我们也去贺狗吧?”

    赵修楠默默点头:“正有此意。”

    作者有话要:贺新阳:干嘛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