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表面矜持 > 第66章
    周鼎刚完就有点后悔,觉得自己唐突了。

    但话已经出口,也没有办法收回,他只好抿起唇,紧张地等待着夏郁的回答。

    夏郁点点头:“是。”

    周鼎怔住。

    就这么轻易地就承认了?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周鼎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三亚行接连两次被拒绝给他留下的影响实在太大,导致他一直觉得夏郁是个不会轻易付出喜欢的人,所以骤然听到这个回答,他还有些回不过神。

    见周鼎一脸的不可思议,夏郁又了一遍:“对,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周鼎沉默片刻:“你真的?”

    “嗯。”夏郁点点头。

    周鼎又问:“真的?”

    夏郁:“……真的。”

    周鼎吸了口气,他看着夏郁,心下情绪翻涌。

    他有一堆话想,但又半天不出来。这是他第一次谈恋爱,可他偏偏碰上了夏郁,又偏偏他们确定恋爱关系前有着那样的一场对话。他不怀疑夏郁对他的好感和喜欢,可忽然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激动和兴奋过后,又有种没来由的失控感和惶惑感。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快要爬到山顶的登山者。

    山顶就在眼前,再爬一步就能到达,但万一踩空,身后便是万丈深渊。

    很不踏实。

    周鼎压下心头的纷杂,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后对夏郁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对你放肆一点,是吗?”

    夏郁点头:“对。”

    “我可以对你提出要求。”

    “对。”

    “也可以拒绝你。”

    夏郁看着周鼎的眼睛:“你当然可以拒绝我。我了,我们的关系是平等的。”

    周鼎想了想,又道:“我一直以为你会喜欢我听话一点。”

    “我是喜欢你听话。”

    夏郁不让周鼎猜了,干脆地给了答案,“但我现在还想你主动,想你征服我,不止在球场和床上,还要在感情上征服我,或者,我们互相征服。因为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不只是炮友了。”

    他喜欢听话好拿捏的炮友,但不喜欢一面倒的恋爱关系。

    他确实越来越喜欢周鼎,对他的好感度也越来越高,但正因为这样,所以对对方的需求也开始逐步升级。

    之前他只要生理上的满足和刺激。

    但现在,他还想要心理上被征服。他想要周鼎主动,想要周鼎放开来,不再压抑和忍耐。

    球场上的周鼎让他着迷。

    他要球场下的周鼎也让他上瘾。

    “你是我的男朋友,完全可以强势一点。”

    夏郁抓着周鼎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抬起眼,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你总是被我牵着走,难道不想试试反过来吗?不想感受一下当主导的感觉吗?”

    球场上的周鼎如同一头猛兽,傲慢又张狂,掌控全场,床上的他也一样,侵略性极强。

    夏郁不信这样的周鼎在情场上会是一只软绵绵的羊。

    他确实听话,乖顺,又贴心,会紧张,会担忧,也会害怕,但夏郁仍旧觉得周鼎的本质和他一样,是肉食系猛兽,不过是因为初入情局,懵懂纯白,又碰上了习惯掌握一切的自己,再加上太过喜欢自己,所以才会处处受制,不敢露出獠牙,也不舍得向他露出充满攻击性的一面。

    可夏郁现在偏偏就想看他充满攻击性的那一面。

    他已经不满足于当下了。

    他想要新的刺激。

    “没关系,可以慢慢来。”

    夏郁抬起手,手指穿进周鼎发间,轻轻摩挲,“我突然这么你肯定不理解,也不适应,所以没关系,可以慢慢来。”

    周鼎没有话,垂眼看着身前的夏郁。

    他掌心贴在夏郁心口,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心脏的搏动,耳边又环绕着对方充满诱惑的声音和眼神,饶是他自制力极强,心跳也还是不由得渐渐加快。

    碎石跌落悬崖,他的脚跟已经悬空。

    只要脚尖往前一蹬,他就能碰到山顶,但也有可能掉下深不见底的悬崖,再也爬不上来。

    对视一会后,贴在夏郁心口的手动了动,周鼎反抓住了夏郁的手:“夏郁。”

    夏郁抬眸看着周鼎:“嗯?”

    “还是你牵着我走吧。”周鼎。

    正拨弄着对方头发的手指顿住,夏郁挑了下眉。

    “我会试着强势一点,但是牵着你走,我想了想,好像不太能做到。”

    周鼎看着夏郁,语气有些无奈,“我真的很喜欢你。”

    所以心甘情愿地交出主动权。

    所以无论是听话还是忍耐,也都心甘情愿,生不出一丝抗拒。

    “这样啊……”

    夏郁眼帘微阖,半晌,声音幽幽的,没了刚才的蛊惑感,也听不出喜怒,“那就有点无聊了诶。”

    听到这句话,周鼎心里反而一松,他语气坚定道:“不会无聊的。”

    “嗯?”夏郁抬眸。

    周鼎又了一遍:“不会无聊的。”

    他弯起眼,笃定地,“一成不变才会无聊,可我们没有一成不变。我越来越喜欢你,你也在越来越喜欢我,我们的感情一直在推进,所以不会无聊。”

    喜欢怎么会无聊?

    越来越喜欢,那就更不会无聊。

    “我会试着强势一点,但还是你牵着我走,好吗?”周鼎看着夏郁的眼睛,认真地。

    咚一声。

    心上像是被人敲了一记。

    夏郁眨了眨眼,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他的声音:“好。”

    又,“那你要怎么强势一点?”

    周鼎眼里的笑意更深,他抬手覆上夏郁的后脑勺,指尖穿进发丝,指腹贴上头皮,轻轻扣住后道:“我现在想用力吻你。”

    夏郁仰头看着周鼎,不再跟他什么强势一点的话,而是直接教他:“以后不用给我预告。”

    他,“我已经在你怀里,你想做什么,直接做就好,不要‘想’,也不要老是问‘能不能’、‘可不可以’,如果不舒服,我会,你只管做就行,我允许你在某些时候把我当成洋娃娃,控制我,摆布我。”

    周鼎问:“简单粗暴一点?”

    夏郁点头:“可以这么。”

    周鼎想了想:“我试试。”

    罢,他就把唇用力压了过去,并且迫不及待地把夏郁放倒在地。

    他想这么做想了很久了。

    篮球场是他的主场,是他最骄傲最不可一世的地方,就像他的领地一样。

    把夏郁拖进他的领地,在他的领地上占有夏郁,这是他想了很久,也想了无数次的场景。

    在这种事上,周鼎的攻击性毋庸置疑。

    夏郁对此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他躺在球场上,背后垫着红色的球衣,浅棕色的地板在他身后铺开,湿漉的眉眼和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芒。

    他张着嘴,水红的唇急促地呼吸。

    “夏郁,可不可以……”

    话还没完,周鼎就收到了夏郁突然瞥来的眼神。

    咽下嘴里的话,他抓住了夏郁的脚踝。

    ……

    过了许久,周鼎抱起夏郁走进浴室。

    浴室里,水声哗哗,雾气缭绕。

    夏郁手抵着墙面,眉头轻轻蹙起。水流从头顶浇下,裹挟着汗水和其他脏污,流进下水道里。

    周鼎屈膝蹲着,水溅在他的眼皮上,也溅在他的唇上。

    手指被泡得有些发白,他:“应该没有了,干净了,可是……”

    夏郁回眸,垂着眼看他:“嗯?”

    周鼎喉结动了动:“夏郁我想……”

    夏郁神色一动。

    周鼎立刻闭嘴。

    他站起身,从后往前抱住夏郁,把人牢牢地钉在自己怀里,同时低下头,脸埋进夏郁颈间,过了会,他念他的名字:“夏郁。”

    语调拉长,有点像在撒娇,“我真的很喜欢你……”

    夏郁忽然有些想叹气:“我知道,然后呢?”

    “就让我问问吧……”

    周鼎声音低低的,却非常坚定,“不强势也不会无聊的,我保证。”

    -

    回去后,夏郁在阳台上站了很久。

    傍晚的风有点大,吹得人手指发凉,但夏郁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老师来电话,才回过神。

    挂掉电话,夏郁回到宿舍。

    他开浴室里的灯,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的脸和耳朵有些微微发红。

    他看着照镜子眨了眨眼,然后直接用冷水洗了脸,洗完回到房间,开电脑把老师要的资料发了过去,发完,搭在键盘上的手就又顿住了。

    夏郁干脆往椅背上一靠,仰起头望着天花板,回想着场馆里的对话。

    明明他想把周鼎往自己想要的、喜欢的方向带,但周鼎不照着自己的想法走,自己好像也……

    没有多不高兴。

    反而有点拿他没办法,也有种不出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夏郁想起了周鼎的眼睛。

    一开始那双眼睛是茫然又紧张的,有些飘忽,也不够亮,可后来出不无聊的那番话的时候,那双眼睛又亮的出奇,炯炯有神,坚定无比。

    让他想起了球场上那个自信又张扬的周鼎。

    那个从一开始就让他着迷的周鼎。

    夏郁确定自己喜欢的、想要的就是这样的周鼎。

    他希望周鼎不光在球场上发光,在平时相处的时候也要能像球场上那样吸引他的目光。

    他也是这么做的,是朝着这个方向引导周鼎的。

    可是……

    那个黏糊糊的什么都要报备给他又爱跟他撒娇的、他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让对方惊惶无措的周鼎,好像也挺讨喜的,虽然总是令他感到无奈和好笑,也不够刺激和带感,对比球场和床上的样子有点寡淡,可也并不讨厌,甚至时常让他心软,觉得可爱。

    夏郁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望向窗外。

    忽然,他神情一震,眼睛也不可置信地缓缓睁大。

    ——他……这么喜欢周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