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表面矜持 > 第18章
    周鼎记得,这句话是夏郁在温泉酒店的时候的。

    那时候他只做炮友,不谈感情,这样他们彼此都不会有任何的负担。

    但不想。

    这句话反而成了他此刻最大的负担。

    承认吗?

    承认的话,那他就不再符合夏郁的标准,他会被踢开,夏郁会再找其他人。

    可他不想夏郁去找除他以外的任何人。

    那么,否认吗?

    可是夏郁的语气这么笃定,他会看不出自己在撒谎吗?毕竟他那么聪明,又那么敏锐。

    而且,他也不想否认。

    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

    就在脑子里两种想法互相架的时候,嘴巴已经诚实地吐露出了最真实的声音——

    “对。”

    周鼎目光直直地看着夏郁,又重复了一遍:“对。我喜欢你。”

    夏郁闻言轻嗯了声,面色不变。

    他重新坐直身,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周鼎见夏郁这种反应,以为他不考虑跟自己约了,顿时有些着急:“可是有感情和谈感情是两回事,我喜欢你,但我并不要求你喜欢我。我也不跟你谈恋爱,我这次来只是抱着跟你做炮友的目的来的。还是……”

    他停顿一下,观察着夏郁的表情,“还是你是玩玩的,所以你也只想找一个玩玩的?”

    夏郁直截道:“我不玩。”

    他放下水杯,“我没有在玩,即使是找炮友我也很认真。你也不用着急,并不是你喜欢我我就不跟你约了,只是有些话必须提前问清楚、明白。”

    这话让周鼎稍稍放下了一点心,他点头道:“好,那你。”

    夏郁笑了笑:“不先吃点东西吗?”

    他一笑,气氛瞬间缓和了许多。

    但周鼎的心依旧是提起来的,即使面前摆着一堆美味佳肴,他也没有什么动刀叉的欲望。

    周鼎看着夏郁:“我想先听你完。”

    “也行。”

    夏郁点头,“那就先你喜欢我这件事好了。”

    周鼎立刻正襟危坐。

    夏郁把周鼎的反应看在眼里,有些想笑。

    他忍了又忍,总算是把笑意忍了下去,接着掩饰地低咳一声,道:“你喜欢我是你的事,这我不管,也不负责,更不回应,这一点我想你应该能明白。”

    周鼎颔首:“对,我明白。”可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失落。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又问,“还有吗?”

    “还有不少,你可以边吃边听。”

    周鼎看都不看桌上的菜,他的眼里只有夏郁:“我不饿,我想听你继续。”

    “好。”夏郁也认真起来,“那就先最重要的一个——我们的关系绝对不能让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的其他任何人知道。”

    他停顿一下,“由此衍生的就是平时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言行和举动,不要让任何人因此误会或者看出我们的关系。开房地点也一定要在离学校远一点的、安全性高的酒店,必须定高层,拉窗帘,锁门,不拍照,不录像。这一点你必须接受,如果不接受那么我们就没必要再谈。”

    周鼎立刻答应:“我可以接受。”

    “好。下一个是——我们关系存续期间必须1V1。”

    夏郁看着周鼎的眼睛,“如果你跟别人上了床,那我们的关系就直接结束,同理,如果我跟别人上床,那在这之前我一定会告诉你,并且结束我们的关系。”

    周鼎道:“我不会跟别人上床。”

    夏郁轻摊了下手:“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完,他就发现周鼎用担忧和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

    夏郁:“……”

    他不禁有些失笑,“如果我们的关系不出什么问题,我不会去找别人。”

    周鼎看着他:“你保证?”

    夏郁:“……我保证。”

    周鼎点点头:“好,这一点我同意,你继续吧。”

    夏郁喝了口水清清嗓子:“刚才的还没完,我们的关系存续期间除了不能跟别的人上床外,也不可以跟别人谈恋爱,因为我不想做任何意义上的‘三’。除此之外,我们互不干涉、互不扰。能接受吗?”

    “能,这些我没有任何问题。”

    周鼎答应得非常干脆,因为这些对他来根本不是问题,他觉得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夏郁。但他不能,只好又问道,“还有吗?”

    夏郁嗯了声:“有。”

    他,“我们的关系一月一续。”

    “一月一续?”

    这触及到了周鼎的盲区,“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的关系不是没有期限,而是每过一个月就得相互确认一次,如果其中一方不想继续了,那么就算结束,不需要理由,并且结束后决不能纠缠对方。你能明白吗?”

    周鼎没有立刻回答,他思索了一会:“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这个月可能我是你的炮友,下个月我可能就不是了?”

    夏郁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周鼎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时间?”

    夏郁解释道:“因为我不喜欢一夜情,也不喜欢长期炮友,前者太随意,后者有压力,所以一个月是我认为长短比较合适的时间。要知道每个人都新鲜感,而且有些时候念头、感觉都是一阵一阵的,也许我现在很想跟你约,也许下个月我就一次也不想做,只想清心寡欲地过日子。这样定了期限,互相都有了准备,分开的时候也比较方便。”

    周鼎更加困惑:“你不想约的时候可以跟我,我可以配合你啊,等你想了你再找我不就好了?”

    “不好,我不喜欢让别人等我。”

    夏郁拿吸管戳着杯子里的柠檬片,“被等待这件事会让我有压力,我会觉得非常不舒服。”

    周鼎:“……”

    所以,不仅恋爱没得谈,连炮友都当得朝不保夕吗?

    这要求也太细致了,简直细致到了有些龟毛的地步。

    他也在网上搜过约炮原则什么的,但没有看到一个像夏郁这样要求又多又满是细节的,甚至还考虑到了未来心情的变化。

    但细想想,这些要求又和他对夏郁精致、娇气的印象挺相符。

    确实像是夏郁会提出来的。

    要是要求不高不挑剔,反倒不像夏郁了。

    思及此,周鼎再次爽快地点头:“好,我接受。”

    “那我接着下一个。”

    周鼎:“……还有?”

    夏郁点头:“对,还有。”

    他眉头微动,看向周鼎的眼睛黑白分明,“你是不是觉得我要求太多了?”

    周鼎立刻摇了摇头:“不会,你继续。”

    “你回去了做个全身体检,体检报告没出来前要戴套,出来后如果一切正常那就……”夏郁抬眼看着周鼎,意有所指地消了声。

    周鼎秒懂,顿时睁大了眼睛。

    原本没什么血色的脸颊开始有热意上涌,他低下头,掩饰性地喝水。可那越来越红的耳根大剌剌地暴露在灯光下,想不被注意到都难。

    忽然,几张纸递到他的眼前。

    周鼎扫了眼,发现是夏郁的体检报告。

    夏郁:“我很健康,你可以看一下。”

    周鼎拿起看了眼时间,发现是上个礼拜做的:“你那么早就去做体检?”

    忽的,他想到什么似的声音激动起来,“那时候你的目标还是我吧?”

    夏郁点点头:“嗯哼。”

    周鼎更加好奇:“所以意思就是你那时候就准备好要跟我约了?可我不是没同意吗?还不确定你就去做体检了?”

    夏郁语气淡淡:“谁我不确定的?”

    周鼎:“……”

    他微张着嘴,缓缓眨了眨眼睛。

    看着夏郁轻声细气的样子,他的脑子里莫名飘过了一句话——“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他突然就觉得夏郁不像猫咪了,反而像一只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狐狸。

    而自己就是被他看中的猎物。

    周鼎觉得自己悟了。

    他不再问,而是道:“我明天就去体检。”

    夏郁弯起眼睛:“乖。”

    夏郁的眼睛大而长,眼角又略微向上挑起,一弯起来就更像狐狸。

    周鼎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痒。

    这时,夏郁又:“我的要求就这些,你呢?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周鼎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好,那规则就先到这,以后有补充的再补,有要改的再改。现在先吃饭吧。”

    周鼎:“不验货吗?”

    夏郁:“边吃边验。”

    很快,周鼎就明白夏郁的边吃边验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今晚吃的是西餐,又是旋转餐厅,旁边就是巨大的落地窗,入了夜,到处灯光开启,整个龙城都璀璨了起来,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非常赏心悦目。

    大厅里的乐队也演奏着悠扬舒缓的曲调,此情此境,当得一个“良辰美景”之词。

    但因为验货的事情还没有底,所以氛围再好,周鼎也吃得有些不安定。

    他数次悄悄量夏郁,希望夏郁可以赶紧提验货的事情,因为他怕第一次和第二次隔得时间太长会没效果。

    然而夏郁偏偏只字不提,他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不时侧头欣赏着窗外的景色,像是全然忘记了验货的事情。

    从中午一直紧张到现在,周鼎觉得有些疲惫。

    既然夏郁一直不提,那他也只能先放下心思,把肚子填饱再。

    他中午没吃饭,思虑一旦放下,饥饿感便霎时涌了上来。

    他低下头,认真吃了起来。

    眼前坐着喜欢的人,旁边是美丽的风景,耳边还有悠扬的乐曲,渐渐的,周鼎的心也越来越静。

    直到……

    一只脚突兀地踩在了他的膝盖上!

    “叮”的一声响起。

    是叉子落在盘里的声音。

    周鼎惊愕地抬起头去看夏郁,却发现对方面不改色,正细致地用刀叉把蜗牛从壳里剔出来。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夏郁抬眸看他:“怎么了?”

    声音很轻,神色也没什么变化,仿佛桌下发生的事情他丝毫不知。

    周鼎浑身猛地一震,握着餐刀的手上爆出青筋。

    心跳骤然加快,血液也奔腾着往下涌去。

    口舌干涩起来,周鼎吞咽了两下,什么也没,拿起旁边的柠檬水猛灌,灌完道:“没什么。”

    “这里的烤肠不错。”夏郁忽然。

    周鼎强忍住身体的颤栗,重新拿起刀叉。

    他下意识附和:“哦,是吗?”完目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哪有什么烤肠?

    “18?”

    周鼎眨了下眼,反应过来后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在一瞬间发烫。

    他攥紧刀叉,喉咙里克制地滚出两个数字:“22。”

    夏郁轻呼了声:“出乎意料的优越。”

    停顿一下,声音矜持又温和,“我喜欢。”

    轰一声,这三个字像炸弹投进脑海,在里面轰然炸开。

    周鼎瞳孔收缩,心跳在瞬间加快,紧攥的手心里也满是汗水。

    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他那双深色的眸子里燃起一簇火苗,火苗的中心倒映着夏郁的面庞,仿佛只要夏郁再给一个信号,火苗就能在瞬间燃成熊熊大火。

    他强忍身心的悸动,看着夏郁哑声道:“那你觉得我合格了吗?”

    夏郁没有回答,他咽下口中的食物,放下刀叉后拿起手帕细致地擦起了手指。

    周鼎的目光紧紧地黏在他身上,注视着他所有的举动。

    只见夏郁擦完手后,轻轻在传唤铃上摁了一下。

    没一会,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周鼎不解:“这时候让他们进来?”

    夏郁点了点头。

    “他们进来那不就什么都看到了?”

    不用看周鼎都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还有身下的反应有多明显,只要服务员靠近,就一定会发现。

    夏郁单手托腮,带笑的眼里藏着一点坏:“不是还有桌布吗?不想被发现的话……”

    他压低声,“那你就把它遮好啊。”

    完,他提高声音:“请进。”

    话音落下,门被服务员推开。

    同时周鼎匆忙拉起桌布盖在腿上,并且往前坐了坐。

    他往前了,但夏郁又没有退,于是力道在瞬间加大,周鼎脊背酥麻,额头涔出细密的汗。

    服务员端着餐盘走过来:“先生您好,这是您点的龙吟草莓,配菜是您要求的新鲜草莓。”

    夏郁点头:“放下吧,谢谢。”

    服务员放下餐盘,目不斜视地退出房间。

    门被关上,包厢里再次剩下他们两人。

    夏郁没有话,而是歪着头端详起了周鼎隐忍的表情。

    他看到了周鼎额角的细汗,也注意到了他放在桌上的紧紧攥起的手,还有上面凸出的青筋。

    那是一双充满了男人味的手,手指修长,骨节明显。

    真诱人。

    “你要把我的脚烫坏吗?”着,夏郁把脚收了回来。

    他没有立刻穿鞋,而是在桌下动了动,仿佛脚底还残留着那种被硌到的感觉。

    他忽然也觉得有点热。

    “吃草莓吧。”夏郁。

    周鼎如释重负,他不停地深呼吸,试图缓和胸腔里奔腾的欲望。

    他又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想到草莓清甜凉爽的口感,就要伸手去拿,然而手刚要碰到草莓,整个托盘便被夏郁拿到一边。

    周鼎抬眼看向夏郁,眼里露出疑惑。

    夏郁没有解释,而是起身走到了周鼎身旁。

    他伸手覆上周鼎的后脑勺,细长的手指穿进发丝,紧贴头皮,薄薄的指腹沾染上温热湿润的汗水。

    他一点也不介意,还曲起一条腿架在了周鼎腿上。

    这样一来,他们靠得更近。

    接着他拿出一颗草莓,在周鼎茫然的眼神中用手指抵着塞进他的嘴里。

    他的手指碰到了周鼎的嘴唇,碰到了他的牙齿,也碰到了他的舌头,像不经意的,又像是故意的。

    夏郁垂眸看着他:“咬碎它,不许咽。”

    周鼎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咬了下去。

    才咬了几下,下巴便被微凉的手指捏住。

    接着黑影靠近,温热的湿濡感在他的唇角蔓延。

    周鼎睁大眼睛,好不容易消下去一点的火再次卷土重来,气势汹汹的,像是要把他所有的理智烧光。

    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夏郁,看着他舔掉自己唇角的草莓汁水,看着他喉结一滚,把草莓汁水咽下去。

    他觉得自己在夏郁的眼里看到了跳动的火光。

    周鼎的目光颤了颤,声音也有些沙哑:“夏郁……”

    夏郁自顾自地咂了咂嘴:“好甜。”

    着他手指用力,迫着周鼎张开了嘴巴。

    草莓的碎肉和红红的汁水沾染着整个口腔,凑近了还能闻到甜腻的水果香气。

    夏郁垂眸:“伸舌头。”

    然后又塞了一个草莓进去。

    他问周鼎:“会接吻吗?”

    然而周鼎此时脸颊通红,脑子都快冒烟,即使听到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夏郁见状笑了笑:“没事,我教你。”

    完,他微眯起眼,低下头,重重地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