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表面矜持 > 第14章
    从周鼎那儿离开,夏郁心情不错地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夏奕正躺在床上游戏,听见门响回头看了眼道:“你去泡温泉了吗?怎么衣服都换了?”

    夏郁在床上坐下:“嗯,跟着又泡了会。”

    他看着手机,随口问夏奕,“作业写完了吗?”

    “早写完了。”

    “好。”完夏郁没再多问,他拿出平板和笔,腿一盘,作出要画画的姿态,但笔在手中转了好几圈,也没能在板子上落下。

    他单手托着下巴,还在回味周鼎那完全怔住的模样。

    呆呆的,傻傻的,偏长的眼睛几乎瞪成了圆形,喉结上上下下滚啊滚的,就是不出一句话。

    意料之外的纯情。

    让人看着就想逗他。

    不过也不能多逗。

    夏郁很清楚,这种感情白一旦撩过火,后果就不是自己可以承担的了。

    毕竟他只想睡人家的肉体,并不想对对方的感情负责。

    所以他刚才在周鼎那儿才会一直在强调自己想睡他是因为喜欢他的肉体,蛊惑他跟自己试一试也只是试试上床、试试欲望的滋味,而不是试着谈感情之类。

    简单来就是他只向对方发出了约P邀请,仅此而已。

    到目前为止,夏郁还是非常认可自己的一系列安排的。

    不管是腹肌事件,还是奶茶店的轻微试探,以及他宿舍里的那些露骨画像,他发起的所有进攻都只是为了让周鼎把欲望与自己关联。产生的效果也果然没有辜负他的预期——腹肌事件给周鼎带去了春梦,奶茶店的邂逅让可爱给给成功帮助周鼎开了男男之爱的大门,还有宿舍里的那些画像,直白地用器官带给了周鼎正面的性冲击。

    接二连三,全在隐晦地勾起周鼎脑中那根关于欲望的弦。

    确认那根弦被勾起后,他下一步、也就是今天要做的,就是直白的、直接的当着周鼎的面,把那根琴弦用力拨动,让周鼎正视自己的欲望,并且感受自己的欲望。

    握着笔的手在腿上做了个弹琴的动作,夏郁悄然勾起唇角。

    他觉得自己全部都做得很好,接下来……

    就要看周鼎是什么反应了。

    这种事情还是你情我愿才最好。

    所以他在发出邀请后没有强迫周鼎立刻做出答复,而是完就离开了房间,并给予了周鼎足够的考虑时间。

    不过按照他对周鼎的了解,他猜周鼎接下来的策略还是那个字——“逃”。

    事实证明,他猜得没错。

    第二天,夏郁带着自己的侄子一块儿参加了酒店举行的烧烤趴。

    偌大的草坪上摆着无数个烧烤架,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边吃边烤。

    巫乐邀请夏郁他们加入了篮球社那边,二十几个男女生凑在一块儿,热闹又喧嚣。

    充满香气的白烟在空中弥漫,巫乐被辣椒粉刺激得直喷嚏,夏奕是个自来熟,热情地凑上去帮忙。

    周鼎也在旁边帮忙,他低着头,闲聊一般地问道:“你是夏郁的朋友吗?”

    看到夏奕的第一眼,周鼎就认出了对方,是昨天那个错让他以为是夏郁的人。

    “不是啊,我是他侄子,亲的。”夏奕头也不抬地往大鱿鱼上撒孜然粉胡椒面。

    周鼎又问:“你多大了?”

    “十七。”

    “你们怎么会想到来这儿?”

    “叔叔这儿有温泉,可以放松放松。”

    夏奕抬头看周鼎,“哥们,你好高啊,一米九有了吧?”

    周鼎道:“一九三。”

    “嚯,真高,我要能一米八我就满足了。”夏奕眼里露出艳羡的神色。

    这时,一直在树荫下躲懒的夏郁走了过来:“你们在聊什么?”

    夏奕道:“叔叔,你朋友都好高!”

    “他们篮球的当然高。”

    夏郁在夏奕身旁站定,从他手里接过了刷子,给烤肉继续刷油,“那边有滑板,你不是喜欢么,要去看吗?”

    “要!”夏奕顿时兴奋起来,放下东西就往另一边跑。

    “你们弄吧,我也过去看看。”完,周鼎也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夏郁低着头,没有去看周鼎离开的背影,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往他身上飘一下。

    ——周鼎的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因为这不是一次两次了,从今天见面开始,周鼎就一直在逃避跟自己对视和话,即使只是无意中对上了目光,他也会神情一顿,立马移开,毫不掩饰他的逃避。

    夏郁对此完全不介意。

    既然周鼎躲,那他就追咯。

    但他不会刻意地凑到周鼎眼前,也不会故意地去跟他搭话,他只是静静地出现在周鼎的视线范围内。

    从那天开始,周鼎经常出现的地方变成了夏郁经常出现的地方。

    食堂、食堂门前的必经之路、篮球馆、篮球馆前的必经之路……

    拜自己极度自律的生活习惯所赐,周鼎完全躲不开夏郁。

    他总会在食堂和篮球馆看到夏郁,看到抱着书的他,看到抱着画板的他,吃完饭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他,进球后随意往观众席上一瞟也会看到他。

    每次看到夏郁时他都非常安静地在做自己的事情,一点没有影响到他,却强势地入侵了他的生活。

    而夏郁做这些……

    只是为了睡自己。

    周鼎觉得很无语,又觉得有点好笑和无奈。

    见得次数多了,他也不像一开始反应那么大了,情绪和思想都变得平静了许多,不再为自己是不是Gay而纠结,也不会一看到夏郁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对待性取向和性都变得更加地坦然。

    是Gay没关系。

    有欲望也没关系。

    跟男生谈恋爱也没关系。

    但不谈恋爱只上床就很有关系。

    镇定下来后,周鼎理智地剖析过自己的内心——他对夏郁是很有好感的。

    夏郁的长相、身材、气质都很戳他,甚至有些过于精致的行为,比如总涂护手霜、随时随地带湿纸巾和手帕等等,如果别的男生做,他肯定会觉得很矫情,但放在夏郁身上,他只觉得夏郁就该这么精致。

    所以经过冷静的思考,周鼎觉得如果夏郁当时提出的是他谈恋爱,那么他现在也许会答应。

    但如果只是上床……

    周鼎并不想向欲望屈服。

    周四晚上,在宿舍看书的周鼎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夏郁的消息。

    这几天夏郁每晚都会给他发消息,而且每次都是一样的内容——

    【夏郁:考虑好了吗?】

    之前几次,周鼎都是回复“没有”或者“……”,这次彻底想清楚后,他不算再磨蹭,飞快字道——

    【周鼎:我拒绝。】

    【夏郁:好。】

    收到这个“好”后,周鼎再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夏郁的新消息。

    也是从这个“好”开始,之后两天周鼎都没有在食堂和篮球馆见过夏郁,不管是他吃完饭后抬起头,还是投篮后扫视球场,都没有再看到过夏郁的身影。

    夏郁干脆利落地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这么一来周鼎反而有点不习惯起来,但也还好,就这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他适应了。

    不过是回到原本的正常生活罢了。

    -

    周日下午,周鼎从图书馆出来后跟队友们一块儿篮球。

    篮球社的人已经回家了一半,甚至连5V5都凑不齐,只能3V3。剩下几人所在的院系都放得晚,下礼拜还得再考一周。

    他们完球后坐在场边的休息,一队员忽然问道:“嗯?美院也没放吗?”

    巫乐正低头系鞋带,闻言道:“放了啊,前两天就放了。”

    “那夏郁怎么还没回去?”

    这话一出,另外几个人都一齐回过头看向观众席。

    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坐在后排,面前架着一块画架,画架后正是大家都熟悉的夏郁。

    巫乐知道情况,他解释道:“夏郁被他老师留下来帮忙判卷了,他有个老师怀孕了,精神不怎么好。”

    完站起身冲夏郁挥了挥手,大声道,“夏郁!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坐前面?”

    周鼎低头喝水,眉心微微蹙起。

    ——还不死心吗?

    观众席上,夏郁站了起来。

    他收起画板,背着包走到前排坐下。今天他穿了件款式蓬松的白色羊羔绒大衣,衣服上都是的羊毛卷,看起来毛茸茸的,有点可爱。

    他冲众人点头招呼,道:“你们都还没考完吗?”

    巫乐回答:“我们都下礼拜考完。”

    又问,“你在画我们吗?”

    夏郁点点头:“嗯,放假了有些松懈,几天不画画手就生了,教室又没人,一个人太冷清,所以就过来看看。”

    巫乐探头去看夏郁的画板:“是在画我吗?”

    周鼎垂着眼,轻松地用一根手指转起了篮球。

    夏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次不是。”

    “啊……”

    巫乐肩膀一下垮了,“是周队吗?”

    篮球在周鼎的手指上转得飞快。

    夏郁摇摇头:“也不是。”

    周鼎一把捏住了篮球,不转了。

    夏郁毫无察觉似的继续道:“上次那个女生约了好多图都是画周队的,我有点画腻了。额,我这么的话周队不会介意吧?”

    周鼎面无表情地嗯了声:“不会。”

    “那就好。”

    夏郁把收好的包开,把画纸拿出来给众人看,“这次画得是你们副队,陆思危。”

    着冲陆思危点点头,语气认真地道,“我觉得陆队的形体很好看,看起来比其他篮球的男生要纤细一点,给我的感觉有点‘文气’,但是又一点不缺力量感,肌肉的排布也都非常漂亮,很适合拿来练形体。”

    陆思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谢谢夸奖,我还是头一次被男生这么夸,哈哈哈哈,谢谢啊。”

    夏郁笑笑:“不用客气,我只是在事实。”

    “我身材也好啊!”

    巫乐在一旁不服地跳起来,“我都有六块腹肌了,剩下两块再给我点时间我肯定能练出来!夏郁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腹肌?”

    陆思危啧了声:“人夸我身材好呢你蹦出来干嘛?就你有腹肌?我也有六块呢!”

    “嘿呀,你跟我比?”

    巫乐正好无聊得发霉,一有机会立刻咋呼起来,“你那腹肌一看就吃蛋白粉吃的,我这是练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好吧?不然你撩起来我们比比?让夏郁评评看到底谁的身材好?”

    陆思危也站了起来:“草,比就比,我怕你?有本事直接把衣服脱了,我还有胸肌呢你有吗?”

    “我怎么可能没有?来来来脱脱脱!赶紧的!”

    两人走到夏郁前方,着就要一齐把上衣脱掉。

    就在这时,周鼎忽然起身按住了两人肩膀,他拧眉道:“行了行了,完球一身汗臭还往别人面前凑,有没有点素质?赶紧去洗澡!”

    巫乐翻了个白眼:“……队长,你好扫兴啊。”

    陆思危放下了抓着衣服下摆的手:“我同意巫乐的话。”

    周鼎一人踹了他们一脚:“滚滚滚,快去洗。”

    对另外的人也道,“你们也去。”

    把人踹走后,周鼎回头看了眼夏郁。

    对方单手托着下巴,眼睛对着他的位置,但视线却穿过他,落在了往更衣室走的两人身上。

    刹那间,周鼎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堵。

    这么快就换目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