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表面矜持 > 第94章 同居日常(二)
    &p;lt;ll=&p;qt;tentl&p;qt;&p;gt;

    刷到这则热搜时,夏郁正盘腿坐在床边,周鼎站在他身后给他捏肩。

    床上架了张桌板,上面放着盘大樱桃,他自己吃一个,又给周鼎喂一个,两人贴在一起,吹着空调,惬意地聊着天。

    夏郁看着:“沈佑堂竟然上热搜了。”

    周鼎闻言凑上前:“什么?”

    “他上热搜了。”

    夏郁又了一遍,完让周鼎坐到自己旁边,“还有录音,有人做了文字。我扫了眼,应该是阮欣跟她那个闺蜜跑去找沈佑堂闹了,录音是偷录的。”

    周鼎:“点开听听看。”

    夏郁嗯了声,打开了录音。

    滋滋的布料摩擦声响起,紧接着是一声重重的桌子被掀翻在地的声音。

    阮欣闺蜜的怒喝声突兀地炸起,她大声质问沈佑堂明明是gy,为什么还要欺骗阮欣的感情,而沈佑堂则是各种反驳不承认,她胡、口空无凭,阮欣就在一边哭,她的声音特别可怜,委屈和难过的感觉只是听声音都能感觉得到。

    听了会,周鼎道:“听起来这两个女生应该是商量好的,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话也都有点套话的性质。”

    刚完周鼎就皱了下眉,“她们提到你了。”

    夏郁点头:“嗯,还好,她们做了消音处理。”

    录音里,阮欣抽噎着:“你就别装了,我都知道了,我今天碰到[滴——]了,他都跟我了!”

    沈佑堂:“[滴——]?你们什么了?我不是都跟你了吗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

    阮欣哭声又大了点,似是有些崩溃:“你这时候还要装吗?沈佑堂,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要是不心虚你为什么不让我看你的?不就是因为上面有不少跟[滴——]有关的东西吗?沈佑堂,你真的太让我恶心了。你以为我忘了?上学期末有一天你跟我有事特别忙,让我别打扰你,结果背着我偷偷去跟[滴——]吃饭,还被我在餐厅碰见了!”

    沈佑堂:“你太粘人了,我想有点私人的时间不行吗?”

    阮欣:“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你别强词夺理了,[滴——]都跟我了,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刺激他,他觉得你特别恶心,所以根本不搭理你!”

    录音里有一瞬的停顿,然后才响起沈佑堂的声音:“他我恶心?”

    听到这句话,夏郁就猜到沈佑堂可能要栽了。

    沈佑堂这个人谨慎也挺谨慎,没脑子有时候又很没脑子,总是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情,还以为别人的发现不了他的意图。比如酒吧那场刻意给他看的表白,又比如龙大和龙体比赛那天刻意演周鼎的举动。

    正要往下接着听,一只忽然伸到他身前,按在了录音的暂停键上。

    声音戛然而止,夏郁看了眼那只,侧过头:“嗯?”

    周鼎目光沉沉:“你什么时候跟沈佑堂吃饭的?我怎么不知道?”

    夏郁轻哦了声,语气随意地:“就那天你特别可怜兮兮地让我别跟沈佑堂约,跟你约的那次。”

    周鼎顿了下,往事立刻涌上脑海。

    嘴角扬起,夏郁接着:“你那天跟沈佑堂3v3了,还跟他吵起来了,差点动,啊还有,你那天从我旁边走过去捡球的时候故意用膝盖碰我的臂,特别幼稚,想起来了没?”

    周鼎低咳一声,有些尴尬地舔了舔唇:“想起来了。”

    他,“好了,我们继续听吧。”

    夏郁却不听了,他故意单托腮,歪着头去看周鼎的脸:“你那天是不是快哭出来了?我弯腰捡个盒子,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你眼睛都红了,还湿漉漉的,可怜得不得了。”

    耳朵泛起红晕,周鼎故作茫然:“有吗?哪有?”

    夏郁肯定地点点头,一边笑一边道:“有,肯定有,我走之后你有没有哭啊?”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哭?!”

    周鼎跟炸毛似的一下坐直身,声音提高许多,“我那天是气的!沈佑堂真的太可气了,他打球菜还有理了,气量心眼也,还冲我发火,他凭什么冲我发火?我眼睛就是被他气红的!”

    “哦——被他气红的啊。”

    夏郁拖长音,“不止气红了眼,还差点被他气哭了?”

    周鼎想也不想道:“不可能!看到他我只想揍他,那次是汗流到眼睛里了,眼睛不舒服,所以才会有点湿。好了好了好快点快点,继续听录音,我想知道后面的情况,赶紧赶紧。”他连声催促,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夏郁忍不住笑倒在他身上,伸捏了把周鼎泛着红晕的脸,然后才又点开录音继续放了起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沈佑堂没多久就露了馅。

    录音里,沈佑堂似乎非常在意那句“恶心”,所以他一反之前的强词夺理,开始反问阮欣:“他怎么跟你的?他真的我恶心?他不可能对你一个陌生人出这么强烈表达情绪的词汇,他不可能跟你这么!”

    阮欣的闺蜜道:“哟,你这么了解你这个‘兄弟’啊?”

    沈佑堂道:“我认识他三年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快啊,他到底怎么跟你的?”

    阮欣哭着:“你在酒吧跟我表白不就是故意演给他看想刺激他的吗?正常人都会觉得你这种行为很恶心,你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很聪明吧?不然你想想,他后来怎么就不理你了?”

    这下沈佑堂没了声,似是在思考阮欣的话。

    阮欣又:“那天吃饭的时候也是,我去了之后他立刻就走了,明显是一副解脱的样子,他根本不想理你,是你硬凑上去的吧?”

    阮欣的闺蜜在一旁冷笑着道:“你要是堂堂正正地去跟他表白不定你们就成了,哪会轮得到[滴——]啊,那时候跟他关系最好的是你吧?最搞笑的是你还帮别人做了嫁衣,那天在酒吧我看到[滴——]跟他加微信了,要不是你攒的局,他们估计都不会认识。”

    沈佑堂诧异道:“你看到他们加微信了?”

    “对啊,可真是报应,你想刺激他,结果把他推别人怀里去了!”阮欣的闺蜜笑了出来。

    “可、可我那时候不知道他”沈佑堂的声音一顿,没有再下去,不知道是在怀疑人生,还是不想被抓到把柄。

    阮欣的闺蜜立刻接话:“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同性恋?所以你就利用我们阮阮刺激他?要是他真被刺激到了来找你了,你是要跟阮阮分还是让他做三啊?啊?!”

    沈佑堂没有作声。

    不过这时他作不作声已经不重要了,他是个同性恋这件事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得出来。

    录音上方飘过无数呕吐的表情,各种粗鄙漫骂的词汇都有,还有不停艾特龙城大学官微的,从他们听这个录音到现在,下方评论区的留言数已经破了五万,还在不停上涨,热搜位置也从第五上到了第三。大学生、渣gy、骗女生感情,这几个关键词就已经足够吸引眼球!

    夏郁切出录音看了眼校园论坛,果然所有的板块都在讨论沈佑堂,尤其对留言不设限制的灌水大区,已经被涌过来的愤怒友们刷爆。

    沈佑堂的微博和微信等联系方式也被扒了出来,夏郁点进他的微博看了眼,里面已经全被清空。

    大致看完后,夏郁道:“沈佑堂现在肯定焦头烂额了,学校应该会找他吧?”

    周鼎道:“这种已经影响到学校声誉了,肯定会找他。”

    夏郁点点头,又看着微博上那个纯黑的头像摇了摇头。

    周鼎问:“同情他?”

    “不是,就是有点感慨。”

    夏郁退出微博,仰躺在周鼎腿上,“上学期之前真没看出来他是这种人。”

    沈佑堂家里有钱,出也大方,他又喜欢热闹,所以经常组织聚餐,还总是大笔地请客。

    那时的夏郁确实很孤僻,到哪都是一个人,即使住在六人间的宿舍里,也跟谁都不熟,除了沈佑堂会主动地跟他交际,其他人跟他接触几次后就不会主动找他了,顶多在碰面的时候点个头问声好,所以那时的他还是挺感谢沈佑堂的,要不也不会把他放在当时观察列表的第一位。

    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沈佑堂居然想出了那种昏招。

    从酒吧那天之后,他对沈佑堂的印象就一路滑坡,直到在篮球比赛那天彻底跌到谷底。

    周鼎用指梳着他的头发:“很多人表现出来的都是想让别人看到的样子,并不是真实的样子。”

    着他笑了声,“我之前就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夏郁也露出笑:“你之前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周鼎边想边道:“高冷,安静,长得好看,有点端着,不好相处,跟猫一样。”

    “后来呢?”夏郁又问。

    周鼎:“后来觉得你像狐狸,蔫坏蔫坏的。”

    到这,他蓦地想起了那天在阶梯教室里听到的露骨声音,还有那张草稿画,他想起了画稿上的24号球衣,那时他以为夏郁画的是科比,现在却忽然想起来自己也穿24号球衣!并且几个月的相处下来,他知道夏郁并没有多喜欢篮球,对科比也并不了解,所以——

    周鼎浑身一震,低头问夏郁,“你那天在阶梯教室里画的是我?!”

    夏郁冲他笑着点点头:“嗯哼。”

    周鼎又问:“那天你是故意坐在我旁边的?”

    夏郁脸上笑容更大:“对啊,才反应过来?”

    周鼎震惊地看着夏郁。

    他以为夏郁是从摸腹肌那次开始撩他的,没想到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撒了。

    他问:“那时候你就想跟我约了?”

    夏郁摇摇头:“不是,现场看了你打篮球才想跟你约。”

    周鼎轻啊了声,忽然想起这个问题之前问过。

    那时夏郁就跟他过,大一就看到他了,只是觉得他太低调,所以就没太注意。

    ——所以来去问题还是出在夏郁没早点来看他打球上!

    周鼎沉思了会,突然问:“你高中在哪上的?”

    夏郁一愣,有些莫名:“江城啊。”

    “初中呢?”

    “也是江城啊。”

    周鼎哦了声,表情有点遗憾。

    夏郁:“你在想什么?”

    周鼎单支着下巴,低头看着夏郁道:“想跟你早恋。”

    夏郁眨了眨眼:“啊?”

    周鼎:“初高中不能玩,也没别的娱乐,只有大课间那点活动时间,要是我们同校,你肯定进学校没多久就会来看我打球。”

    夏郁露出笑:“看你打球然后呢?”

    周鼎弯腰在夏郁唇上亲了下:“然后你就会跟我早恋。”

    “然后我们就会早在一起很多年。”

    他着,又在夏郁的眼睛上亲了下,“我都没有见过以前的你,真可惜。”

    &lt;ref=&amp;qt;&lt;ref=&quot;<a href="ttp:///bk/4/44/9443tl&quot;trget=&quot;blnk&quot;&gt;ttp:///bk/4/44/9443tl&amp;qt;trget=&amp;qt;blnk&amp;qt;&gt;&lt;ref=&quot;ttp:///bk/4/44/9443tl&quot;trget=&quot;blnk&quot;&gt;ttp:///bk/4/44/9443tl" target="_blank">ttp:///bk/4/44/9443tl&quot;trget=&quot;blnk&quot;&gt;ttp:///bk/4/44/9443tl&amp;qt;trget=&amp;qt;blnk&amp;qt;&gt;&lt;ref=&quot;ttp:///bk/4/44/9443tl&quot;trget=&quot;blnk&quot;&gt;ttp:///bk/4/44/9443t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阅读址: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