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58章 番外·副
    这个世道, 钱到位了,什么都好办。

    分部很快就设立了起来,这件事洪战直接瞒着谭宏,没有告诉对方,他为了谭宏,把工作重心都暂时挪到了宁城来。

    至从上次外出旅游遇到, 两人间的关系似乎有了某种程度上的缓和,不像上次,洪战离开就等同于消失一样,这次几乎每天洪战都会给谭宏个电话, 也不多什么, 就和谭宏道个晚安。

    晚安,网络上又另外一种解释,当有人和你晚安时,等同于对方‘我爱你’,谭宏不知道洪战清不清楚这个含义。

    学校放假,谭宏住回了家,爸妈都在,有几次看到谭宏接电话,还都是在晚上同一时间。

    慢慢,夫妻两觉察到一点异常来。

    吃饭时就和儿子话里话外暗示, 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 人品背景清白的,可以带到家里来吃个饭。

    谭宏的那些一起玩的朋友们, 交往的很多都是网红,谭宏爸妈是不喜欢那类女孩子的。

    所以特意提了下,要人品好的,其他就没什么要求了,反正他们家有钱,不需要未来媳妇多厉害。

    谭宏低头吃饭,当时在想,如果他直接和爸妈电话给他的是个男的,还是个觊觎他,想睡他的男的,他爸妈可能要跳起来。

    他还是就刺激老两口了,谭宏随便敷衍了几句。

    这边谭宏住在家里,家里有阿姨专门做饭,洪战的早饭就没有继续再送了,不过这个鲜花就换成了一周四束,谭宏家里空间大,客厅茶几上,也可以放花束。

    那天配送员直接送了两束过来,一束雷不动的玫瑰,一束清新的百合花。

    收到花,谭宏就给洪战电话,勒令对方赶紧停了,要是被他爸妈发现,他是有口不清。

    洪战却早就给谭宏找好理由了。

    “如果叔叔阿姨问起来,你可以是你买的。”洪战可没这么容易收手。

    “不行,不准再送了。”谭宏生气道。

    “好。”洪战忽然改口。

    还不等谭宏高兴,洪战立马接到:“我可以不让配送员送花去你那里,我亲自去。”

    这种堪称无赖的做法,谭宏气得直接挂了电话。

    洪战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嘴角微微一勾,大概可以想象此时谭宏什么表情,可能脸蛋又鼓着,洪战指腹摩挲了几下,有点手痒,想摸摸谭宏的脸了。

    又过了几天,前面送来的鲜花枯萎凋谢,又有人再次送花过来,谭宏当时还真吓了一跳,出去看到是不认识的配送员,提起的那口气,这才缓缓落下去。

    他是真怕洪战会亲自过来,那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虽然心中非常不情愿,谭宏给爸妈的法,还是鲜花是他买的。

    夫妻两对于儿子忽然的变化,奇怪倒是奇怪,但也没想太多。

    玫瑰花特别娇艳,谭宏母亲很喜欢,捧着儿子的脸蛋,就上去亲了一口,把谭宏给亲得有点脸红。

    母亲一看儿子竟羞红了脸,笑得很开心,连不知道以后谁这么有福气,和她宝贝儿子在一起。

    真不想儿子遇到喜欢的人,一直和妈妈在一起就好了。

    可以愿望是美好的。

    洪战父亲知道二儿子莫名奇妙就跑去了宁城,还把分部给建了一个过去,洪家的势力在益阳那边根深蒂固些,洪父一开始还疑惑,洪战怎么舍近求远。

    后来才了解到,洪战这是为了谭宏。

    洪父自然知道谭宏,在他眼里看来,谭宏是洪战的恋人——两人当初合伙在洪父面前演了一出戏,到现在洪战也没有事实和父亲。

    洪战表示,最近他和谭宏间有点矛盾,谭宏觉得异地恋不太好,他们见面的时间总是很短暂,洪战认为自己比谭宏大,应该为恋人做出点让步,为了维续感情,先在宁城待一段时间,等感情彻底稳定,或者谭宏大四毕业后,再一起商量是在宁城还是回益阳。

    这个解释可以毫无破绽,自己儿子光棍这么些年,终于铁树开花,有个不嫌弃他的恋人出现,不紧紧抓住,搞不好恋人就跑了。

    洪父是全力支持洪战这个做法的,甚至还表示今年过年也不用回来了,不把谭宏带着一起,就不要回来。

    他们洪家不欢迎单身汉,鄙视单身汉。

    宁城这边洪战算先入股几家比较有发展前景的公司,至于实业方面,洪战是想开家车行,因为谭宏特别喜欢车,他开家车行的话,有什么新车豪车,都能先让谭宏过过手瘾。

    单身这么多年的青壮年洪战,是抱着过了这村没这店的念头,反正这辈子是算耗在谭宏身上了。

    谭宏和朋友们坐在开了暖气的茶楼喝茶牌,明明里面温度暖和得很,他却忽然了个寒颤。

    应该不会又感冒了吧?

    上次感冒让谭宏心有余悸,算一会去药店买点药,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

    洪战入股的一家公司,就是和谭家有点关系的,那家公司虽然不是谭家开的,不过老板和谭宏母亲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

    这次洪战直接出了几百万,本来他们现金流就刚好遇到点问题,想找谭宏母亲帮个忙,事情已经了,结果转眼来了新的转机。

    谭母和那个亲戚聊天中得知洪战刚来宁城不久,背景一看就很厚实,又听到洪战最近想找地开个车行,谭母那会还只是听听。

    不过就在一周后,亲戚又联系上谭母,意思是洪战临时遇到点困难,不太好解决,谭家如果可以帮个忙,车行那里谭家也可以入点股。

    亲戚和洪战有过些交流,洪战故意给他透露了自己家的一些状况,没有完全,不过也足够亲戚私下去查,查到洪战是益阳那边洪家的人,算是红三代了。

    若能和对方搭上点关系,益处自然不比,现在宁城知道洪战的人还不多,这个先机他们需要把握住。

    谭母虽然不插手商场上的事,贤内助还是做得很到位,随即就和老公提了一下洪战。

    谭父当即就拍板,让谭宏去和洪战把关系好,自家儿子几斤几两,谭父是清楚了,谭宏在很多地方看着是像个纨绔,但交给他的事情,却从来都办的井井有条。

    谭宏和洪战都是年轻人,年轻话题多,很容易就熟络起来,谭家就谭宏一个宝贝儿子,谭宏高中时,谭父就让谭宏跟在他什么学事了。

    谭父是绝对相信自己儿子的。

    谭父就这样直接拍板决定了,也没和谭宏商量,甚至没要去联络好感情的人是洪战,直接和洪战约了时间,以他临时有事为缘由,表示洪战可以和他儿子谈,电话里谭父还是不忘夸赞自己儿子几句。

    那时谭父谭母都不知道,两人相当于把自己儿子包送给了某条大豺狼。

    大豺狼洪战手段不可谓不阴险。

    一切都尘埃落地,谭宏被告知要去帮一个外来人员看车行地址,完全是两头蒙。

    父亲话里是xx公司的老板,甚至连洪战的姓都没有提。

    等到开车到了约定地点,谭宏看到不远处那张熟悉的面孔,只觉得父母竟然和洪战一起合起伙来欺骗他。

    谭宏站在车边,犹豫着干脆点头回去好了,这人看着外面挺正经,但实际上似乎花花心肠特别多。

    不过又转念一想,他爸妈必然不知情,不然决计不可能让他来和洪战交道。

    谭宏这里拧着眉思索,那边洪战怕谭宏转眼就上车跑了,毕竟他这事是做的挺不厚道。

    大长腿疾步迈到谭宏面前,谭宏神色不快,就没给洪战多少好脸色。

    “你看看这个地方,我对附近都不熟,你爸妈的意思,是这里做车行应该可以,我个人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洪战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好像真的是来谈事情,而不是别有所图,这让谭宏反而不太好什么。

    等地址选下来,其他事可以交给别的人来处理,不一定非得谭宏亲手来,谭宏心里一番计较,洪战有先招,他未必没有后手。

    这么一想,谭宏顿时就不怎么纠结了。

    表情冷淡地斜了洪战一眼,洪战道貌岸然地适时微笑,但谭宏立刻又撤开视线,于是洪战和未来老婆隐隐讨好的笑,就跟投给瞎子看一样,毫无作用。

    谭宏走过洪战身边,往前面走,背影怎么看怎么冷漠无情。

    洪战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转过身追上谭宏,转眸注意到谭宏脸颊有点微鼓,可能谭宏自己不知道,生气的模样别提多勾人了。

    经过这么些天的接触,洪战可以掌握一个事实,那就是谭宏就算不是弯的,但也绝对不会是纯直。

    每次被自己亲过,都是生气和愤怒的表情居多,偏偏没有直男被人吻后,讨厌和憎恶的情绪。

    洪战不会把这个发现告诉谭宏,他要一点点将谭宏给网到他身边来。

    车行选址之前是一个商场,因为效益不好,目前急着转手出去,但又由于价格偏高,一般人没办法拿出这么多流动资金。

    洪战这里是不差钱的,这个地方更多的是用来勾住谭宏的。

    商场周围有其他连锁商业广场,竞争力不足,亏损是必然的,谭宏走进破旧的商场里,四处走着查看着。

    这个位置是肯定好,就是车行前期将会花费很多资金,包括推翻原本的商场,再改造成车行,时间上也不是一两个月的事,何况最近又要过年,工期必然得延后。

    谭宏疑惑,洪战在益阳那边好好的,怎么忽然想到来他们这里。

    谭宏不想去相信洪战是为了他。

    若他在洪战的位置,如果遇到一个怎么都不给回应的对象,恐怕早就选择放手了。

    从商场出来,谭宏又和洪战把周围一圈都看了下,然后回到正门前。

    谭宏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位置是黄金地段,但这么大地方,拿下来不会是数目,他问洪战准备出多少?

    以及既然开车行,车子来源,洪战找好没有?

    “这些问题你可以不用担心。”钱不是问题,车源就更不是了,完全是洪战一句话的事。

    谭宏一看洪战神色这么笃定,点头嗯了一声。

    “逛了这么久,你应该也饿了吧,先吃个午饭。”时间充足,洪战是不急的。

    吃个饭,谭宏还是没那么吝舍的,再洪战就目前为止,表现得挺正常。

    两人随即就在附近找了家餐馆,鉴于洪战是一点酒都不能喝,谭宏也就没叫酒。

    饭后谭宏以自己有事,直接开车先走了。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凌的时候,谭宏和朋友酒吧聚过一场,叫了代驾坐车回来,刚要到家时,诡异地又碰到白天才刚见过一面的人。

    对方那时站在一面落地窗前,谭宏偏过头,随意往外面一看,就看到了洪战。

    太魔幻了,谭宏以为是自己眼花,结果下一刻兜里电话响起。

    来电的正是洪战。

    等出现在洪战租住的房子门口,谭宏像是才反应过来,他怎么就这么听对方话,洪战让他过去,他就过去。

    谭宏站在门外,看着眼前这个新邻居。

    应该是喝了点酒,导致谭宏这是思绪没白日里那样清醒。

    他问洪战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上周。”洪战穿着睡衣,但整个人反而比白天气势更锋利。

    谭宏是不会知道他眼下这个模样有多诱人,脸颊因为喝了酒,有点微红,突出的气息,也带着醉人的酒味。

    “哦,这个区环境是挺好的,也不早了,你早点睡。”谭宏理智回笼,礼貌和洪战道别。

    洪战凌冽的目光盯着谭宏,在谭宏要走时,他没有动作。

    谭宏转过身,了个哈欠,眼睛里一片湿润,一瞬间让洪战想起前些时间谭宏感冒生病时的一些场景。

    “谭宏!”洪战突然出声,谭宏停住脚,但不等他开口问洪战什么事,手腕被洪战一抓,下一秒谭宏撞进了洪战怀里。

    洪战搂着谭宏的腰,把人带着进了屋,大长脚一勾,门外谭宏身后关上。

    紧跟而来一道闷响,谭宏后背抵到了门板上。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谭宏立刻挣扎,但洪战倾身下来,吻住了谭宏。

    “不……”谭宏晃头躲避,后颈落在洪战掌中,两人身体靠得极近,近到似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清晰的心跳。

    洪战强势扣着谭宏的身体,不让对方逃离他的热情。

    两人唇舌交缠,谭宏刚喝过酒,唇齿间都残留有酒的香气,洪战酒精过敏,而且过敏反应是迅速的,但就算脖子上起了疹子,洪战还是没停下,怀抱里的人滋味太美好了,让他不由自主地沉溺下去。

    嘴巴张着,呼吸慢慢受制,谭宏不是没吻过人,但以前的那些经验在洪战面前,似乎不起什么用。

    无法吞咽的口水从唇角逸了出去,谭宏眼眶一片诱人的绯红,眼睛失神,在洪战退开点,转去吻他下巴时,仍旧没缓过来。

    就是当衣服被人撩起,皮肤骤然接触到冷气,被冻到后,谭宏了个冷颤。

    理智迅速拉回来,谭宏拳头一紧,胸口瞬间蹿起一股怒气,只是不等他拳头揍到洪战脸上,他忽然低吟了一声。

    这一声直接让谭宏诧异而又羞愤。

    洪战屈膝蹭到了谭宏身。下某个半兴奋的东西,谭宏满脸通红,眼瞳放大,显然对自己身体的这个异样变化,一时间无法相信。

    谭宏抬眼去看洪战,后者一双幽瞳里全是露骨的情慾,谭宏嘴唇微微动了一下。

    他伸手去推洪战,男人攥紧他手腕,扣到他耳边。

    这个发展不对,不该这样的。

    “你应该诚实点,你的身体就比你这张嘴诚实多了。”

    洪战另一只手抬起来,指腹点了点谭宏被他吻得艳红的唇肉。

    “不是……”谭宏摇头,他不是同性恋,他不喜欢男的。

    “你应该清楚,包括现在,只要我想,我都能对你做任何事。”洪战明明慾火高涨,但强大的自制力依旧占据主位。

    “但我不会那么做,只要你不愿意,我就不动你。”

    “有件事以前我没和你,现在我告诉你。”

    “不只是半年,半年后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你都只能属于我。”

    “谭宏,你好好记住,你是我的!”

    洪战如同宣告一般,每句话都像一把重锤,重重砸在谭宏心上。

    谭宏表情怔忪,他总以为半年后就能摆脱洪战,结果一开始,洪战就对他势在必得。

    是他把一切想的太简单,洪战是洪战,不是任何其他人。

    “回去早点睡,或者,你如果想留下来也可以。”洪战抚摸着谭宏脸庞,笑容宛如大型猛兽盯上了鲜美的猎物。

    谭宏几乎是落荒而逃。

    这天晚上谭宏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不是金鱼,不会失忆,或者以前还能自欺欺人,今晚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认真审视自己。

    这颠覆了他过往对自身的认知,被一个男的亲两下,就能亲兴奋了,这太荒唐了。

    谭宏点了根烟,夹在手里,抽了两口心烦意乱,又立马摁灭了。

    拿过手机,谭宏把洪战的电话给拉进了黑名单,觉得这样还不够,又关了机。

    后面几天洪战没联系谭宏,处理收购商场地皮的事,也给谭宏一点缓和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谭宏瞒着朋友们,去了某家会所,那家会所有提供男的作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