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55章 番外·副
    洪战是真没见过这个状态下的谭宏, 大概换了平时,谭宏健康、没有生病的情况下,对方是决计不会在他眼前任性地翻滚。

    落在洪战眼里,觉得谭宏是每根头发丝都透露着不出来的可爱。

    等到洪战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俯身下去,把谭宏整个人给扣在了他的双臂间。

    男人强烈的气息陡然笼罩下来, 呼吸间似乎全是对方的味道,谭宏怔住,两个人就那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忽然间气氛朝着某个暧昧旖旎的方向走去。

    谭宏因为感冒的关系, 脸颊有点粉嫩的红, 嘴唇微张着,从洪战那个角度看下去,瞬间就能看到里面那条绯色湿軟的舌头,他们之前亲吻过,洪战知道谭宏嘴唇是什么味道,而谭宏眼下就在他怀抱里,他只要再往下靠近一点,就能再次吻住对方。

    洪战伸手温柔抚摸着谭宏细短的头发,谭宏头发很柔软,倒是和他桀骜张扬的性格有些不一样。

    不过也正是因为谭宏这样特别的性格, 洪战才会这么喜欢他。

    谭宏从洪战眼底看到了男人对他清晰的慾望, 这人喜欢他,甚至是想睡他。

    谭宏忽然间萌生一种危机感, 只要对方想,他这会生病,根本没法反抗得了。

    洪战没动,谭宏也就不动了,他好歹自己也是男的,知道如果自己再挣扎,可能落在洪战那里,反而像是撩拨对方。

    天知道,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洪战立刻从他眼前消失。

    眼前一张英俊冷酷的脸陡然靠近,谭宏浑身紧绷,两只手甚至握成了拳头,然而对方只是轻轻吻了一下,随后就起身退开,还把谭宏身上的被褥给他掖好。

    谭宏眨眨眼睛,他本来还准备如果洪战真的做什么,就把拳头往对方脸上招呼,结果洪战就走开了。

    洪战转身去了洗手间,在里面找到一张蓝色的帕子,谭宏自己带了洗脸巾,出来住,他都不会用外面的洗漱用品。

    洪战拿了洗脸巾,还是问了下谭宏,那张是不是他洗脸的,谭宏愣愣地点头。

    心里则想,洪战要干嘛?

    洪战拿热水湿洗脸巾,拧干走出来,走到床边,他看向躺在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身体的谭宏。

    “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

    那姿态,分明是谭宏不出声,他就要动手给谭宏洗脸了。

    谭宏从被子里抽。出手,接过毛巾,洗了把脸,谭宏道了谢谢。

    “睡吧,你睡着了我就走。”洪战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见谭宏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警惕地盯着他,内心却顿时一片柔软。

    “有人在我睡不着。”谭宏声音闷闷的,听着不像是怨言,倒像是撒娇。

    微微泛红的脸蛋,眼眶湿润,怎么看都鲜嫩可口。

    洪战身。下某物毫无征兆就立正举旗了,洪战自己都不免惊讶。

    不过起来,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严格来,是第二次。

    但洪战表情控制得好,起码谭宏是没有发现到异常的。

    “我住在隔壁客栈,有什么事,可以直接给我电话。”再继续呆下去,洪战担心也许真克制不住,没有办法,生病虚弱的谭宏太可爱诱人了,可爱到让他非常想欺负他。

    洪战站起身,侧对着谭宏,不让谭宏注意到他身上的变化。

    谭宏眼睛直白地看着洪战,褪去了平日里的一些虚假的东西,这会眼神干净而纯粹。

    洪战那旗子举得更高了。

    他离开的甚至有点狼狈,好在谭宏感冒中,反应慢半拍,等关门声传来,他才恍然觉得洪战走路姿势好像有点怪异。

    但人走了就好,谭宏浑身松懈下来,伸手关了床头的灯,黑暗侵袭,谭宏缓缓闭上了眼。

    在酒吧那边浪到凌一两点才回来的众人,还是到谭宏门外敲了几下,但似乎谭宏已经睡着了,没有回应,众人下楼去各自的房间。

    明天的行程,是开车去几公里外的一处当地长城爬爬,看谭宏这个病况,如果明天还没有好转,可能就不能去了。

    朋友们只能祈祷,明早谭宏能够好一些。

    应该祈祷起了作用,谭宏确实好多了,身体温度还有点高,但不再鼻塞。

    早吃饭,其他人都吃煎饼果子,谭宏嘴馋,还是努力控制住了手。

    他们是在外面一家店里吃的,吃到中途,门口走进来一个帅得有点过分的型男。

    那个穿牛仔外套的型男坐到了谭宏他们隔壁桌,谭宏正埋头专心吃饭,朋友肖佑忽然惊呼出声。

    “洪战!”肖佑认识洪战,当初和谭宏一块驾车旅游,去程漾那里时,见到过洪战,男人这外形,这张脸但凡见过一次,就很难忘记。

    肖佑是不清楚谭宏和洪战间的纠葛,连最近正在追谭宏的那个人是洪战这事,他也并不知道。

    但这不表示他和谭宏不是好朋友,朋友的定义没有那么狭义。

    洪战似乎也才发现肖佑他们,转过身,对上那边一桌人的目光,略微点头:“肖佑。”

    洪战知道肖佑,可以谭宏的朋友,洪战都知道。

    洪战视线扫过谭宏那里,注意到谭宏微微收紧的眼瞳,他也就没透露任何他和谭宏的关系。

    “战哥,我们这里还有个空位,一起坐啊。”肖佑热情邀请。

    洪战起身走过去,坐在了那个空位上,位置刚好正对着谭宏。

    洪战看了谭宏一眼,谭宏表情冷冷的,显然又闹情绪了。

    “你忘啦,那次我们自驾游,见过战哥,谭宏你记忆这么差?”肖佑看谭宏一点表示都没有,一巴掌拍上谭宏后背。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太有缘了。”

    肖佑不免感叹。

    谭宏抿着嘴唇,片刻后动唇:“记得。”

    “谭宏有点感冒,情绪不大好,今天才出来第三天,接下来可不能再生病了,不然搞不好这车子还得托运回去。”肖佑话没顾虑,和谭宏是多年好友,都是随便开玩笑。

    “感冒不是什么大病,多注意休息。”洪战话得正常,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但听在谭宏耳朵里,总觉得这人跟别有所图一样。

    谭宏暗里瞪了洪战一眼,警告对方不要乱来。

    后来彼此聊天中,谭宏都作为旁听,没怎么加入,大家了解到洪战这次是一个人来旅游的,肖佑立马提出,正好遇到了,大家可以一起,人多也热闹些。

    这正是洪战想要的结果,谭宏那里再怎么瞪他,他都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整个队伍,洪战年龄都比众人大,而且他谈吐间,自有一种威严的气势,让人下意识会产生敬意。

    洪战没有开车来,他提议谭宏既然有点感冒,他就开谭宏的车,也顺便照顾谭宏。

    谭宏刚想阻止,洪战手落到他肩膀上轻轻摁了一下,谭宏脸色沉下去,却是没有反对。

    “就两天,两天后我就走。”坐进车里,洪战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和谭宏了这句。

    “随便你。”

    谭宏声音不咸不淡。

    洪战伸手忽然捏了捏谭宏的脸,谭宏拧过头,掉洪战的手,这人什么毛病,这么喜欢动手动脚。

    “别一直板着脸,出来旅游,开心点。”前面的车已经开动,洪战驱车跟在队伍后面。

    “某个人消失了,我就开心了。”谭宏虽然没指名道姓,但这里就他和洪战两个人。

    洪战嘴角扬了个的弧度,看得出来和谭宏这样随意聊着天,心情很愉悦。

    “你是个守信的人,半年其实很快,你看,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洪战斜眸去看谭宏。

    谭宏身体往后,上半身窝在车椅里,生的不是大病,身体却反应很明显,可能一会爬山也爬不了多远。

    旁边洪战意外的话有点多,明明第一次见面那会,洪战的嘴巴跟蚌壳似的,半天不吭一个字。

    他还是喜欢话少点的。

    几公里的路程,在客栈那边都可以看到长城的踪迹,过去却是在山间绕来绕去,把谭宏的头都给绕得有点晕。

    洪战控制着车速,刹车也都踩得很轻。

    很快几辆汽车开到长城入口处,买了门票,有人拿着就开始爬了。

    清,树叶上还挂着露水,山间空气清爽,比大城市里的气息好闻多了。

    “还是不舒服?”洪战着手就往谭宏脸上碰,谭宏躲了一下。

    “好多了,走吧。”

    谭宏朝山上望过去,都是石头堆砌的上坡路,坡势甚至很陡峭。

    肖佑去买了些水,问谭宏要不要,谭宏摇头,喝多还得找厕所。

    洪战接了一瓶过来,这个长城他查过,全场十多公里,真全部走下来体力再好,也得喘两口气。

    前面走得几个,速度很快,转眼就没影了,谭宏走在比较后面,爬山更多是看沿途的风景。

    洪战一直跟在谭宏身边,肖佑那里看既然有洪战在,毫无缘由,就是觉得洪战值得相信,有对方陪着谭宏,他就先走他的。

    咔嚓,谭宏走到一处停下来,看远处云雾缭绕的山野,身旁传来拍照声,谭宏低眸寻过去,洪战拿着手机在拍他。

    而当谭宏转过正面时,洪战又摁下拍摄键。

    拍照自己不会少块肉,谭宏什么都没,准备继续走,后面有人急匆匆地走过来,眼睛也不看人,谭宏没注意到,洪战一手伸过去,把谭宏给拉进了怀里,那人极速走过,谭宏知道洪战这是在帮他,以免他被人撞到,这里虽然有个平台,但真的要摔下去,势必要受伤,谭宏礼貌道了声谢。

    走了没多久,谭宏额头冒了层细密的汗,长城看着往山峰上蜿蜒,爬是肯定爬不到终点了,这会谭宏也觉得两只脚软麻,没多少力气,干脆直接停下来。

    “你如果想爬就继续,我爬不动了。”谭宏同洪战,让对方不用管自己。

    那边洪战竟是真的按照谭宏的意思,径直往前面走了。

    谭宏看着洪战逐渐远去的身影,有那么刹那,心里竟是有点失落。

    努力将这种不该有的情绪挥散开,谭宏靠着城墙缓缓喘气。

    “吃点这个。”就在谭宏眺望群山时,耳边传来一把沉稳有力的声音,谭宏扭过头。

    这人不是离开了吗?这么快就爬完了?

    但不至于啊,其他朋友都还没有一个返回。

    然后谭宏眼眸一低,看到洪战递过来的巧克力糖。

    “我到前面买的,味道好像还可以,你吃一点。”吃糖补充体力,洪战看谭宏虚弱的样子,心里挺心疼的。

    谭宏伸手去接,洪战却拿回去剥开了糖纸,喂到谭宏嘴边。

    谭宏目光左右看,有几个登上的游客在经过他们身边时,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张开嘴,谭宏咬了一块下来。

    洪战走到谭宏身边,和谭宏并肩而站。

    他现在大概有点理解谭宏为什么这么喜欢和朋友们出来旅游了,确实,旅游中能见到不同的风景,不同的人。

    包括时间的流转,都仿佛比平常要慢一些。

    “能够再慢一点就更好了。”洪战这话时,转头注视着谭宏的侧脸。

    谭宏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没有接话。

    谭宏并不畏惧生活中的改变,但若是这个改变,会颠覆他过往的所有,他会慎重再慎重。

    两人站在这里看山间风景,前面爬长城的朋友们也在随后陆陆续续返回。

    谭宏他们先一步到山脚下一个游客休息区坐着等,等人都到齐后,驱车返回。

    没有争议的,洪战还是开的谭宏的车。

    从长城脚下出来,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一点,等汽车再开一段路程去有吃的地方,已经一点半了。

    爬了趟山,大家都有些疲惫,吃过饭回去客栈,客栈楼下有可以喝茶的地方,有人就坐在露天坝里喝茶,有的困的,回屋睡午觉。

    当地比较出名的烤山羊,据味道很好,已经提前联系了老板,晚上给他们准备一头烤全羊。

    谭宏的感冒始终没好全,他自己觉得还可以捱过去,不是什么大事。

    朋友们看他表现出来的都还好,也就没太担心。

    倒是洪战这里,是想直接把谭宏给抗去诊所的,结果谭宏防他跟防贼一样,他敲门谭宏干脆当没听见不开,电话也不接。

    晚上走路去不远处烤全羊的地方,谭宏给大家的法是感冒好了,他就是嘴馋,想吃地方特色的烤全羊。

    这里烤的羊的确好吃,连平日里不大吃羊肉的人都吃了好多。

    一群人吃到后面,都把肚子给吃撑了,有的坐椅子上,靠着桌子,来回揉肚子。

    洪战基本都是在谭宏身边,谭宏自己去烤了些,洪战不让他吃太多,本来感冒才好,理论上最好不要碰羊肉这一类的。

    但鉴于他和谭宏间关系还达不到那么亲密,而且周围还都是谭宏的朋友,洪战的阻止,不好做的太明显。

    大家不仅吃羊肉还喝酒,酒是老板自己家酿的,喝起来有点微甜,然而酒劲却很快就上头。

    有一半都给喝得晕头转向,回去的时候,还是让老板找了个面包车,帮忙送了他们一程。

    谭宏没喝太多,只喝了两杯,但却醉得厉害,整张俊美的脸红彤彤的,趴在洪战怀里,洪战搂着谭宏的腰,免得谭宏倒下去。

    和谭宏的朋友,洪战熟络的很快,大家聊天中知道洪战以前在部队里待过,还出去出过重要任务,都肃然起敬。

    对于洪战和谭宏走得比其他人近,众人则归咎于优秀的人很多都是互相吸引的,那两人算是队伍中最帅的两个存在。

    洪战把谭宏扶着上楼,走到一半谭宏有点闹腾,手还到洪战脸了。

    洪战脸一沉,弯腰一把将谭宏给抱了起来,谭宏醉酒手上闹,话却是不多,本来就醉酒,被洪战抱着,只是感到身体飘起来了而已。

    洪战让谭宏自己拿钥匙开门,谭宏在兜里摸了半天,摸出钥匙,结果还没拿稳掉在地上。

    谭宏咕哝着:“我想上厕所。”

    洪战摇头,感觉拿谭宏没办法,其实还真想把谭宏裤子扒了,几下屁。股的。

    一手扶着谭宏,一手去捡钥匙,拿脚抵开门,洪战将谭宏抱着放到床上。

    谭宏身体左摇右晃,还就是坐得挺稳,没有倒下去。

    从门口拿过拖鞋,洪战蹲到谭宏面前,给谭宏换鞋。

    就是他爸,洪战也没这么耐心对待过对方。

    现在他做的这些,以后都会从谭宏身上以某种方式拿回来。

    洪战本质上不是无私奉献型的,所做的,都要求回报。

    因为喜欢谭宏,才会做这些。

    他要的回报,是谭宏也喜欢他,接受他,成为他的恋人。

    换了拖鞋后,谭宏跳下床,往洗手间走。

    一边走一边也不在乎屋里多了个对他有企图心的男人,直接解了皮带就拉裤子拉链。

    洪战在后面看着谭宏,眼眸一点点变得危险锋利起来,这人醉了后好像一点防备心都没有了。

    他是自制力好,才没有立刻就对谭宏做什么。

    这个环境之下,他想做任何事,谭宏都只能承受。

    洪战摇摇头,还真有点不想做君子了。

    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会怎么样?

    去厕所放了趟水,谭宏感到舒服多了。

    上午爬了山,身上黏着不太舒服,谭宏在厕所里拧开热水,开始脫衣服算洗澡。

    睡衣没有拿进来,放在外面,谭宏直接给忘记了。

    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洪战意识到谭宏这是在洗澡了,浴室门也没有关,半敞着,洪战走到门边,只要再往前进一步,就可以看到里面旖旎的光景,洪战内心有一点挣扎,还是理智占据上风。

    这天晚上洪战回去,就做了个梦,梦里有谭宏,帅气的男生赤倮着跨坐在他身上,展现出从来没有过的风情。

    这个梦的直观效果就是,洪战第二天早上醒来,老。二对他敬礼。

    至于谭宏,吃了羊肉又喝了酒,洗澡也洗了很久,导致翌日病情直接加重,躺床上整个人晕晕沉沉,朋友们来敲门,他都走不到门那里。

    电话更是忘了充电直接关机,客栈老板拿备用钥匙过来开的门。

    一群人一看谭宏病得奄奄一息,立刻火急火燎把人送去附近医院。

    了个吊针,一行人的旅程也因为谭宏的病,而拖了起来。

    根据医生的意思,谭宏最好不要再到处跑,这是病毒性感冒,不是普通的感冒。

    “你们先走,不用管我,等病好点我就回去。”谭宏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耽搁大家的时间,再他现在也没心情继续开车旅游了。

    洪战站出来:“正好我明天要走,我可以顺路送谭宏,你们玩你们的。”

    听到洪战愿意照顾谭宏,大家就放心很多。

    “到家后给我们发个讯息。”肖佑拍拍谭宏的肩膀。

    “玩开心点。”谭宏微笑着。

    若因为自己一个人,让大家就这么呆着陪他一两天,谭宏心里过意不去。

    众人回客栈收拾过行李,告别了谭宏、洪战,继续他们计划里的行程。

    洪战退了明天的机票,这里离谭宏家的距离五六个时车程,不算太远,他算等谭宏好点,开车载谭宏回去。

    点滴药效似乎挺好,到晚上谭宏整个人状态好了很多,就是声音喑哑。

    洪战把饭拿到谭宏房间,都是点的清淡的,看着谭宏吃完,洪战把垃圾提出去。

    回来时谭宏又缩到了被子里,洪战以为他睡着了,结果谭宏睁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到洪战过来,谭宏一手抓着被子,眼睛转动,他舔了舔干得脱皮的嘴唇。

    “会不会耽搁你的事情?”洪战要送他回去,势必和最初的计划不一样。

    洪战摇头:“你别管这些,把病养好。”

    谭宏抿着嘴唇:“谢谢你,洪战。”

    “那你拿什么来谢?”洪战倾下。身,一手撑在谭宏脸侧。

    谭宏诧异地啊了一声。

    “拿这个来谢吧。”

    洪战直接自作主张,低头吻上谭宏的唇。

    他捏着谭宏下巴,吻得很轻,也吻得很温柔。

    这个吻和之前那个在车里的完全不同,温柔得令谭宏悸动,他分心想应该推开对方的。

    但谭宏发现手臂沉得厉害,根本抬不起来。

    没多会,谭宏忽然挣扎起来,他两手抵着洪战的肩膀,把对方快速推开。

    洪战还以为谭宏快要接受他了,结果下一刻又被推开了。

    洪战站起身往外走,连谭宏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都没察觉到。

    谭宏推开洪战的原因是他想起来医生他是病毒性感冒,他不想传染给洪战,想解释一下,洪战却头也不回地走了,谭宏扯开唇笑了一下,笑过之后,整个神情显得很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