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51章(副)
    最初有那么片刻, 谭宏认为这是一个巧合。

    可随后,他觉得宁城这么大,就算洪战真和人约了,没道理会凑巧成这个样子。

    谭宏拿过朋友去里里面拿出来的鸡尾酒喝了一口,他眸光渐渐沉暗下去。

    只是按谭宏的猜测,既然洪战都来了, 那么应该很快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但他左等右等,半个多时过去了,愣是不见洪战的影子。

    然后谭宏又怀疑, 是不是他想错了。

    当谭宏无意中抬眸往旁边望时, 注意到身边的那人衣服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顿时惊醒,且不提洪战是真为他而来,还是为其他的事,他竟然会在这个没什么意义上的问题让自己困扰这么久。

    根本不应该的。

    谭宏径直起身,朝屋里走去,里面空气中都浮荡着浓浓的肉香。

    欢声笑语不断,谭宏走到烧烤架前,立刻就有人殷勤地给他递过来蘸好佐料的羊肉串,谭宏和那人道了声谢,对方立刻喜上眉梢。

    烤着烧烤, 谭宏暂时把刚刚看见洪战的事给忘记了。

    不过冥冥中, 似乎又有点预感,今天之内, 对方还会出现在他面前。

    谭宏这边忙着自己烤烧烤,洪战那里也不是完全闲着。

    和几个在宁城这边定居的老朋友们,这天聚在一块吃饭。

    这些朋友都是洪战当初部队里就认识的,大家平时虽然不常联系,可这份友情,依旧同当年差不了多少。

    朋友们知道洪战不喝酒,虽然席间点了酒,都不劝洪战,朋友间聚会,讲求一个随意,非逼着不喝酒或者不爱喝酒的人喝,那在他们这群人看来,不算真的朋友。

    “今年怎么忽然想通了,往年怎么给你电话,你都忙忙忙。”手里夹着半截烟的叶文斌目光落在洪战脸上,企图从这个昔日战友身上,看出点异常来。

    “最近不忙了。”洪战也点了支烟,不过他烟瘾没有这些好友大,掸了掸烟灰,他轻描淡写地。

    “别诓我们啊,你诓别人可能还行,我们这里你得实话。”叶文斌显然不相信洪战的这个辞。

    好歹大家以前睡过上下铺。

    “就是,这个地方还是你提议的,话你之前应该没来过的,怎么忽然就表示来这里吃饭。”

    “自己老实交代,不让今天让你出不了这个门。”一对一他们肯定赢不过洪战,对方当面可是他们部队里单兵作战能力排名靠前十的,但洪战一个人再厉害,他们这里三个,一起合作,还不至于撂不倒洪战。

    “你们就怎么断定我非得有其他理由?想你们不行吗?”

    洪战这话的自己都不信。

    几个前战友都拿‘你蒙傻子’的眼神瞅着洪战。

    他们宁肯相信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洪战会改变习惯。

    他们如果经过洪战老家那边,会主动联系洪战,洪战很少主动联系他们。

    不过另一个方面,若是手头有点什么困难找洪战,对方也绝对不会推迟,虽然大抵上,也不会真有太大的困难。

    为了吃个饭,洪战千里迢迢跑过来,想念大家的这个理由一点都站不住脚。

    “快点,到底因为什么?我反正是很好奇,能让你这么主动的事,会是什么事?”

    “搞不好不是事,而是人。”有个战友算是真猜对了。

    他话一落,果不其然,洪战脸上的笑,有些变化。

    “不是真的吧?我记得洪战你喜欢男的,部队里那么多优秀的你没看上,难道现在还遇到了更好的?”叶文斌好奇之下烟都顾不上抽了。

    “更好谈不上,可能刚好就是他吧,主要是够味。”洪战想到和谭宏见面的这么几次,次次都能挖掘出对方身上不一样、但吸引他的地方。

    “看你这样,不会还没追到吧?”

    “真追到了,也该带出来给我们见见。”

    朋友们相互猜测,要他们是朋友,对洪战这人的认识,确实很实在。

    “你们想见他?”

    洪战面有浅笑。

    “当然想啊,现在就想见,但我估摸着既然是你喜欢的,你肯定非常宝贝,哪能拿出来给我们见。”

    “估计担心我们太帅了,把他的宝贝给勾走。”

    几个人你一唱我一和。

    “有自信心是好事,不出意外他就在隔壁。”既然是自己喜欢的,正在追求的,洪战是希望他的朋友知道谭宏的存在。

    “隔壁?”朋友们面面相觑,洪战这会的表情太认真,不像是在谎。

    叶文斌疑惑地问:“真的还是假的?”

    “我骗你们做什么,好像他朋友开了烧烤party,你们可以过去围观一下。”正好现在菜还没有上桌,时间还有。

    “有什么特征,照片有吗?”

    洪战点头,不过出口的话却是:“照片是有,但直接了,不就没意思了,反正最吸引人的那个就是了。”

    不是最帅,也不是最好看,而是最吸引人。

    要好看,是厍言老婆那样的,谭宏对洪战而言,是他的个性吸引他,而不是那张脸。

    “你这太不诚信了啊!”要让他们见他的宝贝,结果还得自己去找。

    身体往椅背上一靠,洪战慢条斯理道:“他还不知道我过来了。”

    “行吧行吧,我们自己找。”

    三个朋友都成家立业了,就洪战单身到现在,对于那个能让洪战这棵铁树开花的人,几人好奇心可谓是非常浓烈。

    “一会菜上了别一个人偷吃完。”

    离开前叶文斌故意了句。

    洪战摆摆手,让他们快去快回。

    至于为什么洪战这个时候不立刻去见谭宏,对方在和朋友玩,他也是,等各自这边都吃完了吃好了,再见面也不迟。

    他这次过来要呆好几天,所以不急在这一时。

    这会洪战并不知道,他进酒店那会,谭宏就已经看到他了。

    烤了几串羊肉,谭宏装进盘子里拿到一边去吃了,有人又在那边烤其他肉,烤好了给谭宏端过来,放在他身旁的桌子上。

    吃着吃着,谭宏余光注意到走廊那边走过几个人,比较奇怪的几个人视线一直盯着这边,像是在找谁。

    谭宏眯着眼仔细量,全是陌生脸孔,但片刻后,谭宏直起了腰背,他觉得那几人身上的气质和他认识的某个人有点像,在军队里混过的人,就算穿着常服,行走间都自有一股凌然风范。

    今天晚上的怪事一桩连着一桩,怎么好像都和洪战有关。

    谭宏不太喜欢这种事情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自己像是完全的被动。

    谭宏招手叫了两个网红,两人立刻惊喜不已,如果不是为了维持形象,估计能用跑的。

    谭宏坐的沙发足够大,别来两个,来四个都能坐得下——他腿上还可以坐一个。

    腿上谭宏就没让人坐了,两人分别坐在他左右两边。

    两人娇滴滴地帖到谭宏身上,谭宏眼往右边一低,凭他5.0的视线,就知道这个网红的胸是挤出来的。

    也不知道勒得难不难受,谭宏对大胸没多少执念,喜欢的是清秀家碧玉那一款,对于蛇精脸硅胶鼻这类的,一点都不感冒。

    真的把人叫过来了,谭宏态度仍旧冷淡地很,对于网红们的没话找话,他就偶尔附和两句。

    “吃这个吧。”谭宏拿了串烤好的虎皮青椒给右边那女生,青椒是一整个,一口呑不下,直接吃肯定得糊嘴巴上。

    这些网红竟然来了这个地方,很大程度上,就默认了自己玩物的身份。

    谭宏没有那么多泛滥的爱心,例如劝人从良,由奢入俭难,这道理不是随便而已。

    包括谭宏自己,向来挥霍惯了,让他哪天收敛,他是收不住的。

    谭宏看着那个网红,嘴角噙着微笑,那姿态好像就是要网红直接吃。

    网红脸上的假笑快堆不住了,却还是笑容谄媚地向谭宏谢谢,然后张嘴另一手拿了张纸巾接在下面,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吃完后还不忘夸赞一句‘好吃’。

    “喜欢就多吃点。”谭宏着,但视线收了回来,也不是真的要为难对方。

    “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烤。”

    左边还有个,谭宏没忘记对方。

    网红那大睫毛扑闪扑闪,娇俏地她想吃鸡翅。

    “鸡翅得烤比较久。”谭宏转头看其他桌,看到有个桌上有鸡翅,让对方拿到他这里来。

    那边的人看谭宏身边坐两漂亮的网红,都露出会心的一笑。

    鸡翅随后就被人送了过来。

    “谢谢谭少。”网红拿到鸡翅后,笑得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在闪。

    “叫什么名字?”

    谭宏随口问了句。

    下一刻网红眼睛更亮了。

    右边那个还在吃青椒的,看到谭宏问左边那人的名字,心中超级嫉妒,可还是得继续吃青椒。

    谭宏叫了两个网红来坐陪的这一幕,本来准备离去的三人都注意到了。

    原本他们没发现这边哪个人有多特别,但当谭宏挥手叫来两个人,三人不免被吸引住了,再看后面谭宏表现出来的那副美女在身边,却八风不动的姿态,有人拿了手机,关了闪光灯后,拍了一张。

    回去包间,饭菜都上了上来,洪战拿着筷子,没等他们,自己已经开吃了。

    几个朋友回来,其中拍照的那个把照片递到洪战面前。

    “看来看去,就这个好像特别点,不是他吧?”

    三张脸孔上都几乎一样的看好戏的神色,洪战前一刻还在这次过来是为一个宝贝,现在这样,算不算自脸。

    洪战放下筷子,把手机拿过来,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

    这模样不用再什么,都足够表明,他们还真猜对了。

    三个人坐回椅子上,拿起筷子喝酒吃菜,至于洪战那里,个人私事,他们虽然是朋友,也不好中间插什么手。

    先解决温饱比较重要。

    两个网红使出浑身解数来取乐谭宏,不过谭宏始终表现得兴致缺缺。

    “喜欢赛车吗?”谭宏忽然问了句。

    两人先后点头,都喜欢。

    “那一会陪我出去坐车逛逛。”到现在洪战连个电话都不,看来是真的巧合了。

    谭宏也不想坐了,干脆起身离开。

    他没让两人的谁和他一起去,意思似乎就是两人都可以。

    谭宏去邀请他来吃烧烤的朋友那里,他先走一步。

    朋友立刻心领神会,让谭宏一定好好玩。

    坐电梯下了楼,谭宏本来算开车,他自认为喝这点还不至于醉,不过临时又忽然改了主意,这回他旁边还多了两个女生,不提她们的身份,谭宏还是叫了个代驾。

    在等代驾的途中,谭宏看到其中吃青椒那个大冷点穿了一两件,明明冷得发抖了,还一声不吭。

    谭宏思考了会,把自己外套脫了下来,直接披在那个网红身上。

    他什么都没多,网红却瞬间震住了,显然是不敢相信,谭宏会把自己衣服给她。

    街道外面太冷,谭宏后来开口,到里面大厅里等。

    当走进旋转玻璃门,斜对面的电梯下行抵达一楼,订一声里,电梯应声而开。

    从里面走出一霜雪凝固在面颊上的男人。

    在谭宏看到他的同时,对方也注意到了谭宏。

    只是当洪战目光扫过谭宏身旁的那两名年轻女生时,神色以可见的速度在阴沉下去。

    那两个网红被洪战冷冰冰的视线一扫,都不约而同了个寒颤,甚至无意识地往谭宏身后躲。

    谭宏目光直接被洪战给吸引住了,网红那里的情况,他没有察觉到。

    洪战大长腿,几步就来到谭宏面前,与之一起的,是那股融入在骨血中的凌冽气息。

    “要去哪?”洪战嗓音冷沉。

    谭宏微微收缩眼瞳,对方这话怎么听都有种质问的意思在里面。

    “和朋友出去逛街。”谭宏不示弱地道。

    “不是走了吗?怎么又转回来?”洪战又问。

    “外面太冷,代驾还没来。”

    谭宏不知道他们怎么谈论起这些话题来,连朋友间的问候都直接省略了。

    不过,似乎他和洪战,也算不上朋友。

    “我帮你开车。”洪战这时注意到一名女生身上披了间男士外套,明艳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不用,你忙,我已经叫了代驾了。”谭宏拒绝洪战的好意。

    洪战忽然止了声音,但凡了解点他的,都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已经生气了。

    这么站着等没必要,谭宏转身带两女生去大厅沙发那里坐。

    刚走了两步,身边一股压迫力靠近,谭宏正要拧头,右手猛地被洪战抓住。

    男人抓着谭宏手,开口时的话却是对两名网红的。

    “拿去,你们自己车,这人是我的,别动他。”洪战一句话的极为霸道,另一手拿出一张卡,就递了过去。

    两个女生都被忽然发生的这一幕给吓着了,身体僵硬,哪里还敢去接洪战的那张卡。

    谭宏也有点惊讶,惊讶于洪战的这番话,他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洪战,这人喝酒了吧,不然什么胡话。

    什么叫他是他的人?

    一个疯子。

    谭宏想把手腕挣出来,洪战随即加重力道。

    这里是大厅,来往还有其他客人,在这里拉扯,影响太不好,谭宏让自己冷静。

    看得出洪战没这么好发走,而且还被对方看到他和两个网红在一起,谭宏怎么都有种好像自己作错了什么的感觉,但明明他这样做,太正常不过了。

    “让你们拿,你们就拿,里面的钱随便花。”至于里面到底有多少,谭宏不知道,洪战不是千万的k7送就送吗,对方想花钱,谭宏没理由出来阻止,又不是他的钱。

    一个网红战战兢兢地把卡给给接了过去,然后两人听话的去街边拦了辆出租,一起走了。

    他们走后不久,谭宏也和洪战走了出来。

    谭宏让洪战放手,他不会跑的。

    洪战没放,盯着谭宏上了车,他才转过去坐到驾驶位。

    “衣服忘了要回来了。”谭宏扣安全带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

    “再重新买一件。”

    洪战冷眸道。

    “算了,反正也不值几个钱。”谭宏直觉如果他点头了,不准洪战就陪他去服装店。

    洪战转过眸,锐利的目光凝视着谭宏的侧脸,谭宏知道他在看他,他故意看着车窗玻璃前方,等洪战自己先移开视线。

    引擎发动起来,汽车驶上街道。

    “我下午两点多到的。”洪战把车开上主车道后,开口着。

    旁边没有反应,洪战也不介意。

    “今天约了几个以前的朋友来这边吃饭。”洪战语速不快,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都极具魅力,车厢空间狭窄,就算谭宏想装听不见,也不现实。

    谭宏嘴角微抿了抿。

    “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谭宏认为自己的行踪并不是完全隐秘,但凡有心,都能查得到。

    “是啊,知道,我还在这车上装了监听器。”

    洪战一脸平静地着。

    谭宏听到后,却完全平静不下来。

    “你敢监视我?”一瞬间谭宏觉得私人领域被侵犯到,他转头眼眶里燃烧起一簇的怒火。

    “我不敢,骗你的,你信了吗?”

    前面红灯停,洪战扭过脸,一张刚毅、棱角分明的脸,被外面车灯一照,竟有股邪气在里面。

    “到前面路口停车,既然你来了,这车还你。”谭宏觉得以前洪战挺好话的,怎么今天对方变得很奇怪。

    他好像忘记了,自己刚和洪战见面时,如果洪战再晚几分钟,他就和网红离开了。

    红灯转绿,洪战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了几下,这是他克制情绪的一种方法。

    “谭宏!”洪战忽然直接叫了谭宏的名字。

    谭宏闭着嘴不作声。

    “但凡我送出去的东西,绝对不会拿回去,你不喜欢,可以把它扔了。”

    “还有一点,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记住,我出去的话,也从来不会收回。”

    洪战眼里有什么东西在跳动,他轻描淡写地着这些话,但在谭宏那里,谭宏突然脸色微怔,他有预感洪战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洪战如谭宏的那样,穿过红绿灯后,靠边停了车。

    车虽然停了,车锁却没开。

    然后他着目前为止他最想的那句话。

    “我以为你既然答应给我半年时间,那么这半年里你就不该和其他人走的太近,是什么给你这样的错觉?”

    洪战把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他侧过身看着谭宏,后者似乎已经已经感知到什么危险,所以正快速解开安全带,并让洪战把车锁开,他要下去。

    洪战看着谭宏脸上意外的浮出一点不自然,他心情忽然就好了不少。

    洪战把前面那句话完:“……让你以为我这么好糊弄?”

    “我没准备和她们发生什么,就随便逛逛,你把车门开。”谭宏下意识解释了一句,一种生物的本能,让谭宏放弃和洪战正面交锋。

    洪战突然笑了声,好像特别高兴着什么。

    只是下一刻,谭宏手臂就被洪战拉住,然后他整个身体被拽到洪战怀里。

    “你……”你字还没完,谭宏就被洪战给堵住了嘴。

    这个姿势让谭宏想挣扎都挣扎不脫,后背抵着方向盘,前面又是男人硬得跟石头一样的胸膛,谭宏另一手想推开洪战,手腕被对方给扣住,和他另一手一起给折到了后面。

    嘶,谭宏痛哼了声,男人吻势猛烈,舌头直接长驱直入,伸到谭宏嘴里,就开始攻城略地。

    一丝血腥味在两人嘴里蔓延,谭宏眼瞳完全扩大,俨然一副震惊到极点的模样。

    反应过来洪战在做什么,谭宏心里一发狠,就算去咬对方舌头,但洪战似乎知道谭宏想做什么,往谭宏舌根一扫,谭宏顿时了个激灵。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后面是谭宏不心摁到了喇叭,尖锐声里,洪战才施施然地停下。

    两人都红了眼,谭宏是被气的,洪战被慾火烧的。

    抚摸着谭宏发红的眼尾,洪战用温柔到自己都诧异的声音对谭宏:“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试图去挑战它,你不会想知道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谭宏被洪战的强盗逻辑给逗笑了。

    “是不是你追的每个人都这样,对方不如你的意,你就用强?我后悔了,不用半年,再过多久,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洪战我不喜欢你,你的喜欢,麻烦换一个人。”

    谭宏气性也上来了,还没人这么对待过他,这种绝对的弱势,让谭宏感到很不舒服。

    “不行,晚了。”洪战倾身,在谭宏眼尾落了吻,感受到谭宏瞬间的僵硬,他忽然间有种不如就在这车上把谭宏办了的暴戾念头。

    不过还是及时住了,他怎么舍得。

    另一座城市那边发生的事,程漾这里并不知晓。

    十月一过,转眼到了十一月。

    月初的时候,程漾母亲生日,程漾把提前买好的手镯用快递的方式寄回家。

    虽然心底里很想回去,只是深知回去多半会被赶出家。

    就直接送了生日礼物,祝福电话程漾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最后发了点简单的短信‘妈,生日快乐’。

    短信发出去,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都没有。

    到生日的当天,程漾和宝宝,这是他外婆的生日,以后宝宝长大点,要回家给外婆一起做生。

    这天程漾情绪都显得有些低落,厍言上午去了公司一趟,把需要他亲自处理的,都加快速度处理好。

    把下午的一些事给推了,拿来陪老婆孩子。

    家里人的不谅解,始终是程漾心里的一个疙瘩,不过好在除开父母外,他还有其他家人。

    看到厍言开车回来,把自己抱进怀里,程漾心底那点不开心,很快就被抚平了。

    日子依旧是和以前一样无波无澜。

    本来之前和谭宏约好十二月中旬去他那边玩玩,这边临时有点别的安排,程漾就没有去了。

    转眼又到新年,这个新年程漾第一次没有回家,他试着给母亲了一个电话,对方的态度和以前没有变化,如果程漾不和厍言分开,就不要进那个家。

    程漾没把这事和厍言,直接是以他不想回去为由,留了下来。

    年三十一家三口都到了厍父那里,在那里,程漾得到了浓浓的关爱。

    人生总是伴随着不如意,但如意的地方,也同样会有。

    过完年,程漾休的一年学也到时间了,开学的时候,程漾直接插到了原本是他低一届的同学班上,令程漾挺好奇的事,似乎认识他的人不少。

    第一天上课,就知道了好些同学的名字。

    程漾继续读大三,而他曾经的同学,则成了大四。

    有大半的都选择留在当地,少部分会回老家,所以在联系的人,仍旧有不少。

    知道程漾回来幅度,朋友们都很开心,程漾复读的第一天,就联系上程漾,晚上出去好好吃一顿。

    让程漾比较惊讶的是,没想到余勇真的把他的女神薛萍给追到手了。

    余勇尤其感激程漾,可以是程漾的鼓励,让他决定再努力一把。

    同薛萍在一起后,余勇才从女友口中得知到,女友原来对他一见钟情。

    按薛萍的法,是那天看到余勇盯着她眼睛都不带眨的,没有让薛萍感到被冒犯的感觉,甚至那会觉得余勇圆圆的眼睛,还挺可爱的。

    明明余勇想走的是型男路线,被薛萍一喜欢可爱的,为了更加符合女友的审美,他去理发店把维持多年的发型都给换了。

    余勇不是当地人,薛萍是,余勇本来就想好毕业后留下来,现在和薛萍交往了,就更不会离开了。

    程漾向这对情侣表达了他的祝福,还希望可以尽快收到两人的喜讯——也就是结婚的消息。

    在学校的时间,好像比之前休学时,要过得快很多。

    有课的话,程漾都会瞪个单车去学校,车子他已经学会了,鉴于学校和家就一墙之隔,他也就没开车过去招摇。

    宝宝也在一天天长大,从最初的只能自己躺着,到后面慢慢学会坐,再是自己慢慢爬,后来手脚,爬得很快,爸爸们就不得不在家里客厅地上都铺上地毯,免得宝宝摔伤自己。

    到程漾大三下学期结束,那时七月份,宝宝是去年六月五号出生的,到暑假里,他已经能够自己站起来,并且自己走了。

    就是还不大会话,程漾一直等着宝宝喊他一声爸爸,但就是一直等不到。

    暑假里没事,程漾就在家里陪着宝宝,几乎是天天在教宝宝叫爸爸。

    结果某天晚上,厍言忙完工作回来,抱着老婆亲了亲,又抱着儿子亲亲柔软的脸蛋。

    “爸爸!”就在厍言把儿子轻轻放下时,家伙忽然嗓音清亮地喊了一声。

    那一声程漾和厍言都听见了,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有那么片刻,惊喜中又有点难以相信。

    程漾立刻就蹲了下去,蹲在宝宝面前,拉着儿子的手,让宝宝再叫一句爸爸。

    宝宝眨眨黑白分明的可爱大眼睛,乖巧地道:“爸爸。”

    “哎!”程漾眼眶迅速泛红,猛地一把抱紧儿子,他觉得一年时间太长了,等这一声爸爸,感觉等了好久好久。

    好在宝宝终于会叫他了。

    “再叫一声。”

    “爸爸、爸爸。”家伙一连叫了两声。

    厍言也蹲到宝宝另外一边,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孩子一开始话,后面就学得更快了。

    程漾教了宝宝一些简单的单词,例如爷爷奶奶,家伙爷爷不大会,舌头卷着,奶奶倒是叫得很清楚。

    对于宝宝叫奶奶不叫爷爷,厍父吃他老婆的醋,于是跟在宝宝身边,经常跟复读机一样,教宝宝叫爷爷。

    宝宝只觉得耳朵边有蚊子嗡嗡嗡叫,有一次一巴掌过去,拍在他爷爷脸上,可把老爷子给伤心的,好一会才缓过来。

    妻子原圆看到丈夫心性变得跟孩一样,摇头无奈地笑。

    宝宝后来倒是学会了叫爷爷,不过是单个词的叫,爷、爷,这样。

    但总比不会好,他爷爷还是比较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