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月底的时候, 这天下午,程漾抱着宝宝在客厅玩,厍言回来电话,晚上在外面吃饭,让程漾和阿姨不用做他们的饭。

    “就我们吗?”程漾指他们一家三口。

    “不是,还有几个。”

    “谁啊?”程漾随口问道。

    “我朋友他们。”

    之前程漾就和那些人有点来往, 因而就没多想,不知道除开他们外,还有另外一个。

    要带宝宝出吃饭,得准备一些宝宝个人用品。

    保姆在旁边帮着装好, 到五点多的时候, 钟辉开车过来,把老板夫人还有未来的老板给接了过去。

    意外的,去的不是酒楼,而是当地比较有名气的会所。

    程漾抱着家伙下车,钟辉去后面拿婴儿车,还有宝宝的东西。

    站在高端会所前,程漾疑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如果是他自己可能还好,但他怀里还抱着个奶娃,走进会所大厅,他们这个组合, 吸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走进电梯, 电梯里三面都是光滑明亮的玻璃镜,宝宝大眼睛盯着其中一面玻璃镜, 看到里面的自己和爸爸,手努力往镜子上够,想去碰里面的人。

    程漾指着镜子內那个活泼的调皮,这是宝宝你自己哦,另外这个是爸爸。

    宝宝意识里,没有镜子这个概念,非常好奇,电梯停下,程漾抱着宝宝往外走,宝宝还特别舍不得,咿呀咿呀地叫着。

    奶娃的声音洪亮,让电梯外走廊里的一些人,都有点诧异。

    助理在前面带路,提着辆婴儿车,怎么都和这个娱乐会所显得格格不入。

    转了两个弯,来到一扇房门前。

    助理推开门,随后往侧边退了点,请老板夫人和孩子先进去。

    屋里已经坐了好些人,其中基本都是熟面孔。

    当程漾目光游移间,注意到某张平时都出现在电视上的脸时,他愣住了。

    不仅他,那个被他注视着的青年演员,也同样惊讶。

    被经纪人通知,是厍言想约他吃个饭,谢宇当时就满头懵,他和厍言这个s省的首富,一点交集都没有,两人也没有共同认识的朋友,对方的那个圈子,就是娱乐圈很多其他一线的流量,都不一定进的去。

    毫无征兆间,忽然对方要约他。

    谢宇不免会想到其他地方去,反正是不会认为,对方单纯地想认识他这个人。

    最近谢宇的资源突然就好起来了,曝光度也比以前大很多,甚至有名导邀请他去参演电影,虽然是个男三的角色,但这个男三,比很多电视剧的男一,还更难获得。

    谢宇原就觉得自己应该没这个运气,之后的某天,又从经纪人那里了解到,公司上面高层有人和厍言认识,目前他手里的几个好资源,理论上来,算是因为厍言才拿到手的。

    但对方到底准备做什么,谢宇还有经纪人私下谈论过,都没讨论出一个所以然来。

    厍言结婚的事,邀请的都是他那个圈子里的人,娱乐媒体倒是有想捕风捉点影,但都被阻止了。

    外界的人,大多都只知道厍言结婚有孩子,但厍言老婆是男是女,因为没有确实的证据,有可能都在下一刻被删除了。

    所以当谢宇受邀,过来见厍言,又听厍言是他老婆想见他,谢宇在娱乐圈也混了些年,还是有些察言观色的本事,他隐隐察觉到,厍言本人是不太喜欢他的,但好像非常宠爱老婆,所以把他约来,让他老婆见见他。

    厍言老婆是他粉丝?

    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厍言老婆来的时间里,谢宇如坐针毡,从这些种种迹象里来看,厍言这个老婆,怕是真有点喜欢他,不然厍言不至于会做这些,谢宇希望马上要来的这个粉丝,在看到他真人后,最好能够立马幻灭。

    谢宇着实有点顶不住来自厍言那里极具压迫力的视线。

    有人敲门,跟敲在谢宇心脏上一样,他猛地抬头看向房门方向。

    跟着门缓缓开,门口出现两个,不是,是三个人。

    正中间那个年轻男生抱着一个奶娃,身形清俊,脸上带着微笑,让人瞬间如沐春风般。

    当对方视线对上自己时,谢宇发现对方表情一瞬就呆了,谢宇也慢慢反应过来,这个比娱乐圈那几个流量生还俊美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厍言口里的他老婆。

    所以,厍言老婆是男的?

    谢宇心中震惊不已,面上则克制着表情。

    厍言旁边有个空位,但在程漾出现往屋里走时,厍言起身快步走上去。

    揽着程漾的腰,把人带到沙发那里,坐下后,厍言将宝宝给抱了过去。

    “你偶像,谢宇,正好他今天没事,我就帮你约了,你们见见面。”厍言把宝宝放腿上,捏着宝宝手,跟着和程漾道。

    程漾脸上惊讶没有散尽,他慢慢转过头,旁边谢宇面容恢复了一贯的祥和。

    “你好。”阵仗虽然很大,实质还是粉丝见面会,谢宇朝程漾伸出手。

    程漾礼貌回握。

    “你好,我叫程漾,是厍言的爱人。”老婆这词程漾有一点不出口,于是改成爱人。

    “你是娱乐圈的?”毕竟这个容貌,不进娱乐圈,真的是太浪费了,谢宇第一时间有这个猜想。

    “算是半个圈吧,我做游戏直播。”

    “那也挺好……”娱乐圈该怎么,有好的地方,也有非常不好的地方。

    “我高中开始喜欢你的。”这话一出,程漾察觉到身旁他男人的脸色不太好了。

    整个房间气氛都显得异样。

    还是宝宝啊呀叫了一声,程漾回身握了下厍言的手腕,后者反手和他十指紧扣,这番恩爱秀的,其他围观的几人都泽泽有声。

    “高中啊,高中那会,程漾你还不认识厍言吧。”有人怕这火烧得不够旺,故意来了这么一句。

    抱着宝宝的厍言,顷刻间一个眼刀甩过去,那朋友皮厚,依旧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谢宇是掌心都快冒出汗了,本来程漾和他话这么一会,他就已经敏锐察觉到厍言那里脸色是越来越沉。

    现在还有人这样火上浇油,他甚至产生一种预感,搞不好厍言一个不开心,他这一回去,别那些还没捂热的好资源,兴许其他的,都要没了。

    “那时我是和没厍言在一起,不过现在我们在一起,以后也将是,还有我们宝宝。”程漾还不至于这点状况应付不来,看向他老公的神情,温柔里夹杂着浓烈爱意。

    宝宝似乎感知到一点什么,大黑眼珠子一眨都不眨的,像是很好奇,程漾拉了拉宝宝的手,宝宝咧开嘴笑了。

    “高中,快高三的时候,有段时间学习压力特别大,我就去你微博下留了言,很幸运,你回了我。”

    程漾把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成为谢宇粉丝的事,包括缘由都详细了下。

    已经有些年生了,谢宇那会也刚进娱乐圈不久,经常会回复粉丝的私信,现在他的微博,差不多都是公司的专人在帮他理。

    谢宇没太多印象。

    “那你后来……”谢宇问道。

    “后来还是继续读下去,考上了n大。”程漾微笑着。

    “挺好的,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

    后来气氛慢慢就好了起来,谢宇那里也直觉危机算是解除,猜测到厍言对老婆很有占有欲,就尽量和其他人交谈。

    厍言的朋友,也不是那种真的想捣乱的,主动拉过谢宇,在一边话。

    这个会所是有提供晚饭的,甚至味道不比外面五星级酒楼的差。

    在话间,厍言他们已经提前就点好了菜,没有太久,服务生陆续将菜给送了上来。

    这个事宽敞豪华的套间,旁边有专门吃饭的地方。

    吃饭的时候,宝宝还很精神,厍言抱着家伙,让程漾吃他的,他来照看宝宝。

    宝宝特别乖巧地靠厍言怀里,不吵不闹,别提多遭人喜欢了。

    朋友里也不是全都单身,有几个结婚有孩,但论感情,和厍言夫夫相比,是自叹弗如的。

    程漾胃口一般,没吃多少,就吃饱了,末了喝了碗汤,看厍言因为要照看宝宝,没怎么吃,直接将家伙接到他这边来。

    吃过饭后,到旁边房间,这里的配套设施很齐全,能吃能玩,旁边房间是KTV模式,程漾不知道宝宝会不会觉得吵,带着人进去做了会。

    结果家伙听到叔叔们唱歌,好像超高兴,手舞足蹈的,融入的特别好。

    倒是免了程漾的担心。

    这群人,对谢宇像朋友那样尊重,不会过度得因为谢宇是明星,然后就怂恿着谢宇去唱歌或者怎么样。

    类似这样的场合,谢宇到过不少。

    大多时候,都是一种陪衬的角色,他的资历和他的背景,没有选择。

    有宝宝在,大家虽然喝酒,都克制着不抽烟,程漾注意到有人烟瘾犯了,抖了几次烟盒,然后看到程漾怀里的宝宝,立刻就止住了。

    程漾拿过话筒,点了首老歌《情网》,声音一出来,周围人都一众惊讶,当然,除了程漾老公外。

    这首歌想也知道,是唱歌厍言听的,厍言感知到加速跳动的心跳,屋里灯光坠落在程漾眼眸里,那里像有群星在闪耀。

    一首歌唱完,大家鼓掌惊叹,厍言则是一把将程漾给拉近怀里,对准程漾的唇,就亲吻下去。

    周围又是哄堂的声音。

    夫夫两给大家来了一个法式深吻,好一会才总算分开。

    “宝宝好像困了,我带他出去,你和大家继续玩。”程漾随后也和房间里的大家了下。

    程漾和宝宝一离开,烟瘾犯了的那个立刻就点了根烟,叼在嘴里重重吸一口,整个表情里透着满足。

    把宝宝放到婴儿车里,程漾轻摇着车,哄宝宝入睡。

    家伙眼皮垂啊垂,最后还是忍不住,睡了过去。

    拿了条毯子盖到宝宝身上,程漾眉目一片父爱般的柔软。

    十一月十号,是程漾母亲的生日,家里人生日,程漾都在手机日历上做了标注,之前因为他和厍言在一起的事,导致和家里人的关系可以是完全降至了零点。

    以往程漾是肯定要回去的。

    这一次,程漾掖着宝宝身上的毛毯,他不太想回去,因为回去,得到也不会是家里人的理解和支持,还会平白让彼此心情都更加不好。

    可是对方毕竟是他生母,程漾陷入两难。

    老婆不在身边,厍言总有些心不在焉,直接懒得找理由,也从KTV间里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程漾眉峰拧着,看起来在纠结什么。

    连厍言走到身边,也没能立刻察觉。

    厍言抚摸着爱人脸颊,捏了一下。

    “有什么事,和我。”厍言让程漾不要藏在心里,他这个做老公的,有义务替他分担忧愁。

    程漾考虑片刻,告诉厍言:“我妈下个月初生日,我不想回去,可是又觉得应该给她祝生。”

    “这事好办,你不用回去,我安排人送个生日礼物就好。”从那天见面的状况来看,厍言清楚程漾母亲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儿子和他在一起,他不允许对方再伤害程漾,这是他放在手心里宠爱的人。

    “送礼物吗?好像只能这样了。”

    程漾垂下眼眸,去看已经熟睡的宝宝。

    “我来处理,在我身边,你只要每天都开心就好。”厍言抓过程漾的手,低头就印了个吻上去。

    程漾倍受感动,眼眶微红着,用力点头。

    谢宇那边出来撞到厍言吻程漾手背这一幕,被夫夫两浓烈的感情给感染到,没有立刻出声扰。

    过了会他故意咳了声。

    谢宇明天还有工作,得早起,不能玩太玩,这次是厍言请他过来的,就算要离开,也得厍言这个主人同意。

    正好厍言也看时间不早,算走了,回ktv房那里和朋友们道了个别,大家没留他,厍言能出来,已经是不容易的事的了。

    至从厍言和程漾在一起后,饭局这些都很少参加了,简直成了模范丈夫。

    几人一起下楼,都喝了点酒,谢宇就叫了个代驾,程漾他们这里,助理回去了,厍言的司机等在外面接他们。

    厍言提议的送生日礼物,在周日的这天,早上他示意程漾和他一起出去,给丈母娘挑选合适的礼物。

    程漾没想好应该送什么,他问厍言想到了什么。

    “手镯,你看怎么样?”厍言道,玉石手镯,俗话玉养人,送给女性长辈,怎么都不会错。

    “玉手镯吗?我对玉石了解不多。”

    程漾咬了下嘴唇。

    厍言伸手把他嘴唇给弄出来,程漾顿时脸有点红。

    “你老公我了解。”厍言拉过程漾一只手,放到他腿上紧扣着。

    厍言的体温,似乎总是比程漾高一些,暖暖的热度,通过交缠的双手,蔓延到程漾身体里。

    汽车径直开到当地一家有名的珠宝店,店铺装修地豪华高端,里面各种价值不菲的金银玉器,导购也都长相端秀。

    夫夫一进来,就有导购抄着职业化的灿烂微笑,欢迎二人的光临。

    “推荐一款适合女士佩戴的手镯。”厍言开口道,他穿着专业定制的深色西服,把整个身形都衬托着钢骨般挺拔,周身自带一种凌然气息。

    相比厍言这里的冷峻气息,他旁边的程漾就显得柔和多了。

    程漾补充厍言前面的话:“我妈要过生日了,想着送个手镯给她,她是教书的。”信息多提供一点,方便导购推荐。

    “二位请跟我这边走。”导购将夫夫两往售卖手镯的那个区域走。

    导购给二人推荐了一款翠绿的玉镯,同时讲解手镯的工艺来历,非常适合教育知识者佩戴。

    程漾想了下他母亲喜欢的东西颜色,好像对方不怎么喜欢佩戴绿色的饰品,他母亲也不会佩戴耳饰和颈饰。

    或许白色的会不会好点,程漾和厍言了心中的顾虑。

    “那就白色的吧。”厍言让换一款。

    后面程漾看中一款白色的手镯,非常漂亮,他想既是自己母亲生日,他自己掏钱就好,本来程漾还以为厍言会阻止他,他连辞都准备好了,结果厍言没出声,看着程漾用自己直播赚来的钱,把手镯给买了。

    手镯八万块,程漾的个人金库,顿时就瘪了不少。

    他现在直播比以前看的观众多了,八万块,也就几个月时间能赚回来。

    厍言还要去公司,这天意外的让程漾先别回家,跟他去公司。

    程漾还没怎么去过厍言的公司,其实也挺好奇,想知道他老公在公司里工作是什么样子。

    这不是厍言一时心血来潮,也是这样,他有一个超级大的礼物要送给程漾。

    资产清理的事,厍言瞒着程漾私下在做,蜜月旅行那里,他就想好了这次回来花时间清一下。

    程漾这时还一点都察觉不到,只以为这是厍言的临时起意。

    厍言公司上下都知道老板有个同性爱人,但就高层的几个,去过婚礼,见过程漾的样子,其他员工都对成为他们总裁夫人的程漾非常好奇。

    能将被称为工作狂、冷心机器人的厍言给动,并让对方铁树开花的人,不知道会是什么长相。

    听特别特别的帅,特别特别的温柔。

    夫夫两还没有进公司大楼,汽车刚停下,就有员工眼尖,发现老板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甚至老板下车,还把车门给拉着。

    明显能让老板这样做的人,只有一个。

    立刻就有人在公司内部群艾特大家。

    “劲爆消息!总裁夫人来了!”

    “哪里哪里?”

    “你不要豁我。”

    “谎报军情,拖出去乱棍死。”

    “真的真的,厍总给夫人拉着车门,两人下来了,厍总搂着夫人的腰,啊啊啊,两人感情好好,啊,总裁夫人好帅,超级好看!”

    这个得到第一手信息的,是二楼的某个女员工,她刚好往窗户底下一望,就望到了厍言和程漾,在看清程漾的脸时,眼睛顿时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