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夫夫去了位于地下城最中间位置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剧院, 剧院中有种类繁多的歌舞节目。

    邀请的表演者,其中也有好些是国际上相当有名的明星。

    程漾他们的座位在左边靠后一点的位置,倒是可以购买中间的,不过中间位置,至少在厍言这里看来,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

    鉴于昨天的那些缠。绵, 程漾眼尾的红晕,像是胭脂染在那里,他心里那关还有点过不去,被厍言给做得, 身体完全失控。

    导致到剧院里, 目光都不大愿意去看别人,包括厍言,总觉得好像被扒。光了,然后被人看到了一样。

    走到对应的位置,程漾刚想坐下去,他老公抓着他胳膊一拉。

    下一秒,程漾表情惊愕中,跌坐到了厍言腿上。

    下意识的,程漾就挣扎,旁边大家都坐地好好的, 厍言非要来点不同的, 程漾手抵着厍言肩膀。

    低声让对方放他下去。

    厍言不仅没松手,反而两只手穿过老婆的腰, 在老婆身前扣住手指。

    就等同于把程漾给禁。锢在自己手臂间。

    程漾生气地把眼睛瞪圆,就差撅嘴巴了。

    那样的话,和他们儿子就几乎表情一模一样了。

    “乖,听话!”因为程漾比自己年纪的原因,在厍言这里,对方是他的爱人,也是他愿意无条件宠溺的。

    程漾大概也知道厍言不会放手,周围大家都相对安静,他也不好整的动作太大,从而影响他人。

    随后程漾只得妥协,放軟身体,靠在他男人怀里。

    不过其实厍言的腿硬邦邦的,坐起来没有旁边椅子舒服。

    那边演艺台上节目歌舞节目开始,程漾来回调整了几下位置,在忽然挨到某个东西时,他诧异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厍言。

    对方原本平静的眼瞳,这会有慾望慢慢凝结在里面。

    “你乖点,别乱动了。”厍言低沉磁性的嗓音,径直往程漾耳朵里灌。

    程漾一张清俊白皙的脸庞,瞬间爬上抹羞红。

    他总感觉这次出来蜜月旅行,像是把厍言身上的某个开关开了。

    他的腰这会还有点酸麻,如果之后的旅行每天都是这样的话,程漾顿时有点害怕了。

    好在后来厍言那里没有其他动静,只是搂着程漾,程漾也渐渐把注意力放到台上的表演。

    在主持人介绍下一个节目时,程漾伸手去端旁边桌子上的茶水。

    本来想自己喝,余光见厍言目光灼灼深情地看着他,程漾把杯子递到厍言面前。

    对方手没动,依旧放在程漾腰间,那姿态再明显不过了。

    是要程漾喂他。

    他们两到底谁年龄更啊。

    程漾腹诽了一句他男人幼稚。

    但厍言好像知道程漾心里在他,问程漾在想什么。

    程漾立马把杯子抵到男人嘴唇边,抿着嘴唇,满脸的表情都在表达一个意思,赶紧喝,怎么话那么多。

    厍言直接乐了,男人不常笑,更不常像现在这样爽朗的笑。

    本来就英俊迷人的脸,此时帅得震撼人心——可能也有滤镜作用。

    反正他男人就是帅,最帅,超级帅。

    绝对不接受反驳。

    厍言张嘴喝了口水,拿回杯子,程漾没有换一杯喝,而是直接喝剩下的。

    厍言收紧手臂,在程漾回头去看节目时,温热的唇落在程漾后颈上。

    程漾身体微抖,不过没有回头去看厍言。

    因为他忽然在表演台上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

    台上有三个歌手在唱歌,那名女歌手,论相貌不是三人中最漂亮惹眼的那个。

    但由于昨天程漾在偶然间,见过女歌手。

    比较意外,会在这个场合里遇到对方。

    昨天看她和其他人拉扯,程漾其实有点担心,现在见对方似乎没什么事。

    不对,不是没事,程漾眼尖,注意到对方手腕有点淤青的痕迹。

    再去量女歌手的脸时,程漾总觉得歌手看着好像在笑,其实更像是在哭。

    这边程漾看得过于专注,几乎可以是目不转睛了,顺着程漾的目光,厍言注意到台上的一名歌手。

    忽地,程漾发现眼前一黑,一开始吓了一跳,还以为剧场里停电了,但歌声依旧在继续,随后发现是厍言把他眼睛给捂起来了。

    程漾一把拉下厍言的手臂,十分不解地瞪向厍言。

    “不准一直盯着她。”厍言蛮横无理地道。

    所以你吃飞醋啊?

    程漾想反驳一句,但立刻又冷静下来。

    “那个歌手我昨天见过。”程漾靠到厍言耳边,声地。

    “昨天见过?”他竟然不知道!

    厍言觉得自己夫纲是不是有必要和程漾提一下了。

    程漾不知道厍言的思绪在怎么散发。

    “那时她和人在纠缠,刚我注意看了下,她手腕有淤青。”歌手唱的是英文歌,但刚才主持人报她们名字时,都报的是中文名。

    对本国的国人,尤其是在国外遇到,下意识都会多加关注。

    程漾不免想起自己当初和厍言相遇时的缘由,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这会也不知道怎么去确认。

    只能和厍言一下。

    这样的场所,厍言懂得比程漾多。

    老婆既然对歌手有点好奇,那近距离见个面,也不是不可行。

    厍言抬手,叫来了站在旁边的一名侍应生,桌上放着有一张点酒单,厍言直接点了瓶六位数的,这瓶酒送台上的某位女歌手——这样一来,女歌手能拿到相应的提成。

    那名侍应生立刻笑容堆砌上脸庞,随即热情表示,一会这首曲子结束,会让歌手专门过来向两位贵宾道谢。

    歌曲前后也就几分钟时间,除开厍言这里外,另外两名歌手,也有人为她们点东西。

    程漾目光跟随着那名黑发的女歌手,看到三人下台,然后有工作人员上前,指着观众席这边,和她们着什么,另外两名看起来都挺开心,就那名女歌手,表情不太好。

    对方一会要过来,程漾让厍言放开手,他坐到旁边的空位上。

    大概一分钟都没有等到,女歌手就在一个侍应生的带领下,走到了程漾和厍言座位前。

    程漾低目看到女歌手脚上那双超高跟的鞋,其实还挺担心她会不会摔着。

    人到了眼前,于是能看得更清楚,就算歌手脸上画着浓妆,还是掩盖不住眼底的血丝,还有那份疲惫。

    整个人也相当单薄瘦弱。

    酒也同时拿了过来,歌手倒了一杯,向厍言表示感谢,谢谢对方为她开的这瓶酒。

    程漾看女歌手仰头就准备把酒喝了,立刻出声制止。

    “不用喝,喝茶吧。”还有一杯茶没动过,虽然应该有点凉了,但总比酒好点。

    女歌手愣愣地看向程漾,显然对方太不按常理出牌。

    程漾也不管对方如何震惊,拿过对方手里的酒,换成茶。

    “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程漾笑容友善。

    歌手喝过茶后,双手把自己的卡片递过去。

    接过卡片,程漾低头看上面的字,看到歌手来自某家从来没听过的娱乐公司。

    歌手之后离开,程漾他们则继续看表演。

    表演前后一百多分钟,后面节目都越来越精彩,高中杂技,芭蕾舞,还有其他。

    等从大剧场出来,午饭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程漾询问厍言的意思,征求对方同意,他想约女歌手吃个午饭。

    在异国他乡,有缘相遇,若是对方有什么难处,程漾是想帮一把手的。

    就像曾经被厍言帮助那样。

    当然,这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电话是厍言让助理的,助理直接向歌手明言,他们总裁和总裁夫人想请对方吃个饭。

    接到电话时,歌手正被经纪人在房间里指着鼻子厉声数落,电话来得有点及时,经纪人问到了地址,回复歌手马上就过去。

    “你想违约,也得把这里的工作给做完,到时候你是去跳楼还是跳河,我都不会拦你。”经纪人将电话重重扔到沙发上。

    临出门前,将吃饭的地址给了歌手,让对方自己看着办。

    地下城很宽广,虽然没有直接的中餐馆,但一些酒店里有特别提供中餐。

    程漾他们去的那家酒店就是。

    店里环境优雅,里面客人不多,两人没有立刻点餐,而是等着歌手出现,服务生上前拉开椅子,请歌手入座。

    随后将菜单递到歌手手中。

    菜单用中文和英文标注,歌手坐下后,看着对面坐一块的夫夫两,当时电话开的免提,歌手听到了是一对夫妻邀请她,如今看到这两人,才意识到,原来他们结婚了。

    两人看着非常般配,一时间歌手觉得无法用任何形容词来形同夫夫两个。

    从对方身上,她感觉到了善意和尊重。

    已经很久没有人用尊重的目光这样看着她,让歌手觉得似乎有点不真实。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就没先点,你看看喜欢什么,不用客气。”相比厍言那里的肃穆寡言,程漾这边显得热情不少。

    歌手低头看了下菜单上的那些价格,虽然程漾让她随意,她却是不敢真的那么随性。

    歌手将菜单递到程漾那里,她不挑食,吃什么都好。

    程漾瞧着歌手似乎有所顾虑,菜单上的菜都配着有彩图,程漾点了几个,都算是比较养身的。

    没有点酒,而是问歌手喜欢牛奶还是果汁,后面就点了果汁,还特意让加热一下。

    “我昨天和爱人见过你,看到你和人似乎在拉扯,今天又意外碰到,都是来自z国的,就想着约你出来吃个饭,应该不算冒犯吧?”

    程漾礼貌而又温和地道。

    这个时候的他,就显现出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来。

    旁边厍言视线更多的是落在老婆这里,对于歌手什么情况,他其实并不太关心。

    但既然老婆似乎对歌手比较在意,他宠爱老婆,老婆想做什么,要做什么,在他能力范围內的,他都全面支持。

    “不,不会。”歌手立刻摇头,相反,她感谢厍言和程漾两人,将她从经纪人的责骂中解救出来。

    虽然这顿饭之后,她又会回到那种令人窒息的环境中,但此时能喘口气,于她而言,已是一种奢求。

    后续程漾和歌手简单聊着天,他这次和爱人过来,是来蜜月旅行的,这个地下城市景色优美,能够来这里,感觉很开心。

    同时程漾了解到歌手过来了大概两个月时间,这期间一次都没有回到过地面上。

    这话刚一,歌手意识到自己可能得太多,立刻像程漾他们道歉。

    “节目也不是一天24时都有,你可以抽点时间上去。”程漾道,这个地方虽然极尽奢华,但玩玩还可以,如果真长年累月住在这里,程漾自己是忍受不了的。

    “我的身份证在经纪人那里扣着,上不去。”不只如此,所有她赚来的钱,也是经纪人在管理,她连买什么的东西,都需要向对方拿钱。

    “不能拿过来吗?”

    程漾直觉里面可能有点问题。

    歌手摇摇头,然后垂下眼帘,似乎不愿多谈这个话题。

    对方选择退却,程漾也不好一直追问。

    他表示如果对方有什么事,他和厍言会在这里住五天左右,在这个期间,都可以联系助理钟辉。

    因为程漾没法确定,白天他会同老公做什么事,所以不是让歌手联系他或者厍言。

    “谢谢。”歌手的感激很真诚。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会有一种特殊的感应。

    就像程漾感知到歌手可能遇到点困难。

    他始终都相对友善地在表达着自己的善意。

    吃过饭后,夫夫两因为还有自己的安排,就和歌手分开了。

    女歌手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身形般配的两个人往道路远处走。

    她知道那两人非富即贵,她甚至忽然有点后悔,如果刚才吃饭的时候,她想他们表述自己的困难,尤其是那名叫程漾的年轻男生,他肯定会帮她的吧。

    片刻后,歌手自嘲地扯开唇角,老实这条路就是她自己选的,当初听到公司来这里做歌手,一个月都能挣几十上百万,好像分分钟就能大富大贵。

    她被金钱迷住了眼,没有理智思考过,钱这东西,从来都不是唾手可得的。

    她现在还留着一条底线,这条不陪人过夜的底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破。

    昨天她和经济人吵架,对方骂她即当婊。子又立牌坊,都来了这里,赚钱才是第一要务,她的声音可以卖,怎么身体就不能。

    歌手也想过妥协,但更多的是后悔,她想离开这里,赚少点也没关系,至少能够在阳光下。

    告别歌手后,厍言同程漾去了地下城里的赌场。

    这个国家,赌博和卖y都是不违法的。

    程漾虽然不好赌,不过既然赌场是这里名气很高的地方,那么进去看看,也力所当然。

    至于到时候赌不赌,他和厍言两人都是自制力高的,何况程漾牌运有点好。

    进赌场需要一个准入金额,也就是要交一定的入场费,押金,离开时可以拿回去。

    穿过金碧辉煌的一个大厅,到了扇金色的门前,门一开,里面喧嚣的声音传来。

    第一时间程漾还以为自己进了某个上流酒会。

    至少从门口看,有点看不出是赌场,里面男女都穿着类似礼服的衣物,尤其那些女人,好像就没有长相不佳的,都是些高瘦、身材婀娜多姿的。

    助理和保镖进了赌场后,离得夫夫两比较近,不像在外面那样保持着相对的距离。

    赌场里提供有高档酒水还有些做工精致的甜点。

    刚吃过饭,两人都不饿,就没吃了。

    赌场里禁止拍照,粉丝们倒是都想看看地下城赌场什么样子,但程漾也不能随便违规。

    两人四处慢走着,来到一个人比较少的赌桌前,程漾发现这些人堵的金额都相当大,有的下注,就是有的国人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金额。

    这里是荷官摇骰子,然后玩家猜点数,可以是不需要特别动脑,直接拼运气的玩法。

    围观了几轮,程漾在心里押大,三轮赢了两轮。

    所谓赌博,玩的就是一个刺激,心跳加速,程漾没有什么瘾,他老公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程漾好像忘记了,之前大剧场那里,因为他一句话,厍言买了瓶上十万欧元的酒。

    赌场不只一层,上下三层。

    越上面,玩得筹码越大。

    反正程漾看着是挺心惊肉跳的。

    更让他惊讶的是,他老公还拉着他手,问他玩不玩。

    来赌场肯定得玩玩,光是看,有什么趣味性。

    厍言搂着程漾的腰,自己坐下后,把程漾摁在他腿上,不许程漾跑。

    程漾转头就满脸怨怼地盯着厍言,你个败家男人,敢随便败家的话,晚上就不准上他的床,爬去睡沙发。

    程漾用眼睛控诉着。

    厍言大概知道程漾不开心他赌博,赌怡情,大赌是肯定不会的。

    何况厍言知道自己老婆牌运好,输和赢,还未成定数。

    这里的赌桌玩的是倍投,即有个初始值,后面每次下注,都需要比上一次增加一倍。

    输的是本金,赢的话,也是该轮投注的二倍。

    厍言直接拿了十万做第一轮本金。

    他让程漾来选择庄家开单数还是双数。

    程漾没动,让厍言自己玩。

    厍言自己玩的结果,就是连着输了两场。

    第三轮本金增加至四十万,前面两轮输了三十万。

    第三轮厍言运气不好,又输了。

    第四轮下注乘2,即八十万。

    程漾坐不住了,在厍言决定押双数的时候,抓着对方手转到单数那里。

    厍言看老婆终于肯动了,几十万而已,对他而言,数字,老婆才是最重要的。

    厍言往前,在程漾瓷白的脸庞上亲了一下,还亲得发出啵的声音。

    周围人好像见怪不怪,程漾的生气,就显得好像根本没必要。

    “就这轮了。”下轮就是一百六十万,若是这轮再输,十分钟不到时间,就出去了一百五十万,给他们儿子买尿布,都能堆一间屋子了。

    程漾的牌运,在这里再一次体现了出来。

    这轮庄家开的单数,其他玩家都押的双,就程漾他们赢了。

    除去本金之外,多赚了十万。

    苍蝇腿也是腿,程漾盯着厍言,要再敢继续玩,晚上就真不让对方上床了。

    厍言看程漾气鼓鼓的模样,心里却是挺开心的。

    然后他忽然想到他的资产还没有做一个清算,虽然知道这一生都会和程漾走下去,但似乎有些事,作为丈夫需要做的事,他也应该做一做。

    后面在赌场里没有呆太久,程漾拿五万去押了大,赢了十五万。

    从赌场出来后,去河道边租了辆船,助理和保镖也上船,两人在船舱外,夫夫两坐在里面。

    五天的时间,将这个地底城逛得差不多。

    临走前,程漾再次想到女歌手,对方是他在这里遇到的z国人,于是又算约歌手出来喝个咖啡,算是道别。

    只是电话过去,这次用的是程漾自己手机,程漾听到对面似乎在抽泣。

    程漾立刻问发生了什么事。

    歌手没事。

    “明天我们就离开了。”程漾希望歌手能够主动。

    “八百万,我现在八万都没有。”歌手绝望道。

    “你现在在哪里,我和厍言过去。”

    对方给了个地址。

    那是一家位于很偏很偏角落的房间,看着和这个繁华的地下城有点格格不入。

    程漾他们随后赶过去,歌手来开门,脸上一个鲜明的红印子,明显刚被人过。

    保镖他们站在屋外,没有跟着进去,屋里歌手没有忍住,把自己的困难向夫夫两了。

    她如果要离开,必须支付了违约金才可以。

    当初签的那份合同上,是这样规定的。

    八百万?

    程漾以为是忙,这个忙太大了,以他个人的能力,是帮不了的。

    “抱歉。”程漾的语言显得苍白起来。

    歌手没寄希望于程漾夫夫,能够真的帮她,毕竟这不是数目,何况他们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方能够来,将她视为朋友那样关心,她觉得很感恩了。

    “合同签了五年,也没多久。”歌手摇头,自我安慰着。

    程漾抿着唇,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

    “除了会唱歌之外,你还会其他什么?”一边没吱声的厍言忽然插话道。

    程漾眼睛慢慢亮起来,他知道如果他央求厍言的话,对方可能会帮歌手,八百万,对厍言来,一如过去那套过千万的房子一样,不是大数目。

    但越是这样,程漾越是不能开那个口。

    他不能仗着是厍言爱人的身份,去强行要求对方做什么。

    但厍言主动开口,程漾心里还是有起伏的。

    “其他的?”歌手茫然。

    “演戏会不会?”

    厍言心中有了一个计较。

    “学过,但不是专业的。”歌手一五一十地回答。

    厍言从手机里翻找出一个个人戏的片段,然后让女歌手试着模仿一下。

    他本是是个商人,除开家人好友外,对其他没有关联的外人,厍言是会计较对方的价值的。

    厍言当然了解自己老婆,对方不会开口求他帮歌手。

    但如果就这么离开,也许这个蜜月旅行,后面的时间程漾心里都会有个疙瘩。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歌手的这个事,非常好解决,甚至能够达到双赢的结局。

    娱乐圈里演技不是唯一评判的标准,态度还有性格,反而更为重要,演技可以后期慢慢磨练,品行这些,就比较难了。

    能够让程漾看进眼的,厍言相信老婆的眼光。

    歌手拿过厍言的手机,她有种预感,这将是她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机,她必须紧紧抓住。

    厍言给的视频,是国内一名获得过无数影后奖项的女演员所饰演的电影中的一个片段。

    一来就挑战这么高难度的,歌手额头掌心直冒汗。

    效果相当不好,甚至歌手连台词都念错了好几次。

    她把手机还给厍言,整个身体紧绷,一个字都不敢多,她已经预感到最后的机会都被自己弄丢了。

    程漾一边看着,知道歌手太紧张,也却是没什么演戏天赋,想帮着点什么,看厍言那里脸色冷冷的,也就止了声。

    抽了两张纸,程漾递给歌手擦汗,歌手手指发抖,连纸巾都有点抓不住。

    转过身,程漾觉得也许他和厍言应该走了,然后看见他老公拿了张支票出来,填写下一个金额——开的是外汇支票,厍言的钱不只是存在国内银行,国外也存着有。

    支票填好,上面金额正是歌手需要的违约金,屋里另外两人都差不多惊讶的表情。

    都没想到厍言会这么直接。

    “回国后去鼎丰娱乐公司,合同也是签五年,这笔钱算是借你的,五年内还清就可以了。”鼎丰娱乐是厍言认识的一朋友投资的,公司捧红了不少流量,现在是流量为王的时代。

    至于后面歌手回国后,会不会跑掉欠债不还,厍言相信对方还没有这个胆子。

    “把你经纪人叫过来,谈一下解约的事。”

    对歌手而言,几乎可以摧毁她人生的困难,因厍言的一个帮助,直接就解决了。

    歌手定定地看向厍言,她太震惊也太开心,泪水唰一下就流了下来。

    身体摇晃着,退到后面沙发上坐着,歌手捂着脸就哭了起来。

    哭声听着令人揪心。

    厍言朝程漾伸手,程漾走过去。

    “不用有负担,你老公不做亏本买卖的。”厍言把程漾拉到怀里,为避免程漾多想,能现在清的事,就现在明白。

    程漾前后思考了一下,做明星能有多赚钱他是知道的,就他们的主播,但凡红点的,都有节目邀请去。

    而一邀请就是上万。

    程漾点点头,事情能以这样的方法解决,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也证明让程漾再次知道,他老公有多么的厉害。

    道厍言这里,起因还是因为程漾,直接就给了八百万出去。

    他的一个好友,洪战那里,能成为至交好友,肯定是有相似的地方的。

    话紫电乘飞机回学校继续上课,他和程漾一样,都还没有大学毕业。

    虽然去教室的时间,没有浪的时候多。

    夫夫两去蜜月旅行,紫电回去后则和好友同学们恢复到以前的生活作息。

    玩车泡吧,在他们当地,他们那群人可以是浪得有点高调的崽,而其中紫电是最浪的那个。

    这天周日,凌三四点才睡,紫电正睡得迷迷糊糊,被一阵铃声叫醒。

    紫电有点起床气,拿过手机就声音不愉地询问那边什么事。

    “谭宏,我他妈刚看到一辆拉斐尔k7,我艹,太帅了。”朋友太激动,话间都忍不住各种爆粗。

    “k7就k7呗,我还在睡觉,挂了。”

    谭宏正要挂断电话,猛地惊醒,他蹭地坐起身,朋友还没挂,谭宏立刻问对方那辆车是什么来着。

    “法拉利拉斐尔,前几天你去s省那边参加婚礼,不是开过那车,起来凑巧,我看到的那辆也是s省的牌照。”

    朋友觉得是巧合,不相信就是谭宏曾经开过的那辆。

    当时可把大家给眼红的,都要滴出血那种。

    “开车的人,你注意到没,长什么样?”谭宏拧着眉头。

    “没注意,太快了,只来得及看到车屁。股。”

    应该不是洪战那辆车吧,谭宏不觉得能巧合成这样。

    何况对方来他这个城市做什么。

    挂断电话,谭宏倒头继续睡。

    睡了半个多时,电话又响了。

    “……还有完没完?”谭宏都懒得看来电体系,出口就是怨责声。

    “在睡觉?起床气这么大。”

    电话那边一把浑厚的大提琴低音,声音异常熟悉,谭宏把电话拿到眼前一看,发现不是朋友来的,而是他刚才还想到过的一个人。

    “洪战?”

    谭宏眼睛微微瞪远,难以置信。

    然后脑袋里许多个问题冒出来。

    对方真的来宁城了,还开着拉斐尔过来,这会联系他做什么?

    吃午饭吗?

    好像已经快十点了,他现在只想继续睡,不想出门。

    谭宏在校外租了个套二的,他一个人住。

    洪战知道谭宏在哪个学校,但不知道谭宏住哪里,这次算是专程过来送谭宏一个礼物,也顺便和一些生意上的伙伴联系一下。

    谭宏是主要目标。

    洪战听出谭宏声音里的疑惑,大概对方现在很好奇。

    “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过去。”

    “你真的过来了?”谭宏的睡意直接被击碎了。

    “在你学校正门口。”洪战摇下车窗,不少出入校门的学生,无论男女都往洪战这里看,目光艳羡不已。

    超豪华型拉斐尔,还有驾驶位坐着的那名英俊刚毅的男人。

    这两个组合,任何一个,都足以吸引众人的注目。

    作者有话要:

    红红cp剧场:

    在一起后,谭宏问洪战是什么时候盯上他的。

    洪战把人搂怀里,先来了个法式热吻,直把谭宏吻得喘粗气。

    洪战当时他电话给谭宏,听到对方浓浓的鼻音吼他,他直接就兴奋了,控都控制不住,那会他就决定不管谭宏是弯的还是直的。

    哪怕是根钢筋,他也要扳弯了。

    好在谭宏这根钢筋,是遇烈火直接就自弯的,洪战也就省了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