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两个长辈过来, 本意也是想着厍言这个工作狂要外出工作,程漾一个人在家,今天气候适宜,于是算带程漾一块出去走走。

    彼此想法倒是有些不谋而合。

    听到程漾他们也要出去,父亲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

    那边原圆手里提着几个礼品,都是些给孕夫的补品, 这个房子前面夫妻两是来过的,原圆没让程漾接手,提着补品就放到了柜子里。

    原圆转身走向茶几这边,注意到程漾水杯里的水已经到底了, 拿过杯子就去另给程漾接了一杯。

    两个长辈对程漾的这份毫无保留的关怀, 让程漾心中异常感动。

    他双手去接长辈递过来的水,温顺且乖巧地:“谢谢妈!”

    原圆看着程漾柔白的脸庞,点点头,随后坐到程漾的另一边。

    夫妻两一左一右地坐着。

    “我和你爸本来也算让你跟我们一块出去逛逛,这样倒是刚巧了。”

    原圆笑容和蔼,她眼尾可见一点鱼尾纹,只是这些皱纹,并没有减损她的那份美貌,只让人心底一片温馨。

    “刚看到你在揉腰,是不是最近腰总是会酸疼?”

    原圆注意力比较敏锐。

    “还好, 只是有一点, 不怎么影响。”程漾回答着。

    “嗯,你要照顾好自己。”原圆点头, 觉得程漾的乖巧懂事叫人无法不喜欢他。

    这孩子不光长得好,性格脾气也相当的好,原圆视线往下落,落在程漾隆起的腹部上,希望这个宝宝像他程漾爸爸就最好了。

    这边他们着话,卧室里厍言也收拾好了,在房间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走出来瞧见父亲和继母坐在程漾两边,两个长辈都得显然很喜欢这个儿媳妇。

    毕竟是厍言自己选的老婆,自然是非常优秀可爱的。

    厍言不免感到一点骄傲,和程漾在一起后,似乎解锁了很多他从前不曾有过的情绪。

    提着一个包,厍言来到客厅里。

    “爸,阿姨。”还是和之前一样,厍言没有叫原圆妈。

    厍父眼睛冷冷地看着厍言,厍言目光都在自己家可爱的老婆身上。

    “我们和你们一块去看樱花。”厍父话音一落,立刻注意到儿子眉头皱了一下。

    父亲怎么会猜不出厍言在想什么。

    他可不会管厍言怎么想,旁边这个可是他儿媳妇,肚子里还是他厍家的乖孙。

    厍父站起身,伸手去扶程漾。

    程漾受宠若惊,忙自己慢慢站起来,哪里能让长辈来扶他。

    “爸,不用。”程漾连连摇头。

    “你心点啊。”

    厍父看程漾挺着个大肚子,显得有点紧张。

    厍言走过来,把自家老婆揽进怀里,手虚放在程漾身后,把人送到外面汽车旁。

    拉开车门,厍言让程漾先坐进车,程漾现在肚子大了,坐副驾驶已经不太合适,安全带不好扣,基本出门都是坐在车后,后座专门放着有软枕,厍言拿了一个枕在程漾的腰后,好让程漾坐得舒服点。

    弯腰退出去的时候,厍言停了停,在程漾柔白的脸颊上快速亲了一下。

    程漾被偷亲了,弯起眼转头看厍言,厍言捏捏老婆下巴,还想去吻老婆嘴唇的时候,身后传来咳咳的声音。

    程漾眼睛笑弯了,看起来心情尤为的好。

    包里装着有毯子,厍言后来回屋又拿了保温瓶装了一瓶水,还将前面就洗好的水果装了一盒。

    都差不多后,厍言拿了门钥匙上车,开车载着老婆和父亲他们一起前往本城樱花开得最旺盛的景区。

    这应该还是程漾和厍言家人,第一次一起外出游玩,程漾脸上的喜悦,整个游玩中,就没有消失多少。

    因为这天不算是周末,大多数的人都还在上班,也不是节假日,所以到景区看樱花的人不过。

    汽车停在停车场,四月份基本还是会穿两件衣服。

    程漾外面套了件宽松及膝的大衣,扣子扣上,隆起的肚子不盯着看,还是不会太过显眼。

    何况旁边厍言在,男人高大的身躯往程漾身边一立,把程漾身体都遮了不少。

    一家人寻了个人比较少的地方。

    厍言父子两拿着毯子往草坪上铺,两人的老婆则站在一边看树上盛开得正艳的美丽樱花。

    花朵粉红,一大簇一大簇聚集在枝头,随着拂过的微风,一些粉色花瓣坠落下来。

    飘了几片到程漾细碎的黑发上。

    铺好地毯后,厍言刚一抬头正好看到樱花纷纷扬扬地这一幕,他喜爱的那个人被樱花包围着,花瓣拂过他瓷白的脸,那一刻,厍言只觉得这个世界再没有比程漾更美的存在了。

    厍言快速拿出手机,将这美好的一幕给定格了下来。

    程漾余光瞥见厍言在拍他,转过头,微微一笑,笑容纯白如雪。

    咚咚,厍言听到自己跳快的心跳声。

    “走,过去吧。”原圆同程漾示意道。

    程漾点点头,跟着原圆到铺好的地毯边。

    肚子现在大了,程漾蹲下。身有点慢,厍言两手伸过来,扶着程漾的腰。

    程漾靠坐在厍言身边,他坐的地方除了毯子外,还另多加了一个柔软的坐垫,其他人那里都没有。

    拿过保温瓶,厍言给程漾倒了杯水,让程漾喝。

    “我手腕有点酸。”程漾喝过水后,突然和厍言了一句。

    厍言放下保温瓶,下一刻把程漾右手给拿了起来,二话不开始给程漾轻柔手腕。

    “好些没?”厍言一边揉,一边问程漾。

    这个资产过亿万的首富,不管在外人看来他有多么高的身价和地位,在心爱的人面前,他就只有一个简单普通的身份。

    给程漾揉过右腕后,厍言又拿过程漾的左手,给他揉左手,手腕还有掌心手指都一并轻轻地揉捏着。

    坐旁边的两个长辈,看到辈这么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原圆于是和丈夫提议,他们去其他地方走走。

    把空间给年轻人留出来。

    厍家的人骨子里就有一种超级宠老婆的基因,厍父见厍言这样,心中还是比较欣慰,总算遗传到一点他好的地方了。

    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程漾依偎在厍言怀里,闭上眼睛假寐起来,厍言从旁边拿了条薄毛毯,盖在程漾身上,低头间是程漾光洁无暇的脸庞。

    程漾闭着眼,细长浓密的眼睫毛安静地垂着,又一阵清风拂来,枝头樱花坠落,一朵刚好落在了程漾眼睛上,程漾没有完全睡着,想睁开眼,眼睛上落下来一个柔软的吻。

    等对方撤开,程漾缓缓睁眼,望进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瞳里。

    忽地,程漾表情变了下,他朝自己腹部看过去。

    厍言同一时间把手掌轻贴到程漾肚子上,掌心下有个爱动的家伙,在爸爸肚子里运动起来,不是拿脚踹它爸爸。

    厍言眉目里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一样。

    他把搂在程漾腰间的手收紧了些。

    “你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比较好?”这个问题厍言还没有和程漾商量过,突然间想到了,因而开口问道。

    程漾眨眨眼,眸光有丝茫然,他完全将这个问题给忽略了。

    明明很重要才对。

    程漾摇头:“我还没想,你想好了吗?”

    厍言握着程漾的手,他虽然心里很想宝宝跟他姓厍,不过这个宝宝是程漾辛苦怀着的,他爱程漾,同样也尊重程漾。

    “程云峰。”这是厍言经过几天思考,想出来的名字。

    程漾听了后,神色诧异。

    他摇摇头,孩子跟谁姓,他不在意,不管孩子姓什么,都是他珍爱的宝贝。

    “厍云峰,我喜欢这个名字。”

    他们之间不需要分的这么清,甚至程漾不是没想过,生了这个孩子后,再生一个宝宝,这不是一种牺牲,这是他们爱的结晶。

    孕育新的生命,然后给对方毫无保留的爱,程漾自己童年过得并不太好,他希望弥补回来,在他自己的孩子身上。

    厍言內心无比感动,他把程漾拥进怀里,狠狠地亲吻上去。

    也不管周围有人还是没人,许多游客的目光聚集了上来,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在偷偷拍照。

    程漾没有推开厍言,他爱厍言,同时也感激着厍言,是对方让他有这个机会创造属于他们的孩子。

    厍言对他的爱,程漾坚信不疑。

    看了一个上午的樱花,中午一家人在外面吃的饭。

    都特别照顾着程漾,大部分的菜品都是程漾喜欢吃的。

    春天开放的花卉很多,不只樱花,还有其他许多美丽的花朵。

    厍言把工作进行了一下调整,之前一些事他放权给底下的人做,钱没有赚完的那一天,老婆肚子渐渐大了,他更多的时间,是陪在程漾身边。

    偶尔要离开出差,赶凌的飞机,也会快速赶回家,而不会在外面住酒店。

    预产期是六月初,比正常的十月怀胎要提前一些。

    程漾的肚子,现在已经大的跟个圆滚滚的篮球差不多了。

    起身还有坐下,都得扶着腰,他身边时刻都有人看着,出门散步,下个台阶,他自己到没觉得有什么,其他的人反而特别紧张。

    游戏直播程漾直接停下来,捏彩泥的倒是还在继续,只是手工活,累不到身体。

    不是怀着宝宝,就真的躺着不动了,医生的建议也是让程漾每天都要适当走动。

    生宝宝的这下着雨。

    若非特别紧急的事,厍言一般都是让助理把文件拿到家这边处理,或者和部下们视频开会。

    鉴于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了,厍言显得比挺着大肚子的程漾还要紧张得多。

    宝宝最近在爸爸肚子里的活动愈加频繁,经常都能看到脚或者手在顶程漾的肚子。

    那些痕迹相当明显。

    程漾大多数时候则坐在外面的花园,拿着故事书读给宝宝听,给宝宝做胎教。

    这天周三,也特别凑巧,是六月一号。

    读故事书读得有点累,程漾靠在躺椅上休憩,肚子里宝宝动来动去,一开始程漾觉得估计和往常一样,宝宝运动一会就会安静下去,然而宝宝动的弧度越来越大。

    甚至给程漾一种,宝宝似乎马上要出来的感觉。

    程漾一手抬着篮球大的肚子,一边快速起身,他太着急,手机就在身边,完全可以拿手机给屋里的厍言电话的。

    只是那会他完全忘记了这点,程漾脸色惊变,抓着墙壁往屋里走。

    厍言就坐在客厅,本来正专注着处理工作,忽然听到程漾急迫的声音。

    “厍言,宝宝它……”程漾太过紧张,一句话都不完。

    厍言猛地转过头,见到程漾那边的异样,先是震惊,随后心里立刻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他飞奔到程漾身边,把程漾身体给扶住。

    “宝宝它可能要出来了。”

    程漾脸上即兴奋又忐忑不安的表情。

    “好,我们马上去医院。”厍言同样也高兴不已,不过这个高兴中,他眼眶直接就开始泛红。

    “先坚持一下。”

    厍言搂着程漾到屋外,将人心翼翼放上车后,厍言倾身吻在程漾额头上,抚摸了一下程漾温热的脸庞,退出去后快速关上车门。

    转到驾驶位,厍言把钥匙插。进锁孔,手竟是意外在发抖,插了几次才插。进去。

    厍言回头看向后座的程漾,神色从来没有现在这样严肃过。

    他将车启动,往医院开去。

    路上经停一个红灯的时候,厍言先给医院那边了个电话,医院那里早就事先点好了,直接过去就可以进行手术——程漾的身体构造和一般女性不同,不能自然生产,只能进行剖腹产。

    挂了电话后厍言转头又联系他父亲,告诉对方他现在带着程漾去医院。

    红灯即将转绿,开车途中不方便电话,厍言还不至于拿老婆和孩子的生命来开玩笑。

    不等那边问什么,厍言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响了几次,厍言都没有接。

    他不时往后面程漾那里看,见程漾似乎情况还比较稳定,心底的慌张也缓了些。

    担架就停在门口,车子一停下,就有医护员迎上来。

    厍言下车扶程漾出来,周围路人很多,有不少人转眸看过来。

    厍言利落脫掉外套,盖在程漾身上,他紧紧握着程漾的手,和医护员一起推着车,把程漾往手术室推。

    不想呆在手术室外等待一个结果,让自己老婆独自面对冰冷的手术刀,厍言去经过全身的消毒,换上无菌服,在程漾进行剖腹产的手术过程里,一直都没放开过程漾的手,陪着他亲眼看他们的宝宝出生。

    在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完成后,主刀医生拿着手术刀往程漾下腹上轻轻划了一刀。

    程漾因为仰躺着的缘故,看不到那个过程,但隐约能感受到身体被开了一个口子。

    而手术台旁边的厍言,则是眼睛一动不动地把这一幕幕给印在了眼里,乃至心里。

    并不是做的全身麻醉,所以程漾也没有昏睡过去。

    他注意到厍言握着自己的手,忽然收紧。

    他想像了一下,如果那一刀开在厍言身上,他会是什么表情。

    大概不比厍言好不到哪里去。

    程漾眼睛朝厍言那里看过去,厍言本来看着程漾的腹部,感知到一点目光,他回眸过去。

    程漾微微扯开唇角,对厍言露了一个怎么看怎么虚弱的笑。

    厍言只觉忽然间喉咙鼻子都发酸,不知道能够什么,明明该被给予力量的是程漾,现在反而程漾在用眼神安慰他。

    厍言两只手把程漾的右手紧紧握住,他目光极度的虔诚和感恩。

    感恩老天赐给他这两个无价的珍宝。

    手术进行得相当顺利,医生从程漾体內心翼翼抱出一个浑身通红、皱巴巴的宝宝,宝宝肚脐上有根脐带连接着它和爸爸。

    那根脐带被剪断,医生倒提着家伙,往家伙屁股上拍了两下。

    哇哇哇!

    家伙一张嘴,哭声异常的响亮。

    家伙被戴着无菌手套的手抱着,抱到两个爸爸眼前,让他们都互相看了眼。

    之后家伙被带去做全身检查,厍言仍旧陪在程漾身边,看着医生将程漾腹部那个猩红狰狞的大口子给一针针缝合起来。

    手术彻底结束,花了一个多时,推开手术室大门,门外厍父还有厍言继母已经站在外面等了一段时间。

    当看到厍言他们从里面走出来时,都一块围了上去。

    “怎么样?”父亲上前就问厍言手术结果。

    厍言眼眶已经完全红了,更是有泪光在里面晃动。

    他轻轻点头,声音里隐隐也有着哽咽:“很好,宝宝和程漾都很好。”

    宝宝哭声相当洪亮,之前程漾也不时到医院做检查,虽然现在宝宝的体检还没有出来,不过厍言相信他们的宝宝是受上天眷顾的。

    “那就好,那就好。”父亲缓缓松一口气,刚才一直都神经紧绷着。

    厍父走到程漾身边,拉住程漾的手,他对程漾谢谢,也辛苦了。

    就生孩子这件事上,他们都无法替代,想的话有很多,但似乎这个时候,千言万语,也都显得过于苍白。

    程漾很轻很轻的摇头,这是他愿意做的,受这一点痛,一点苦,比起宝宝而言,都算不了什么。

    手术过后,程漾转去了高级病房。

    房间里不像其他病房,有着不太好闻的消毒水味道,反而飘荡着令人心旷神怡的茉莉花香。

    程漾的嘴唇干得快脱皮了,但鉴于他刚手术完,还不能喝水,厍言就拿着棉签沾了水,轻轻地涂抹在程漾嘴唇上。

    程漾多久没吃饭,厍言就一边陪着他,也没喝水没吃饭,后来麻药药效过了,程漾想上厕所,但腹部刚缝合上,稍微动一下,就拉扯着微疼。

    厍言直接去拿了尿壶,给程漾用。

    程漾一张脸绯红,感到异常的羞耻,可又抵不过尿意,最后在他男人的注视下,解决在了尿壶里。

    他男人扯了两张纸,帮程漾把頂端的一点给擦拭干净。

    程漾盯着厍言那张平静异常的脸,那一刻他忽然在想,这个世界不会再有第二个这样对他好的人了。

    厍言把尿壶放去洗手间,回来后搬了张凳子,坐在床边。

    厍言牵起程漾的手,低头无比深情地亲吻上对方的手背。

    眨了眨眼,程漾反手紧握厍言的手。

    这天程漾就住在了医院,请了看护,不过厍言还是放心不下,让多加了一个床,他陪着老婆一直睡在病房里。

    宝宝那边则是暂时放在婴儿专用房里,和其他一些刚出生不久的宝宝们在一起。

    厍父他们也呆了一定时间,在快晚上的时候才离开。

    宝宝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被抱到程漾房间的。

    家伙身体还是和昨天一样红彤彤的,手脚卷缩在一块,如同当初在爸爸肚子里一样。

    程漾一看到家伙,眼神无尽的柔软,他伸手轻轻碰儿子的手手。

    家伙手软软的,让人一点都不敢用力。

    程漾又去轻碰了下宝宝的脸蛋,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这个家伙昨天早上还在自己肚子里,现在则躺在他身边。

    他做爸爸了,以前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一边厍言也起身,目光温柔缱绻地看着床上的老婆还有儿子。

    他的人生,仿佛在一刻,已经彻底圆满了似的。

    “你看宝宝!”程漾放轻了声音,让厍言看他们儿子。

    “嗯,我们的宝宝。”

    厍言伸手,大掌将老婆儿子的手一起轻握住。

    家伙忽然砸吧了一下嘴,跟着眼睛慢慢睁开,睁了一条很的缝隙,几秒钟后又合了上去。

    两个爸爸看着醒来一会,立马睡过去的家伙,相视一笑。

    厍言俯下。身,把床上两个他的宝贝给搂进怀里。

    他侧头先亲了亲程漾的脸颊,然后转过去,吻在儿子的襁褓外。

    家伙身上都是暖暖的奶香,叫人只想这么一直看着他,不闭眼。

    程漾怀孕乃至生孩子的事,知道的就只有厍言他们,以及医院的一部分人,那部分人都全部签署了保密协议。

    所以没有不相关的人前来扰他们。

    医院有个月子中心,生产后的那一月,程漾直接转去了月子中心,在那里被专业人员照顾着,身体恢复的程度,比一般女性要快不少。

    厍言每天不管多忙,都会到月子中心陪着程漾,他们的宝宝也已经能够完全睁开眼睛了,虽然一天二十四时,有二十个时似乎都在睡,但不时会用他的婴语和爸爸们交流了。

    虽然爸爸们没谁懂他的婴语。

    家伙相貌长得和程漾非常像,程漾手机里有他时候的照片,拿出来和家伙一比较,就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宝宝嗓门特别大,饿了的时候呜哇呜哇的底下几层楼的人都能听到。

    在爸爸肚子里就很活泼,出来了就更爱玩了。

    特别喜欢程漾和他玩,喜欢爸爸和他话。

    经常厍言过来,然后厍言把程漾给搂怀里亲,让家伙自己躺在那里和自己玩,家伙就会噘着嘴巴,一嗓子就呜哇嚎出来。

    多嚎几次,厍言大概知道家伙这么就会和他抢爸爸了,于是就警告家伙,不准再嚎,不然他要屁股了。

    家伙可听不懂,下次继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