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儿子眼睛有点红, 母亲神情依旧平静。

    出口的话也似乎听起来没有起伏。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去看看医生。”

    家人表达感情的方式远没有其他亲朋那么强烈,冷淡的给人一种对方似乎在公事公办一样。

    “不是,刚有东西飞进我眼睛里了。”程漾抬头微笑,只是那个微笑,若仔细看, 其实看得出非常的勉强。

    但母亲却像没有注意到一样。

    母亲点点头,没再多其他的,转身准备出去。

    忽然被程漾给叫住了。

    “妈!”程漾猛地出声,他母亲回过头。

    随后听到程漾问了一句:“如果我不喜欢女生……”

    后面的那些话, 在母亲骤然冷下去的视线中, 程漾难以出口。

    母亲不知道儿子怎么会这样的话,她没有把它当真,儿子一直以来都乖巧懂事,不会让他们父亲两操任何心。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应该这样。

    关键不喜欢女生,他要喜欢什么?

    那个什么,母亲想也不会去想。

    “一会你佟阿姨要过来,家里水果没什么了,你去水果店买一点回来, 钱你自己到柜子里拿。”母亲直接转开话题, 只当程漾刚才的话,她没有听到一样。

    “好, 我知道了。”程漾眼底明亮的光,暗沉了一些下去,顺从地答复到。

    等母亲走出房间,程漾拉开桌子下的一个抽屉里,抽屉的右边角落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开盒子,程漾低目盯着里面的铂金戒指,将戒指给拿了出来,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本来担心如果戴着会被父母看到,然后他们询问起来。

    程漾弯着唇角,完全就是他想多了,估计就是父母看到了,也不会多问什么的。

    七天的时间,最开始那几天,过得相对有点慢,后来似乎就慢慢快了。

    过完年后,初几的时候,程漾差不多时间都是呆在家里。

    直播他还在做,只需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了。

    他带了不少彩泥回家,借着空闲的时间,把龙之九子最后一个也捏好了。

    做工算不上特别的精致,不过勉强能够见人,程漾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所以哪怕直播间的粉丝都无一例外在惊呼、夸赞他捏的生动、活灵活现,程漾自己到是觉得,还有进步的空间。

    在家里的直播,程漾直播时露脸的时间比较多,于是很多冲着他脸来的观众,一期直播下来,就直接成了程漾的颜粉。

    程漾的粉丝增长数量,比他预料地还要长得快,平台官方也基本每次程漾直播,都会把房间给推荐到首页。

    这一点倒不是厍言特别授意的,平台看中了程漾的未来发展潜力,这个长得帅,还手艺技能满点,性格也不错的主播,没道理平台会放任对方不管。

    并且渐渐的,开始有广告商找上程漾,希望程漾在直播时,能够推广一下他们的产品。

    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有不少。

    程漾看中了几个品牌,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先私下去仔细了解了番遍,然后才和对应广告商联系。

    其中有几个看书app,程漾看过才知道,那个app里面基本都是盗版,窃取创作者的劳动成果,偷过来分享出去,然后借此来吸引流量,也是很不要脸了。

    程漾直接把那几个广告商给拉黑处理。

    后来程漾和一个手机游戏达成了合作,帮对方在直播的时候推广了一下。

    推广当天,游戏的下载量就径直猛增。

    程漾是在第八天的时候离开家的,那天刚好父亲有点事,于是程漾就自己坐公交车去高铁站。

    票在网上就提前买好了,到了车站,直接去自助提款机上面拿身份证取票。

    出门的时候,程漾和母亲他走了,母亲了句路上注意安全,程漾看着母亲那张平静淡漠的脸,虽然早该习惯了,可心里还是有一点落寞。

    这种失落,当程漾坐上高铁,列车极速奔驰起来后,转瞬就被即将要见到爱人的那种期待和喜悦给慢慢取代。

    具体的发车时间程漾提前和厍言过了,列车上四个时,程漾倒是不困,睡也睡不着,他前面在微博上三月三号会抽一个奖,奖品就是他捏的葫芦娃七兄弟。

    许多粉丝都转发了,都想拿到程漾亲手捏的葫芦娃。

    列车行驶平稳,葫芦娃简单,比龙的九子简单多了。

    车上的四个时,程漾就把四娃和五娃给捏了出来。

    旁边邻坐的那个人,差不多程漾捏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那人后来询问程漾卖不卖,他家有个女儿,特别喜欢这类可爱的玩偶。

    话间这位年轻的父亲,还拿出自己手机,把女儿照片给程漾看。

    女孩大概三四岁的样子,扎着可爱的两个辫子,白白嫩嫩的脸蛋,眼睛圆而大。

    “这两个已经被预定了。”

    “这样啊!”

    年轻父亲语气淡了下去,明显有些失望。

    那个女孩特别可爱,光是看照片,程漾就挺喜欢,正好彩泥还多。

    程漾问旁边的旅客:“你女儿喜欢龙猫吗?”

    “龙猫?”旅客惊讶,然后连连点头,“她非常喜欢。”

    “那我给她捏个龙猫,还有半时,时间应该够。”着程漾就找出白色和灰色的软泥,低眸开始着手做了起来。

    旅客满面的欣喜,看着原本方形的软泥,不多时在程漾修长盈白的手指下,呈现出了龙猫的形态。

    龙猫程漾曾经练手的时候捏过,所以这次捏起来,很快完成了。

    程漾把龙猫送给年轻的父亲,对方执意要付钱,程漾摇头不收,他他也有孩子。

    年龄父亲盯着程漾清俊年轻的脸来回看,他感到相当意外,程漾这年龄,分明就像还在上大学。

    不过似乎也不是不通,他们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有女同学挺着大肚子拍的毕业照。

    年轻父亲接过龙猫,心翼翼地收好,非常感谢程漾能够送他女儿这个礼物。

    列车到站,两人一同下车,旅客也提前叫了车过来,询问到程漾那里也有人来接,同程漾在车站外挥手告别。

    程漾给厍言助理电话,他已经到了,电话还没挂断,程漾一抬眸,就看到十多米开外站着的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周围人来人往,男人矗立在人群里,有那么一刻,周围所有景色都忽然模糊起来,只有厍言一人光鲜明亮,如同电影场景一般,赫然出现在程漾的视线中,让程漾心动不已。

    程漾对远处的男人微笑,厍言穿过人群,转眼之间来到程漾面前。

    程漾松开行李箱,两手拥住厍言宽阔的后背,对方双臂同样紧紧搂着他。

    那股力道大得像是要把程漾给嵌进对方身体里。

    气温依旧很低,程漾鼻头有一点发红,厍言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握着程漾的手,把人往车停的地方带。

    钟辉坐在驾驶位,见老板和老板夫人过来,下车迎上去。

    接过老板手里的提箱,提着放到后备箱里。

    厍言同程漾坐进车里,车里开了暖气,坐下没多会,程漾就觉得有点热,他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

    注意到厍言一直盯着他看,程漾弯着唇靠过去,亲在厍言嘴角边,满脸的甜蜜。

    汽车一路没有停歇,径直开到了家里。

    家里一切还是和程漾离开那天一样,很多地方放的东西,也基本都是他的,没有人动过。

    回到家里,程漾这才像是完全松了一口气。

    这个他住了几个月的家,比他父母那里的那个家,让他感觉自在和温馨多了。

    他知道这不是因为房子大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个家里有着爱他宠他的那个人。

    这边厍言把行李箱放到地上,把程漾的衣服给拿出来放衣柜,旁边程漾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他先走出卧室去了隔壁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个方形的九宫格透明的玻璃盒。

    盒子里已经装了有六个彩泥像,程漾把在老家那边捏好的剩下的三个狴犴、负屃和鸱尾给放了进去。

    九个上古神兽都已经制作完成,程漾拍了一张照,把玻璃盒给轻轻端起来。

    程漾眸底脸上全是柔暖的开心,端着玻璃盒,程漾返身回厍言那里。

    他站在门口,两只手不空,所以没法敲门,不过脚步声还是令厍言转身望了过来。

    厍言倒是差点把这个事给忘了,没想到程漾一直都记在心里。

    “已经全部做好了,送给你。”这是程漾第一次捏这种算是全套的彩泥像,而且首次就是工艺复杂的。

    许多人可能不会捏这种,觉得太花时间,对程漾而言,这些是要拿来送给他喜欢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厍言伸出手,想拿一个彩泥像起来,不过旋即收回了手,转而把玻璃盒子接到手中。

    他怕把泥像给捏坏了,这是他老婆花费许多天时间给他捏出来的,他视若珍宝。

    “谢谢!”厍言目光仔细扫过一个个的神兽彩像,几乎可以想像得到,程漾在捏它们时,有多么的认真和专注。

    “你喜欢就好。”程漾笑得春风柔和。

    和厍言在一起,时间仿佛过得有点快。

    转眼就到开学的日子。

    与此同时,从某天开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程漾总觉得肚子好像每天都比上一天看着大一些。

    天气转入春季,冬日的余寒依旧还在,褪了羽绒服,不过依旧套着宽松的大衣。

    白天的时候外套套着,还看不大出,一回家换上家居服,程漾一低头,就能看到隆起的腹部。

    等到天气正式热起来,穿上单薄的衣服时,他的肚子只会更显眼。

    宝宝一天天在长大,怀里跟随时揣了个瓜一样。

    回来之后,程漾月中的时候,在厍言的陪同下,前去医院做了一次体检,这个宝宝,他和厍言都非常在意。

    检查出来的结果显示,程漾肚子里宝宝的生长速度比大部分女性要快一些。

    本来程漾还思考着按照十月怀胎来算,应该是七月左右生产,现在按医生的法,也许会提前到六月份。

    六月份还有课,那个时候肚子恐怕大得衣服根本遮不住。

    他们上课有时候也会去学校老教师楼,老教师楼没有电梯,上课的教室还多是五楼以上,等程漾爬到五楼,每次脚都会酸麻许久。

    等肚子再大点,两三楼爬上去,他可以都要喘气了。

    而眼看着,气温也一天比一天升高。

    思来想去,程漾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这天晚上吃过饭后,程漾和厍言坐在客厅沙发边看电视,程漾抿着唇角,思考着应该怎么和厍言。

    老婆这里眉头轻轻拧着,一副想事情的模样,厍言手往下,落到程漾腰侧轻轻揽着。

    “在想什么?”厍言暖声问,眉目间都是浓浓的缱绻深情。

    程漾咬了下嘴唇,然后将自己做出的决定告诉厍言:“我想休一年学。”

    厍言有一些惊讶,原本他还想和程漾讨论这个问题,没想到程漾会先和他。

    厍言轻点头,做出聆听的姿态。

    “你也看得到,宝宝一天天都在长大,等天气转热,衣服一穿少,我这个肚子很明显就能看出来。”

    “嗯,那就休一年,需要我这边做什么?”

    既然是休学,肯定得有具体的原因,不可能直接跑去学校,空口休学,厍言随即询问到。

    “我看还是以生病为由比较好,正好生了宝宝后,我也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程漾低眸看向自己圆圆的肚子,宝宝现在六个月左右了,他肚子差不多有足球那么大,手掌放在肚子上,时常都能感知到宝宝在里面运动。

    “行,后天我让钟辉拿一份病例单过来。”

    程漾能主动提出休学,而不是继续坚持上学,也让厍言曾经准备好的那些劝服的话,都不再有必要。

    厍言抬起程漾的手,低头吻在程漾手背上,他很感激程漾做出的这些退步。

    宝宝不只是厍言的,同时也是程漾的,程漾不认为自己休学是一种牺牲,他本来当初上学就上的早,宿舍里有个舍友年龄还比他大两岁,他就算休学一年,不是什么大事,何况大四的时候,学校基本没有多少课,更多的是个人自由安排,或者准备考研,或者外出找实习工作。

    现在他的直播做的挺好,不需要每天都直播,赚得钱却比之前高不少。

    他本身也不是乱花钱的那种,赚来的钱都好好存着。

    休学的事,就算是这样商定了下来,程漾同交好的几个同学了一下,理由是肚子里长了个良性瘤子——这一点他曾经提过,不过因为过去了一些时间,有好友才想起来,近期需要手术切除,切除后需要休养一定时间,因而他只能选择休学。

    同学们纷纷惊讶,不过也确实,身体比学习更重要,又看程漾脸色挺好,不像是生病的人,还是替程漾松了口气。

    都叮嘱程漾好好养病,等身体好转后,大家再一起篮球或者吃火锅。

    休学手续是助理过来帮忙的,程漾一个孕夫,不方便来回折腾。

    都办理好的这天,程漾把好友们请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酒楼,厍言当时也来了。

    程漾和众人介绍厍言,这是他男友。

    厍言换下了西服,穿着和程漾颜色款式相似的情侣装,两人都有副好面孔,坐在一块,简直般配得不行。

    甚至彼此笑起来,隐隐神态间,都有些相似了,虽然厍言的笑,不是特别明显。

    大家知道程漾身体不适,所以没有劝程漾酒,倒是厍言那里,一开始大家还比较局促,毕竟厍言就算没穿工作装,身上那股凌然之气,还是令人有点生畏。

    后来开始吃饭后,大家看到厍言又是给程漾舀汤,又是夹菜,各种撒狗粮,众人慢慢放开了,和厍言喝起了酒。

    这酒自然都是些好酒,入口爽快,程漾一边吃着海三鲜,一边看同桌的大家有有笑,厍言袖口挽起,露出底下肌肉紧实的手腕,程漾转头看他男人,心里不免感叹,他男人真帅。

    这个人是他的。

    这种明确的认知,令程漾眼睛弯了起来。

    厍言转头注意到程漾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还咬着筷子,笑得嘴角裂开。

    心里顿时柔软成一片,厍言伸手揉了两下程漾的头发,周围不少人发出‘哟’的起哄声音。

    大家对程漾交往同性的事,接受程度都相当高,毕竟程漾男友又高又帅,还看着气质不凡。

    谈吐也彬彬有礼,怎么看,都是个优质的男人。

    这个不错的人,酒量看着像千杯不醉,同桌很多其他人都喝趴了,他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夏以南坐在程漾旁边,他拉着程漾的手,向程漾表示他男友是不是喝酒跟喝水一样。

    程漾想了想,他的记忆中,就没见过厍言喝醉过的场景,同居期间,厍言差不多晚上都会回来,他现在怀孕不能碰酒,厍言也没怎么碰了,好像男人最近连烟也戒了。

    程漾记得,曾经在游轮上那会,厍言是偶尔会抽烟的。

    这么一想,程漾发现,原来还有这些细节,对方没,他也没太注意。

    所有这些感动汇集成一句话,程漾靠近到厍言身边,和对方轻轻了句谢谢。

    这句谢谢显得没头也没尾,不过厍言没有具体追问。

    一顿饭吃下来,众人对程漾这个英俊的男友好感倍增,都发自内心为程漾感到开心。

    能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他们同学间的这份友谊,简单而纯真,还没有染上过多的世俗。

    一桌子的人,喝趴的占大多数,程漾全程一滴酒都没有沾,厍言去前台结了账,一群人走出酒楼。

    虽然离学校不是很远,但一群醉醺醺的人,就这么走回去,还要穿过几条马路,程漾不太放心,叫了出租车,帮着把喝高了的同学给塞进车里。

    提前给司机付了钱,让司机把同学送到学校门口。

    鉴于厍言同样喝了酒,车他是不能开的,因而找了个代驾。

    忽然间休学,空闲的时间,一下子就变得非常多。

    程漾仍旧在跟着那名国画大师学习捏彩泥,老师自己本身近来事情比较多,就一周来程漾这边一次,程漾天生有这方面的天赋,几乎属于那种一点就通的人。

    加上他学习非常认真,随便捏个兔子,也栩栩如生,有商家想同程漾合作,让程漾把捏出来的泥塑放在他们网店里面卖,得到的钱按一定比例分成。

    程漾本身不管是做直播,还是学习捏彩泥,当然是有自己的一部分兴趣在里面,不过赚钱这一点,同样是有的。

    那家店铺虽然没有和程漾在一座城市,不过开车也就两三时车程,对方的意思是十天一个周期,十天程漾寄一批亲手捏的泥塑过去,他们放到网上卖。

    价钱方面,彼此也仔细商议过,价格都不会定太高,程漾是大概清楚,会去买的,多半是观看他直播的粉丝。

    那家店铺除了卖程漾的泥塑外,还另外有卖彩泥,送了不少给程漾用,程漾直播时,就帮忙推广了一番。

    关于程漾直播和卖泥塑的事,厍言都是知道的,看到程漾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厍言也感到高兴。

    一如程漾那里,觉得厍言为他做了很多。

    就厍言看来,他做的这些,远没有程漾的多。

    光是程漾怀着孩子这件事,厍言就觉得,不管他付出再多,都还远远不够。

    怀孕期间,很多以前程漾喜欢吃的,都得注意到不能碰,他家庭那边,父母既不知道程漾出柜,更不知道程漾怀孕的事,这两件事,未来应该都会要的,以厍言对程漾的了解。

    这些事,程漾都独自扛着,没有向厍言有过任何怨言。

    之前孩子月份,可能还好,现在孩子逐渐大了,程漾门都不怎么出,一出去,挺起的大肚子,就不免会引来一些人的注意,如果是冬天,穿厚衣服遮了就是,天气渐暖,厚衣服都换成薄薄的单衣,怎么遮都遮不住。

    夜里睡觉,肚子里多了个家伙的缘故,程漾有时候会翻来覆去,似乎总躺得不舒服。

    厍言问起的时候,程漾就摇头没什么。

    厍言能做的,只能是吻吻老婆的脸,把人搂进怀里拥菢起来。

    四月中旬的一天,厍父还有继母来到这边家里。

    当时程漾挺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正坐在沙发上吃草莓,见到长辈们忽然来了,立刻亲切地唤了声‘爸、妈’,随即想起身迎接。

    厍父连忙上前,让程漾继续坐着别动。

    程漾起来一点的身体重新坐了回去,腰背传来一点点酸痛,程漾手伸到背后给自己揉着腰。

    厍父房屋里四处看了下,没有看到厍言在,脸拉了下来。

    问程漾厍言去哪里了。

    “他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我们算趁着今天天气好,去看看樱花。”程漾往旁边挪动一点,给两个长辈让出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