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19章 送玫瑰花
    歌唱比赛如期举行,计算机学院的节目在中间位置,即是歌唱比赛,自然节目都是以唱歌为主。

    不过比赛进行了一定时间,除了音乐学院和外国语学院的节目大家掌声不错,其他节目都显得有些平淡。

    还有一个节目就轮到程漾了,他在后台等待着。

    忽地听到外面观众声音沸腾,随后就是一首中文改编的外文歌——月亮代表我的心。

    程漾抬眸往演唱方向看了眼,节目单他有看过,所以清楚这会站在台上唱歌的人是谁。

    起来刚刚那人还凑到过程漾面前,对程漾那首歌是特意唱来送给程漾的。

    程漾当时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谎话得比真话还顺畅的盛嘉其。

    这人现男友在那边台下坐着,盛嘉其是自己傻,还是以为他傻。

    程漾就不想搭理这人,以他还要记下歌词为由,直接没理盛嘉其了。

    盛嘉其这种花心又滥情的人,鉴于对方只是口头上偶尔些自负过头的话,对程漾生活影响不大,程漾态度上就只是表现得冷漠而已。

    他相信会有起来人出来吸引走盛嘉其的目光。

    外面观众沸腾声时不时响起,歌词其实程漾早就背下了,估摸着应该要结束,下一首歌就是程漾的。

    程漾把歌词表给副会长拿着,自己则往前走,到上演唱台的入口那里先等着。

    台上盛嘉其一首深情温柔的英文歌,加之他帅气的脸孔,一瞬间又给他吸引了不少迷弟迷妹。

    然而程漾这里,对于盛嘉其在他前面一个,且赢得观众这么多掌声,他那里并没有过多关注,更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

    相反,在盛嘉其演唱结束后,忽然当众来了那么一句表白,他“这首歌我送给此时正在现场的某个人”。

    底下众人纷纷询问那个人是谁。

    “你们马上就能见到他。”与此同时盛嘉其的现男友就站在舞台的最右边,盛嘉其鞠躬告别,一下台却是往左边方向走,那个方向正好站着等待上台的程漾。

    盛嘉其故意站到程漾身前,和程漾了句加油并且拥抱了一下程漾。

    动作太快,何况那时程漾心思不在台上,他在人群中寻找着一个人,今天一直到现在,男人都还没给他过电话,其实总共也就几天时间,但就这短短几天,程漾这里好像有点习惯了。

    应该有一点被动态,都是厍言在主动给程漾,程漾也不是不想,但今天起来得太晚,想的时候,担心厍言那边如果正在忙,可能不太合适。

    到下午要做专业的课题,一忙起来就直接给忘记了。

    男人昨天今晚会赶回来看他的演唱,后知后觉里,程漾发现好像根本就没有和厍言过,举办比赛的地方。

    后台那里,程漾捏着电话,好几次想给厍言过去,最终还是放弃了。

    猜测厍言可能时间上赶不到,程漾还是抱着一点期待的心,希望能够从人群里找到那个他肚里孩子的父亲。

    可是没有找到,男人那个外形和身高,就算站在人群里,也必然能够轻易找到。

    心中涌上一丝失落,导致程漾自己被盛嘉其给抱了下,都没多大感觉。

    更不知道,台前的观众们,因为盛嘉其的故意动作,以为那首歌是送给程漾的,一时间全场沸腾。

    主持人介绍下一个节目,表示由机械学院的学生表演。

    程漾随后缓步走上台,一束灯光与此照了过去,纯白如纱的柔光笼罩着程漾全身,程漾身体周围一圈薄薄的光晕。

    刚才在阶梯下,那个位置人们看不大清程漾的具体模样。

    眼下他被光照着,走到舞台中间。

    悠扬舒缓的提琴前奏出来,修长清俊的身形,堪称精致完美的面孔,俨然如同旧时光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他穿着一身雪白的礼服——这套衣服是在外面租借来的,将程漾整个人衬托得优雅而高贵,周身似有股异常恬淡的气质流淌出来,让许多人不由自主停止了交谈,用眼睛静静地看着他,用耳朵聆听隐约。

    台下许多目光聚焦到程漾身上,他拿着话筒的右手放到左胸,背脊微弯,给观众们鞠了一躬。

    起身后,程漾拿起话筒,开始演唱他的歌。

    “仍然倚在失眠夜,望天边星宿”

    “仍然听见提琴,如泣似诉在挑逗”

    ……

    歌声美妙绝伦,直击人的心房。

    这是首有些年份的粤语歌,粤语歌程漾过去虽唱得少,可他唱歌有些天分,没两天就学会了。

    在吟唱的时候,笑容逸散在他温柔的眼眸中,他想起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他想起那个没能赶回来听他唱歌的男人,他想起肚子里的宝宝。

    忽然程漾觉得自己很幸福,人这一生,大多数都是在忙忙碌碌中度过。

    他原也没想自己的一生过得有多激烈轰动,包括找另一人一起度过这事,程漾都是不强求的。

    只是命运好像对他别有安排。

    把男人送到他面前,把宝宝给他送过来。

    这两件礼物都一样珍贵,他应该感恩的。

    这首《月半夜曲》,因为演唱者带有的极真实的感情,令观众们听得如痴如醉。

    盛嘉其看到舞台上光彩无限绽放的人,那一瞬,他甚至觉得开始对程漾心动了。

    提前就买好了花束,盛嘉其故意支开了男友,抱着捧花正算上台把花给程漾时,忽然他呼吸凝了一下,身旁有点异样,盛嘉其转头,撞进一双寒冰凝结的眼睛,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压迫力传过来。

    盛嘉其个子不算矮,逼近一米九,但站在男人身边,对方气场强大,还是令盛嘉其呼吸有些不畅。

    男人只是冷漠地斜盯了盛嘉其一两秒,随后视线重新定格在舞台上唱歌的程漾,那是他的男孩,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男孩一身的白,矗立在那里,纯白而无暇,歌声如春水,徐徐淌进厍言的胸口。

    一边助理也走了过来,他手里一捧鲜艳深红的玫瑰花,这束玫瑰比盛嘉其那捧要大很多。

    在程漾即将要演唱结束的时候,助理拿着鲜花走上台。

    把鲜花交给满脸惊愕、险些忘记歌词的程漾,助理什么都没多,一个浅浅的微笑过后,原路折回。

    身后程漾的视线快速追过去,这一追正好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站到舞台右面的厍言。

    心里忽然间好像装满了什么东西,程漾感到眼睛和鼻子都逐渐发热。

    “……我的牵挂,我的渴望,直至以后”

    最后的这句歌词,程漾微笑着看着不远处厍言的眼睛唱完。

    音乐声跟着结束,程漾缓缓松一口大气,从另一边下去,把话筒交给下一个演唱者。

    话筒一交,程漾从后台绕过去,他快走,然后疾走。

    刚一走出后台,眼前两个人前后站立。

    程漾手里还捧着那束艳红的玫瑰花,花香似有若无地撩动着他的心扉。

    “歌很好听。”男人声色性感迷人。

    程漾微笑,笑容似裹了蜜糖,看着就让人心里发甜。

    “谢谢,这束花,也谢谢你。”

    周围有人走过,在看到程漾和厍言两人时,无论男女都不免露出点惊艳的神情来。

    “走吧。”厍言道。

    程漾抱着玫瑰花本来跟在厍言旁边走了两步,忽然惊讶出声:“对了,我差点忘记,这套衣服是租的,我不能穿着走。”

    “衣服很好看,不用换了,钟辉你明天去付款。”

    后面一句话,厍言转眸对钟辉叮嘱道。

    “是。”钟辉略点头。

    “不用太破费,何况这衣服也挑场合穿。”买回去他穿的次数肯定也不会多。

    随后厍言一句话,让程漾无法拒绝。

    他我喜欢看你穿。

    这件衣服算是就这样由租改为买了,不过程漾本来还穿了套,助理把玫瑰花接了过去,以免程漾这个孕夫抱着累,之后那套衣服拿了出来,也被助理给拿了过去。

    累谁都不能累着他们老板夫人。

    比赛后面的分会在过几天统计出结果,所以这里已经没有程漾什么事了。

    去节目后台的时候,刚好副会长找过来,程漾和对面道了个别,转头就同厍言他们走了。

    汽车就停在楼下,一大束的玫瑰花被助理放到了副驾驶位。

    至于程漾和厍言,则一同坐到了后座。

    汽车缓缓开动起来,校园里路灯晕暗,时间九点多,路上来往学生很多,因而车速开得相对不快。

    程漾在汽车开出校门口后,转眸朝厍言看过去。

    他心里自然知道,进了这车,就算是默认去厍言家了。

    今天周六,明天周日,这两天都没课程安排,作业程漾已经完成大半,再收个尾就行。

    他的生活,可以在短短几个月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至于程漾父母那里,过年的时候回家,肚子应该不显怀,最多他们如果发现他肚子有点鼓,就自己长胖了。

    这个孩子他一定会生下来,它是他的骨肉。

    “你什么到的?”节目开始前,程漾没有在人群里找到厍言,所以单方面觉得厍言应该是在快结束的时候赶过来的,不感动是不可能的,男人能出现,对程漾而言,就是让他心里开心的事。

    “你没上台前就到了。”车里光线较暗,然而程漾双眸依旧星火明亮,厍言握住程漾的手,紧握在掌心里。

    程漾惊讶:“但我没看到你。”

    “怕你分心,也许会发挥不好。”厍言一板一眼地道。

    半晌后,程漾才意识到这是个玩笑话。

    “总之很谢谢你。”别人为他做的事,程漾不会没有感知。

    “最近睡眠怎么样?”厍言知道之前程漾去药店买安神助眠用的药物,他也让助理给程漾送了些去。

    他不知道程漾会精神脆弱,都是因为他派人暗里跟踪调查程漾的缘故。

    亦如程漾不知道,不是他怀孕导致神经敏感脆弱,而是他旁边这个男人造成的。

    那些人撤了后,程漾失眠的状态很快就得到好转。

    “挺好的。”程漾只当厍言是问助理送的那些药的药效,完全没有联想到其他地方去。

    “嗯,那就行。”厍言点点头。

    汽车在黑夜里高速行驶,一时间沉寂蔓延,不过这种沉寂不会让人有单独感,因为喜欢的那个人,就在旁边。

    三四十分钟后,汽车抵达目的地。

    助理开着空车离开,程漾站在原地,忽然抬头望着天空。

    只见夜空里一轮满月,夜空浩瀚深远,月亮遥挂在头顶,这个环绕地球转动的天体,总能轻而易举让人对它迷恋。

    余光里程漾注意到厍言走了过来,他的身体在那一刻比他的意识要先行动。

    早在学校见到男人的那一刻,他就想这么做了。

    转过身,程漾把玫瑰花抱离一点,右手抓着男人肩膀,倾身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