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13章 堕胎药?
    因为很早就确定自己是同性恋,喜欢男性,而不是女性,程漾也没有那样的想法。

    例如去找代孕,或者将来和某个女人结婚,然后孕育孩。

    前者程漾觉得让一个未知的人怀他的孩子,他心里那关过不去。

    至于后者,那是一种欺骗和伤害。

    程漾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慾,去伤害任何无辜的人。

    程漾对孩子没有什么执念,或许将来领养一个也可以。

    然而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自己竟然会怀孕。

    到底算怎么回事,总不至于他不是男的?

    程漾了解自己身体,他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程漾去网络上搜索,男人怀孕的事,没有搜索出来任何相同的情况。

    不过有看到一条新闻,新闻里有名男性是同性恋,之前原本是女性,后来做变性手术,子宫依旧在体內,没有切除。

    后来那人想要孩子,就以男性的外貌,身体里女性的子宫,真的怀了个孩子。

    这个新闻真实性还有待商榷,不过却是给了程漾一点启发。

    首先怀孕需要卵巢子宫,没有这两部分,就根本不会有孩子。

    换个法,那就是程漾体內有这两个部分。

    程漾换了问题搜索,即男人体內有子宫。

    出来的页面第二条“震惊!!!原来还真的有男人有子宫,雌雄同体……”

    信息来自一个贴吧,主人公是个中年男性,因忽然便血,浑身乏力,前去医院检查,结果被查出腹內有卵巢和子宫存在。

    看着电脑上那个新闻贴文,程漾惊讶地微张开嘴,满脸错愕。

    这个新闻有真实来源,程漾去搜了下,果然找到了。

    右手从鼠标上拿开,程漾扯动嘴角,连笑了两声。

    右手随后落到肚子上。

    那么现在情况就是,程漾因为体内有卵巢子宫的原因,所以在和厍言滚过床单后,怀了对方的孩子。

    这个事实已经无可辩驳,所以接下来,程漾手指一点点收紧,掉孩子?

    堕胎药程漾不敢去微信上找人买,他还不想拿自己身体去随便做实验。

    到正规医院买?

    一般私立医院应该可以不用登记就买到。

    咬着下嘴唇,程漾眉峰紧缩。

    下午晚上都有课,现在去买,回来他也不能吃。

    最近课程都多,得找个课少点的时间。

    其他室友回来,看到程漾在宿舍,知道程漾去了医院,因而询问程漾检查结果。

    程漾没什么大碍,就吃坏了肚子。

    室友们没有怀疑,让程漾多注意身体。

    这天夜里程漾辗转难眠,到凌三四点才终于眯了下眼睛。

    然后当天六点多又醒了。

    躺在床上,程漾脑袋晕沉沉,有种快要裂开的抽痛。

    拖着困倦的身躯去上课,老师在上面讲课,程漾则在下面补觉。

    两节课结束,程漾回宿舍,其他室友各有安排,走在学校人工湖旁边挨着的道路上,忽然程漾听到孩奶萌奶萌的声音。

    寻着声音望过去,程漾看到一张长椅上坐了名年轻的母亲,她的宝宝蹲在旁边的草地上,似乎在找什么玩。

    程漾视线定格在孩子的身躯上。

    宝宝乖萌可爱,脸颊粉嫩,肉嘟嘟的。

    他的孩子如果出生,应该也像那个宝宝一样可爱吧。

    这个念头一出,程漾就呆住了。

    他一个男的,如果真的把孩子生出来,会怎么样,周围的人肯定会觉得他是个怪物。

    还有他父母,他们会怎么想,程漾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场景。

    再去看宝宝时,程漾眼里浮出恐惧,转身掉头就疾走而去。

    后面的几天程漾状态一天比一天差,就跟连熬了许多个通宵一样,整个人看起来颓败极了。

    终于有点空闲,程漾赶去私立医院购买堕胎药。

    拿到药后医生叮嘱程漾各种注意事宜,对方显然以为程漾是买给他女友的。

    程漾拿着药回学校,准备用热水吞服,药放进嘴里,还没喝水,被程漾呕了出去。

    他好像才记得他现在身体特别反胃这些药品。

    捏着药,程漾忽然产生出一种犹豫,那是一条生命,他肚子里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是他的孩子,孩子何其无辜,连这个世界都没能见到一面,就要被他抹杀。

    程漾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罪大恶极,他在抹杀一个生命。

    把手里的药放回去,程漾跌坐到凳子上,他想有人能帮他拿主意,谁都好,他觉得很痛苦,下不了决定。

    程漾找了个论坛,匿名发了条帖子,他是个男性,但现在怀了孩子,他害怕被人拿异样眼光看待,可同时他又舍不得把孩子流掉。

    ——楼主在笑吧,你一个男的,怀什么孕?

    ——有病吃药,不要到处乱跑。

    ——生啊,既然有孩子了,就生下来,孩子是上天送给你的礼物,你应该爱怜它。

    ——男人怀孕?没听过,不过我是不支持掉孩子的。

    ——它另一个爸爸呢,总不至于你自攻自受吧?

    留言一开始都是不相信,后来人们好像觉得就假装是真的,回答来玩玩也无所谓。

    程漾翻到页面下方,看到上面那个问题,他敲击键盘,他和孩子另一个爸爸是炮。友关系,他们没有在一起。

    ——单亲家庭哦,不过也没关系,现在离婚率这么高。

    ——生生生。

    帖子开始往都支持程漾生下来这个方向走,偶尔有几个不同的声音,但都很快被盖过去。

    甚至有人开始给程漾出谋划策,例如去私人诊所生孩子,给医生钱让对方帮忙保密。

    这年头,钱就是万能的,没有钱不能解决的事。

    一到钱,程漾到还真想起他余额宝里的那一百万。

    对了,对啊,他在纠结什么,一百万算是够了,再以后他也不是不工作,养一个孩子,肯定能养得起。

    “谢谢你们。”程漾脸上颓色一扫而光,眼睛一瞬就透亮。

    ——喂喂,楼主,以后也经常来宝宝的状况吧,还是第一次见有男人怀孕。

    一些网友显然已经入戏了。

    程漾随后回复,如果有时间,他会过来的。

    先点的网页收藏,跟着程漾才退出帖子。

    有网友们的支持,程漾顷刻间就做了决定,不掉孩子。

    而不掉孩子的话,他的肚子肯定会一天天大起来,现在也许还不会被人发现,难保以后。

    为了以后着想,程漾算干脆搬出去,在外面租房。

    学校里有老的教师宿舍,房租一千多,不算贵,现在开始,租到后年毕业,也最多一两万。

    程漾是个即想即做的人,当即就搜索租房信息。

    关于孩子另一个爸爸的问题,程漾没算告诉对方,他没有那个自信厍言会真心爱上他,对方那样的人,什么漂亮优秀的男女没见过,他若是忽然跑过去,自己怀了对方孩子,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被当成疯子赶走。

    他不想被人当成疯子,所以孩子的事,程漾算自己一个人保守秘密。

    程漾把房子找好后,才和室友要搬出去。

    他给的理由是游戏直播那里需要多话,在宿舍里,会经常影响到大家,也不利于他的直播。

    毕竟那算是程漾的工作,程漾直播游戏能赚一些,他家里条件比其他三人差点,大家虽然不舍,还是支持程漾,总不能拒绝程漾搬出去,断程漾的财路。

    一切似乎峰回路转,之前令程漾头疼的事,好像瞬间就解决了。

    知道怀了宝宝,程漾生活上开始各种注意,例如篮球队那里,程漾的借口也是要做游戏直播赚钱,所以不能去了。

    队长那时候才知道程漾在做直播,还问到程漾房间号,程漾直播的时候,去房间里扔了几个飞机。

    时间在平淡中一天天过去,转眼距离游轮回来有两个月,元旦节的时候,夏以南和女友请宿舍的人出去吃饭,同时也有女友宿舍的两名女生。

    S市严格来不算,但那天晚上意外得,程漾碰见了厍言。

    或者,厍言看到程漾,要准确点。

    程漾他们学校就在二环路里,周围有个型的车站,不远的地方更有一个大型的商业广场。

    平时程漾他们不会去,但偶尔约一起吃饭会到广场那边。

    这天他们在楼上找了一家火锅店,选了个靠窗的位置。

    有女生不能吃辣,因而点的鸳鸯锅。

    女友宿舍有女生暗恋程漾,程漾喜欢同性的事,告诉过室友,现在社会对同性恋接受程度比较高了,室友们对程漾没有偏见,甚至还有人调侃着,如果哪天自己弯了,第一个就找程漾。

    不过这事,夏以南没有同女友,程漾不主动,他不会大嘴巴去叭叭叭。

    何况程漾这外形容貌,暗恋他的很多,但基本都知道程漾不会喜欢他们,因为程漾太俊美了,很少有女生和他站一起,不被他的光芒压下去的。

    火锅吃了起来,室友们发现以前非常能吃辣的程漾今天忽然一直夹清汤那里的菜。

    “肚子又不太舒服吗?”房宇盯着程漾被热气蒸红了点的脸问。

    程漾愣了下,不知道房宇怎么问这个问题。

    “没有啊。”

    “那你怎么都吃清淡的?”

    “我……”程漾差点失言,自己怀孕不能吃太辛辣的东西,否则对宝宝不太好。

    “嗯,这两天喉咙有些发炎。”

    程漾立马找了个理由。

    叫上桌的啤酒程漾也没喝,端着花生牛奶,不时往杯子里倒。

    火锅吃到快一半,程漾就差不多吃饱了,他靠着椅背休息消化,同桌的大家有有笑,自己脸上也挂着浅笑。

    就是突然的,程漾感到一点异样,他对他人的视线比较敏感。

    他知道有人在看他,往店里扫视一圈,没找到人,而后程漾转头朝玻璃窗外望。

    这一望,程漾惊住了。

    因为不相信,所以程漾用力眨眼。

    不是他看错或者产生幻觉,火锅店外的走廊上,确实站着一个他的前炮。友。

    彼此就那么无声对视了片刻,男人目光如炬,落在程漾身上,像要把程漾身体给燃烧起来一样。

    出于一种逃避心里,程漾猛地收回视线,他不想和厍言再有什么瓜葛,他担心厍言会抢走他的孩子。

    过了一会,程漾偷偷往外面看,看到厍言和助理没有站在原地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程漾心中也有些不出来的彷徨和失落。

    “……程漾!”一道声音突兀响起,一桌子人寻声看过去。

    视线却不是落在出声的助理身上,而是直接被他旁边那名高大冷峻、帅气有型的男人给吸引。

    对方一身笔挺的西服,裤线笔直,宽肩大长腿,周身气质异于常人,看着就让人从心底里有丝畏惧,不过也同时,让人生出向往的心,因为男人似乎每个地方都在诠释着一种成熟成功男人的风范。

    似乎有点像刚从会议室出来,然后就莫名出现在他们面前,叫的程漾,大家面面相觑,两人是程漾的朋友?

    “能搭个桌吗?我们也还没吃饭。”助理笑容可掬。

    俗话伸手不笑脸人,虽然旁边的厍言看着面冷,难以接近,不过众人还是很欢迎他们加入。

    程漾旁边本来没有空位,房宇起身让了个位置,另外挨着的人,也挪了一下。

    于是厍言和助理过去,厍言直接坐在程漾那张凳子上,助理在旁边,挥手叫来服务生,让对方再拿两个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