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11章 两百万
    当天回学校的时候,程漾行李只拿了一些出来,所以没有立刻注意另外一个情况。

    在宿舍好好睡了一觉后,第二天程漾将行李全部拿出来时,他又意外看到一张支票。

    将支票上的零前后数了两遍,为了防止自己眼花或许多数一个零,程漾还多数了一次。

    结果真的是两百万。

    那时宿舍其他三个舍友,还有两个和他们的被子缠缠绵绵,不肯下床。

    程漾盯着面值较大的支票,问他的舍友们‘哎,我如果你们中两百万会第一时间做什么’。

    “继续睡觉啊。”睡程漾对铺的同学翻了个身,眼皮没掀,咕哝着。

    “买房买房买房!”重要的事三遍。

    这是斜对铺的同学。

    在外面洗脸刷牙的非单身同学,听到了程漾的问题,他往宿舍里探进半个身,虽注意到程漾这会手里拿着张白色的纸条,不过那人高度近视,估计就是不近视,也压根猜不到那张纸条是张填了两百万金额的支票。

    “我立马去珠宝店,买一颗二十万的婚戒,然后向婷婷求婚。”求完婚就着手他们的婚房事宜。

    婷婷是夏以南女友,到目前交往了有一年半了,两人间感情很好,是寝室里三个单身汪艳羡和嫉妒的对象。

    三个室友谁都没有把程漾的话当真,只当对方问来玩的,不过这些回答,倒是內心最真实的想法。

    买房那个趴在床上,歪头睡眼惺忪地看着底下还在收整行李箱的程漾,他反问程漾:“你还没你自己呢?”

    人都是要有梦想的,白日做下梦,也不是犯法的事。

    “我?”程漾垂目看着手里的支票,心情瞬间变得极为复杂,他缓缓摇头,“不知道。”

    如果是其他时候,程漾可能会出不少自己的想法,例如换台配置更好的电脑,或者也是买房这些。

    但当两百万真的摆在他面前,他忽然就蒙了。

    这两百万的缘由,程漾当然知道。

    那天从赌场出来后,程漾本来也没多放在心上,他以为男人应该也忘记了。

    原来是他想岔了,男人没忘记。

    支票上有时间,是前天,加上今天,还有五天时间他可以去银行。

    突然间天降横财,完全像是做梦一样。

    不过这个时间点,八点多,银行那边可能还没开门。

    程漾把纸片放到桌子上,用鼠标压着,继续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好。

    一番收拾,外面的室友也进屋,夏以南拿了手机钥匙,早早地就出了门,他还要去食堂给女友买早餐。

    程漾给自己倒了杯冷水,坐在电脑面前凝目盯着那张支票看了好一会,后来他猛地起身,把支票揣进兜里,也算出去。

    “漾漾,要去食堂吗?给我带两个包子,两个鸡蛋。”睡对铺的室友隐约听到声音,立马睁眼对程漾道。

    “给我再多带一杯豆浆。”

    两个懒货都期盼着程漾能够帮助他们。

    “我得去银行取点钱。”程漾拉开门,脚步顿了一下。

    “没事没事,你慢慢取,只要能在中午前回来就好。”今天早上没课,下午倒是连着有四节。

    室友们表示不急,反正一会再躺着睡一觉,估计程漾就带着早餐回来了。

    程漾下楼,宿舍楼外摆放有不少单车,他习惯性地往兜里一摸,摸了空,手机已经掉了,暂时还没有买新的,程漾缓缓将伸出去的手臂收了回去。

    走路过去,脚程快的话,也就七八分钟时间。

    等程漾到银行外时,银行已经开门,且里面坐了不少人,程漾去取了个号,在等候区坐着。

    等待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两道视线落在程漾身上,程漾倒是隐约清楚,他们给他封了个本学院的院草头衔,对于这些相对友善的注目,程漾差不多习以为常。

    曾经在食堂那里,还有人直接到程漾面前,索要他的手机号。

    程漾左手放在兜里,指尖轻抚着里面那张支票,他同时在思考,若真的把这个钱取出来,男人那里应该会知道吧。

    两百万,对程漾来,不算一笔数目,他大二上学期开始做直播,到目前为止,个人存款还没有十万。

    直播这个行业,目前看着似乎也还可以,对于具体未来到底要做什么,程漾目前还没有太明确的目标。

    然后就是七天的游轮行,接连发生的种种事,让他对朋友这个词的定义有了一番新的理解。

    至于厍言那里,男人是真的帅,和男人一起的这么些天,导致程漾本来要求就高,现在再去看其他的人,怎么看都觉得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那个男人。

    很快就排到程漾的号数,他上去柜台,把支票里面的钱都给取了出来,转存到自己的卡上。

    办理好后,程漾原是想去食堂给室友们带饭,想到掉了的手机,还是立刻往校外走,直接去的营业厅,先是用身份证补办一张手机卡,然后顺便买了款手机,上好手机卡程漾返回学校。

    厍言那里在游轮抵岸的当天,夜里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时,给程漾过电话,本来想问一下程漾到学校没有,结果电话那头一阵提示对方已关机的声音。

    第二天厍言也过,那会时间挺早,还是一样的没有开机。

    随后大概在十点左右,厍言那里收到一条取款的信息反馈,程漾把那两百万给取走了。

    厍言当时坐在办公室里,助理拿着文件进来让他签字,就看到厍言脸上表情有些异样,跟着他老板似乎笑了那么一下,笑容转瞬即逝,之后就是熟悉的冷峻面孔。

    甚至这份冷意,好像比以往更甚。

    助理其实挺好奇厍言明明那么喜欢游轮上那个男生,之前助理也一度以为,厍言这是准备把对方放到身边,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虽然心中疑惑不解,但这是老板的私事,对方没表态,助理暗里揣测,也识时务地没有直接多问。

    事情好像就这样揭过去了。

    昨天晚上程漾就用电脑登录支付软件,把里面的钱转到了没有绑定上去的一张卡里面,所以里面的钱,并没有损失。

    带着两份早餐回去,两名舍友依旧都没有起床,但是也没有再睡,而是拿着手机躺着玩。

    程漾把早餐递上去,两人接到手里后,一个表示已经给程漾转了钱,另一个他一会转。

    钱程漾取出来了,一分不要,程漾也有想过,不过转念里他又想,自己为什么不要,那场玩牌,的确是他赢了。

    拿着钱,程漾微拧着眉头,两百万,是那一盘所赢的,但起来,本金其实是厍言在给,对方虽然表示赢了都给程漾,程漾这里却觉得全部都拿了,似乎不太对,两人各一半,或许才正确些。

    但程漾手机掉了,补了卡,也没有厍言的电话,程漾思来想去,决定找个时间回游轮那里问问有没有厍言的信息,对方和游轮主人关系不错,程漾有次听助理提到过。

    之后几天都有课,程漾等到周末的时候查了一下,得知游轮没有出港,于是搭车赶过去。

    事情比他设想得还要顺利,程漾直接被带去见到了游轮主人。

    游轮上许多工作员都认识程漾,毕竟前面的旅程里,程漾和s省的首富厍言几乎每天都出双入对。

    看得出厍言很喜欢程漾。

    对于程漾忽然到来,游轮主人着实惊讶。

    从询问中得知程漾丢了厍言的联系方式。

    游轮主人表示他那里有厍言的私人电话,可以给程漾。

    程漾却突然,他不想直接联系厍言。

    他请游轮主人帮他一个忙,把一百万转给厍言——就在前天,程漾出于一种好奇,在网页上搜索了一下厍言的名字,出来的信息令程漾惊愕不已。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竟是睡了一个亿万首富。

    知道厍言应该很有钱,但没想到会是s省的首富。

    他一个普通二本大学的学生,和一个亿万首富,拿脚指头想都知道有天壤之别。

    程漾是一丁点奢望都没有了。

    游轮主人比程漾清楚,厍言为程漾做的事,包括那个被程漾砸破头的男人。

    不过看程漾一副不愿意多谈什么的表情,以为程漾这是和厍言间有什么别扭,厍言这么些年,身边还没有过什么男女,年龄上谈不上老树开花,不过也确实令人惊奇,原来厍言身心都没问题。

    游轮主人更自认没有看错,厍言看向程漾的眼眸中有极强的占有慾,面前的男生姿容清隽,就是他这个直男看了,也觉得确实长得好,厍言那里应该不至于这么快放手。

    这个忙游轮主人自然愿意帮,对他没有任何坏处,还是个好的找厍言的理由。

    “那是现金还是支票?”游轮主人随后问。

    程漾睥了游轮主人一眼,拿手机出来,:“转账。”

    至于游轮主人会不会吞这笔钱,对方都有一艘游轮,哪里会看得上这么点钱。

    转过账后,程漾以晚上还有课为由离开了。

    至于那百万万对方要怎么给厍言,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该属于他的,他会积极争取,不属于的,他也会选择放开。

    支票的事情过后,程漾的生活回归到以往的平静状态,每天要么就是去教室上课,要么就是回宿舍进行他的直播工作。

    一百万虽然有了,谁也不会嫌钱多,肯定是越多越好。

    程漾没有向任何人透露那七天游轮行里曾发生过的那些事,李业他们出卖他,还有他和一个脸好、身材好,活儿也超级棒的男人滚了几天的床单。

    有的时候,程漾会有种好像在做梦的感觉,不过当他看到余额宝那一串鲜明的数字时,他就非常确信,那不是他的一场春。梦。

    时间转眼就过去快一个月。

    除开上课直播外,程漾偶尔也会和学院的同学约着一起篮球。

    约莫一周后和隔壁机械学院的篮球队有场比赛要,于是这些天,时间空闲的话,程漾都会去宿舍旁边的篮球场练习篮球。

    宿舍里夏以南也在队里,经常能看到他女友也在一边看,夏以南累了,就跑女友面前,女友拿纸巾给他擦汗,令队里其他单身汉只想将夏以南给拖到树林里狠狠暴一顿,死这个秀恩爱的渣狗。

    离两个学院的篮球比赛还有两天时间,这天夜里程漾意外地做了一个春。梦。

    春。梦的主角是他和某个男人,显然这某个男人是厍言。

    程漾梦到自己和厍言依旧在游轮上,在房间里,在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男人站在他身后,他们十指紧扣,身体负距离接触。

    窗外阳光明媚,底下甲板上人来人往,强烈的羞耻心令程漾不断向挣扎逃脫,然而男人将他紧紧摁着,于是无路可逃。

    对方的东西灌满了他身体,可随后场景忽然一转,程漾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手术室里。

    周围围满了戴口罩穿白大褂的医生,他们手里都拿着手术刀,看起来像是准备将程漾给开膛破肚。

    程漾惊慌失措,当时害怕极了,挣扎里他看到了自己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肚子竟然大得好像里面装了个篮球。

    白晃晃的刀子落下来,眼看着就要划开程漾的肚子。

    不!一声惊呼,程漾从噩梦中醒了过来,他满头汗水,一滴滚落到眼睛里,强烈的酸涩感刺激得程漾猛地闭上眼。

    舍友们听到程漾的呼喊声,询问他怎么了。

    程漾微张着唇喘息不定,好一会才回复做了个噩梦。

    这样的时候,程漾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腹部,掌心下一片平坦,程漾提起的一颗心缓缓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