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10章 再见
    程漾这里的平静和不动声色,落在周围几人眼里,就等同于是程漾在故意轻视和看不起他们一样。

    话程漾凭什么看不起他们,明明他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你本事不啊,这么快就把厍言给勾到了。”

    这话的是另外一个人,那人知道程漾,第一天登轮船,在那边排队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程漾。

    也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事,程漾长着那么一张清俊漂亮的脸蛋,当时程漾穿着款式简单、价格也便宜的休闲服,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干净清冽的学生气息,几乎一瞬间就吸引着人的眼球,程漾那时身边还有其他朋友。

    不过两三天时间,整个人不仅穿上了价格不菲的衣服,连神态里,仔细去看,可以看出点旖旎春。色。

    那双眼睛跟一把钩子似的,看谁都像是准备去勾引对方。

    “你怎么做到的,也教教我们。”

    “大家都没区别,你不用在我们面前装出这样一副纯情的模样。”

    “对啊,骗得了厍言,可骗不了我们。”

    几个人在那里七言八语。

    他们来这次游轮旅行,因为知道这上面会举行一些酒会,拿到了入场券,本来算物色物色金主,结果意料之外,程漾竟然会和厍言一起来。

    他们倒是约莫知道厍言会出席这个酒会,都清楚厍言的具体身份,对方是s省的首富。

    厍言男色女色都不近,这点消息,但凡听一下都了解,所以这几个人也没想过把目标放到厍言身上,除开对自身的外形条件有清楚的认知外,厍言这个人,就是远远看着,都只觉得对方身上那股似与生俱来的威压,令人感到胆怯。

    除了厍言外,游轮上还有其他不少有钱有权的人,大家把目标放在了那些人身上。

    可是程漾忽然出现,他跟在厍言身边,令人惊诧的是那份外形上的鲜亮俊美,竟是没有被旁边的厍言给圧下去。

    两人站在一起,不仅没显得差距太大,相反异常的和谐。

    许多人,无论男女,注意力都被厍言和程漾给吸引了过去。

    甚至有人私下在听,程漾是谁,看一些人眼底不加掩饰的惊艳,分明就是被程漾过分漂亮的脸给迷住了。

    导致他们这里几个人想去接近谁时,对方看他们的眼神,明显在和程漾做对比。

    “喂,和你话呢,你装什么清高!”

    最先出声嘲讽的那人干脆走到程漾面前,一点不客气,伸手推了程漾一把。

    程漾身后就是桌子,所以只是被推得身体晃了一下。

    若一开始他不明白这些人想干什么,那么现在从这些人的话语中,他基本清楚原委了。

    只觉得这些人可怜又可笑。

    “我和你们不同。”他可不是因为钱才爬上厍言床的,他可从来没有那样的念头。

    有手有脚,就是去工地搬砖,也足够养活自己了。

    “你不一样就不一样了?”对方显然不信,认为程漾在撒谎。

    那人凑到程漾面前,用一种冷蔑的视线上下量程漾身体,目光相当不友善和放肆,他勾着唇,略圧着声音:“难道因为你床。上功夫特别好?”

    这是在别人的酒会,而且程漾不是一个人来的,是同厍言来的,对于这些人语言上的冒犯,包括前面那人推了他一下,他都暂时忍耐着。

    闹开了,对谁都不好。

    加之他觉得被对方几句,他身上也没少几块肉,何况等几天下了这艘游轮,他们桥归桥路归路,兴许这辈子都再难见一面。

    他的容忍,似乎在助涨这些人的气焰,导致他们越越过分。

    程漾眼瞳微的一紧,他瞥开视线往厍言那里看,对方还在和人交谈着,不知道他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把刚刚蹿上来的那团火气给压下去,程漾脸上的平静消失,转而是冰冷的克制。

    “我功夫好或者不好,怎么都和你们无关,与其在这里刁难我,不如找你们的目标去。”

    程漾被几个人围着,面上像是丝毫波动都看不到,他的冷漠和不在意,反而衬出这几人有多可笑。

    “草,这子太高傲了,你是不是没看清自己,你就是一个卖……”

    啊,随后一道忽然拔高的尖叫声,取代了那个一看脸上就化了点妆的男生后面的话。

    他满目的惊讶,身体也惊跳起来,慌慌张张用手去擦身上被泼的酒水,然而为时已晚,红色的酒一瞬间淋湿了他的衣服和裤子。

    把手里的空酒杯给放回旁边桌子上,程漾在对方抬头用愤怒的眼神瞪向他时,他笑容明媚且得体。

    “抱歉啊,刚才手抖了。”话是道歉的话,眉目里浮出一丝快意的笑。

    “你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因为那道惊呼声不,导致差不多整个宴会厅的人目光都集中了过来,那人本想出声咒骂,立刻改口,然后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程漾往前略微倾身,用只有他们几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悄悄的:“是啊,我就是故意的,你应该庆幸,我只是泼你酒,不是直接拿酒瓶砸你。”

    这话直接将对方激怒,那人伸手就猛地去推程漾。

    程漾身后没有桌子,踉跄了几步,眼看着就要倒下去。

    忽然身体落进一个宽阔的怀抱,腰间一只有力的手臂穿过来,把程漾给径直接住了。

    程漾还没有回头看对方是谁,但靠在对方温暖怀抱里,同时涌入呼吸间的那股幽幽的木质冷香,令程漾立刻就猜到扶他的人是谁。

    站稳身后,程漾转过脸,果不其然,站在他身后的正是刚刚还在和人交谈的厍言。

    “什么事?”厍言一手还搂在程漾腰上,冷厉的目光一一扫过面前几人,而那些人在对上他沉黯的视线后,立刻瑟缩了下去。

    前一刻面对程漾时的嚣张气焰,在比他们强大数倍的男人面前,完全偃旗息鼓。

    欺软怕硬,由他们诠释得相当精准。

    厍言没看到程漾泼对方酒,只看到那人莫名推了程漾一把,如果不是他走过来,这会程漾已经摔到地上了。

    厍言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冷目盯着对面那人,那人全身僵硬,看着像是一动都不敢动,更别发出声音解释了。

    “没什么事,我刚刚不心把酒泼到他身上了,是我不好,对不起。”这种程度的演戏,程漾自认还是会的,这件事如果真的摊开来,遭殃的只会是这几个人。

    程漾可怜而同情他们,只能通过这样可笑的方式来贬低他。

    厍言上下检查了一下程漾身体,又问了一句:“真的没事?”

    “没有。”程漾微笑着摇头,那里几个人暗里对他咬牙。

    “我觉得挺无聊的,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程漾眼尖看到有人怨恨地瞪他,他心里一笑,把半个身体都依偎进厍言怀里,语气也瞬间变成撒娇埋怨一样。

    随后,果然就看到那人嫉妒得眼睛都要红了。

    厍言对于程漾怎么忽然间和他撒娇起来,虽然有那么点奇怪,不过还是把人搂得更紧,并且表示如果不喜欢这里,那就换个地方。

    “可是我把他衣服弄湿了。”程漾面上露出自责。

    厍言往旁边助理那里斜了眼,助理立刻快步走过来。

    “带他去另外买一套。”厍言吩咐助理。

    助理点头,走到衣服湿了一大半的、表情此时很有些精彩的男生面前,然而对方哪里敢真的跟着去服装店,本来就够没脸了,他立刻回绝好意,逃一样地先跑开了。

    之后程漾也和厍言一起离开酒会现场,去了一家西餐厅。

    这似乎就是个插曲,程漾本来还有点担心,后续那几个人会不会来找他的麻烦,结果偶尔若是路上碰到他们,那些人最多远远的神色不善地盯着程漾。

    到也是知道一些分寸,看得出来,厍言似乎挺喜欢程漾,所以他们没敢继续到程漾面前晃。

    程漾这边和厍言住在一屋,睡在一张床上,彼此身体相当合拍,不仅是床上,客厅沙发,浴室,有次甚至是落地玻璃窗前面,都留有两人缠。绵拥菢过的痕迹。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快乐的事,时间好像转瞬即逝。

    转天就到了七天游轮行的最后一天。

    下午两点轮船返港,程漾早上起来吃过早饭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厍言的行李由他的助理在帮忙收拾,程漾这些天和助理也比较熟了。

    助理算是知道內情的人员之一,因而看待程漾的眼神,和其他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不同。

    助理以前读书时也爱游戏,工作后渐渐忙了起来,就很少再游戏了,和程漾之间倒还是有比较多的话题可以聊。

    从助理口中程漾了解到厍言以前身边没什么人,程漾应该算是他们老板一见钟情的第一个人。

    这都是比较出乎程漾的预料,他没有主动过问厍言的曾经,因为一直都把他和厍言间的关系定位在七天的炮。友上,而厍言那里,虽然看得出来喜欢他,对他不错,不过除此以外,对方也没有更多的表示了。

    程漾不知道,厍言之所以没有表示,是因为在对方看来,他们这段关系,算是稳定了下来,他和程漾现在在一起,之后也会在一起。

    厍言根本想不到,他以为这段关系会持续,程漾却从一开始就没有那样奢求过。

    这就算是彼此没有沟通好造成的误会了。

    游轮顺利抵达港口,厍言临时忽然有点急事,本来算送程漾一程,这事只好搁浅,程漾随即表示港口这里回他学校交通都很方便,让厍言忙自己的,不用太顾虑他。

    “那再见了。”程漾站在前来接厍言的汽车旁边,拖着行李箱挥手和厍言告别。

    坐在车里,厍言同程漾点点头,然后汽车发动,慢慢驶向远方。

    等车子走远后,程漾转身去坐旅行团的那个大巴。

    上了车后,看到有几天没见的李业和宋鹏成。

    不知道是不是程漾的错觉,总觉得两人此时状态非常不好,看起来好像经历过什么特大灾难一样。

    出了那么些事,他们早就算不上朋友了。

    互相间都没搭理彼此,人到齐后,大巴开动起来。

    经过一番奔波,晚上快天黑的时候,程漾才总算迈进学校大门。

    等终于抵达宿舍,时间快晚上九点了。

    宿舍其他室友都还在,这个时间点对于他们而来,当然还不算晚,有玩游戏的,有和女朋友煲电话粥的,就是没有学习的。

    程漾拖着行李箱回去,忙碌的大家纷纷了个招呼,继续玩自己的。

    在拿东西出来时,程漾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手机竟然掉了。

    “那个手机本来也该换了,掉了就买新的。”一个刚玩了一局游戏,听到程漾手机被偷了的室友道。

    本来是有算再用用就换,但忽然掉了,这个意义又不同。

    何况上面还有某个人的电话。

    不过转念,程漾自己摇头笑了,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用这样的方式,来彻底斩断他心中的那点不舍。

    那样帅气温柔的男人,这以后,怕是很难再遇到类似的了。

    大概整理了一下,程漾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洗的时候看到月退根那里有些昨天残留的痕迹。

    他微眯着眼,光是想着男人强劲有力的身躯,就忽然间有股热流往身下某处涌。

    那处随之兴奋起来,程漾自己疏。解了一把。

    然而释。放过后,好像并没有彻底得到满足,反而身体好像更空虚了。

    程漾拳头抵着嘴唇,低低的发出一声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