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 第5章 坐大腿
    在程漾眼眸惊颤,准备伸手推开面前忽然吻住他的男人时,对方似乎有所预料,在程漾动手前,竟是先一步往后退开了。

    “你……”程漾刚一出声,发现嗓子喑哑,他猛地止住声音,神情间明显震惊且难以置信。

    他幻想过和厍言之间的相处,但进展不该这么快。

    一转念,程漾想到他们连床单都滚了,现在只是吻一下而已。

    “晚安吻,进去后早点睡。”温柔的话脱口而出,厍言自己也觉诧异。

    不过当对上男孩清透明亮的眼眸,厍言甚至微微扯动唇角,虽然那看不起来不太像微笑,但也确实是微笑。

    程漾就那么立在自己房门前,看着身材峻拔的男人转过身快步远去,他忽然有个念头,想叫住男人,想问对方是不是算追求他。

    男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程漾视野中,他无意识地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似乎属于另一个人的热度还残留在那里。

    如果李业他们的欺骗和背叛,令程漾愤怒而难过,那么厍言的意外出现,对程漾来,则让程漾感到內心蠢蠢欲动。

    那样帅气多金、还性格沉稳的男人主动来接近他,哪怕只是游轮上的这么几天,程漾拿放开刷卡门。

    他关上门,径直朝窗户边走去,夜已深,耳边回荡着的是海水荡漾的悦耳声,或者他完全可以把这次的相遇,当成是一场艳遇,他并没有损失,男人外在看着冷,其实相当温柔细腻,程漾清楚记得被对方菢在怀里时,是一种什么样的舒服感觉。

    程漾抬手,掌心摊开贴着透明的玻璃窗。

    谁都有渴望得到最好一切的奢求,程漾自认自己还是个俗人。

    这边程漾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自己先想透彻了,厍言那里本来的算是放慢步骤,慢慢追求程漾。

    到翌日,厍言同助理乘电梯下楼,刚从电梯出来,意外撞见趴在走廊边栏杆上的程漾,修长俊拔的身体,格外惹人眼。

    虽然程漾背对着两人,身上衣服也另外换了一身,然而厍言还是一瞬间就把程漾给认了出来。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程漾没回头,他在外面等了有快半个时,始终不见厍言的身影,因而猜测厍言可能根本没在楼上房间,而是早就出去了——真实情况是厍言准备出门那会,公司那边临时有点事,他在屋里和其他下属视频通了会话,导致现在时间晚了。

    程漾觉得来的人多半不是厍言,就没转身看。

    脚步声在他旁边停下,忽然没有再继续,程漾撑起身体,把手臂从栏杆上拿下来。

    一侧眸,看到已经走过来,正视线凝沉地盯着他的英俊男人。

    大概所谓的天之骄子就是男人这样的,长得帅,又有钱,还身材超棒,更是相当友善,鉴于厍言救过程漾,在程漾这里,他就觉得厍言身上几乎没有缺点,程漾这个时候并不知道,也就只有他,其他的那些认识厍言的人,尤其是他的生意对手,都恨不得世界上不要有厍言这个人,对方的存在,就是来让他们感受全面败北是什么滋味的。

    厍言停了下来,一边助理看了下时间,马上就要到和人约定的见面时间了,助理上前想提醒厍言一句。

    厍言在对方有所表示前,抬手示意助手不要出声。

    程漾来见厍言,等真的见到人,却忽然间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该找什么合适的理由。

    自己只是偶然路过这里?

    怎么看都有种欲盖弥彰在里面,他想来见厍言一面?

    但是有什么好见的,昨晚才一起吃了顿饭。

    “有事?”厍言看程漾似乎挺纠结,于是问了声。

    “不,没事。”程漾立刻摇头。

    “一会有安排吗?”厍言几乎可以猜到程漾就是来专门等他的,没有直接挑明。

    程漾抿了下嘴唇,再次摇头。

    “把你的时间借几个时给我。”

    程漾愣住,很难想像,这样类似情话的话会是从看着威严肃穆的厍言口中出来。

    “不行?”厍言语气和他冷峻的脸孔一样,没有过多的波动。

    程漾下意识就回答:“可以。”

    不等他再什么,厍言颔首,示意一声:“那走吧。”

    走,去哪里?

    程漾嘴唇张开,本来在他面前的厍言已经转过身,往前走了,程漾注意到助理用着一种算是诧异的目光盯着他,程漾紧了下拳头,没再理会助理脸上是何表情,快步跟上了前方的厍言。

    “早饭吃了没?”厍言余光里见到程漾过来,随口问道。

    这话太过随意,让程漾一时间竟觉得可能是自己幻听了。

    而厍言就问了那么一句,意外的没有再继续问。

    就是后来程漾看着助理递到他手里,还带着暖暖热度的早饭,程漾恍然到前面他听到的那句,确实是厍言问的。

    程漾跟着厍言,在走了几分钟路程后,去了一个非常宽阔的房间,房门上只有门牌号,如果单看外在,是根本很难发现,里面原来是一个型的赌场。

    游轮上开设有赌场,到也不算特别意外,这家赌场来客不多,不过程漾大致扫了几眼,发现来玩的客人非富即贵,这里应该是一个高端赌场,需要一定门槛才可以入门。

    从大厅穿过,有人将他们往里面引,之后去了一间豪华的vip房。

    房间中间一张大桌子,此时桌子前已经坐了两个人了,那两人都是单独过来的,而不是像厍言,今天还带了个人。

    这种情形实属罕见,两名玩家都转过头量了一番厍言身边的程漾,两人神色都有相似的惊艳,几乎立刻就猜测程漾作为厍言情人的身份。

    “厍总,今天兴致这么好,把你的朋友也带过来了?”一直有传言厍言这人性冷淡,就没见他带过情人出来,现在这个传言突然被破,好奇是肯定有的。

    “你去沙发那边坐,觉得无聊可以开电视看。”房间里除了赌桌外,还配备有沙发电视,厍言揽了下程漾的腰,眉目间一瞬间涌上来的柔情,令人只想沉溺其中。

    程漾虽然不清楚厍言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那些人的视线他也看得懂,知道他们这是误会了,但该怎么呢,这种误会,程漾并不觉得反感。

    他自己站得直坐得端,不介意别人怎么想。

    因为这是在游轮上,这是在一次旅游中,如果换成是在学校那里,可能彼时的心态,同现在不会相同。

    环境会影响和改变一个人,程漾现在深勘这点。

    人生总是按部就班,想想也觉得没意思,偶尔放纵一下,享受一下x愛的美好,程漾自己做魔法师这么多年了,能有个绝佳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这次要是不抓住一下,以后恐怕没这样的机会了。

    今天算是第三天,原定是和李业他们一起在游轮上四处玩,现在程漾看到那两人,心里就不舒畅,这样挺好的,能够有个帅气有型的临时炮友,照这个速度下去,程漾清楚,肯定很快他们又能睡到一块。

    程漾对自身有足够清醒的认知,不该奢求的东西,想想就可以,不会真的自不量力去奢求,所以只能是炮。友。

    程漾独自坐在沙发这边吃早饭看电视,将电视声音放得很低,以免影响到那边几个玩牌的人。

    只是早饭一会就吃完,电视看过去看过来,没有特别有趣的。

    歪着头盯着那边身板坐得笔挺的男人,程漾手掌撑着下巴,他过去看一看,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心里这样想了片刻,程漾站起身,轻声走到了厍言旁边。

    来的时候他们就给厍言留了个中间的位置,毕竟论资产,厍言手下所掌控的,比两个人加起来的都要多数倍。

    程漾站在厍言身后,厍言没有立刻注意到,旁边两人第一时间看到了,因为都在玩牌,所以没刻意去提醒厍言。

    厍言前面连着输了几把,这把忽然就赢了,前面荷官洗牌,厍言身体略微往后靠,转头想去看看沙发那边的程漾,见到程漾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还一声不吭。

    两人一站一坐,程漾低垂下眼帘,卷翘的睫毛在厍言那个角度来看,弯出一抹旖旎勾人的弧度。

    厍言唇角动了个很的弧度,跟着他突然伸手拉住程漾的手腕,把人往身前一带。

    下一秒程漾就被厍言给摁坐在了腿上,程漾身体骤然紧绷,挣扎着要站起来,身后的男人两手环着他的腰,力道分明不大,但程漾就是挣不动。

    关键旁边还有其他人,看程漾坐到了厍言大腿上,视线一瞬就聚焦了过来。

    “放手。”程漾不敢动作太大,他眼睛恶狠狠地瞪向厍言。

    结果对方不仅没放手,反而朝程漾倾身靠了过去,那样子好像要当着周围人的面去亲程漾,程漾惊得忙往旁边躲,但前面又是桌沿,于是无处可躲。

    程漾不免后悔,觉得自己这分明就是挖了坑,不但往下跳,还撒上了土,把自己埋了。

    厍言似乎就是为了逗弄程漾一下,知道程漾不喜欢,没有真的去吻程漾。

    “你乖一点,我就不亲你。”厍言身边男女都很少有,程漾在他眼里看来,就和一只可爱的兔子一样,柔软惹人怜爱,就算亮出爪子,也根本抓不伤人,厍言贴在程漾耳边,吐息湿热。

    程漾那里皮肤敏感,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真乖!”厍言手指抚揉着程漾的后颈,表扬道,那一刻眉宇间一贯以来蕴积的冷色消散,转而暖意浮现。

    男人大腿肌肉硬邦邦的,坐着并不太舒服,程漾动了下,调整了一个坐姿,等重新坐好后,他身体猛地僵住,拧转脖子往厍言那里看,就见男人盯住他,视线锐利而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