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科举人生 > 82.第八十二章
    “其他人?”贾赦不糊涂, 他一瞧贾史氏和贾政的脸色就猜到他们得是什么主意了。

    贾赦心里冷笑, 这母子俩还真是如出一辙。

    “其他人难道是指二弟你吗?”

    贾政丝毫不感到羞愧,他带着怒气道:“都是兄弟,与其便宜了敬兄弟,倒不如便宜我。日后我们兄弟还能互相扶持!”

    贾赦被贾政这理所当然的口味给逗笑了。

    暂且不, 这个功劳他给贾敬的原因是现在荣国府已经荣盛至极了, 太子一派势力正大,而荣国公身为太子一派的砥柱,已经到了一个高到危险的地位了。

    这也是当初贾代善装病在家的缘故。

    当初贾代善都不得不以进为退,现在就更需要如此。

    这功劳甭管给谁,落在荣国府头上, 都是火上浇油, 而不是锦上添花!

    就算这功劳他可以随意给人, 他为什么要给贾政?

    因为他有事没事在贾史氏耳边给自己上眼药?

    因为他见不得他好, 总是落井下石?

    因为他两面三刀、嘴蜜腹剑?

    贾赦笑了下, “二弟想多了。”

    想要从他这里拿功劳,门都没有!

    “什么想多了?”贾史氏本就看不惯贾赦的态度, 此时更是气得手都发抖了, “你们二人可是亲兄弟, 你有好事,也不记着点儿你的兄弟, 你以为那贾敬日后飞黄腾达了, 能念你的恩情吗?”

    “可不是!”贾政也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别人家是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咱们家倒好,有功劳,都白白便宜了别人!”

    贾赦冷眼看着他们气急败坏的模样。

    贾史氏越越觉得自己这边很有道理,本来兄弟间就该互相扶持,这老大狼心狗肺!有好事都不给自己弟弟,去便宜隔壁的贾敬!

    如若不是陛下已经下旨,她都想去把那功劳抢回来了。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应该把功劳给二弟。”贾赦淡淡地开口道。

    贾史氏怒道:“什么应该,你就该这么做。”

    “可是。”贾赦摸了下嘴唇,歪了下头道:“凭什么?”

    “凭他是你的弟弟!”贾史氏盖章定论!

    “因为他是我的弟弟,我就该昧着良心把敬兄弟的功劳给他吗?”贾赦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如果他们知道,这功劳甚至都不是贾敬的,而是贾赦给贾敬的,是不是会气炸呢?

    贾史氏被贾赦的眼神看得有些气弱,她软下了口气道:“我们都是自家人。”

    言下之意就是默认了。

    贾赦冷笑一声,“从来都不信我的自家人?背地里我坏话的自家人?造谣伤我名声毁我声誉的自家人?”

    贾政被贾赦这接连三个问问得面红耳赤,他支支吾吾了半晌,“那——那都是误会。”

    “好一个误会!”贾赦笑着道,“既然是误会,怎么我从来都没等到你的道歉呢?”

    贾政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好顾左右而言之。

    贾赦冷冷扫了贾政和贾史氏一眼,“投桃报李,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太太和二弟莫想多了。”

    他撂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贾史氏和贾政母子俩气得脸都黑了。

    却奈何不了他!

    有建明帝的“贤孝仁顺”,想要以孝道压贾赦,日后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贾政气得连家都不想呆了,直接出门去喝酒浇愁。

    他却没想到,今日贾赦这事在全京城到处都传了个遍,茶楼、酒馆,到处都在这件事。

    贾政黑着脸喝了一口酒。

    旁边的一桌酒桌坐着的五六个人正在谈论今日这事。

    “啊,要我啊,这贾恩侯的确是没得。”一个穿着长袍的男子喝了口酒后,感慨地道,“这样大的功劳,搁在寻常人身上,哪个不是要占为己有,偏生他竟然丝毫不动心,功归原主!实在是大丈夫!”

    “可不是!原先传闻他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现在看来,这传闻误人啊!这要还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那满天下有几个算是能成才的!”同桌夹了一筷子醉鸡送入口中,赞许地道。

    贾政握着酒杯的手因为用力而青筋暴起。

    他出门本就是为了不想再听到这件事,没想到,到了这儿却还是躲不开!

    贾政重重地把酒杯搁在桌子上,发出“铿”的一声。

    然而,那酒桌的人压根就没搭理他,反而越聊越激动。

    “不过,这也奇怪了,我听那贾恩侯以前的确是不学无术,也不知怎么的,怎么一下子长进就这么大了,还考中了解元呢!”有人纳闷地挠了挠后脑勺,手中的筷子拨弄着盘子里的花生米,疑惑地道。

    “这我知道。”旁边一人神秘兮兮地道:“听他是靠着那《文渊阁》的册子。”

    “那东西真有用吗?”旁边的人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当然有用了,我有个堂兄弟就是京城人,他他们私塾里头有个脑子一直不开窍的偶然得到后,没一个月,四书五经全都倒背如流,你有没有用?”

    “那可真是厉害。”旁边的人道。

    贾政抿紧了嘴唇,他手中捏着酒杯,越听越气,越气心里头的怒火就越旺盛。

    他和贾赦怎么也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但有什么好东西,好事情,贾赦从来都没想到他!

    那册子是一次,这次的功劳是一次!

    他捏紧了酒杯,觉得心火烧得喉咙发紧,眼睛发红,忿忿地把酒杯一摔,丢下块碎银子,拂袖而去。

    这动静倒是把那桌子闲聊的人给吓了一跳。

    二上来收拾东西,边搭话道:“几位刚才可惹恼了那位爷了。”

    “诶,这是什么话,我们在这儿话得好好的,碍着他什么事了?”有人忿忿不平地道。

    “嗨,几位是刚从外地来参加会试的吧?”二擦着桌子,往贾政走的方向努了努嘴,“那位爷就是你们刚才的那贾恩侯的弟弟。”

    “这就怪了,我们在这儿也不是他哥哥坏话,他恼什么恼!”有人不解地问道。

    二道:“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恼的,他呀,和他哥哥关系不好。”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明白为何刚才贾政那么动怒了,感情是听不得别人夸贾赦。

    听不得别人夸贾赦的又岂止贾政一人。

    徒禄、徐成松也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