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49.江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被害妄想症……
    第四十九章

    降谷零听见老师欺负孩子的离谱宣言,表情竟然没崩坏,真不愧是秘密部队零组中搞情报的好。

    金发学生跟老师生活那么长时间,对他很了解,猜测那孩子大概有什么问题。

    碍于在场的其他几人,便藏在肚子里没有出口。

    这时,女仆石原亚纪请大家去餐厅用餐,,“大上先生已经将晚餐准备好了。”

    “大山先生亲自下厨吗?”

    年纪最大的千间降代女士问。

    没等女仆回答,毛利五郎已经热情的给大家解答,“我刚刚看到大上先生因为厨师生病发火,大概是不忍心看见新鲜昂贵的食材被浪费掉,所以去厨房帮忙了。”

    “毕竟他除了是个侦探之外,还是个美食家嘛,今天大家都有口福喽!”

    毛利兰觉得丢人。

    长发娇俏的少女插着腰,眉毛倒竖,“爸爸!”

    一行十个人往餐厅的方向走,愕然发现主位上坐着一个带了紫色罩头帽子,分不清男女的人。

    主位下,十个人的名字分别写在立牌上,放置在座位前。

    “各位,请坐。”

    主位上的人传出沙哑的男声,声音有很大的底噪,应该是经过了变声器或者某种装置改变了音色。

    众人按照座位坐好。

    女仆石原亚纪推着推车,按照一定的顺序将餐碟摆在每个人面前。

    菜色精致漂亮。

    不仅摆盘的艺值得称赞,热气裹挟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冲进众人鼻腔,本就饿得不行的茂木遥史,肚子里甚至发出了肠鸣声。

    “哼。”

    大上祝善面露得意之色。

    遮遮掩掩不敢见人的别馆主人突然开口,“想必各位也在疑惑,为什么我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将你们请到这里,实际上,我是想请各位拥有天才大脑的侦探们,帮我解开秘密,将藏在这座别馆里的宝藏找出来。”

    川岛江崎托腮望向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

    吓到连吃饭也不来吗?

    他完全把别馆主人的话当成耳旁风,往高脚杯里倒了些红酒,摇晃着鲜血一般,散发着馥郁的葡萄香气的酒液,看着它们从透明的杯壁上凝结,又滚落下来。

    如同缓缓流淌的红色眼泪。

    白皙纤长的右托着杯身,餐厅上的水晶吊灯投下星星点点钻石一般的碎光,光芒落在杯口,又在指和掌心腕骨处折射出淡淡的光晕。

    很难评价摇晃的红酒和他修长的指,哪个更引人注意。

    别馆主人还在,“为了防止这场游戏有人中途退出,我已经在各位的车子,和唯一一条下山的桥上安置了炸弹,唔,看时间,应该马上就会爆炸了吧。”

    话还没完。

    外面接二连三传来爆炸声。

    川岛江崎面色如常,这个世界的爆/炸/物像自动贩卖一样常见,他才来这个世界不到半年,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所以一点也不意外。

    只是可惜了某人从警校时期就钟爱的马自达rx-。

    “你这个家伙!”

    茂木遥史气的跳起来,他开来的车可是辗转五年才到的阿尔法罗密欧啊!

    珍惜的就像自己的老婆!

    连其他男人肮脏的摸上去,都要被他臭骂一顿,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竟然敢对他的老婆做这种事!!

    茂木遥史一把拽掉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头套,捏紧准备揍上去的拳头瞬间打不下去了。

    “竟然是个假人。”

    “显而易见。”

    川岛江崎喝了一口酒。

    茂木遥史用复杂的眼神看他,这家伙怎么轻描淡写,的好像之前就发现这是个假人一样?

    要是真有这么聪明,怎么没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动桌上的食物酒水,连别馆主人的目的都没搞清楚,还敢随便入口?

    “”

    茂木遥史对坐在阴郁青年的身边,金发黑皮尚有几分稳重的安室透,“你不管管你那位?”

    安室透回答,“没事。”

    老师的杯子他早就擦过了。

    有人提议换座位用餐,打乱幕后之人的计划,如果真有人不幸被毒死,也只能算他运气不好。

    川岛和安室透没换位子,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

    不得不,大上祝善不愧是美食家,很会吃,做起饭来也很有自己的心得。

    川岛江崎一开始还兴趣平平。

    等叉了一块肉入口后。

    “!!”

    众人认真品尝食物,没怎么言语。

    柯南躲在餐厅入口处的墙边观察——川岛江崎是背对着他的姿势,埋头干饭,他的喜好十分明显,卷起一大坨不爱吃的意大利面往安室透碟子里放,叉子撤回来的时候,还顺道偷走了一块肉。

    “好吃。”

    青年将肉送进嘴里。

    他晚上没怎么吃东西,所以吃的还挺满足。

    饭毕,没有人出现中毒症状,石原亚纪女仆又送来咖啡。

    依次放在众人面前。

    假人再次开口,“各位用完餐,那么今晚的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相信你们当众应该会有人记得这个名字——乌丸莲耶,半个世纪前死的不明不白的超级大富豪。

    据在四十年前,这座别馆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当时政治界、经济界的名流,曾经在这里召开过一场对乌丸莲耶的追悼会,不过表面上是追悼会,实际却是一场对乌丸莲耶生前收藏的美术品的拍卖会。

    在拍卖会举行到第二天时,外面也是像今天一样的暴雨。

    两个迷路的旅人想进别馆避雨,被主办人拒绝后,他们拿出了两根香烟模样的东西交给主办人,接着得以进入。之后的一天内,别馆开始大肆流行这种“香烟”。

    所有吸过的人开始癫狂暴躁,或者被悲伤的情绪笼罩,做出伤害别人或者伤害自己的事情。

    等拍卖会结束后。

    闯进来的人愕然发现,这里只剩下血肉模糊的尸体,和一些昏迷不醒的客人,拍卖的藏品也不翼而飞。”

    降谷零低声,“听起来像致幻药物或者毒品。”

    故事完了,假人贴心的等了几分钟,才恶意的笑起来。

    “我的目的,就是想让你们自相残杀。

    给你们一个提示,‘行色匆匆二旅人是夜仰望天象,恶魔于焉降临城堡,王上夹宝,逃之夭夭,王妃垂泪落圣杯,祈求天悯,士兵气绝挥剑自刎,大地变色’,最先找到宝藏,将地点输入在四楼电脑里的人,我将会赠与他一半的宝藏,以及一个逃出别馆的会。”

    “别开玩笑了,”枪田郁美打断,“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话?就算没有车子,下山的桥被炸毁,也未必没有其他的路离开吧。”

    假人“嗬嗬嗬嗬”的笑起来。

    “那就以死亡,作为这场游戏的开幕式吧。”

    话音刚落,准备了整桌饭菜的大上祝善忽然掐着自己的脖子往后倒下,因为他的位置刚好在川岛江崎的左边,所以川岛是第一反应过来的人。

    他蹲下,指贴在大上祝善的颈侧。

    “没有脉搏了。”

    白马探站在旁边,从西服内侧口袋拿出一个金色怀表,“死亡时间22点34分5秒。”

    就在这时,一个扎着辫的男孩从墙角滑铲过来,正好跟川岛江崎分别占据大上祝善左右两边的位置。

    他低头扇了扇死者口中的味道。

    “他嘴里有股苦杏仁味。”

    川岛江崎看着眼皮子底下,自投罗,还完全忘记伪装的鬼:“”

    在座的十个人里,可能只有毛利兰一个人不懂相关知识,其他人听到苦杏仁味时立刻反应过来,“可能是氰/化/物中毒。”

    但是经过查探。

    大上祝善喝的咖啡内并没有检测到氰/化/物。

    别馆的主人究竟是怎么将氰/化/物送到大上先生口中的?

    白马探去查探假人。

    他随一碰脑袋,一个连着录音磁带的头咕噜噜滚到地上,把正在思考案件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白马探:“”

    我可以我也吓了一跳吗?!

    嘴角矜持高贵的弧度都要裂了。

    大家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就算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头顶,也没有那么快屈服的道理。

    他们准备去外面看看有没有幸存下来的车,又或者幸运之神庇佑,下山的桥没有完全炸断。

    柯南这时突然想起,别馆内还有两个身份不明,疑似黑衣组织成员的人!

    他如芒在背,身体僵硬。

    背后狂冒冷汗几乎浸湿内衫。

    就在柯南准备装作孩,一路跑冲到最前面的时候,脸侧忽然伸过来一个包着帕的。

    他们像是早有预谋,黑发的青年捂住他的嘴,转身潜入侧边黑暗的走廊,金发的混血快步上前,挡住毛利兰听见动静,回头查看的视线。

    “唔唔!”

    “唔!”

    可恶,孩子的身体没什么力气,博士发明的脚力增强鞋这种时候也没办法用,抓住他的明明不算粗壮,可是却如铁钳一般根本挣扎不开!

    糟糕,大脑已经开始晕了。

    这两个果然是黑衣组织的人!

    川岛江崎从摄像头死角,艰难的把人抓到一楼卫生间。

    也不知道这鬼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一路上踹了他好几脚,川岛江崎成年后就没被同一个人踹过这么多次,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很想不顾大人的风度把人捶一顿再。

    川岛把柯南丢在马桶盖上。

    冷笑着看他瞳孔扩大失神,“是不是头晕眼黑,觉得帕里喷了?”

    屏住呼吸又剧烈挣扎,硬生生把自己搞到缺氧,川岛江崎是服气的。

    “工藤新一,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