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46.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老师,你跟zer……
    第四十六章

    降谷零出去整理客厅,顺便看看有没有要买的东西,距离上一次采购也有些日子了,家里饮料水果生活用品都消耗了不少,需要补充。

    你要是问川岛江崎天天在家,为什么不能去买?

    这

    降谷零大概会挠挠金发,笑着他从来没想过老师会有这种意识。

    他喜欢的是老师的全部,连老师所有缺点也一并爱着。起来其实也不算缺点吧,能一照顾老师的生活,是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他很享受这种身份带来快乐。

    川岛跟着降谷零出去,抱臂靠在卧室门框上,看勤劳的金发“田螺姑娘”系着围裙干活。

    系统发现川岛江崎意犹未尽的舔下唇,唇肉被磨红了,有点餍足,右指动了动,指根处艶红的痣夺人眼球,好像在等一支自己递过来的烟。

    于是幽幽问道,“你们又打啵了?”

    关键他那时候在论坛冲浪,啥也没看见!可恶啊,这两个成年人!亲嘴上瘾吗?

    “嗯哼。”

    川岛随口应了声,去冰箱拿了一罐冰汽水喝,“以后我们可能还会上/床。”

    系统:嗯?

    嗯???????

    哪有人以后要跟学生上/床,的就像明天要吃饭一样寻常啊,就算现在已经不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了,心理上就不会介意吗?

    人类的禁忌xp他真是理解不了。

    系统脱口而出,“你不是性冷淡?!”

    川岛江崎挑眉,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系统质疑,他本来还不错的心情都要被毁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重申,我不是性冷淡。”

    川岛和系统话间。

    金发黑皮学生发现老师赤着脚,去玄关把川岛的拖鞋拿过来,蹲下,亲把后者的脚塞进鞋子里,然后继续去干自己的事。

    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着实把系统惊到了。

    再配合上川岛江崎的话。

    嗯。

    怪不得他的宝觉得以后可能会和降谷零上/床 :)

    这家伙脸和身材符合川岛江崎的审美就罢了,看他“田螺姑娘”的样子,应该完全不介意前戏和善后工作吧?

    老师只负责爽就好了啊。

    他当然乐意!

    冰箱里的汽水快喝完了。

    啤酒和果汁倒还剩了不少。

    冰激凌也少了一些,其他零食没怎么动过。

    大约估摸出老师的口味,降谷零一边解开围裙,整齐的搭在厨房洗理台上,一边探头问,“阵平他们晚上来,我得出去买点东西,老师要跟我一起吗?”

    川岛江崎:“好。”

    西装无法遮挡身形和脸,所以川岛江崎现在出门,大多数都穿宽松的外套,墨镜、帽子和口罩随出现在脸上。

    他本来有轻微的强迫症,习惯了半个月,倒也不是不能忍耐。

    两人都是白短袖加黑外套,并肩去区外面的超市。

    回来的时候一人拎了一大袋东西。

    走到区门口时,刚好撞见从另一头过来的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萩原研二还没反应过来,倒是松田阵平一眼就看穿他们的伪装。

    拍拍萩原研二的肩膀,松田阵平跑过去拎老师里的东西。

    “g。”

    降谷零跟萩原研二打招呼。

    川岛江崎今天墨镜和口罩把整张脸遮的严严实实,他没有跟萩原研二话的打算,有点热的站在一边,像一颗被晒蔫巴的植物。

    “zer?”

    萩原研二认出好友,冲松田阵平,“好啊,阵平酱,我就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如果我不追问,你是不是打算一直不告诉我?”

    这个笨蛋。

    老师就在眼前还认不出来。

    松田阵平无辜眨眼,“不是这个原因,反正你一会儿可别怪我。”

    萩原研二听不明白。

    不过他确实有注意到降谷零身边的青年。

    按照zer的习惯,就算他们彼此不认识,也一定会先给双方介绍身份,绝不可能故意晾着。

    难道是认识的人?

    萩原搜刮记忆,没有找到,倒是青年的姿势和透露出来的不耐烦的感觉,让他想起某个人。

    “这位是?”

    萩原研二脸上温柔的笑意有些收敛。

    降谷零打断,“先回家再。”

    四人拎着一大堆东西回去,降谷零处理食物,松田阵平一揽着萩原研二的脖子,一抓着老师的,把他俩拉到客厅悄悄话。

    “我跟你,你先深呼一口气,一会儿不要太激动。”

    松田阵平用背打了两下萩原研二的胸口,认真问道,“心脏没事吧心脏?能承受得了心情起伏吗,需不需要提前准备一颗速效救心丸?”

    “应该?我想我的身体应该是还算健康。”

    萩原研二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求问,幼驯染只长身体不长大脑该怎么办?

    他俩互动太搞笑,川岛江崎忍不住弯了眼睛,“阵平,你到底几岁了?”

    松田阵平眨了眨左眼,漆黑的眼睛看向川岛江崎。

    “已经比老师大了。”

    “现在我们都是老师前辈了哦。”

    川岛江崎:“”不提这件事还能做师生,提了就只能做仇人!

    萩原研二听到川岛声音的瞬间,已经呆住了。

    那边,松田阵平从背后压住年轻老师的背,吵吵着“在家里为什么还要戴墨镜耍帅?”伸把青年脸上的墨镜摘下来,露出一双微微上挑的鸦黑色眼眸。

    年轻老师眼里都在冒火。

    松田阵平还浑然不知的火上浇油,“以后我喊老师‘老师’,老师喊我‘前辈’吧,我们各论各的可以吗?”

    “想死?”

    川岛江崎露出核善的微笑,抓着挂在自己脖子前的胳膊,将人掀翻在地毯上。

    他们吵闹做一团。

    萩原研二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可能还是差了点。

    “川岛老师?”

    松田阵平龇牙咧嘴,“总算反应过来了。”

    川岛点头,摘掉口罩丢进垃圾桶,“嗯,g。”

    川岛江崎不想再解释一遍自己为什么活着,全权交给松田阵平负责。

    松田阵平没提黑衣组织的事,只自己申请调入搜查一课,就是想查出七年前老师乘坐的福知列车爆炸后,到半个月前被zer和自己发现的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卷毛男人脸上还是轻松的笑容,漆黑的眼眸却暗了一些。

    “我想知道这背后有没有推。”

    “如果有,他们是谁?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把老师从我们身边抢走?”

    萩原阵平看着老师年轻的脸,知道事关重大,他们告诉自己,是出于百分之百的信任。

    高大而温柔的男生点头,“我知道了。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放心吧,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聊完天,降谷零也处理好食材了,今晚吃烤肉,现烤现吃,不需要多准备什么。

    降谷零把电烤盘端到桌上,松田和萩原帮忙端菜。

    川岛想了想,去冰箱拿了两提冰啤酒回来。

    虽然他是汽水派,但是吃烤肉的话,果然还是配啤酒更解腻。

    回来的时候,川岛发现松田阵平正看着降谷零嘴唇上的伤口发呆,那是很新鲜也很明显的咬伤,靠近下唇外侧的位置,之前藏在口罩后面,直到现在才暴露出来。

    “喂,阵平,发什么呆。”

    松田阵平被萩原撞了一下肩膀才回神,笑笑没什么。

    因为他的样子有点奇怪,所川岛江崎多看了两眼。

    四人围着餐桌热热闹闹的吃饭,期间松田阵平一直没什么异样,川岛哪有耐心一直关注他?不一会儿就抛到脑后了。

    “这件事伊达航班长和r知道吗?”萩原研二问。

    松田阵平咕噜咕噜又解决完一罐啤酒,脸颊红彤彤,带着醉意道:“r那边不清楚,也没他的联系方式啊。”

    “不过伊达航班长我没告诉他,他两个月后就要结婚了,最近几天应该会发送请帖,这些事还是别让他知道比较好。”

    萩原点头:“确实,先瞒着他吧。”

    松田感慨道,“不愧是我们五个唯一有女朋友的,恋爱长跑七八年,也是时候结婚了。真是幸福的男人啊。”

    降谷零舔了舔唇。

    新鲜的咬伤尚未结痂,带来一阵刺痛。

    事实上,鉴识课的检验结果出来,确认其中的成分只是单纯的营养液,并没有其他特殊成分后,降谷零就联系了同样潜伏在组织中的好友诸伏景光。

    一是怕r突然撞见老师的资料露出马脚,二是让他保证自己的安全之余,也多关注实验体的消息。

    伊达航班长要结婚的消息虽然有些意外。

    但降谷零早已习惯孤身一人潜入黑暗的生活,也不想为了参加婚礼宴会,给伊达航班长和他的新婚妻子带去危险。

    ——到时候让阵平多带一份礼物吧。

    几人聊天吃喝到晚上。

    萩原还好,只是有点醉意,松田完全喝醉了,抱着川岛撕都撕不下来。

    川岛江崎忍着脾气驮着他下楼。

    穿着西装的卷毛笨蛋两条腿在后面拖行。

    等降谷零打到车,压在川岛肩上的重量一轻,忽然听见松田阵平低声,“老师,你跟zer在一起了吧。”

    他用的是陈述句。

    都是聪明人,看见zer嘴上的伤口,不用问也知道发生过什么。

    川岛江崎:“没有。”

    别只是亲了,就算做了,跟在一起也是两回事。

    松田阵平不相信。

    他以为川岛在骗他。

    “哎,七年前我就知道zer那子厉害,果然厉害,”卷发男人松开,轻声道,“我会替你们保守秘密。”

    然后摇摇晃晃坐进了计程车。